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15.第15章 缚龙阵

    竹林与小湖的交界处,宁泽犹豫不定,踌躇不前。不知道是该过去一探究竟,还是该退出竹林另寻他处。

    可是,对这片竹林的喜爱,始终让他难以下定决心就此退去。正当他进退两难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夹杂着熊熊怒意的暴喝之声。

    “无歌!天纵无歌,你不是曾说过绝不会放任何人进入竹林之中吗?那么这个人又是怎么回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宁泽循声望去,只见一道白色身影极速穿梭于竹林之中,余音袅袅尚未散去,那道身影已是到了他身前。

    感受着对方那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怒意和磅礴的神力,宁泽扬了扬眉,警惕的打量着对方。

    这是一个器宇轩昂的少年,他相貌英武,身穿白衣,身后背负着一柄长剑,眸子开阖间神光隐现。

    “就是你闯进了无歌静修闭关之地?”他上下打量着宁泽,良久,那双神光湛湛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中掺杂着鄙夷的阴冷。“炼体境?”

    他冷冷的瞥了宁泽一眼,转身站到竹林与芳草萋萋的湖畔交界之处表情阴沉的盯着不远处的那座小院,沉声说道,“无歌,这就是你给我答复吗?宁肯放一个炼体境的废物进来也不肯让我道千韵迈入竹林一步?”

    小院之中静谧无声,唯有院门前那座碧波荡漾的湖水在微风下泛起层层涟漪。

    而立身于竹林阴影处的宁泽听着这冷漠中透着漠视的言语剑眉不由的微微一扬,看着那个站在竹林外的挺拔背影,眸子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道冷芒。

    “你泡你的妞,为什么要拉上我?以我的低境界来衬托你的高大上?”

    “无歌,这是你逼我的。”道千韵深吸了口气,神情冰冷阴翳的注视着宁泽,而后扬声说道,“天纵无歌!如果你再不出来,那我就将这个废物诛杀于此!既然你放他进来,那么你就要有送他去死的觉悟!”

    “呵……”宁泽面色一冷随即哑然失笑,他从未见过如此自我感觉良好之人,哪怕是那个曾经让他恨之入骨的庄雨贤,亦不曾自负到这种随意决定一个陌生人生命的地步。

    “你在笑什么?一介炼体境的蝼蚁,在这真武书院万千修士之中都是毫不起眼的存在,胆敢笑我?”

    道千韵神情冰冷,言辞漠然。他双眼神光流转,周身曦光盘旋,犹如一个高高在上的君王俯视着芸芸众生,有种令人心折的霸气,带着一言可定万人生死的傲然。

    宁泽微眯着双眼,注视着一步步向他走来的道千韵,感受着那逐渐增强的气势和杀意,心里亦是涌上了无限杀机。对方那高傲冷漠的样子和那充满鄙夷的言辞彻底点燃了他久久压抑的怒火。

    “喵……”

    低沉的嘶吼在两人不远处响起,它犹如一阵清风,打乱了两人渐渐步入巅峰的气势,吹走了弥漫于竹林之中的恐怖杀机。

    “无歌?”听着熟悉的叫声,道千韵俊朗的脸庞上浮上一抹释然笑意,他冷冷的看了宁泽一眼,转身大步走带白猫身前,接过它嘴里衔着的素笺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理的。”

    然而,待他看清信笺之上那行娟秀优美的字迹之后,他那份笃定的笑意瞬间僵硬脸上,一抹怒意出现在眼中。

    “你让我跟这个废物比试破阵?”道千韵扬着手中那张素雅的宣纸,望向小院的目光中迸发出难以遏制的怒意和冷冽。

    “破阵?”宁泽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转身饶有兴致的打量着远处那座精致整洁的院落。

    他并未曾计较道千韵言语之中的不屑和鄙夷,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他见的多了,如今这个只是更加嚣张一些而已,就这些还不足以让他失去理智生死相搏。更多的时候,他喜欢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语言,那是弱者的行为。

    “喵……”

    白猫蹲坐在地上,一双泛着莹莹绿意的眸子中一抹戏虐。它纤细柔弱的洁白爪子在脖子之间不断的抓挠着,良久后,宁泽哭笑不得的发现,它居然又拿出了一张信笺,都不知道它那娇小的身子怎么放得下。

    “你……”

    看着那张在微风中不断摇曳飘扬的信笺,道千韵眼中闪过一抹冷厉。他知道自己被眼前这只畜生给耍了,早知道它仇视一切进入竹林之人,只是没想到这畜生竟然有如此灵性,懂得借助于手中书信戏弄自己。

    “自以为你背后有天纵无歌,我不敢杀你?”道千韵一把抓过它手中的信笺,心底冷笑。“早晚让你知晓何谓敬畏之心!”

    眼见道千韵将自己手中那张仍旧散发着幽香的信笺夺去,白猫眸子中的戏虐之意愈发浓重,他摇晃着尾巴迈着优雅从容的猫步走到宁泽身边,从头到尾细细的注视着他良久。

    最后摇了摇小脑袋转身向小院走去。它已经知道了最后的结果,没必要再为这两人浪费它宝贵的时间,主人还在家里等着自己回去吃饭呢。这可是主人看在自己期盼很久的份上,才在出关之际给自己的安慰奖啊,可不能浪费。

    想到主人的温柔爱怜,猫儿兴奋的一双大眼睛都眯了起来,嘴里不由的发出了一串愉快的轻鸣声,脚步也愈发的明快了。

    尤其是当它感受到身后那急剧扩散的冰寒和怒意时,猫儿眼中的舒爽惬意就要溢出水来了。

    “喵了个咪的……想跟我主人做邻居?先破了这缚龙阵吧!还有那小子,以为之前闯过喵的阻拦就算进了竹林吗?那只不过是主人关闭了大阵啊……”

    白猫摇头晃脑,蹦蹦跳跳的走了。原地唯独留下了手持信笺的道千韵和有所明悟的宁泽。看道千韵那副愤怒无奈的样子,宁泽就能大致的猜到那封信件里面的内容。

    想到这里,宁泽脑海中莫名的浮现出前世广为人知网络名词,十动然拒!这真是个让人悲伤的故事……

    “笑?”道千韵丢下手中信笺,冷笑着说道,“蝼蚁就是蝼蚁,自己已经陷入死境而不自知,回头看看吧,希望你还能笑的出来。”

    宁泽眯了眯眼,回身望去,之间一层层浓雾由竹林之中弥漫而来,很快眼见便烟雾密布,不见天日。微风吹过,素白的信笺由宁泽眼前划过随风飘落向浓雾之中。一行娟秀的小字一闪而过,深深的刻印到宁泽心中。

    “入竹林,须破缚龙阵。不然,你们就在这缚龙阵之中湮灭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