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11.第11章 北域演武

    “你成香饽饽了哦。”妃斩玉看着成犄角状对峙的三人,忽然冲宁泽眨了眨眼,一张逐渐恢复红润的小脸上写满了促狭,然后向宁泽身边挤了挤,轻笑着说道,“没想到吧?这三人可都是北域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们此刻却为了你争得不可开交,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被打断了思绪,宁泽略感不耐的扬了扬眉,侧身移了移脚步,躲开了妃斩玉抓向他手臂的素手,轻声说道,“姑娘,请自重……”

    “……”妃斩玉小脸一僵,愤愤不平的瞪了一眼因强忍笑意而导致双肩不断耸动的天纵无酒一眼,跺了跺脚碎碎念道,“好了不起吗?玉玉才不要跟你说话!该死的臭小子,早知道就如此忘恩负义,刚才就不该冒死救你!让你被那个老女人抓回去就是了,干嘛还要出力不讨好啊!”

    止万道看了看各自占据一方的素婉柔和厉无情,白眉微不可查的皱了皱,双眼之中亦是闪过一道寒芒。

    “二位这是准备强行将我留下?”止万道咧了咧嘴,苍老的脸庞上浮上了一抹意味莫名的轻笑。

    大长老看了一眼踏空而立面无表情的素婉柔,皮笑肉不笑的拱了拱手,“止兄说笑了,道兄乃是神道前辈,厉某与院长实不敢有所冒犯。只希望前辈将我天霖书院的弟子留下,三位大可离去,厉某绝不敢阻拦。”

    止万道闻言看了看猛向他打眼色的天纵无酒,又瞧了瞧表情阴沉,双拳紧握的宁泽,浑浊的眸子中闪过一丝促狭笑意,那神情居然与妃斩玉方才的样子如出一辙。

    “大长老说这少年是你们书院的弟子?”

    “没错!”厉无情点了点头,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沉默无言的宁泽,而后笑着说道,“他叫宁泽,乃是书院之中一位老友的孙儿。如今老友已然仙去,厉某当好生照顾与他,也让老友九泉之下得以安息。”

    “说的好听,既然是故人之后,为何将其赶出山门差点活活打死?如今他侥幸活了下来,你们依旧紧追不放,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啊?天霖书院就是这般对待故人之后的?我算是见识了……”

    妃斩玉的低声自语蓦然在山巅响起,那言语之中洋溢的不屑与鄙夷让素婉柔和厉无情脸色同是一黑。而她言语之中所透露出的真相却让止万道苍老的脸庞笑成了一朵灿烂的菊花。

    “哈哈……”止万道赞赏的看了低头缩到他身后的妃斩玉一眼,大笑着说道,“如此说来,这少年已然被二位赶出山门。既然如此,他如今已非天霖书院弟子,是去是留,我们姑且听听他的想法,要给年轻人勇于发言的机会嘛。”

    “好,让他说!”

    素婉柔。厉无情两人相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冰寒和杀意。二人默默的点了点头,心中已然将宁泽判了死刑!他们决不允许一个废物亵渎了他们的威严,玷污了书院的万年声誉。尤其是在面对老对手真武书院之时,更不允许有丝毫的妥协和退让!

    “快说啊!”妃斩玉跳到宁泽身边,仰着脑袋,小脸上满是急切的说道,“快说你不愿意留下啊!”

    此刻她只想着之前所听到的种种嘲讽和欺辱,想要为眼前这个命运多舛的少年抱不平,浑然忘记了不远处有四道冷幽幽的目光正注视着她。

    “说吧,只要你说出来,不会有人阻拦你离去。”天纵无酒仰首喝了口酒,笑着冲宁泽扬了扬手中酒葫芦,对他点了点头,目光之中满是鼓励与和煦。

    “我……”宁泽深深的凝望着表情冰冷阴沉的素婉柔和厉无情,在他们充满杀意的凌厉目光注视下扬了扬眉轻声说道,“不愿!”

    “哈……”妃斩玉拍手大笑,纵身跳到天纵无酒身前,笑靥如花的伸出一个剪刀手,脆声说道,“他不愿意留下来,咱们可以回家啦!”

    “既然他不愿留下,那老朽即刻带人离去。”止万道笑眯眯的对素婉柔二人拱了拱手,转身就要离去。

    此刻止万道心中充满了得意与畅快,若不是怕丢了自己和书院的颜面,他都恨不得仰天大笑几声以此来发泄心中的喜悦之情。

    万年以来,真武书院处处受天霖书院打压嘲讽,备受屈辱。从未有过向今天这般狠狠的落了天霖书院的面子还让他们有苦难言。

    “慢着!”素婉柔清冷的低喝蓦然在毓秀峰山巅响起,言语中蕴含的杀意让止万道白眉紧紧的锁在一起。他不爽的转身看着优雅圣洁的素婉柔,沉声问道,“怎么?素院长要反悔?”

    素婉柔摇了摇头,冷声说道,“只是要给止前辈提个醒,北域演武尚有三年就要开始了,止前辈切莫忘记了才好。”

    此言一出,天纵无酒、妃斩玉脸色顿时为之一变。止万道浑浊的眸子中亦是难以掩饰的闪过一道阴翳,他表情阴沉的拱了拱手,“不劳素院长挂心,如此盛事,老朽实不敢忘。就此告辞!”

    看着止万道撕裂空间离去时的落寞背影,厉无情阴冷的脸庞上露出了一抹阴狠笑意。他转身对素婉柔笑了笑,“那老家伙吃了如此一记暗亏,只怕回去之后又要雷霆暴怒。院长一言挽回书院颜面,无情佩服之至。”

    “只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素婉柔摇了摇头,望着清冷的月光,轻叹道,“输了就是输了,虽然明面上是那废物在做选择,但是,又何尝不是因为你我二人无力将止万道留下来而自己找的台阶?”

    “他只怕迈出了那一步啊……”

    轻柔的叹息渐渐随风消逝,素婉柔那丰润柔美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厉无情眼前。唯留皎洁的月光和呼啸的晚风缱绻飞扬。

    “止万道……三年之后,北域演武,定让你真武书院门下弟子斩尽杀绝一个不留!”厉无情深深的凝望着止万道离去的方向,咬牙切齿的念着那个让他憎恨而又无力的名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