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之怒

6.第6章 战!

    潮湿昏暗的山林之中,一只浴火仙凰展翅飞翔。它时而悬空凝望,时而振翅盘旋。那绕烧在绚丽翎羽上的真火非但没有将秀峰古木焚烧殆尽,反而为这阴冷冰寒的山林之中带来了阵阵舒适惬意的温暖。

    然而,庄雨贤,赵祺二人此刻感受到的却是来自灵魂的战栗以及席卷全身的彻骨冰寒。他们两人后背倚在一起,脸色苍白的望着身前不远处的凤凰,眸子皆是充满了惊惧与绝望。

    “宁泽……”庄雨贤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气,脸色涨红的冲着密林之中怒喝道,“你给我滚出来!不要装神弄鬼,你以为弄出个幻影我们就会相信?笑话……”

    他绝不相信,他们那个眼中的废物居然转变成了他们倾尽众生也难以企及的无上存在!那种剧烈的反差,让他感觉自己以前的种种表现就像一个小丑在努力的表演,是那么荒诞可笑!那么滑稽荒谬!这让他恨欲狂,怒欲狂。

    “宁泽!你给我出来,不要躲在暗中装神弄鬼!你不是一向冷漠高傲的吗?有本事的出来跟我一战!”

    心中的怒火与恐惧让庄雨贤几乎瞬间进入了癫狂之中,他无视眼前的浴火真凰,冲着密林之中嘶声怒吼。

    “好,我成全你。”轻柔和缓的轻语在四周悠悠回荡,而后逐渐的飘向远方。

    庄雨贤闻言,眼中闪过一丝狂喜与狠戾。他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远处仙凰,打量着四周高声喝道,“好!你出来!咱们光明正大的一战!”

    他终于能够确定,宁泽绝不是那只展翅翱翔的真凰!且不管他到底如何将弄出那惊人的幻影,只要他出来!他有信心一举将那废物当场诛杀!这是他作为炼体境巅峰修士的自信!

    “庄兄小心!!”

    赵祺惊恐颤抖的惊呼由远处出响起,庄雨贤闻言心底一惊,猛然转首望去,只见那只原本振翅舞空的真凰化作一道红色流光急速向他掠来!入眼的这一幕令他瞳孔瞬间一缩,脑海中亦是雷鸣之声大作。

    庄雨贤来不及多做他想,满脸冷汗的纵身向密林之中掠去隐于一颗参天古木之后,嘶声吼道,“宁泽!你言而无信!废物就是废物,即便是拥有了神秘莫测的超强能力亦不敢正面对敌!”

    “呵……”宁泽飘渺的轻语在密林之中回荡,“我这不是在与你放手一战?”

    “你有本事现身一战!如此藏头露尾故弄玄虚也不怕丢尽你家那老不死的颜面?想当初他可是宁死不肯跪下向我求饶的!那可是宁折不弯,傲骨铮铮。”

    感受着周围的死寂以及周围逐渐升腾起的浓郁杀机,庄雨贤嘴角滑过一丝冷笑,他深吸了口气,大声说道,“知道老不死的那条腿是怎么瘸的吗?”

    “是你下的手?”

    宁泽低沉冰冷的低语在庄雨贤耳边响起,庄雨贤能清晰的感受到宁泽言语之中强抑的恨意与煞气。

    阴暗中,他得意的笑了笑,大笑着说道,“对!就是我下的手!是我亲自将老不死的右腿打断的!你不想亲手为他报仇吗?我就在这里,来吧!让我们决一死战!”

    “你该死!”

    “庄兄当心!他在你身后!”

    宁泽杀机四溢的低语和赵祺惊恐的高喝同时在庄雨贤耳边响起,庄雨贤心里一惊,猛然回首望去,只见宁泽那张阴沉冰冷的清秀容颜在黑暗之中若隐若现。

    “你……”

    庄雨贤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便被一股巨力击中飞出林中向赵祺身边落去。身在空中,他看到了令他难以置信的一幕。

    “怎么可能!!”

    庄雨贤躺在冰冷潮湿的山石间,脑海中依旧浮现着方才那漫天曦光绽放,一只只浴火凤凰飞翔的一幕。他擦了擦口鼻之间溢出的猩红血迹,盯着远处的宁泽眼中充满了震惊与恐惧。

    “庄兄,咱们……还是走吧!那废……”赵祺看了看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的宁泽,脸色一变,低声说道,“那宁泽有些古怪诡异,我看咱们还是将他未死之事告知于书院,一切由书院来定夺吧。”

    “不是要一战的吗?”宁泽面无表情的走向二人,看着他们不断变换的表情,清秀的脸庞上浮上一丝讥诮,“怎么?书院的天子骄子,北域世家的少主,在你那高贵冷傲的面具下隐藏着的是懦弱和胆怯吗?你以往不是一直立于云端俯视苍生的吗?”

    “你……”

    庄雨贤死死的盯着站在不远处的宁泽,苍白的脸庞上写满阴毒与怨恨。他起身不顾赵祺的阻拦,走到宁泽身前盯着他那张沉静的脸庞良久,突然笑了笑,“我承认,以前我确实小瞧了你,想必你的实力不下于我吧?如果你以前展现出如此过人的天赋,你也不会落得被赶出山门的下场,定能再书院之中有一席之地。”

    “但是……”言及此处,庄雨贤语气一变,冷笑着说道,“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弱肉强食!你实力弱小,就要受到欺辱和打压,怨不得别人,要怨只能怨你自己!”

    宁泽沉默,三年以来,他一直与爷爷生活在书院角落。虽时常遭到欺辱,但是从未像此刻一般清晰的明悟这个世界的生存法则。

    庄雨贤的一袭话像是一把钥匙,打开了他心底那扇被迷雾遮掩的大门,让他第一次清晰明白的看清了何谓生存!

    “出手吧……”宁泽笑了笑,目光平和的注视着庄雨贤,“虽然你可以为你以前的行为找到借口,但是也不足为你过往犯下的罪孽开脱。你们虽然有你们的生存法则,但我也有我的为人理念,犯下的错就要为之付出代价!”

    “好!”

    庄雨贤深吸了口气,右手不自禁的摸了摸手上储物戒指,然后向后退了两步。

    看着庄雨贤的举动,宁泽双眼微微一眯,嘴角牵起一抹细微弧度,眸子中闪过一丝莫名神光。

    “就让我看看你这个废物能够变成什么样!”庄雨贤看着宁泽,握紧了双拳,刹那间,双拳之上爆发出一阵璀璨霞光。他脚下微动,化作一道残影携卷着凌厉的杀机向宁泽掠去。

    “这就是你庄家的明玉法?”感受着扑面而来的劲风以及汹涌的神力,宁泽摇了摇头,喃喃说道,“太慢了!”

    言罢,宁泽身上火红色曦光绽放,周围真凰舞动飞翔,随着一声激越的凤鸣之声,原地已不见了他身影。

    “轰……”

    剧烈的轰鸣之声响彻密林之中,天地之间破碎的树叶漫天飞溅,崩碎的神力曦光四处游走,漫天的晨露洒落在赵祺眼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