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第55章 骑白马的蛤蟆

    第55章 骑白马的蛤蟆

    周六晴天,东南风2级,温度适宜,体感舒适,适合踏青。

    倒不是韩尘对着黎明前漆黑的天空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是早在几天前,他就把天气因素考虑在自己这次行程之内了,天时、地利是狙击手必考虑的因素,剩下的就看自己的能耐了,这就是“人和”。

    六点钟的田径场清爽怡人,也空旷无人,韩尘一圈又一圈不厌其烦的循环往复跑着。他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能做剧烈运动,但为了使身体状态不下滑,他对锻炼一点都不敢放松。

    晨练完毕后,韩尘回去冲了个澡,来不及吃早餐便叫了辆出租车,直奔向市区。

    等到上午安嘉珞收拾停当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韩尘已经在去安嘉珞家必经的路口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了。

    司机载着安嘉珞不紧不慢的来到位于华兰大道与紫荆山路交叉口处,一身休闲西装,打着领结,穿着皮鞋的韩尘顿时映入安嘉珞眼帘。

    安女神万分错愕的看着路边那位打扮得焕然一新的不良人,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不良人竟然会以这样的一副装扮去见自己的父亲。

    只见柔和明媚的春光下,韩尘西装革覆,乳白色的衣服流动着光鲜的线条,那条褐黑色的领带潇洒不羁的摇动着,映得他越发的神采奕奕了。那张坏气依旧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

    韩尘那无处不在的痞子气息,将一身的西服穿出了成熟优雅的别致魅力,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英伦贵族的绅士风度,优雅得无可挑剔。

    安嘉珞怔怔的看着,她有些眩晕,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骑着白马翩翩而来的王子,是那么的器宇轩昂,她心里不由得打了个突兀:这真的是不良人吗?

    司机周师傅并不知道今天要接的人是什么身份,但他也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看到安嘉珞那直勾勾的眼神,如果还猜不透眼前这对小青年心思的话,那这大半辈子真活到狗身上了。

    当下周师傅恰到好处的向安嘉珞竖起了大拇指,笑道:“小姐的眼光不错,老爷就待见这样的人儿。”

    周师傅哪里知道,安嘉珞流露出如此吃惊的神情,完全是因为韩尘给她的前后反差太大了,说是上一刻是魔鬼下一刻是天使也不为过。

    假如刚开始认识韩尘的时候,他就是这么一副玉树临风的派头,安嘉珞可能就不会这么在意了。关键是这厮出场时的完全是一个地痞小流氓的身份出现的,并且安嘉珞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但现在他忽然摇身一变,成了温文尔雅的高贵绅士,这前后的反差太大了,令安嘉珞一时还难以接受。

    而安嘉珞不知道的是,韩尘的这身行头是他有史以来穿的最昂贵的衣服了,他为了订制这套衣服,不厌其烦的出没于各大制衣店,最后在花费了五位数的天价之后,终于把这套光鲜的行头弄到了手。

    现在韩尘是彻底相信了“人靠衣装马靠鞍”这句话,能让天塌下来都面不改色的安女神流露出惊艳的神情,他心里也是狠狠得意了一把,五位数的钞票花的值了……

    韩尘在拉开那辆黑色的奔驰S320L轿车车门的时候,塞给开车的周师傅一包盛世金龙,周师傅受宠若惊,那对稀疏的眉毛笑成了月牙形,心中暗赞韩尘会做人。

    盛世金龙是华夏国顶级香烟之一,这一包烟的价格恐怕够周师傅一个月的工资了。

    安嘉珞坐在后座上,安静的听着韩尘与周师傅闲话家常闲唠着。

    自从见到韩尘开始,她的芳心就开始莫名其妙乱跳起来,自己悄悄做了好几次深呼吸,然而一点用途都没有,窘得她连话都不敢说了。

    “你放到后备箱里的,是什么东西?”

    过了好一会,安女神终于意识到自己一句话不说,气氛终究是有点压抑,于是强自镇定心神,胡乱寻了个话题。

    韩尘嗅着从安嘉珞身上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体香,朝她眨眨眼睛:“那是我送给安伯父的礼物……”

    安嘉珞轻轻舒了口气,无论韩尘准备的礼物是什么,合不合父亲的意,只要有这份心就够了,毕竟是去长辈家做客,即便是素无瓜葛,两手空空去的话也是不礼貌的,她之前还在一直担心韩尘缺心眼,如今看来是自己杞人忧天了。

    安嘉珞有些异样的看了韩尘一眼,今天的他变得内敛而深沉,平日里那种油腔滑调的贱毛病倏尔消失不见了,倘若放在平时,他肯定又要出言调戏自己一番的,但是今天却惜字如金,每句话点到即止,从没有逾越男女界限的地方,这反而令她有点不习惯了。

    “什么礼物呢?我爸眼界高着呢,寻常的东西他可看不上眼。”

    安嘉珞故意打趣道,其实安明诚并非是一个食古不化的老顽固,也没有上门做客就让人带礼物的习惯,安嘉珞由此一说纯粹是为了调侃气氛,借以掩饰自己心中的紧张罢了。

    韩尘淡然一笑,道:“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我听说安伯父很喜欢考究字画古玩,刚巧我手里有一副古画,也不知真伪,既然安伯父是此中行家,就让安伯父帮我品鉴品鉴!”

    安嘉珞听了心中又是一奇,她原以为韩尘会买些补品之类的膳食,毕竟这是晚辈孝敬关心长辈最常见的做法,并且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可以忽视收礼者的喜好,不会授人把柄。

    但出乎安嘉珞意料的是,韩尘竟然挑选了一副古画。

    安明诚虽是商人,但性情恬淡并不热衷于名利,唯一的爱好就是收藏古玩字画,并且深得此道精髓,其眼光的挑剔老辣程度,比业内的某些专家学者有过之而无不及,寻常物件很难入他的法眼。

    “看来他花了不少心思呢。”

    安嘉珞俏脸火热的刮了韩尘一眼,以她的七窍玲珑之心自然明白韩尘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若是他把这次做客当成寻常的会客应酬,怎么会如此精心准备呢,恐怕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