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第54章 两情若是久长时?

    第54章 两情若是久长时?

    酒醉的林静媚眼如丝,口吐香兰,一颦一动都散发着令人怦然心动的魅惑。

    韩尘对林静本来没有什么坏的心思,但当美人入怀,再加上酒吧里氤氲丛生的旖旎格调,他终于意识到这样的情景太暧昧了,已经逾越了朋友之间的界限,因为自己胯下的某处不知不觉竟蠢蠢欲动起来。

    林静见韩尘不说话,如藕般的双臂灵巧的环抱着他的脖颈,嘴巴凑到他的耳根处,俏皮十足的说道:“我才没有那么随便呢,怎么会轻易的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别人?告诉你吧,我是骗我爸妈的,那个男朋友连我的手都没有碰过呢……”

    林静说完“咯咯”笑了起来,口中吹出的热气像一只调皮的猫儿,挠得韩尘心痒难耐,他轻轻的将林静推开,与这个喝醉了的妖精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然后悄悄将胯下抬头的某处按了下去,面色略带尴尬道:“这么说,你那个男朋友也是杜撰的吧?”

    林静斜倚在椅子上,并没有注意到韩尘的猥琐举动,她目光迷离的笑道:“那时候追我的男生多得数都数不过来,他只是其中长得比较帅的一个,名字叫什么我早就忘了,我也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只不过拿他当一下挡箭牌……而已!”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到后来声若蚊蚋,韩尘扭头一看,这妮子居然倚在椅子上睡着了。

    “酒要慢慢的喝才能品出味道,像你这么一口闷就算是头牛也会醉的。”韩尘对着不省人事的林静说道。

    当夕阳落山,大学城的霓虹闪出七彩光芒的时候,韩尘正背着林静站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不知该何去何从。

    两人一共点了十杯洋酒,林静两杯没有喝完就倒下了,剩下的八杯全部灌进了韩尘的肚子里。饶是他酒量极大,在酒精的不断刺激下脑袋也开始犯迷糊起来,那双眯着的眼睛看人老是有重影,就连脚步也虚浮不稳起来。

    正在韩尘茫然无去处的时候,路边的一处耀眼荧光屏吸引了他的注意,只见上面灯光闪烁,红色的宋体大字“春意盎然”格外的醒目。

    韩尘想也没想,背着林静摇摇晃晃的走了进去,然后摸出随身携带的身份证,在前台小姐那意味深长的目光中开了一间房……

    “我的妈呀,你可真重啊!”韩尘气喘吁吁的将林静放在床上,然后坐在床头自顾自的拍打着酸麻酸麻的肩头。

    林静身材高挑,拥有一副完美的魔鬼身材,****、玉臀、莲足三点一线组成一条优美的线条,看上去极为的流畅。以韩尘的力气,本来背着她毫不费力的,但是因为酒精的刺激,韩尘感觉浑身软绵绵的,竟然使不出力气,以至于现在气喘吁吁的。

    “喝、喝……酒,你知不知道……”酒醉中的林静忽然又神经质起来,一把将韩尘扑倒,嘴中含混不清的嘟囔着。

    韩尘吓了一跳,急忙双手做投降状,接下话茬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你喝醉了,安心的睡一会吧。”

    从林静醉酒开始,那句“你知不知道”韩尘都听了上百遍了,现在他听到这句话几乎条件反射似的“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脱口就来。

    浅睡中的林静像一只不安分的小猫,伏在韩尘胸口,嘴里不住絮叨着自己没喝醉,那对波涛汹涌的存在时不时的刺激着韩尘那敏感的神经,弄得他浑身燥热难耐。

    “大姐,你要睡觉躺床上睡行不行?我又不是你们家枕头!”

    韩尘感觉再这样下去两人迟早要出事,如此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不说,还是处在干柴烈火的敏感时刻,再加上两人都灌了黄汤,真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情,那也是在情理之中。只是以林静那火爆的脾性,倘若她知道自己趁她酒醉欺负了她,恐怕会跟自己拼命的。

    韩尘想起林静那令人防不胜防而又凶残无比的断子绝孙脚,胯下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天一柱香立马蔫了下来,今天办了她会爽快一时,但明天她办了自己,那自己就要痛苦一世了……

    韩尘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更不是不知性为何物的懵懂少年,相反他因为之前恐女症的关系,有比一般人更多的生理需求。但作为整个华夏国都算得上是一流的狙击手,他有着寻常人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的忍耐力,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哪怕是在他醉酒状态,也能够做出理智的判断。

    而这一次,他几乎没做什么思想斗争,理智便战胜了冲动,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他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使自己清醒一下,然后去楼下超市买了点零食和两瓶水,放在林静床头之后,便将门从里面反锁死,转身离开了春意盎然快捷酒店。

    明天就是周六了,他已经答应过了安嘉珞要去她家做客。

    对于这次安家之行,韩尘做了精心的准备,他不想给安明诚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到了他这个年龄,也该好好的谈一场恋爱了,而安嘉珞正是他喜欢的类型——虽然很有点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意思,但韩尘就要是吃天鹅肉!

    至于自己究竟是不是癞蛤蟆,韩尘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闲得蛋疼的问题。

    从春意盎然快捷酒店出来之后,韩尘回宿舍冲了个温水澡,然后倒了杯白开水,翘着二郎腿惬意十足的坐在宿舍阳台上的板凳上,吹着习习凉风,看着楼下的行人来来往往,而他的思绪早就飞到明天的安家了。

    这几天韩尘瞒着安嘉珞,把她宿舍的几个室友全部“收买”了,通过请客吃饭送礼物,外加坑蒙拐骗等,终于把安明诚的性格、习惯、喜好等摸得透透彻彻,为保险起见,他连安家用了十几年的保姆张阿姨的脾性都调查得一清二楚,力争做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夜幕降临,在战场上面对死神都能酣然入睡的韩尘,人生中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辗转难眠的他摸出手机,给心里牵挂着的姑娘发了一条短信:“睡了没有?”

    同样辗转难眠的姑娘翘首以盼,终于等来了不良人的消息,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不良人没有询问自己关于父亲的喜好习惯,也没有询问明天要穿什么衣服、买什么礼物,而是问自己睡了没有,这让她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他只是当成了寻常的酬谢而已,倒是我把事情想复杂了。”躺在被窝里辗转难眠的姑娘很是懊恼,旋即嫣然一笑,随手关了手机关了台灯,既来之则安之,何必杞人忧天呢?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