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1076.第1076章 陆松

    第1076章 陆松

    突然,段凌天像是想起了什么,眉头一挑。

    大哥?

    这个灰衣青年,在陆柏面前自称‘大哥’?

    “陆松!”

    很快,段凌天反应过来,猜到了眼前这个灰衣青年的身份。

    在陆家,能在陆柏面前自称‘大哥’之人,也就只有那陆家嫡系大少爷‘陆松’,也是陆柏的死对头,陆柏成为陆家下一代家主的绊脚石。

    不只如此。

    “我之前杀死的那个陆家三少爷‘陆槐’……听人议论,好像就是这个陆松的‘胞弟’!”

    胞弟,就是亲弟弟!

    一时间,段凌天看向陆松的目光多了几分警惕。

    “这位就是段长老吧?”

    眼见陆柏没有理会他,陆松也不气恼,很快就转移了目标,看向段凌天,脸上露出灿烂无比的笑容。

    只是,陆松脸上的灿烂笑容,落在段凌天的眼中,却又显得无比的刺眼。

    “这个陆松……和他那胞弟‘陆柏’关系不好?”

    段凌天没有理会陆松,而是元力凝音询问陆柏。

    “他们自小父母双亡,相互扶持,关系自是极好……对陆槐而言,陆松除了是兄长以外,还扮演着‘父亲’的角色,亦兄亦父!”

    陆柏元力凝音回道。

    顿时,段凌天心生一丝寒意。

    他可不信陆松不知道他杀死陆槐的事。

    可即便如此,陆松在面对他时,却还是笑得出来,这让他只觉得后背凉嗖嗖的,“这个陆松,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这一点,段凌天几乎可以断定。

    能在自己的杀弟仇人面前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一样,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凡能做到之人,都是富有心机之辈。

    如果陆松见到他喊打喊杀,他或许不会将陆松放在眼里。

    可陆松如此,却让他源自心底感到忌惮。

    明着的敌人,不可怕。

    暗地里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

    “你又是谁?”

    段凌天看向陆松,明知故问道。

    “我是陆松。”

    陆松脸上笑容不变,彬彬有礼的回应着段凌天。

    “陆松?陆家大少爷?”

    段凌天故作惊诧。

    “是。”

    陆松点头,随即又道:“不过,我这个陆家大少爷,在段长老你的面前却是算不了什么……段长老你可是‘一品炼药师’,就算是家主和三位护法长老都要对你礼敬三分。”

    说到后来,陆松一脸的谦卑。

    面对陆松的奉承,段凌天并没有多加理会,他深深的看了陆松一眼,笑着问道:“我听说……陆家三少爷‘陆槐’是你的亲弟弟?”

    话音刚落,段凌天的目光一凝,锁定陆松,锐利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

    与此同时,他的精神力也跟着延伸而出。

    “是。”

    陆松点头,脸上笑容愈发浓郁,并没有因为段凌天提起‘陆槐’而生气。

    “你知道我杀了他吗?”

    段凌天又问。

    问出这个问题的同时,段凌天的心里一阵震撼。

    因为他发现,在他提起‘陆槐’的时候,不管是他的目光,还是他的精神力,都没有发现陆松的情绪有任何的波动。

    哪怕只是一分一毫!

    这代表着什么?

    要么,陆松根本不在意他那胞弟‘陆槐’的死活。

    要么,陆松将自己的情绪完美的隐藏了起来。

    如果说前者,那也算了。

    可如果是后者,那陆松就实在是太可怕了。

    通过他刚才询问陆松的元力凝音,他可以断定不可能是前者,那就只能是后者,这让他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丝丝寒意。

    现在,在他的眼里,陆松就好像是一只可以轻易融入周边环境的毒蛇,隐藏得极其完美。

    而这样的毒蛇,无疑极度危险,让人防不胜防!

    一旦暴起,必将杀人于无形。

    “嗯?”

    突然,段凌天感觉自己延伸出去的精神力猛然一颤。

    他这才发现。

    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陆松的情绪有了明显的异常波动。

    陆松的情绪波动极其轻微,且一闪而逝,但他那敏锐的精神力却还是清晰的感应到了。

    那股情绪波动中,俨然蕴含着嗜血的杀意!

    “我知道。不过,我还要多谢段长老你为我家清理门户!以陆槐的脾气,以后迟早会出事,死在段长老手里,也是他的福气。”

    陆松点了点头,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只是,他的笑容映入段凌天的眼帘,却让段凌天心里一阵发毛。

    也是他的精神力发现了陆松的情绪波动,否则,单以肉眼看的话,他或许会被陆松给蒙骗。

    “那我倒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不过,你就不用谢我了,我也就只是举手之劳。”

    段凌天淡淡扫了陆松一眼,语气平静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

    就在这时,陆松身后的老人眸间闪过一缕寒光,气机第一时间锁定了段凌天。

    紧接着,他脚步前移,就想对段凌天出手。

    呼!

    然而,老人还没出手,就被陆松横手拦下。

    “段长老,真是抱歉……关老和陆槐关系很好,如果他有冒昧之处,还望段长老你能见谅。”

    陆松一脸歉然的对段凌天说道。

    段凌天闻言,却没有去看陆松,他的目光紧紧锁定陆松身后的老人,老人白发白眉,正仇恨的怒视着他。

    刹那间,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段凌天脸上浮现若有所思的神容。

    “真是有意思。”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老人一眼,随后移开目光,也没再搭理陆松,招呼陆柏一声后,便和陆柏一起离开。

    只剩下陆松和他身后的老人立在原地,遥遥的望着段凌天和陆柏的背影远去。

    “少爷,你不该拦我!刚才,我有十足的把握杀死他为小少爷报仇。”

    老人目视远去的那一道紫色身影,面露愤恨,沉声说道。

    “然后呢?”

    现在,陆松脸上的浓郁笑容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然后……”

    老人闻言,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杀了他,你也活不了!就算你能逃,你也注定只能亡命天涯……到了那个时候,你将置我于何地?又或者,你也打算让我跟着你一起亡命天涯?”

    陆松一字一句的说道,让得老人一阵哑口无言。

    是啊。

    他杀死了那个段凌天,面对愤怒的陆家一众高层,他是可以亡命天涯。

    可少爷必然也会被他拖累!

    毕竟,他的一举一动,无不代表着他家少爷,陆松。

    “你若杀了他,你要么死、要么逃……而我,就算能继续留在陆家,也必然和陆家的家主之位无缘!陆家,不会让一个不顾家族利益的人做家主。”

    “这一点,你应该很清楚。”

    陆松沉声说道。

    一旦他纵容这边的这个老人杀死段凌天,就算陆家不会处罚他,陆家一众高层无疑也会对他有意见,会觉得他完全不顾家族利益。

    段凌天,一品炼药师,陆家第一客卿长老。

    一旦他被杀死,陆家的利益也将大损。

    “少爷,那小少爷的仇怎么办?难道就不报了?”

    老人一脸悲愤的说道。

    “不报?怎么可能!那可是我的亲弟弟!我看着长大的亲弟弟!”

    陆松眼中寒光闪烁,转眼又收敛了起来,略显狰狞的脸色重新恢复了平静,“不过,这件事不能冲动……还需从长计议。”

    “我听从少爷安排。”

    老人闻言,目光一亮,恭声应道。

    另一边,段凌天和陆柏也来到了陆家家主‘陆睿’的府邸附近,再过十几个呼吸时间,他们就能抵达前方的府邸。

    “段凌天,你要小心那陆松……那陆松就是‘笑面虎’,明里一套,暗地里一套!你杀死了他的亲弟弟,他不可能那么大肚量,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陆柏看向段凌天,一脸凝重的提醒道。

    段凌天点头。

    这点,不用陆柏提醒,他也早已察觉到。

    “陆柏,陆松身后的那个老人……你知道他的‘底细’吗?”

    很快,段凌天想起了刚才那个跟在陆松身后,想要对他出手的老人。

    “我只知道那个老家伙姓‘关’,人称‘关老’……至于他的底细,听说早年是陆松爷爷身边的仆从,因为天赋不错,后来成为了我们陆家的旁系子弟。”

    “再后来,陆松的爷爷死后,他就跟着陆松的父亲……陆松的父母死后,他就跟着陆松和陆槐两兄弟,照顾着两人。”

    “据说,那个老家伙的实力已经步入了‘化虚境九重’,就算距离‘虚境巅峰’也不是很远。他的实力,比我们陆家的许多长老都要强。”

    陆柏将自己知道的一一说出。

    “化虚境九重?”

    听到陆柏的话,段凌天眉头一挑,心中一惊,“那个老家伙,隐藏得还真是深……分明就是‘武皇强者’,竟对外宣称只是‘化虚境九重’。”

    刚才,在那个老人气机锁定他,想要对他出手的时候。

    他的精神力第一时间延伸而出,意欲探查老人的修为,可当精神力靠近老人周围的时候,却好像融入棉花团中一般,随即彻底消散无踪。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

    那个老人,是一个‘武皇强者’!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