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36 野外特训 二

    王大棍冷笑道:“这傻子没救了!脑子聪明点,自己拉开引导伞,否则,呵呵!第一个因为伞钩没挂好而死掉的人,创造了最快死亡记录,可以光荣地载入超能学院的史册了,你们还有谁想效仿他?”

    众学生大惊失色,靠近舱门的学生,探出头想看看究竟,被王大棍一巴掌扇了回来。

    “不想死,给老子老实点!”

    有人问道:“老师,不救他吗?”

    王大棍冷笑道:“怎么救?现在飞艇的高度是1000米,不开伞掉下去,十几秒就会落地,他做那个转体动作就用了七八秒,谁能救他?!自己不要命,那就是活该!”

    舱内一片死寂,只有发动机的轰鸣声,如雷贯耳。

    半分钟过去,王大棍拉住舱门,低头看了看下面,轻轻说道:“没开伞,落地了,好在下面丛林,如果他是五阶防御能力者,还有20%的生还希望。”

    说罢,他取出通讯设备,上报了情况和那名学生腕带的号码,搜救队会按程序去找那名学生,至于找到的是活人,还是尸体,听天由命。

    于是,飞艇机舱陷入沉寂之中……

    片刻之后,飞艇内舱的气氛才从极度压抑和沉静中缓和下来,这群学生终于开始意识到了特训的残酷,心情难言好。

    机舱空了三分之一,才第一次轮到301宿舍。

    胡汉向三人点点头,仔细检查伞钩的状态后,闭着眼睛,一跃而下,然后扯开他粗糙的破喉咙,拼命嘶嚎。

    “啊啊啊~~……”嚎了将近十来秒。

    “啊喔!cool!!”胡汉渐渐适应飞翔的感觉,在空中睁开眼睛,他开始放肆地大喊,然后转动身体,朝飞艇大喊,“嘿!兄弟们,看到我没!我肉多,跑得慢,你们加把劲,把我落下的成绩补回来!”

    可惜没人听到他的胡言乱语。

    又过了十几人,轮到了温仑,温仑向岑牧和赵扶风点头示意,默不作声,像是一个闷葫芦一样,跳了下去。

    又过了十几人。

    赵扶风轻盈舒展,一跃而下。

    待飞艇内的人差不多跳光了,才轮到岑牧,可想而知,他应该位于莽苍森林的右侧边缘,靠近东南面的山脉。

    作为体验过飞行车挑战动作的男人,岑牧感觉跳伞是个轻松惬意的活计,在空中左顾右盼,他看到了两条飞艇相向而行,在一个宽八十多公里宽的矩形区域撒下一朵朵白色的伞花,如同蒲公英的种子四下飞散,在淡金色朝阳的沐浴下,是如此安宁,如此美丽。

    岑牧闭上眼,呼吸着荒野的新鲜空气,尽情享受,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早晨!

    ……

    很快,岑牧要落地了。

    他的运气依旧不是很好,落脚点是一片广阔而密集的望天树林地,这种树通常高40~60米,胸襟60~150厘米,树冠很高,树杈稍嫌稀薄,这种树很奇怪,树冠之下通常是长达三十米的光溜树干,普通人在这种林地里降落,很容易被挂在几十米的高空中,或直接摔下来,是热带雨林中最危险的着陆地貌。

    岑牧快速地掉落在一丛密集的枝桠之间,只听见“喀嚓喀嚓”枝桠被折断的声音,压断好几根手臂粗细的枝桠,果然,出状况了,伞帽拉断了枝桠,还没有抵消岑牧的坠力,脚下没有任何枝干抵挡,整个人从四十米高处,顺着树干往下掉落。

    说时迟,那时快,岑牧快速掏出一把匕首,闪电般从一侧扎入树身,手脚齐用,夹着粗大的树干往下滑落,刀身在树干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划痕,露出它鲜黄色的木质。

    下滑十几米,岑牧下冲的速度嘎然而止,然后,手一松,整个人掉落下来,在层层腐叶中轻巧打个滚,轻松着地。

    莽苍雨林没有风,当前温度26度,湿度97%,水汽趋于饱和,这会抑制人体的散热功能,这种状态下,26度气温会相当于平常的31度的气温,人会感觉到异常的闷热和烦躁,不出三分钟体温就会升高,如果不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体温会持续升高,超过耐热极限,人就会死亡。

    现在是早晨,这意味着雨林的气温并没有到达最高点,跳伞的愉快心情很快不翼而飞,岑牧只是在林地里待了一两分钟,衣服就全湿润了,t恤贴着背,像是一块湿热的毛巾贴在背心,十分难受。

    岑牧展开感知场,细心感知方圆百米内的区域,不漏过一处细节,仔细确定没有监控设备后,从空间袋中取出空羿,穿戴好,有备无患。

    然后,他将整个降落伞取了下来,细心缠绕好,放入背包。

    降落伞的材质很好,伞绳一般是七芯尼龙绳,轻便结实,可承受500公斤的拉力;伞布,多用锦纶丝材料制成,重量轻,密度大,抗撕裂,不易变形,这些东西都可能派上用场。

    岑牧花费五六分钟,整理完装备,然后开始前行。

    气温高不是问题,岑牧完全可以不脱衣服,而通过口腔排出体内淤积的热量,问题是他极可能在林地中遇到同学,而且林地还有监控设备,所以不能过于特立独行。

    岑牧脱下湿润的帆布服,叠起来,塞进背包,只穿了一条青绿色的迷彩背心,露出精壮结实的上半身,白皙皮肤和坟起的肌肉配合这张棱角分明的脸蛋,有一种难用语言形容的魅力。

    岑牧走到一棵大树下,找到一片长得茂密绿色青苔,把它们刮下来,抹在身体表面,这是『青叶曲尾苔』,碾碎之后会散发出一种微弱的味道,能驱赶蚊虫,是荒野人常用的驱蚊方式。

    准备好一切,岑牧张开感知场,大脑迅速运转,方圆三千米内的数据蜂拥涌入脑海中,三阶中枢全力运转,在十来秒内,筛选过滤好信息,将这片区域监视起来。

    从王大棍口里得出的信息分析,莽苍森林是一个呈狭长矩形状的森林,长246公里,宽80公里,总面积19700平方公里,而参加考试的230多名新生会水平播撒在森林最南端80公里的地带上,平均下来,每个人大概相距300多米。

    咋一看,300多米并不算远,但对于茂密的热点雨林来说,莫说三百米,就是五十米也可能让人难以汇合,正常人的视野是十米,十米之外就会被茂密的树和灌木所遮挡,热带雨林中复杂的多层次环境是人无法想象的。

    除非你张口大喊,叫喊声的有效距离大概有一百米,但你不要忘了,这是野兽的领地,叫喊声给同伴指引的同时,也会招来变异野兽。

    岑牧在方圆三千米的感知场中,已经扫描出不下于数十头野兽,并且,学生和野兽的遭遇战已然开始。

    既然跟宿舍的室友放出豪言,岑牧就必须以身作则,奔着第一的名次去,他会尝试收掉所有遇到人的序号牌,同时,还要保证自己的行进速度。

    岑牧现在位于莽苍森林的右下角,而集合点就在莽苍森林的西北部,他给自己规划了线路,从右下角斜对角穿越森林,找到最左上角的集合点,这是最长的线路,也是能收集到更多徽章的线路。

    做好决定,通过腕表定位后,他开始了长途跋涉。

    当前,岑牧遭遇的最大问题是水和食物。

    每人初始携带的水和食物仅供一天的消耗,两百四十多公里的路程摆在这里,这意味着每天至少跋涉近五十公里的直线距离,而这个直线距离放在环境复杂的热带雨林,因为特殊地貌或者避让野兽的缘故,就可能变成七八十公里的距离。

    一个人一天在公路上走八十公里,都算是不小的负担,更何况在这种软不着力的泥地里穿行。

    岑牧找到了第一个目标,在他左前方三百八十米处,一名女生正在和一只莽苍丛林蟒作殊死搏斗。

    赶到现场时,情况有些惨烈。

    丛林蟒的头部被割裂,下颚被扎了两个破洞,长达十米的蟒身上,深深浅浅不下于十几处伤痕,表皮和肉被搅烂,伤口可怖,但这些伤都不是致命伤,反而因为激起蟒蛇的凶性,让情况变得更糟。

    这名女生被丛林蟒缠住了腰身,巨力挤压之下,她纤细的腰部被勒得更细,腹部的内脏被往上挤,整个人胸腹以上的部位,微微涨大,脸蛋通红,表情扭曲,十分痛苦。

    还是经验不足,她光顾着保护自己的咽喉,两手臂和脖子被缠在一起,却护不了她的下半身,腰部没有骨骼支撑,她顶多还能坚持两三分钟。

    对付蟒蛇不能蛮干,这种程度的巨蟒被砍断蛇头之后,蛇身还能保持四五分钟的活力,杀死她是绰绰有余的。

    岑牧快步近身,撩起蟒蛇的尾巴,很快锁定腹部下,靠近尾巴的一个小洞,左手掐住尾巴,右手持匕首捅了进去……

    只见蟒身剧烈地颤抖一下,然后开始抽搐,紧接着,一股又酸又臭的液体从小洞中喷了出来,这个反应早在岑牧意料之中,左手掐住蟒蛇尾部,对准身侧,这股半固体的喷射物全部落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酸臭味。

    趁着蟒蛇吃痛的时间,岑牧将这名女生从蟒蛇缠绕中解救出来。

    然后,岑牧持刀猛力一挥,将整个蟒蛇头削了下来,一脚将扭曲的蛇身踢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