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幻空间 > 超能纪元

0021 顶阶之战

    果然,蒋全生怒了,他那让人称道的贵族格调被人侮辱,这绝不能忍!不过,霍青城的平静笃定,让他有点不敢全力以赴。

    他们这种层次的战斗,不会是持久战,生死之分也许就在短短的几分钟,他还没做好思想决定。

    想了想,蒋全生说道:“青城,当年你赢得了阿凝,我就发誓全生已死,活下来的是蒋先生。”说着,他转头看向苏灵,笑道:“还真是长得像啊!那就先拿你们的孽种来祭奠死去的全生吧!”

    人影一晃,眨眼未及睁开,蒋全生的手刀已挥至苏灵身前。

    砰!

    一声巨响,声波在不规则的洞壁上撞得支离破碎,反复震荡,汇集成一个震耳欲聋的巨响。

    “咦?”蒋全生迟疑一声,身体一顿。

    霍少钦只觉得眼前模糊的拖影嘎然而止,他看见一滴鲜血从蒋全生指缝中滴下来,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格外清晰。

    下一刻,岑牧将苏灵拽到身后。

    “好枪法!”蒋全生眯起眼睛,大赞。

    能打中六阶极速下的他,用这三个字形容,还有些词义匮乏!他这才将注意力放到旁边这个一直不打眼的小角色身上,原以为他只是提供视野,现在看来,好像没那么简单。

    岑牧说道:“霍大爷,要不……让我替你一战?”

    这句话好熟悉,霍氏兄妹异口同声道:“你也来?!”

    不过,纯粹是耳熟的反应,话说出口,觉得这个“也”字用得不合适。

    霍苏灵突然觉得身前的少年蒙上了一层迷雾,之前秀过拳法,中规中矩,天赋是不错,但学拳太晚,过了最佳奠基的时刻,能有现在的成就,差强人意,现在秀了一手好枪法,比他的拳法要惊艳多了,自己看都看不清的情况下,他能打中这个人的手,这仅仅是枪法这么简单吗?他到底还会什么?

    霍青城皱眉道:“你行吗?光会开枪,可对付不了他。”

    “试试看,反正你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岑牧将枪放到一边,放下背后的箱子,一踢开关。

    噌!一副手套弹到空中。

    蒋全生见他放下枪,索性停下身,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惊奇道:“你想跟我拼近身搏斗?!”

    他是不是疯了?!

    不光蒋全生这么觉得,其他人也是这么想的,就连被按在地板上无法动弹的武子澄也是这么想的。

    岑牧戴好拳套,反问道:“怎么?不行啊?我可以让你先手的,来吧!”说着,朝他勾了勾手指。

    蒋全生怒极,狞笑一声,“你这是在自寻死路!”

    话音刚落,残影一晃,风未至,攻势已至。

    这个速度堪堪是岑牧当下所能反应的极限,是拳击,他真的被刺激了,想用拳头教训教训这个轻重不分的狂妄小子。

    53892公斤!七阶力量啊!

    原来六阶速度配合七阶力量,威力是如此惊人!

    岑牧移动速度不够,注定躲不开这一击,然而,岑牧也是把心一横,右鞭腿横扫,是冲着他的腿去的。

    这瞬间关头,蒋全生微微牵起嘴角,对手企图以一命的代价破掉自己的速度优势,是不是想太多?谁的拳先命中?这一拳的效果考虑到了吗?

    真是天真!

    然而,当蒋全生的拳头刺到半途中,他的手突然变形,像是撞上了什么尖锐的物事,七阶力量催动之下,中指被直接切断,透明的物体扎穿掌心,直刺入前臂,他的整条手臂被莫名的透明物体从中剖开……

    一阵剧痛,几乎让他眼前一黑,蒋全生慌忙收手,拳头被赋予的巨大能量,注定了让这仓促收手变得无比艰难,只是一击,他就露出一个巨大的破绽,并且,还被被废了一只右手!

    这是什么能力?!难道他根本就不是五阶能力者?!蒋全生内心冒出一个个问题,信心被剧烈地动摇了。

    岑牧的攻势接踵而至,蒋全生根本没想过要避开这一击,他自信自己的拳头会将对手先行轰飞出去,然而一个突然变故,让他的估计破产,他避不开对手的反击。

    岑牧的鞭腿结结实实地扫在他的膝盖部位,蒋全生只得瞬间做出调整,身体一晃,右脚一点,整个人略微腾空,被一击扫在腿弯,只要两脚不着力,可以规避关节挫伤,他顺势卸力往一旁飞去,反应也算迅速,膝盖只受了一点小撞伤!

    “大爷,该你了!”

    霍青城自然不会傻到看他们两个人单挑,这等良机怎么不抓?!

    霍大爷提起锤子,整个人腾空而起,一击蓄力跳捶。

    尚在空中无法借力的蒋全生露出绝望的表情,巨大的变故,让他在这一个瞬间忘记了他背后还有一只虎视眈眈的凶兽。

    五万公斤的力量作用在他胸背间,这一捶直接将他的肋骨击穿,巨大的锤体嵌入他的胸腔,一击重伤!

    蒋先生终归是蒋先生,毕竟不是那头蜥蜴啊!

    蒋全生落地,霍大爷右脚踩在他喉间,只听见“喀嚓”一声脆响,蒋全生落地即亡!

    杀戮果决!丝毫没有因为对手重伤而收手,岑牧自觉又被上了一课。

    想来蒋全生也是憋屈,死前连一句疑问都没机会问出口。

    蒋全生死得如此干脆利落,另外两个人一惊,放开武子澄,夺命而逃。

    岑牧拾狙,抬手一枪轰出,毙杀一人。

    与此同时,霍大爷的锤头哐当落在地上,捶柄被掷了出去,去掉锤头,它化为一柄重型标枪,这标枪将剩下一人钉死岩壁上。

    岑牧竖起大拇指,赞道:“霍大爷,犀利呀!”

    霍青城心情不错,回道:“小子,你也不赖!”

    岑牧捏了捏赫拉克勒斯之拳,心想这拳套都还没来得及派上用场,对手就死了,真是可惜,他说道:“我还是打了一回酱油。”

    霍氏兄妹内牛满面,异口同声说道:“我们才是打酱油的,好不好!”

    霍少钦指着地上的武子澄,说道:“爹,怎么处理他?”

    提到这个,霍青城脸色阴沉下来,他走到武子澄跟前,尚未开口。

    武子澄泪涕横流,哭道:“师……师父,我错了,我再也不惦记苏灵师妹了,师父,你饶了我吧!”

    见霍青城面沉似水,他将头转向霍苏灵,哭道:“苏灵,可否看在昔日情面上,为我求求师父?我是你六师兄啊!”

    霍苏灵面若寒霜,转过头。

    霍少钦点着他,说道:“你这是活该!你知道吗!吃里扒外的东西!我霍家怎么亏待你了!你想想,你当年进我家门是什么身份?!现在又是什么身份?!人心不足!哼哼~真是养不熟的狗东西!”

    霍青城沉吟道:“饶你可以,我能饶你,不过你我师徒情分已尽,我不欠你什么,但你欠我的,我得从你这里拿回来。”

    说着,两手在武子澄身上掐起来,只听见一阵暴豆子一样的脆响,武子澄发出一阵凄烈的嚎叫……

    只是两息,他就忍不住了,开始破口大骂:“霍青城,你这个毒辣的老东西!有种杀了我!啊……啊!!我艹你全家!敢废老子!你他妈活该被人阴!老不死!你够恨!下贱东西!我艹你!苏灵!老子要扒你衣服!当着你全家!艹你!你这个欠艹的小-婊-子!啊!啊!!啊……”

    霍少钦一掌剁在他喉间,剁得他咳嗽不已,将他一通胡言乱语堵在肚子里,少钦吐了一口唾沫,骂道:“你-妈-的,真不是个东西!连黑子都比不上!垃圾!”

    霍青城说道:“虎毒不食子,小牧,我把他交给你了,他看到了一些事情,你来决定他的命运!”

    岑牧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对付蒋全生的那招,大家都看到了,虽然没有问,但也知道这必然是岑牧的一张底牌。

    说起来整场战斗付出最多的,恐怕还是岑牧,他付出了信任,信任无价,无法衡量。

    而岑牧却陷入了犹豫,于情,虽然武子澄对他百般刁难,但也不能作为杀人的借口,岑牧没有杀他的理由;于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霍青城有自己的原则,岑牧也有,看他求生欲这么强烈,估计十有八-九死不了,那这意味着岑牧的一张底牌会提前暴露,这是岑牧最重要的一张底牌,在没有感悟时光之力之前,这张牌分量最重!

    然而,霍大爷第一句话就是“虎毒不食子”,这句话是有些味道的,岑牧品得出来,他不想武子澄死掉,养育这么多年,感情是有的,他不仁,霍青城不能不义,这一刀下去,也是有些问题的。

    岑牧想了想,叹口气道:“我跟他无怨无仇,算了。”

    话音一落,武子澄瘫软下来,他松了口气。

    霍少钦惊道:“小牧,你要想好,他能背叛我师父,就能背叛你!”

    岑牧应声道:“我知道。”

    霍青城深吸一口,“那就走吧!任他自生自灭!”

    霍少钦沉默了,突然,他拔出匕首,一匕斩在武子澄的脖颈间,顿时,鲜血狂喷,飙了他一脸,武子澄瞪大的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大师兄的手里,他开始不由自主地抽搐,往日的记忆片段在他眼前飞快地闪烁,这一刻,大脑在做垂死的挣扎,极速运转着,也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脸上突然柔和起来,一抹温暖而羞涩的笑意爬上脸庞,笑意渐渐凝固,这表情一如当年在贫民窟那一抬眼……

    霍青城惊道:“少钦,你这是干什么?!”

    霍少钦反驳道:“爹!你想过小牧没?!他付出了什么?他凭什么要为咱家付出这么多?!你一句话就绑架了他的决断,给予这样的选择有意义吗?你有你的原则,我无话可说。既然你不做恶人!我来做!我认他这个朋友!!”

    这话是说得岑牧胸口暖洋洋的,在新时代,各人的能力是最大的秘密,尤其是高阶能力者,一个被摸透了能力的强者往往容易被针对,尤其是被作为底牌的能力,这是金钱都换不来的东西!

    霍青城无奈地看着他儿子,一贯强硬的他,头一次没有反驳,低声道:“走吧!我们状态不好,得赶紧走,回唐府,唐老头这会儿可能还没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