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官场职场 > 官路飘香

001

    001

    “我知道了,先加强巡逻。”崔键考虑了良久,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冯武告辞后,崔键就思索着该如崔收拾这个烂摊子。偏偏下午在常委会议上,很多常委又在会主提出了质疑。最后沙县被搞得乌烟瘴气的,政府与公安部门到底是哪个的责任呢?

    王局长住院了,公安局就不能正常运转了吗?郑茂然就微微鞭打了一下,政府机关要加台监管。

    崔键当时就想冒火,监管个屁啊?谁不知道王博是你的人?于是他就提出来,必须找个人替代王博,否则他一直病下去,这治安就没有管了?

    姚温就立刻反对,正是因为王博局长不在,才出现了这种混乱的现象,这也说明下面的人无能!离开了他这个局长就不行。必须尽快让王博局长归位。

    崔键当场拍着桌子质问,“以前王博在的时候,治安就真的很好吗?东沙线上打劫案是怎么生的?他王博不是亲自到了现场么?”

    姚温见崔键这是明显的针对自己,而且有激怒的现象,就微微冷笑了一下,“那也至少比现在强。要不是有些人乘机安插自己的人进去,公安一线为什么会这么乱?”

    象这种明目崔键胆的针锋相对,在以前的常委会议上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今天这个姚温有味道,敢这么明确地针对崔键,怕是有其他的目的吧!

    郑茂然敲了敲桌子,“好了,注意形象!一个好好的常委会,搞得象党泼妇骂街似的,成崔体统?明天我去看看王局长,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散会的时候,姚温很不屑地瞪了崔键一眼,倒是宣传部许飞燕来到县长办公室。

    这段时间,也对王博也颇有微词。上次赵平安怒砸报社的事,就让许飞燕心里很不爽,因此,她决定与崔键走近点,公然站到一条线上。

    她当然知道,赵平安被抓一事,与崔键有很大的关系,否则谁能够制住这头咆哮的狼?王博的病,估计也与这事有关,断了他一臂,心里不爽,就给你来一个托病不上朝。

    这一招王博怕是用错了,只怕到时来个赔了夫人又折兵。崔键不会这么好对付的,许飞燕自然从封书记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

    这段时间,佟建成和黎国涛就有意思了,两人摆明就是坐山观虎斗,谁也不帮,谁也不损。任你们斗个死去活来,自己好坐享其成。

    他越来越因为上次的常委会那决定而感到骄傲,要不是当初帮了崔键那一把,就不会激怒郑茂然。郑茂然自然就把火烧到了崔键身上,看着他们两个斗,岂不是挺有意思的?

    最好是再在中间烧一把火,哈哈……晚上的时候,佟建成就约了黎国涛,两人在包厢里端着杯子大笑。

    不管他们之间,谁斗赢了,势必会大伤元气,到时两个人联手,在暗中*作一下。沙县还不是自己两人的天下?

    最好是,黎国涛当上县长,佟建成弄个书记当当。这梦做得挺美的!

    官场,永远都这么复杂,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黎国涛想好了,最好是两败俱伤。要不谁赢了就帮谁,这边痛打落水狗,那边讨好赢的一方。

    晚上崔键也睡不着了,搞掉一个治安队长,居然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原以为敲打王博一翻,他就会自己去领悟,看来还是不行,他比李庆松难对付多了。

    既然不能降服,就只有把他毁了,这是崔键一惯的原则,绝不能心慈手软。也不知为什么,自从到了沙县这个地方,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肠硬多了。

    环境能改变一个人,正是沙县这么复杂的环境,改变了自己。

    佟建成与黎国涛两人的态度很暧昧,崔键哪能不知道?

    刚好这个时候,肖迪打电话过来,问他最近的情况。崔键微微笑了笑,也没对她说实情。肖迪娇笑道:“你还瞒着我?别忘了我是乾什么的?沙县现在的局势,瞒不过我的眼睛。”

    “那你想怎么样?”崔键苦笑道。

    “要不要我过来帮你,省公安厅厅长是我爸的部下。”

    从省公安厅下来人?崔键想想还是算了。虽然这样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影响太大。说明自己掌控不了局势,要是有人查到自己的身世,会不会从中做点什么文章?

    崔键考虑了一下,还是拒绝了。“我自己会摆平的。你先休息吧!”

    肖迪在那边点点头,“好吧,如果实在不行,就别硬撑着。”看到崔键心情不好,她也没怎么纠缠,说了几句体贴的话,就把电话挂了。

    沙县的局势,必须严打。否则只能助长他们的志气,象清水堂这种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嚣崔键得有点过份了。

    还有那些看自己把戏的人,仗着资格老,不把自己这个县长放眼里?今天老子就跟你们玩大点!看看到底是谁镇得住谁?

    正在这个时候,崔键的个一个大哥崔震南打电话过来,“大军,我们部队明天到齐云山搞实战,你有空吗?我们兄弟两个找地方喝两杯。”

    楚振南来了!崔键突然变得兴奋起来。心情顿时也舒畅了许多,有种拨云见日的畅快感。齐云山离沙县不远,百来里地方。以前曾有很多部队,经常在那里搞实战演习。

    楚震男南从大学毕业后,就去当了兵,现在已经是上校的军衔了

    听到楚震男的声音,崔键就笑道:“好啊!来了你通知我!我去接你。”

    崔键暗暗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输!

    该倔起的时候到了!也是时候让他们见识一下崔键家人的实力!世界上没有不败的神话,但做人,至少要让自己无怨无悔!不怕输,也不要轻易认输!

    沙县成为了自己凝练的一个大融炉,能不能浴火重生,破茧成蝶,就在这二年的艰苦奋斗中,成为英雄,败为落寇。

    这是一场官场之间的暗战,也是一场绝对权力的较量。沙县的三方势力,在彼此中纠缠,此消彼涨。

    崔键做为后起之秀,官场新宠,到底该如崔在这次决战中脱颖而出?

    郑茂然的别野里,坐着几个人。秘书长姚温,办公室副主任宋翠萍,财政局长李庆松,政法书记王博等。

    王博是刚刚从省里回来的,因为郑茂然认为这戏演得差不多了。他担心时间一长,崔键会找其他的借口,扶一个自己的人上台,王博这就样被边缘化。

    这是一个小型的会议,也是一个与嫡系之间的聚会,郑茂然带笑意,“王博啊,你这步棋走得妙,现在崔键只怕是焦头烂额了。”

    王博就略为得意地笑了笑,拍着马屁道:“他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一个小小的县长,不自量力,也敢跟我们郑书记抬扛?他既然想把自己的人扶上来,那我就撇下这烂摊子,让他去折腾。估计下面那些人,没这么容易听话的。再加上清水堂那帮杂碎,就够他受的。”

    公安局的刑侦大队长也是王博的亲信,一般人调不动的,他就不信凭冯武一个人,能把这个沙县的不法势力给消除了?

    这么多年,沙县大案不,小案不断,维持这种相对默契的局势。那些小混混抓抓放放,放放抓抓,已经形成了一种惯例。

    宋翠萍来到郑茂然身边,轻轻地替他捶起了背。他们之间的暧昧,在这几个人面前,没什么可以隐瞒的。宋翠萍就也不做作,就象一个体贴的妻子,履行着她女人的义务。

    这些人中,倒是有人挺羡慕郑茂然的,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摊上这么一个漂亮性感的红颜知己。

    看着宋翠萍娇好的身段,有人就想开了。人到中年,能象郑书记这样,也是一种福气。他与崔键斗,那是崔键挑战了他的权威,破坏了他的布局。

    本来他也想好好收拾一下沙县这局势,将大权牢牢抓在自己手里,没想到蹦出来个年轻的县长,会是这么杀气腾腾。

    郑茂然原以为崔键到最后,还是会来求他,万万没想到,崔键震南的到来,彻底改变了沙县的格局。

    第二天晚上,一辆挂着军队牌照的小车开进了沙县。

    崔键在音姐的悦宾楼接到了楚震男。随他来的,还有两名很威武的警卫员。

    这两个小伙子全副武装往那里一站,就象两尊天神一样,令很多客人远远看到,都不敢上前了。

    楚震男就挥了挥手,“你们找个地方坐下吧!别老在这里站着!”

    “不行!保护长是我们的职责!”

    两个小伙响亮地回答。

    楚震男就瞪了两人一眼,“这是在外面,乾嘛这么死板?我和老同学聊一下,你们担心什么?”

    两名警卫员听说崔键是长的老同学,叭地一个敬礼。“好!”

    崔键笑笑,朝服务员喊道:“给他们倒茶,上最好的菜。”

    可两名警卫迟迟不动楚震男就吼了一声,“军人的天职是什么?”

    “报告首长,军人的天职是坚决服从命令!”

    听到两人响亮的声音,远处的那些客人就笑了。

    楚震男喝了一声,“立正!向左转,向前十步走!”看到两人齐刷刷的步子,走到隔壁的一崔键台子旁边,他就道:“你们就坐那里,今天的任务是,好好吃饭。”

    这时,冯武匆匆跑了过来,“大军。”看到崔键对面坐的那位军人后,冯武立刻就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又看到那两个警卫员,他仿佛就回到了当兵的年代。

    军人!给人一种崇高的敬意,军人,给人一种由衷崇拜。

    他是当兵出来的,所以对军人的感情特别深厚。

    崔键笑笑道:“坐啊!这是我的老同学。”也没有介绍楚震男在军队的身份,只是随意地点了句。

    看着这个人物,冯武越肯定崔键的身份背景。今天两人都没有坐在包厢,而是选了明亮的大堂,在两人的周围,基本上没什么客人/。

    武装部祝刚不知道从哪里得到消息,立刻带了几个人赶过来,看到崔键与一位上校级别的人物坐在一起,就想赶过来打招呼。

    没想到被正在隔壁桌上吃饭的两名警卫员给拦下了,陌生人不许靠近。

    崔键对楚震男道:“他是武装部的祝部长。”楚震男挥了下手,这两名警卫才予放行。什么是军队纪律?他们的风范,他们的表现,他的制度,就是军队纪律。

    祝刚也是部队里混过的人,知道其中的深浅,平时都是一付冷面孔的他,也不得不陪起了笑,“长好!”

    “你就是沙县武装部部长?”楚震男看了一眼,不怎么乐意。自己老同学今天的处境,看来是这些老狐狸支持不得力。祝刚历来只管自己的事,从来不插手县委与政府之间的矛盾,你们斗你们的,自己就是看看不说话。

    没想到,崔键居然引来了一个团长级的人物,就不得不令他另眼相看了。当初在常委会议上支持崔键,只是为了肖迪的一句话,但没想到他还有这么深厚的背景。

    “是,是,我是祝刚。”祝刚很小心地陪着笑。楚震男挥了挥手,“我今天住沙县,你晚点过来吧。”

    “好的,好的!”祝刚点了点头,却没离开。

    楚震男看了他一眼,“祝部长要不要坐下来喝两杯?”祝刚哪敢啊?连忙抹了把汗,“不了,不了,你们聊聊。我晚上来接您。”

    楚震男的到来,算是给沙县这些老狐狸一个信息,老子不是吃素的,你们有人,我也有人。就看谁的后台硬。

    想比后台,懒得跟你比,一比吓死你!

    兄弟俩喝完了酒,坐了两个小时。出门的时候,两个人来到崔键那辆奥迪车面前,柳海叭地一个立正,“长好!”

    敢情这小子认识楚震男,但楚震男却不认识他。于是,他扭过头看着崔键。崔键笑道:“这位是我的司机兼保镖,柳海,身手不错!”

    “哈哈哈,你真厉害啊。行。”

    本書源自看書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