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第254章 朕要得到你

2017-09-24 作者: 予方
  墨容湛看着她低眉顺眼的样子,没有了之前在他面前的骄娇灵动,看得他心里火气蹭蹭地往上冒着,他想要将她抓过来狠狠地骂一顿,又想要将她压在身下蹂躏,让她彻底地顺服自己。

  叶蓁不知道墨容湛在想什么,她仍然是微垂着头,等着他的吩咐。

  “看来你当奴婢当得很称心应手。”墨容湛冷冷地说道。

  “多谢皇上的夸奖。”叶蓁淡淡地说,是他要她认清自己的身份,如今她循规蹈矩地当着她的医女,他又有什么不满意的。

  墨容湛被气得呼吸都变粗重了,“滚!给朕滚去煮药!”

  叶蓁听到他这么说,福了福身就走出去了,昨天明明还说不想喝药,今天居然刻意要她进宫煮药,这不是摆明着折腾她吗?

  “皇上,靖宁侯求见。”福德小心翼翼地回禀着,他真是快搞不懂了,皇上明明很想见公主殿下的,如今公主来了,怎么反而看起来脸色更差了呢?

  “皇上,八王爷已经招认了,刺客是他派去的,老虎是信阳侯……以前的信阳侯让人抓来的,他们想要杀公主和小王爷,报上次被赢了马球的仇,五王爷和康老王爷昨日出宫后便去找废帝……”唐祯低声说道。

  墨容湛冷笑一声,“太子见他们了?”

  “还是不见他们,不过,康老王爷已经暗中宗室,更是找了西大营的杨副将军……”唐祯说完,抬头看了墨容湛一眼。

  那杨副将军的妹妹以前是废帝第一个太子妃,后来因为太子宠妾灭妻,太子妃死于非命,杨副将军因此对太子有很大的仇恨,这也是为什么墨容湛登基之后,他还能继续在西大营当副将的原因。

  墨容湛闻言冷冷一笑,“杨经安?那就有意思了。”

  唐祯低声问道,“皇上,要将五王爷和康老王爷抓起来吗?”

  宗室有些人就是看不明白,如今天下已定,墨容湛不管在百姓心目中,还是在军队士兵的眼中,都是最合适不过的帝王,除了他,还有谁能带给锦国真正的安定?

  哪个百姓不想过太平日子,哪个士兵喜欢天天跟自己人打战,就因为有了墨容湛当皇上,锦国才没有叛乱,才不需要自己人打自己人。

  “朕明日也不去早朝,就看着他们想要做什么。”墨容湛似笑非笑地说道,这引蛇出洞未免太容易,让他觉得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蛇是出来了,可惜这小蛇太没用了。

  “是,皇上。”唐祯应了一声,他看着墨容湛的侧脸,想起刚刚和陆翎之的交谈,如果他直接跟皇上说要求娶夭夭,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唐祯咬了咬牙,还是让陆老夫人直接求了太后赐婚,到时候皇上再不同意也得同意。

  “顺王暂时不处理,等朕……醒来再说。”墨容湛说道。

  唐祯离开乾清宫,他还要去盯着五王爷,虽然这人没什么威胁,不过,还是要小心防范的好。

  叶蓁煮好了药送来,她不想对着墨容湛那张冷脸,想要请福德替她送进去。

  “公主,您还是自己拿进去吧。”福德有了前车之鉴,怎么敢替叶蓁送药进去。

  “福公公……”叶蓁软软地叫了一声。

  福德苦着脸说道,“公主,您送进去,皇上才心情好,奴才送进去,肯定要被踹出来。”

  叶蓁抿了抿唇,她就是不想进去看他那张臭脸,“算了,我送进去吧。”

  墨容湛在寝殿中早就将这两人的对话听子啊耳中,他冷冷看着叶蓁走了进来,嘲讽地冷哼,“怎么,就这么不想进来伺候朕吗?”

  “奴婢不敢。”叶蓁低声说道,她将药放在几上,垂着头就要退开。

  “陆夭夭!”墨容湛扣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扯,将她拉到他的腿上坐着,“你想一辈子都这么对着朕?”

  叶蓁秀眉紧蹙,推了推他的手臂,“那皇上想要奴婢怎么做?还不够卑微吗?”

  墨容湛抱着她柔软的身躯,只觉得心底的那股怒火都变成了身体里的邪火,他将她压在身下,眸子漆黑深沉地看着她,“朕不需要你的卑躬屈膝,你知道朕想要什么。”

  “你休想!”叶蓁咬着牙叫道。

  墨容湛眸色变得更加深幽,他一只大掌紧紧地抓着她的双手,忽然,空气中响起衣物被撕裂的声音。

  叶蓁脸色发白地瞪着他,她的衣裳被他一手撕开,露出她白色绸缎的亵衣,“墨容湛,你要做什么?”

  “朕从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唯有对你处处退让,想要你的心甘情愿,想要你的心。”墨容湛低低声地说着,一边说一边解开她的裙带,只是三两下,她身上只剩下一件肚兜和一条轻薄的亵裤。

  叶蓁在他眼中看到了势在必得的****,看出他这次跟之前不同,他是不会放过她的。

  墨容湛低头吻住她的唇,强势霸道地掠夺她的呼吸,她的两只手被抓着,双腿也被他压得动弹不得,她承受着他粗暴的吻,还有那只在她胸前揉捏着的大手,那只手就像火源一样,所到之处都让她像是要被烧了起来。

  她放弃了挣扎,她的挣扎只会让他更想得到她。

  “夭夭,朕要你!”墨容湛在她耳边哑声地说着,声音仿佛有压抑的痛苦。

  叶蓁闭上眼睛,一副任由他索取的模样。

  墨容湛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他要的她不是这样的,而是应该低声娇媚地在他身下婉转缠绵,而是娇娇软软地求着他轻一点……这不是他想要的夭夭。

  “你对朕当真这样不为所动?”墨容湛将她的肚兜解开,薄唇含住那抹粉红。

  叶蓁深吸了一口气,一股从所未有的感觉从背脊爬了上来,她咬牙忍住了溢到嘴边的声音。

  “朕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想要得到一个女人,所以,朕是不会放你走的。”墨容湛声音异常低哑,他拉开她修长纤细的双腿,让她更清晰地感受到他对她的渴望。

  “即使我不愿意?”叶蓁冷冷地地看着他。

  回答她的,是他将她的亵裤撕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