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一见倾心婚约 大结局1

    周丽的脚心受伤,伤口流出的鲜血将脚下的沙滩染上了一片红色。

    她蹙起眉头,坐在了沙滩上,双手扳过了受伤的那只脚,让它担在另一条腿上,真着急着要怎么处理脚上的伤口。

    “周丽……”

    王琦冲到周丽的身边,他想要将周丽抱起,周丽却看了一眼在那边哭的更凶,用含怨的眼神看着她的付染。

    她还是扯出一抹笑容,双手推向了王琦的胸口:“付染的脚伤比我的更严重,你还是送她去医院看看吧!”

    “可是你的脚伤也很严重……”

    王琦还是不肯走,执意要将周丽抱起送去医院,其实他不不瞎,刚才看出来了付染的脚伤并不严重,而且那些表情和行为都太过做作了。

    他很明白,付染这都是装出来的,可付染毕竟是他的女朋友,他又怎么好意思当众揭穿她,让她没办法在人前留面子。

    而他看到了周丽脚上的伤,发现了确实很严重,她必须要去医院,不然后果会很严重的。

    付染瞧见王琦竟然将周丽给抱起来了,也不怕脚上的伤口会疼,从沙滩上爬站起,朝着王琦喊道。

    “你要是真的送她去了医院,我不会原谅你的。”

    “小染,我知道她的脚伤更严重,需要去医院,所以请你原谅我……”

    周丽瞧见王琦和付染之间的感情出现了裂痕,她不希望两个人因她而起,她急着要跳下王琦的怀里,却被王琦抱得很紧,根本无法跳下来。

    “王琦,你快点放开我,我的脚伤没事,不要因为我,你们两个人的感情不和。”

    “不要乱动,小心脚上的伤口发炎。”

    王琦深深的看着周丽,然后抬起头,用坚定的眼神看向含怨流泪看着他们的付染。

    “对不起小染,请你原谅我!”

    “王琦……王琦,你给我回来……”

    王琦抱着周丽从付染身边擦身而过,而付染着急的转过身想要去追他,脚心一疼,整个人跌坐在沙滩上。

    她双手紧紧握住了沙子,指甲里塞满了沙子,有些肉疼,但心里像是裂了一道血口子,伤心就像是伤口流出的血,那么浓那么多,让她几乎在沙滩上气的晕厥。

    可最后,当她望不见两个人的身影之时,她从地上站起,眼里扫过一闪而过的阴鸷,弯唇带着冷冷的笑容,暗自下定决心。

    “周丽,是你毁了我美好的爱情和人生,我是不会让你轻而易举得到王琦的爱,无论如何,我都要亲手毁掉你,这就是你的报应。”

    周丽疼的厉害,已经猜不透,更加不知道付染有这样的怨恨她。

    王琦看着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抱着她焦急的跑在沙滩上,朝着海边设定的一家医院赶去。

    到了医院里,医生为周丽检查了脚下的伤,发现她的伤口虽然有些深,但不至于伤害到筋骨,只要消炎止痛,这几天静养,很快就能痊愈。

    周丽脚伤被处理好后,王悦和余畅在赶到这间病房。

    王悦瞧见周丽又脚上受伤了,想起之前是在海里差点溺水,现在又是这副样子,真的很难让她想象下一刻她又会发生什么令人担心、可怕的事。

    王悦露出一张苦瓜脸,眼泪又要飙出眼眶。

    “丽丽,你这是想怎样?一会儿溺水,一会儿又割脚,下一刻你又想做什么,能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防备?”

    周丽现在身子难受,不愿意说话,也只是朝她笑了笑,没有回答。

    余畅也担心道:“你身体本就没有康复,现在又割脚受伤了,这次旅行竟然是来养伤了,早知道就不来海边了。”

    他说这句话时,意味深长看了王琦一眼。

    王悦也循着余畅的眼神,盯着王琦看着,想让王琦给个说法。

    王琦也不想隐瞒,就实话实说:“本来我想陪着周丽在外面散散步,可付染来找我们,脚被贝壳割伤。我担心她,去看她,周丽着急了跑过来,没想到也被贝壳割伤了脚。”

    周丽不想让这些过错都归在王琦身上,她还是忍着身体不舒服,勉强说了几句话。

    “当时是我太着急了,跑过去的时候鞋子掉了,才会割了脚心受了伤。这不怪王琦。溺水是因为我腿抽筋了,跟他更没有多大的关系。”

    余畅有些不大高兴,周丽都伤成这样子了竟然还在为王琦说话。

    王悦倒是有些怀疑的看了眼王琦,又看了眼周丽,总觉得两个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王琦劝慰周丽:“你不要多想了,也不要说太多的话,既然身体不舒服就好好静养。”

    “好,谢谢你的关心。”

    王琦既然看到了周丽已经平安无事,他也该回去找付染,看看她的脚伤有没有处理。

    “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

    “好!”

    王琦与周丽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他转身退出了病房,余畅在他身后不满的嘀咕一声:“都有女朋友的人了,就不知道行为检点一些。”

    周丽轻轻咳嗽一声,她不是不舒服,而是不喜欢余畅这样评价王琦。

    余畅看出了周丽的意思,他也就闭口不言,只是担心的看着周丽,和王悦一起在她身边照看着。

    到了半黑的时候,余畅从外面高兴的跑过来,手中拿着一只黑色的药瓶,在周丽面前晃了晃。

    “想不想知道,这瓶药是做什么的?”

    “不知道!”

    周丽懒得去猜这瓶药是做什么的,她翻看着手中的杂志,想打发无聊的时间。

    余畅竟然耍赖,将头枕在她的双腿上,抬起脸看着低头看书的女人,让她必须望着他的双眼和手中举着的这瓶黑色的药。

    “我告诉你,你可是要感谢我。我拖了很多关系,才从一位懂得偏方的大夫手中花大钱买来的宝药。会让你脚上的伤口很快复原,你听了这句话,兴奋不兴奋?”

    “兴奋什么?我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这药到底好用不好用?再说了,我严重怀疑你被一个江湖郎中骗钱了,以后这种事啊最好问明白了再去做。”

    周丽将他的头从腿上推开,继续翻看她的杂志。

    余畅着急了,心里又有几分憋屈,他真的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而且也是拖了很多人际关系,才买到了这瓶宝贵的东西。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你看我现在的样子,能上药吗?所以,别来添乱了,我就这样等着治疗,慢慢的恢复起来就好了。”

    余畅忽然坐在了她身边,很认真看着她:“你越晚好起来,就要遭一天的痛苦,还不如早点好起来。没有人给你上药,我给你上药。”

    周丽还没反应过来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他竟然将她脚上裹着的纱布一层一层打开。

    周丽不好意思的想要躲开他的手,可是他很认真,并且不容周丽的拒绝,还是将她脚伤上缠着的纱布都拆了下来。

    他看着脚伤的伤口虽然已经开始血液凝固,也没有那么多的血从伤口流出。

    但是脚心的伤口处还是有些血肉模糊,味道很是不好闻,有消毒水味道,也有一种血肉烂臭的味道。

    连周丽都忍不住皱了皱鼻子,用杂志挡住鼻子,让余畅走远些。

    余畅竟然真的没有嫌弃她,为她脚伤擦着药膏,用棉签一点一点,轻轻柔柔的揉着她的伤口,让他在给她涂药的时候,不会让她感觉到疼。

    周丽看到余畅专注而又不嫌弃她的样子,恍惚就想起了那个男人。

    他也曾在她脚被割伤的时候,会很温柔很体贴的为她清丽脚上的伤口。

    那时候,她总是很顽皮,故意将她受伤的脚在他的脸前和鼻子下晃动,好让他觉得反胃,看到他脸色变得难堪的样子。

    可无论她怎么闹,聂文宇总是没有抱怨,义无反顾而又细心体贴为她处理好脚上的伤口。

    这样认真而又体贴温柔的聂文宇消失了,可还会有谁能像他一样,衷心于自己的女朋友,甘愿为女朋友做任何事。

    她的眼睛里有些酸涩,眼泪竟然要止不住的往外流下来。

    余畅看到了,担心的问她:“你这是怎么了?时候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叫医生过来吧。”

    周丽摇了摇头:“不要去,我很好的,就是想到了一些难过的事,所以才会露出那么悲伤的样子。”

    “是想起了聂文宇吗?”

    “对于他,我不想再想他了。可有些时候,总是会事与愿违。”

    余畅能明白,周丽毕竟和聂文宇相爱,并且等了八年之久。

    她一直以为,再见到他,一定会陌路相逢,她不在会爱他。

    可有些时候,连她自己也都明白,她如果那样做,那才是自欺欺人。

    余畅为她轻轻包扎着脚上的伤口,他轻声安慰道:“该过去的事,何足要折磨自己,让自己过意不去,永远都活在这样悲惨的生活中。”

    “我知道你说的很对,但我也需要自己坚强一些,这样才不会那么被动,一直都活在他欺骗我的伤痛中。”

    “你已经很坚强了,真的!我还从未见过,像你这样坚忍不拔的女人。”

    余畅很认真的看着周丽,她这才知道,其实并不是没有人欣赏她,在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人值得她好好活下去。

    不管他会不会与自己有着更深刻的关系,只要默默的支持她,这也会是让她前进的动力。

    她很感激余畅,不仅仅是他说的这些话,也是因为他做的那些事,一点一滴让自己的心里变得温暖起来,知道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王悦瞧见这两个人似乎要擦出了火花,她要是赖在这里不走,岂不是碍眼。

    她扁了扁嘴巴,很识相的退出了病房。

    虽然她真的很喜欢余少,但是若她的姐妹能过上幸福的生活,她觉得她做任何事都是值得的。

    她在外面走着忽然一只手抓住了她的手臂,她还未看清拉着她的人是谁,感觉到了一种危险,她长大嘴巴想要喊救命,口被人捂住了,有一种刺鼻的味道呛的她睁不开眼睛。

    很快,她阖上了双眸,被人拖走。

    余畅一直在周丽身边照看着,很快就到了中午,余畅问周丽饿不饿,周丽也有些饿了。

    余畅又等了一小会儿王悦,给她打电话又打不通,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这个王悦,用到她,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他抱怨了一声,仍旧给她打电话,可电话那端并无人接听。

    周丽笑了笑,望了眼外面大好的天气。

    “或许她现在穿着比基尼,正在外面偶遇男人呢。”

    “这种可能性,还真是很大!丽丽你现在病房里等我,我去给你买午饭,很快就回来。”

    “好!你去吧!”

    余畅起身离开病房给周丽买午饭吃,而周丽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看,不然很难打发无聊的时间。

    “你还真是会享受。”

    一道尖酸的身影响起,周丽循声望去,只见付染穿着平底高跟鞋,一身过膝的黑色紧身连衣裙,配上她这一副阴沉的脸色,看上去的确有些阴森可怖。

    “怎么了?那样看着我,你不认识我吗?”

    付染双手抱在胸前,没有坐下来,而是站在周丽的面前,居高临下放着她。

    周丽淡淡扫了她一眼,继续翻着手中的杂志,一副不予理睬的样子。

    付染着急了,一把抢过她手中的杂志,扔在地上,很是嚣张的指着她的额头,就差戳在上面了,警告她。

    “你最好给我学乖点,别一天天给我到外面惹祸,最好不要打王琦的主意,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丽没想到付染会发出这样的狠话,看到她那副不在温婉,却有些狰狞的面孔,她竟然觉得很搞笑,简直比挑梁的小丑还要难看。

    “你的警告我收到了,不过我也要警告你,不要乱来,要是我身边的人出了事,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你。”

    付染听她这样说,就像是遇到了极大的笑话一样,咯咯笑了起来,然后眯起的眼睛忽然瞪圆瞪大,伸手揪住了周丽的长发,将她按倒在枕头上。

    “死女人,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周丽一把推开了她,差一点将付染摔得四腿朝天,周丽整理下被她抓乱的头发,看向她时半分友好的态度也没有,觉得看到她就有些恶心反胃,其实一句话也不想与她说下去了。

    “我这是和你一样,对你发出警告!付染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向王琦一样包容你和谦让你,对你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你怎么在外面对别人,别人就怎么反过来对你,这就是你应得到的下场。”

    周丽就算没有下病铺,从这里看向付染,也是有胜利者的姿态,毫不屈服她,也不会被付染的霸道和无理而震慑到。

    周丽看到了她曾受伤的那只脚心,上面只用了创口贴粘了一小层,一看就知道并不严重。

    她像是看穿了付染的心思,对她冷冷的笑道:“付染,我之前听说过,唯有女子和小人最难养也。虽然这女子指的很泛泛,但是你的确比小人好要心术不正和恶毒。脚伤很轻嘛,我以为你真的是残废了。”

    付染从地上爬起,毫不顾形象,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冲到了周丽的身边,想要抓住周丽的长发咆哮。

    “是你破坏了我和王琦的感情,我今天就要杀了你!”

    周丽双手紧紧抓住付染的手腕,不让她对她进行伤害。

    “付染,你这个样子,要是被王琦看到了,他会怎么想,看来你真的是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了。”

    “我不管,我现在只想亲手杀了你,这样才能解除心头这口怨气。”

    她就像是一个疯子,不依不饶的和周丽纠缠在一起,周丽虽然脚上有伤,但是她的手腕还是很有力气的。

    付染养尊处优久了,所以跟周丽抵抗了两下,终究还是没有力气,被周丽推倒在地上。

    “你竟然敢反抗?周丽……我告诉你,就算你现在跟我又能耐,你的朋友也会因为你遭殃,你下一刻也会死的很惨。”

    正是中午,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屋中,打在付染的脸上,竟然有几分狰狞可怕的面孔。

    付染从落在地上的包包里抽出一把匕首,匕首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刺眼的光芒,她一步一步逼近了周丽,抬手就要猛地刺入周丽的胸口。

    周丽因为身边没有什么可抵挡,就抄起了身后的枕头来挡一下。

    可是枕头太软,匕首已经刺入了枕头中,直奔着周丽的胸口刺入。

    一道身影猛地闯入进来,一把将付染拉开,将她护在了身后,厉声道:“付染,我不许你伤害周丽,你走……现在就离开这里。”

    付染手中握着匕首,止不住的颤抖,她并不是害怕被王琦发现她意图杀周丽,毁掉了她在他心目中的所有形象,而是不敢相信,他竟然会为周丽,这样严厉的对她吼叫。

    她瞪向王琦,有些伤心和绝望,但也有止不住的愤怒。

    “王琦,你竟然为了她,和我这样大吼大叫?你的心里还有我吗?”

    王琦心里是疼惜她的,但是在对与错面前,他不能过分偏袒她,因为他知道如果太偏袒付染,只会让她走向歪路,步入企图。

    “付染,现在不是感情的问题,而是你已经走错了一步,不要在一错再错下去了。”

    付染深吸一口气,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连大笑声也变得颤抖诡异。

    哈哈哈哈!

    她忽然恶狠狠瞪向了周丽,如怨鬼一样恶毒的眼神,几乎要将周丽撕碎吃掉。

    “我不会让你有好下场的,你等着……等着报应马上就要上演了。”

    付染转身往外跑,王琦追了过去,付染将匕首扔在地上,狠狠警告。

    “不要跟过来,我不想在看到你,再也不想……”

    她绝望的眼神就像是一把利剑刺穿了他的心。

    她跑开了,将背影就给了王琦,而王琦怕周丽会有伤害,站在原地未动,一直守在周丽身边。

    “王琦,快去看看付染……”

    “没用的,只有她消气了,才会好!”

    “我不想让你们因为我的事而闹的不和,王琦你快去看看她吧!”

    “不用,你现在脚上有伤,就不用担心我了,好好养身体。”

    王琦走回病房,坐在了周丽身边。

    周丽看到他不偏不袒,一直守在她身边,让他真的很感动。

    说实话,如果没有付染阻拦也许他们会成为更好的朋友。

    “对不起,我也不想你们会成为这个彼此感情不和。”

    “你不用责怪自己,我们交往了快十年,如果这点信任都没有,那么我们之间就不是纯粹的感情。”

    虽然王琦释然的说着,但是周丽却知道,感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往往因为太多人,太多事,改变了初衷,变了味道。

    她现在只希望他们的感情能够持续下去,不要因为她,让他们成为了第二个她和聂文宇之间的感情。

    当然,王琦不是聂文宇,他要比他强万倍,只是怕付染她变了心。

    余畅来到病房看到王琦陪着周丽,他心情很是不爽。

    周丽为了调节气氛,她笑问道:“王悦呢?我这一天看不到这个逗比,心里还是很想她的,不知道她是不是再去海边钓男人呢!”

    题外话:

    今天名门瘾婚大结局,请亲们支持小柳新文,收藏,先婚厚宠谢谢!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