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逃脱危难,不想这样误会下去

    兰美芳就算身体没有力气,可是她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乔彦的吻一直很想更深,可兰美芳用牙齿堵着,就是不让他攻破这道防线。

    乔彦急了,他开始用手指用力的捏着兰美芳的下巴,让兰美芳疼的必须打开牙齿。

    兰美芳想要喊出口的话,被他吞进口里,想要挣扎身体,却发现使不上力气。

    她别无选择,只有让他先尝了甜头,可就在他因为他可以用舌头为所欲为时,她用力的合上嘴巴,将他的舌头被牙齿割出了鲜血。

    腥涩的味道在兰美芳口中辗转,虽然让她有些反胃,但已经阻止了乔彦进一步的对她侵犯。

    乔彦一直长大嘴巴,抽了冷气,伸手捂住口,可这样也无济于事。

    “妈的!你这个践人!”

    他的一张桃花般的俊脸,扭曲成了一团,抬起手给了兰美芳一巴掌,然后跌跌撞撞走出了这家咖啡厅。

    “活该!”

    兰美芳被他打了一巴掌,感觉到了脑袋清醒过来,她为了让自己的意识清楚,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叉子,插了下大腿,让疼痛感刺激着她早点清醒过来。

    “这位女士,刚才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报警,还是找救护车过来?”

    “不用了,谢谢!刚才没什么事。”

    服务员还有几位到咖啡馆喝咖啡的顾客围了过来,他们都想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要不要报警或者叫医生过来。

    兰美芳摇头,拒绝了他们的帮助,就说刚才和朋友闹的不愉快,吵了架,没有发生什么事。

    她结了账,将叉子放进了包里,在走出餐厅后,为了让自己的意识清醒,又用叉子刺中了大腿,让疼痛感唤醒她的意识。

    她开车决定去医院,而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她看到来电号码,是周逸打来的。

    她用蓝牙耳机接通电话,听到周逸有些紧张不安地问她。

    “美芳,这么晚了,你去哪里了?我一回家,竟然找不到你了。”

    兰美芳勉强笑了笑:“没事的,我就是觉得屋子里很闷,夜晚比较凉快,就在外面吹吹冷风,一会儿就回去了。”

    “你在哪里,要不要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很快就要回去了,逸你不用担心我,在家先好好休息,这几天一定忙坏了。”

    周逸叹了一口气,听的出,他还是不太放心。

    “好,那你有什么事一定要打电话回来,早点回家!”

    “我知道了,我很快就回来,拜拜!”

    兰美芳先挂了电话,她开车到了医院,然后在医院里检查了下身体,医生没想到她的体内会有这种药物,还以为她是去酒吧了才会被人下药。

    一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不友好,但到了最后,还是及时的给她治疗。

    当药物感的作用渐渐消散,兰美芳的意识越来越清晰,她很庆幸,不用那种柔体上的痛苦,来刺激她意识清醒,用来保护和防备自己。

    在医院里打完了点滴,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夜间十一点多。

    客厅的灯刚打开,她就看到周逸沉着一张脸,坐在了沙发上。

    她带着歉意地笑容走了过去,像是哄孩子一样,哄着他开心。

    “亲爱的,我回来了,瞧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大白哦,这可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动画片《超能陆战队》的健康助理大白。”

    她开始扮大白很乖巧,很有爱的样子,同他说话:“你好,我叫大白,你的私人健康助理,从1到10你的疼痛指数是多少?”

    周逸抬头,冷冷扫了她一眼。

    她继续道:“哦,原来你的疼痛指数是12,既然已经超过了10以上的疼痛指数,我只好对于你,用最特殊的手段来治疗处理。”

    后面这句话,是兰美芳自己加上去的。

    她扑到周逸的身上,用双手挠着周逸的腰身,以为他会有痒肉,痒的他发笑。

    结果挠了半天,给兰美芳都累坏了,周逸仍旧是沉着一张俊脸。

    “我身上没有痒肉!”

    “你没有痒肉?那你不早说,你不早说我怎么会知道呢!”

    周逸淡淡道:“累你,活该!”

    兰美芳本来知道,周逸这是开玩笑说的,要是她从前的性格,一定会大大咧咧反驳一句。

    “累你才活该,以后累死你才好。”

    可今天她的心情莫名的低落,一想起她在咖啡厅的遭遇,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难过。

    她没有说一句话,从周逸的身上翻下去,准备上楼去睡觉。

    周逸紧跟在她的身后,一把拉住她的手臂,轻声问道:“怎么了?是我刚才说的话,有些过分了吗?”

    “没有,是我自己的事!”

    兰美芳不想解释,甩开他的手臂,回到了她的房间。

    周逸走了进去,在房间灯光下,看到她的面容更清楚一些。

    “你的脸怎么了?”

    兰美芳将掖在耳后的短发放下来,遮住了她被乔彦大红的半边脸。

    “没事,就是不小心脸撞到车窗玻璃上。”

    周逸这时才注意到,兰美芳身上的裙子有些暗红色的血迹。

    “你的裙子,怎么会有血?”

    “是……我在路上看到一个人被车撞到了,好心帮了他,就去扶他起来,他身上有伤流了血,染红了我的衣裙。”

    周逸才不相信她的话,他先是走过去,一把撩开了她用短发遮盖的半边脸,只是用指腹轻轻的碰了一下,兰美芳已经疼的倒抽一口冷气。

    周逸心疼的收了手,这时他撩开她的裙底,看到了她大腿内侧还有伤,而且伤口还有血迹流出。

    “这是怎么回事?”

    周逸很是严肃的质问兰美芳,可兰美芳打算闭口不言。

    周逸也顾不得问她太多,而是将家中的医药箱拿来,为她清理腿上的伤口,而且进行了包扎。

    兰美芳看着他认真为她处理着腿上的伤,心里很是感动,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对他说一声谢谢。

    “你还是不想说吗?”

    “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

    “如果,你连我也不相信,那么我们的婚姻到了最后,也是彼此都难以相信,我们在一起,你还会觉得快乐吗?”

    兰美芳沉默了,她觉得今天的遭遇,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

    周逸见兰美芳的伤口处理好了,一切都平安无事了,这才起身道:“今晚,我睡客房,你睡在这里。”

    “逸,不要走!”

    兰美芳拉住了他的胳膊,她仔细想过了,有些事还是不要隐瞒的好,免得两个人生出太多的嫌隙。

    “今天晚上,本来是服装设计师蕾蕾约我在咖啡厅见面,她说有些细节的问题,还要向我问清楚。可是她没说几句话就走了,乔彦却好巧不巧出现了。”

    周逸紧张的问道:“他怎么知道你在这家咖啡厅?他找你又为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的,我怀疑是蕾蕾和他窜痛好的。他找到了我,竟然在我的咖啡里动了手脚,对我下了药。”

    周逸神经紧绷起来,想到她的脸上的红痕,还有大腿上的伤,无不让他想到,是乔彦对她进行的一次身体上的摧残。

    “是乔彦伤害了你对吗?我这就去找他,将他给杀了!”

    周逸转身就要冲出房间,被兰美芳紧紧拉着手臂不松开。

    “周逸,你先不要去!你听我把话说完。”

    兰美芳尽量长话短说,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乔彦想侵犯我,他吻了我,后来被我咬了舌头,疼的他离开了。我的脸只是被他扇打了一巴掌,腿上的伤是因为我怕药物作用,意识不清楚,就用叉子刺进皮肉里,换来意识清醒。”

    周逸不可置信望着她,她却要把话说完。

    “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去了医院,已经治疗好了。他没有对我怎么样,你放心!”

    兰美芳本可以不告诉他,乔彦亲吻过他,但她觉得这种事如果隐瞒,将来被周逸知道的话,他一定会更加的生气。

    周逸气的一张脸都要铁青,他拉着兰美芳去了卫生间,然后让她刷牙漱口,来来回回刷洗了十次,兰美芳的牙龈都已经刷出血了,他心疼她,才让她停下来。

    “乔彦,这个王八蛋,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逸,你很在乎他吻过我是么?”

    周逸摇了摇头:“之前很在乎,现在不了!因为他的气息已经没有了,都被你刷掉了!”

    “逸,如果这一次我惨遭不幸,你会怎么样,会不会不娶我了?”

    周逸被兰美芳的话问住了,看到兰美芳很认真的再等待他的回话,他还是暂时不回答她,因为他知道,她想知道的是一个真实的回答。

    兰美芳有些苦涩的笑了笑,没想到周逸在乎的不是她有没有遇到危险,而是她现在是不是一个纯洁的女人。

    “逸,没想到你真的很在乎颜面,很在乎这些事情。我一直都想问你,就算默歌真的想和你在一起,你会不会因为她和顾景辰有了多少次的夫妻之事,你就会觉得她不干净,不会和她破镜重圆?”

    周逸冷冷打断了她的话:“住口,我不想听到你说默歌,也不希望你猜疑我的心。”

    “我知道,对于默歌你会宽容的,可是对于我,你还是觉得我不过是一个替代品,是代替默歌位置,成为你妻子的替补女人。”

    周逸冷哼一声,离开了卫生间,抛下了兰美芳,竟然甩门离开了家。

    兰美芳从卫生间走出来,腿上的疼痛,远不及她的心里,是那样的沉痛和难受。

    她坐在沙发上,将双脚都搭在沙发垫上,双手抱住了膝盖,将头埋进了膝盖中。

    这个时候,她真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可是发现有些时候,你如果伤心至极,可是泪水却并未流出眼眶,因为所有的泪水,都已经流进了心里,所以也只能难受在心里。

    她望着墙壁上的挂钟发呆,已经都凌晨一点了,周逸这个时候离开家门,回去哪里呢?

    难道真的是她不好,说的话太过偏激,也戳中了他的痛处和伤口?

    要知道,苏默歌永远都是他心底的伤,他这一辈子觉得最遗憾的事,就是没有和苏默歌走到一起,一起走到最后。

    她其实也可以理解,当时周逸为什么会那样的生气,尤其当她说默歌的时候,周逸会多么的伤心难过,心里的伤口会一次次的破裂,到了最后难以愈合。

    她想了想,还是去拿了手机,给周逸打了电话,可手机的铃声响起,竟然是从客厅的方向传来。

    兰美芳循声去找,发现手机放在了茶几上,周逸并没有带走。

    她心里很后悔,为什么要相信蕾蕾的话,才会在咖啡厅遇到乔彦,发生这些不愉快的事。

    她更后悔,为什么要在周逸面前提起苏默歌,掲他心上的伤疤。

    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坐回了沙发上,一直等着周逸回来。

    周逸这一晚上都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清早,兰美芳红着一双眼睛,简单的洗漱一下,就到了周逸的公司去找他。

    周逸已经坐在了办公室里,因为时间还早,公司里除了保洁的阿姨在打扫走廊和厕所卫生,整个公司的楼层都是静悄悄的。

    兰美芳在办公室里看到周逸坐在办公椅,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

    清晨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折射的光影,打在他半边的俊脸上,忽明忽暗,添了一层神秘的诱人色彩。

    兰美芳已经看了他这张俊脸已经有十年多了,而最近距离,最亲密的看着他这张俊脸,才不过几个月。

    可她发现,她眼中的周逸,永远都是那么完美,她真是对他百看不厌,越看越爱。

    想到他昨天气怒的离开家,都是她的错,她是真心觉得对不起他。

    她心疼他,从办公室里找到了他的外套,轻盖在他的身上,怕他着凉。

    想到他早上还没有吃早餐,她就出了公司,在附近的早餐店中买来了吃的东西。

    打包着早餐回到办公室,将早餐都轻放在办公桌上,然后坐在了办公室门口守着,不让早来的公司员工进到办公室,打扰他的休息。

    都已经到了早晨八点半,九点就是公司员工上班的正常时间。

    陆陆续续已经有员工达到了公司,兰美芳都会提醒,让他们不要吵闹,不要吵醒了了还在办公室熟睡的周逸。

    “兰美芳?你还好意思出现在这里?”

    李妙妙风风火火走进了公司中,她一看到兰美芳,就毫不友善的开口说着。

    “你小声点,周总还在办公室里休息。”

    兰美芳担心的将办公室的门开了一个小缝,看到周逸仍趴在桌上熟睡,她这才安心的回过头。

    李妙妙将十几只照片拍在她的脸上。

    “你还好意思出现在我表哥的面前?你昨天晚上和谁约会了?都已经快要结婚的人了,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廉耻?”

    她的嗓门很大,故意说出来,让公司的员工都有听到。

    兰美芳觉得她现在的行为很是可笑:“你找人偷拍了我?没想到你的行为才是这样不知廉耻。还有,我想告诉你,我将这些误会的事都告诉了周逸,他早就知道了,不劳你在公司里让我们夫妻产生间隙,让我在公司里难堪,恐怕这一次又要让你失望了。”

    李妙妙才不相信她的话,讽刺的大笑两声:“兰美芳你的谎话还真可笑,恐怕你没想到有人会拍到你这些照片吧?你难道没有想到当时的画面?还是说你觉得这些行为都是无所谓的,放荡才是你的本性?”

    兰美芳以前可是能动手,绝不据理力争之人。

    可自从成为了周逸的女朋友,将来两个人还要结婚。

    她已经学会了顾全大局,所以很多时候,都是能忍则忍,不想在公司里闹出这些事,也让周逸变得为难。

    “李妙妙,你可以住口了,你若是存心想找我的麻烦,我随时奉陪到底。”

    思雨和秦璐已经到了公司,他们怕公司其他员工看到了李妙妙拿来的这些照片,影响到兰美芳的名声。

    她们两个人匆匆走过来,将这些照片都从地上捡起,然后都捏紧在手心里。

    秦璐也看不惯李妙妙,她美丽的唇角勾起,对李妙妙冷讽道:“现在的电脑ps技术还真是厉害,假事做的跟真事一样。李妙妙,你昨天晚上看来熬了*,ps了照片,然后洗照片,挑选了照片,的确够麻烦了。”

    她故意用手指轻轻按动下她的眼窝:“哎呦,这人哪一晚上睡不好,整个人都有很眼圈了,就算是用遮瑕霜,涂在厚的粉底,也是遮不住又浓又黑的黑眼圈。”

    思雨也浅笑道:“可不是嘛!有些人是得不到,所以妒忌生恨,才会做出一些无聊的事情,想要损毁他人的名誉,真是够卑鄙的。”

    李妙妙不屑于秦璐和思雨的话,她还是将矛头指向兰美芳。

    “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兰美芳,我真心为你感觉到可耻,像你这样不干净的女人,就不应该得到表哥的爱。”

    他说完,趁着兰美芳不注意,从她身边冲过去,将办公室的门推开。

    此刻,周逸已经醒来了,他皱着眉头,一只手撑着额头,看起来很是不悦,冷冷扫了一眼闯进来的李妙妙。

    “如果你没有别的事,走吧!这是公司,不是你能胡闹的地方。”

    “可是表哥……”

    “不要再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

    周逸对李妙妙推了推手,她也只好扁了扁嘴,转身对兰美芳冷哼一声,离开了公司。

    “照片呢?”

    周逸很认真地问向兰美芳:“那些照片呢?”

    “被思雨和秦璐都捡起来了!”兰美芳如实的回答。

    “将它们东都剪碎了,烧了吧!”

    兰美芳想从周逸的脸上找到他或怒或严肃的表情,却看到他一片平静的对她说。

    “我这就去做!”

    兰美芳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转身对周逸道:“早餐记得要吃,不然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知道了”

    周逸又是不冷不热回答了兰美芳的问话,兰美芳也只好叹一口气,走出了办公室。

    思雨和秦璐看到兰美芳从办公室走来,两个就围了过来。

    “怎么样了美芳,你家周逸是不是听到了照片的事,所以不高兴了,将你赶出来的。”

    “才没有,他是支持我的,只是不喜欢表达出来自己的心意而已。你们刚才捡到的照片呢,快点拿出来给我!”

    “好吧,那是你家周逸,我们说不过你。给你美芳!”

    思雨笑着调侃一句,和秦璐将刚才从地上拾起的照片,都上交给了兰美芳。

    兰美芳用剪子剪碎照片,然后按照周逸的吩咐,将这些剪碎的照片扔进了卫生间里。

    她在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思雨和秦璐相视一眼,还是告诉她了周逸的行踪。

    “我刚才听到,他有打电话给一个叫什么蕾蕾的女人。”

    秦璐猜想着说:“还以为周逸有了新欢,所以不想要旧爱。”

    思雨看向兰美芳,想知道她是怎么看待这件事。

    “蕾蕾是给我设计结婚礼服的设计师,可我没有想到,是她与乔彦串通好,一起来害她的。

    她一想到这里就气怒的很,秦璐和思雨拉不住她,见她气冲冲地跑出了公司。

    题外话:

    请收藏小柳新文《先婚厚宠,总裁刻骨深爱》谢谢亲们!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