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他是只恶魔,别惹女人!

    兰妈妈看到周逸的时候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蓝爸爸倒是记性好,她在兰妈妈耳边小声提醒。

    “晴暖,你的记性也太不好了,他不是中午给你通过电话,给你发彩信,芳芳的男朋友吗?”

    “啊哟!你说我这记性真是够差的,我想起来了,她真的是芳芳的男朋友——周逸对吧?”

    兰美芳带有羞涩的回头,看向了还站在门外的周逸。

    周逸收回了被这一家人触动的情绪,他礼貌的对兰妈妈和兰爸爸问候一声。

    “叔叔您好,阿姨您好!”

    “快请进来,一路赶来一定很累了,快进来坐坐。”

    兰美芳的妈妈之前与周逸通过了电话,所以对周逸的印象很好,态度也是温婉亲和许多。

    “谢谢阿姨,谢谢叔叔!”

    周逸非常尊敬的对待这两位老人,让兰美芳看到了都很是动容,在心里感谢他,虽然只是假的男女朋友,但是他在他的职责上做的很到位。

    兰妈妈和兰爸爸邀请周逸进到了屋中,兰美芳则一直往客厅的方向望着,当他看到了一个身穿咖色休闲西装的男人站在窗前时,她被这身背影给震慑到了。

    她看向周逸,周逸同样惊讶的看向站在窗前,背对着他们的男人身影。

    兰妈妈对这个人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她用下巴点了点背对着他们站在窗前的男人:“就是他,他说认识你,要在这里等你。我还以为,他是你男朋友呢,结果我误会一场。”

    “美芳,我终于等到你了。”

    他从窗前缓缓转身,栗色的微卷长发,一双秀眉下有着一双温柔似水的黑眸,他的笑很温情,令人如沐春风。

    可这个笑容让旁人看了也许会觉得很友善,可若是与他有过来往的人,已经看出来了,他是笑里藏刀,笑的越温和,害人的手段越阴险。

    “美芳,周逸,好久不见!”

    兰美芳听到他的声音,都感觉像是从深水里爬出来的恶鬼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周逸看出了兰美芳见他的眼神有些恐惧,他握住了兰美芳的手,给她默默的支持。

    “是啊,好久不见了,顾景斌!”

    周逸毫不惧怕地回应一句,可他看他的眼神,深有疑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到来让人感觉像是恶灵要复仇一般,让人心不安。

    顾景斌踏着木板底子的脱鞋,空空空踩踏在瓷砖地面,让人听了浑身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脊背上都是一层冷冷的寒意。

    “美芳,一年时间过去了,默歌她还过的好么?”

    顾景斌来到兰美芳面前逐步,带着如水般温柔的笑容,眼底却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阴森和恐怖。

    兰美芳的胆子并不小,但是对上顾景斌这种人,她还是以退为进,不能硬碰硬。

    她淡淡一笑,并没有将他赶出兰家。

    “默歌过的不错,而且她家的宝宝也很可爱,顾景辰也待她很好,一家人的生活过得很幸福。”

    “很幸福?是真的很幸福吗?”

    顾景斌笑着眯起眼睛,唇角上挑的样子,带着满满的威胁之意。

    周逸看不惯他那种像是水鬼一样,缠着兰美芳不放,要恐吓她的样子。

    他冷哼一声,挡在兰美芳的身前,直视他的双眼:“你要是真的想知道默歌过的怎么样,就去她面前好好看一看!不过我也不能担保,警察先生会不会把你看成坏人,抓进牢里坐牢。”

    顾景斌不怒反笑,笑的眼睛眯成一条长线,见牙不见眼。

    这本是欢心的大笑,由他笑出来,真的给人一种毛骨悚然感觉。

    “周逸,你还是对默歌念念不忘?刚才难道是我耳朵失聪了吗?我怎么听到你说,你是美芳的男朋友?如果真是她的男朋友,你对你过去的女朋友念念不忘,是不是有些太对不起美芳了?”

    兰妈妈和兰爸爸一听,还是能听出其中的一些话的深意,他们不喜欢顾景斌这个人,因为给人一种笑里藏刀的危险。

    但他们对周逸的印象也没有先前那么好了,谁都有个过去,可若是对过去念念不忘,还和他们的女儿在一起,这不是让他们的女人找不自在,生活的不快乐吗?

    “好了,你们要是想谈话就出去说好了,我们一家人还要聊聊呢!”

    兰妈妈本来脾气就不好,现在下了逐客令。

    周逸实在抱歉,向两位老人道歉先退出去了,顾景斌却唇角藏着隐隐的狠笑,转身走出了屋子。

    房间里安静下来,兰妈妈赶紧关上门,将他们搁在外面。

    她走到兰美芳面前,质问道:“说吧,这都是怎么一回事?这两个人好像都和默歌有关系?”

    兰妈妈是知道苏默歌的,毕竟兰美芳和苏默歌是多年的好朋友,她时常在兰妈妈耳边提起默歌。

    兰美芳感叹一声:“在我们回家之前,来家中做客的这个人,就是我曾向你们提起,一年前要害死顾景辰和默歌的男人,默歌的小叔子顾景斌。”

    兰妈妈和兰爸爸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兰爸爸惊讶的问道:“你不是说他当时撞了顾景辰的车子,后来沉进了水里,已经死去了吗?”

    “其实并不是!是顾景辰和顾景斌两个人都未打捞到尸体,结果顾景辰还活着,而顾景斌疑似死亡。”

    兰爸爸这才明白了:“原来他根本就没有死,他的到来一定是复仇的。可他找到你这里做什么?”

    兰美芳摇了摇头,她的确不知道顾景斌到来究竟是为了什么,不过以她的判断,他的到来绝对不是好事。

    兰妈妈要用手机拨打110,兰美芳却是制止了。

    “妈!你打电话报警,想怎么说?你以为这样就能抓到他吗?”

    “就说他在一年前犯了恶意杀人罪,难道这还不够抓他的资格吗?”

    “晴暖,你想的也太天真了。这件事都过去一年了,估计当时已经确立了案件,以他溺水身亡,破了此案。如今顾景斌的存在,连警方可能都不会承认,再说他现在又没有什么恶意的行为,警方是不会将他带走的。”

    “我爸说得对,妈先不要着急,总是要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才是。”

    兰家里每个人都怀有心事,但都是和怎样将顾景斌抓获有关。

    屋外,顾景斌和周逸已经来到了外面的小区,他们走到了一处没有多少人路径的地方,这才停下了脚步。

    “你这次回来,到底是想做什么?”

    周逸实在不想和他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话。

    顾景斌却神秘兮兮的笑了笑,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嘘!小点声,要是把警察招来了,还以为我是来杀人的,成了恶意肇事的呢!”

    “你现在和他们没什么区别,目的都是一样,就是要报仇、怀恨不满、杀人。”

    “瞧你说的,我哪里有那么狠心了,我就是想见见她而已。”

    顾景斌笑着说出这句话,让周逸感觉到,他已经想好了对策,而且是对默歌有关。

    “你到底想怎么样?默歌已经生下宝宝了,母子二人也很平安快乐。你若是还爱着默歌,就不要伤害到她。”

    顾景斌皱了皱眉头,阴阳怪气说:“怎么,你是吃醋了呢?还是在为她担心呢?”

    “就是单纯的担心!”

    “不要在我面前澄清你是不爱她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和兰美芳走的这样近,但是我警告你,我的计划已经安排好了,就是和兰美芳有关。你最好不要干预。”

    “如果我说,我非要干预呢?”

    “那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是不会让一个绊脚石活在我的面前好好的。”

    顾景斌阴冷一笑离开了这个有些陈旧的小区。

    等他爬上了三楼,按了门铃后,门被打开时,是兰美芳迎他进来。

    “顾景斌呢?”

    “他走了!”

    “他都对你说了什么?”

    “无非是想要报仇之类的话,这一年里,估计他已经恨死了顾景辰和默歌。”

    兰美芳也不知道该怎么评价顾景斌,因为她发现,他的存在简直比魔鬼还要可怕,还要难以猜透。

    兰美芳已经向家里人说明了,周逸是她的男朋友,当然这都是假扮的,她还是对家人隐瞒了。

    兰妈妈和兰爸爸还是很款待周逸,兰妈妈亲自下厨,兰爸爸把他存放多年的好酒拿出来,想和周逸喝的畅快。

    一家人忘却了顾景斌的事,倒也过得开心。

    到了晚上十点时,兰妈妈和兰爸爸要去休息,周逸和兰美芳也进了房间准备睡觉。

    两个人看彼此的眼神都有些火烧一样,带着炙热的温度。

    “你喝的那么多,先睡吧!”

    “你去睡吧,你喝的比我多!我发现你酒量不是一般的男人能比得过的。”

    周逸看到兰美芳的脸颊红扑扑的像个苹果一样可爱,他说完这句话后,忍不住喉结动了动,有些口渴。

    “我先去喝水!”

    “给我也来一瓶矿泉水!”

    “嗯!”

    周逸不想在房间里与兰美芳单独相处,因为他感觉到了,和她在一起总是身上火热,在加上酒精的作用,已经让他的神志不清楚了。

    他现在需要去冰箱里拿些冰水喝,这样就能清醒自己的头脑,不会胡思乱想。

    他前脚刚出屋,兰美芳一屁股坐在厚垫子上准备睡觉,被她扔到垫上手机忽然响起铃声。

    她眼睛有些花,只是扫了一眼,什么也没有看清楚,就接通了电话。

    “喂,你是谁啊……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兰美芳,你还能睡着觉吗?我们要不要谈一谈?”

    兰美芳本来脑袋晕乎乎的,可是一听到他的声音,立刻就清醒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我们没有必要谈任何事,如果你不想进牢狱,最好给我安分点!”

    “你这是在警告我了?可你不会忘记了吧?你的好朋友中思雨、秦璐和尤雪,她们三个人都和我很熟,要不要我把她们都找来了,你在过来见我?”

    顾景斌这是毫不拐弯抹角威胁兰美芳,让她找时间和他见面。

    “你不怕我报警抓你?”

    “我又没有犯法,你凭什么报警抓我?再说了……你想不想知道,是谁害了你?”

    兰美芳一听,想起那天她在天台上差一点摔死,历经生死的恐惧感,还有愤怒感,一并袭来。

    她对着手机怒吼:“顾景斌,你这个恶魔,你就像是一个被淹死的水鬼,心肠恶毒,要来加害我!”

    “对!我现在已经是一只恶鬼了,我要将你们一个一个都送进土里,永远都别想爬出来哈哈!”

    “你敢……”

    兰美芳还未说完,电话已经被挂断,她在打过去,那边已经显示关机。

    周逸一直都没有回来,这让兰美芳一直都在思来想去,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去面对眼前已经变了态的顾景斌,想办法阻止他继续伤害苏默歌。

    她觉得两个人的主意,总比一个人想的好,于是她去客厅找了周逸,发现他竟然睡在了沙发上。

    “不是去喝水了吗?怎么会躺在这里睡了。”

    兰美芳见他身上没有盖被子,就转身回到屋中给他拿了张薄被盖上了。

    看来这件事还是她自己解决的,因为她不想让周逸受到伤害,如果保护默歌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就让她一个人去面对好了。

    兰美芳坐在了地板上,依靠在沙发边缘。

    月光透过落地窗照进屋中,也耀亮了周逸安静而睡的俊逸面庞。

    兰美芳静静地看着,看着,手不经意间抬起,抚上了他英俊的面部轮廓,最后用食指隔空画着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和他的嘴,他面上的轮廓都在她的脑海中,也在她深深爱着他的心里。

    这*,她没有睡,就这样坐在这里,傻傻的看着,苦涩的笑着,最后靠在了沙发边缘,就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就能依偎在他的怀里。

    兰妈妈夜半的时候去一趟卫生间,当看到女儿在客厅里痴迷的对着周逸画着面上的轮廓,隔着沙发依偎在他怀里,可这一切……她看的最清楚。

    女儿这只是单相思而已,不然也不会和周逸分睡两地,要不然也不会看到女儿小心翼翼地对待眼前的男人,她的爱是那样的深沉。

    她想着想着,心里有种酸涩的味道翻涌着,她心疼自己的女儿,不希望她过的不开心,不幸福,可谁能帮她离开这种痴迷相思之苦,怕是也只有她自己了。

    她摇了摇头,眼睛竟然发酸,一转身泪水流了出来。

    清晨,兰美芳睁开惺忪的双眼,竟然发现她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周逸已经不在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她这才想起,可能是快天亮的时候,有些太累了,就忍不住阖眼睡下。

    不过,她不知道为什么会爬到了沙发上。

    不会是她真的梦游,爬到了沙发上,和周逸发生了什么事吧?

    她越想越觉得尴尬,要是她扑倒的周逸,那么她真的是无地自容了,她可是女人,不是女汉子,这样的她哪个男人敢接受。

    “爸,你看到周逸了吗?”

    兰美芳看到了兰爸爸着急的问着,兰爸爸指了指卫生间的位置。

    “他正在洗漱呢,放心吧!还没有跑!”

    “哦!”

    兰美芳挠头尴尬的笑着。

    兰爸爸瞧见她早上起来时,头发和脸上都是一副狼狈姿态。

    “一会儿好好洗漱下,我们一起吃早饭!”

    “好!”

    周逸洗漱出来,兰美芳急忙跑进去。

    “喂……”

    周逸想和她说什么,已经被兰美芳关上了卫生间的门,他的话也就被打断。

    周逸皱了皱眉,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好像害怕什么,躲躲藏藏的。

    兰美芳洗漱后,到了餐桌旁吃早餐。

    周逸为她夹菜,她的脸就更红了,没吃几口就站起身来。

    “哎呀,这大夏天的,一大早就那么热,我想出门透透气!”

    “我陪你……”

    周逸也要放下碗筷。

    兰美芳却笑的很不自在道:“别!我想一个人走一走,静一静!呼吸下外面清新的空气。”

    “哦!那你出门都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周逸贴心地这句话,让兰美芳更是心里扑通扑通一直急促的跳动着,脸上更红无法在屋中待下去了。

    “我出门了,你们慢慢吃!”

    兰美芳起身跑出了屋子,这让兰家的人都觉得很奇怪。

    周逸当然不知道,兰美芳已经形成了误区,以为他们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其实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就是快天亮时周逸想去趟厕所,在醒来时看到兰美芳依靠在沙发边睡着了,他就将沙发的位置给了兰美芳,自己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翻看着昨天的晨报打发时间。

    兰美芳到了外面,看到小区内已经有好多人都在来来往往的走着,很多人是买早餐回来吃,有的人是抓紧时间去上班。

    要知道,现代的生活节奏都是这样快的,一个人生活在这样的压力下成长,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美芳……”

    有人唤她,这让兰美芳很好奇。

    她抬头一看,竟然是尤雪,尤雪一闪而过,竟然躲到了小区大门的一边,让她看不到了。

    不过刚才她看大了尤雪面上的表情,好像是一种惊恐,像是被人拽过去的。

    一想到这里,兰美芳就猜到,或许是顾景斌做的?她刚才不会看错这个人是尤雪。

    “尤雪……尤雪!”

    她大喊了两声,朝着小区外跑着,可这时尤雪已经不在大门边,她向左侧一望,竟然发现左侧道路上,有个男人拉着一位瘦弱的女人正在往前跑着。

    那个瘦弱的女人转过了头,对上了兰美芳,对着她大喊:“美芳!美芳快来救我!”

    “尤雪……”

    兰美芳已经看出了,这个瘦弱的女孩子,正是她在公司里比较要好的同时之一尤雪。

    街道之上虽然有人经过,但是见到这种情况,都是避而远之,没有人肯出手将那个男人拦下来,救下尤雪。

    兰美芳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脚步飞快,发起了极速运动的模式一般,穷追猛赶在他们身后。

    “快放开尤雪……顾景斌!”

    尤雪已经被带进了一条十字路的巷子里,兰美芳没有带手机,不能找警察呼救,也不能找周逸帮忙。

    一想到尤雪可能有危险,她鼓足了勇气冲进了这条巷子里。

    刚拐进了巷子中,一只大手扣住了她的肩膀,兰美芳一个转身,反扣住这个人的手臂,将他的手臂向身后一掰。

    “放手,死女人!”

    这声音,兰美芳听得出来,正是顾景斌。

    兰美芳手下越来越用力,几乎要将他的手臂掰断。

    顾景斌就算是个男人,也有被制服的时候。

    “你以为我很好惹吗?顾景斌我告诉你,我爸曾开过武馆,所以我也是会功夫的,你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吗?”

    “哈哈!你以为你很仗义?很厉害是吗?我告诉你,今天是你输了,并不是我。”

    兰美芳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她担心的看了下站在旁边的尤雪。

    “尤雪,你还好吗?”

    “我很好,谢谢你来救我美芳!”

    尤雪感激的满眼满面都是泪。

    兰美芳用膝盖用力的顶了下顾景斌的膝盖腿弯,顾景斌噗通一声双膝跪在地上。

    与此同时,她的后脑勺竟然被人敲了一下,她整个人头昏沉沉的,松开了钳制顾景斌的手臂,朝身后倒去。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