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抱一抱,我们要结婚!

    顾诗丹本来打扮的很漂亮,穿着一身红色的吊带长裙,披着白色狐裘的披肩,头发高高的挽起,耳边垂着两只红宝石的白金耳坠。

    她与顾景辰是同父同母所生,所以与顾景辰一样,继承了顾家父母的良好基因,长得很是娇美。

    她没想到苏默歌竟然又回来了,应该说带着笑容杀回了顾家。

    她的后背抵在了厅门上,一股凉意从后背传遍了全身。

    “怎么?诗丹不欢迎我回家来吗?”

    苏默歌又向前了一步,顾诗丹想往后退,可是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面上的笑容僵硬,没有笑容,只有冷冷的恨意。

    “你怎么又回来了?真是太扫兴了!”

    “这是我的家,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倒是你……我记得你大哥说过的,要是我心情不好了,随时让你离开顾家!”

    苏默歌边说边揉着圆圆的肚子:“我怀孕了,孩子也需要一个良好的环境才能成长的,所以……我不开心的话,就会影响胎儿的发育!你一定要学乖一点啊!不要惹我生气,不然我真的要把你赶出顾家了。”

    顾诗丹皱了皱鼻子,一脸委屈的扁了扁小嘴,抬眼看向了站在苏默歌身后的顾景辰,声音都气的发抖了。

    “哥,你怎么把这只母老虎带回来了,真是太恶心了!”

    “住口!她是你大嫂,你应该尊重她!她现在怀有了我的孩子,不能生气的。”

    苏默歌伸手抚着额头:“哎呦!我的头啊!”

    顾诗丹一瞧,她这是要诚心逼她离开顾家?

    装作被气病了是不是?真是太狠了吧?

    “大嫂,你也别生气了啊!都是我不好,我这就走,从你的视线里消失,让你心情愉悦起来,头一定不疼了……”

    她上前一步,撕拉一声,身后的裙子被门把手勾住了,这一向前撕扯下了一块。

    “天哪!我的裙子,我的手工裙子,这可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很贵的……限量版的!我的裙子坏掉了……”

    顾诗丹吓得哇哇大叫,看向苏默歌时带着愤恨却不敢开口咒骂,到了最后扁着嘴,委屈的哭着跑开了。

    不是回家,而是开车出了顾家。

    “一条裙子而已嘛!至于这样大惊小怪的!”

    苏默歌优雅的走进了顾家,站在门口的林叔和于叔,瞧见少奶奶回来了,而且变的更加精明厉害了,都不由得在心底对她暗暗伸出了大拇指。

    顾景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好他在苏默歌回来之前,已经将顾家的其他人都潜出了顾家,让他们住上了他为他们准备好的别墅。

    这样苏默歌就能眼不见心不烦了。

    可他在怎么狠心,也没有把自己的亲妹妹赶出去,毕竟她是爸妈和爷爷奶奶相继去世后,唯一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动作倒是很快嘛!好像将他们都清走了!”

    “这都是为了迎接老婆大人,应该做好的准备!”

    顾景辰见苏默歌要爬楼梯上楼,他快走几步,与她同行踩着台阶,用手臂扶着她的手。

    “这还差不多!小辰子,哀家累了,要去歇息!”

    “扎……你还真当你是太后娘娘了?”

    顾景辰冷着一张俊脸,苏默歌忍住笑,平静的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我如今怀有身孕,你就不能顺着我的心意来么?小辰子?”

    “扎……”

    “哀家累了!”

    “太后娘娘那快去安息吧!别一觉醒不来了就好!”

    苏默歌瞪了他一眼,边往楼梯上走,边摸着她圆圆的肚子,已经在无声的警告他,要是他说这样大言不惭的话,她的宝宝和她都会抗议的。

    又拿宝宝来威胁他?好,就当他现在属于弱势群体,受他们母子俩的压迫吧!

    好男人——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的。

    顾景辰扶着她到了卧室,苏默歌甩开了他的手臂,坐在软软的沙发上,看了一眼屋子里的摆设。

    都已经五年不见了,房间里的摆设竟然还没有变。

    她也说不清楚,现在是应该感觉到心里酸涩,还是有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温暖。

    “老婆大人,我来为你宽衣……”

    顾景辰的大手带着炙热的温度,贴近了苏默歌的肩膀,让她身子忽然紧绷起来。

    她一把打掉了搭在她肩膀上毛躁带有炙热温度的大手,用下巴点了点门外:“出去,别扰了哀家的困意!”

    “老婆大人,要不要我陪你沐浴呢?”

    苏默歌才发现,顾景辰在人后竟然是这副邪恶的嘴脸,她和他回家,可不是想和他和好如初的。

    他们两个人早就应该井水不犯河水,有一条明确的分割线。

    “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哀家今天没兴致,赶紧走吧!别把哀家惹急了,哀家就不生宝宝了。”

    顾景辰带着笑脸站直了身子:“我决定了,过两天就投资一部电影,是关于清朝后宫女人的一些事,你当女主角,一定演的很赞!”

    “行了吧!娱乐圈多么的复杂!你想去被潜规则,我还不想呢!我累了……这是我说的第几遍了?你要是在没听见,别管我将你踢出去……”

    苏默歌开始活动了她的脚腕关节,顾景辰看得出苏默歌这是要发飙的节奏。

    为了保护好他还未出声,一直藏在她肚子里的宝宝,他决定再一次委曲求全,赔上笑脸,恭敬的退了出去。

    屋子安静了下来,苏默歌仰倒在沙发上,看着白色金花纹的天花板,有些发呆。

    又回来了,心无论走了一年、两年还是五年;可到了最后,还是留在了这个地方。

    她曾经很爱很爱一个人,那是她的初恋周逸。

    可在她嫁给顾景辰之后,也许是婚姻的关系,将两个人的命运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那个时候,她对周逸有的只有愧疚感,因为她发现,她已经爱上了顾景辰。

    也怪自己爱的太过深沉了,以至于到了现在都无法自拔。

    她感觉到了胎动,现在宝宝四个月大,并没有那种过于激烈的反应,所以苏默歌还是很喜欢这种感觉的。

    她伸手揉了揉圆圆的肚子,对宝宝喃喃自语:“宝宝,你喜欢爸爸吗?想和爸爸在一起吗?妈妈带你回家了,这就是曾经妈妈生活过的地方,不知道你出生的时候能不能见到,不过妈妈曾经真的很喜欢这里……因为那时候,妈妈很爱你的爸爸,可是你的爸爸却爱的不是妈妈……”

    她深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感觉到眼前的一切都沉入了黑暗之中。

    这种黑暗,让她莫名的感觉到心安,不知道她已经习惯孤独了,所以才会这样快的进入了睡眠状态。

    屋门由一条细缝,被人轻轻的推开。<g之上。

    他本来想为她脱掉身上的裙子,因为穿着衣服睡一定会很不舒适,但害怕把她惊扰醒了,他还是没有为她脱衣服,只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g上,伸出手臂,将她抱在了怀里,轻轻的、柔柔的,就好像她已经乖乖的依靠在他的怀中,这种滋味真的很幸福甜蜜。

    他多么希望,她会永远的依靠在他的怀里,等到宝宝出生了。

    他们三个人,宝宝在中间,爸爸和妈妈在拥住可爱的宝宝,这种幸福的画面,一直到他进入了梦乡,薄薄的唇角都带着笑容睡下了。

    苏默歌醒来的时候,感觉到她的身后,透过薄薄的被子传来了温暖。

    他身上有着好闻的古龙香水味,是那种淡淡的并不刺鼻的香气,所以她很快就猜到了,在她身后抱住她的男人正是顾景辰。

    她想过要转过身,将他推倒在地上,最好将他摔晕过去才好。

    可她终究还是没有那样做,在转过身的那一刻,她望见了顾景辰的眼角竟然是湿湿亮亮的晶莹泪光。

    看来他伤心的哭过了。

    她平生里也没有看到过他哭过几次,而睡梦醒来时,带有的泪痕,也是她第一次看见过。

    到底是什么事会令你难过呢?

    苏默歌用软软的指腹为他擦拭掉眼角的泪痕。

    这样近距离的望着他,不知道有多久了。

    她用手指轻轻在他的眉间、鼻翼上,嘴巴上和下巴上,一一扫过,闭上了眼睛,将她刚才在他面容上所画的画面,牢牢的记在心底。

    她好怕有一天,再也不能够看到他的样子,她怕这是他们近距离接触的最后一天。

    “老婆……你醒了?”

    “……”

    苏默歌无声的回答了他的话,这是她的沉默。

    她依旧闭着双眼,而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落了一个羽毛般温软的唇吻。

    “我知道你醒了,刚才为什么要用手指画着我?”

    她没有睁开眼,因为她觉得,她刚才的样子,就好像是对他充满了卷两一样,让她觉得好尴尬。

    顾景辰双手微微一紧,将苏默歌抱紧在怀里,用下巴青青抵在她的头顶,笑着道:“我多想这样一辈子抱着你……就算你装睡,只要你能乖乖的留在我的怀里就好!”

    咕噜噜!

    苏默歌挑了挑眉头,面上微微泛红。

    真该死,装睡都不行嘛?在这个时候她竟然肚子饿了。

    “看来你饿了,我这就去让仆人给你做早餐送来!”

    顾景辰有些依依不舍离开了苏默歌的身体,离开了房间让仆人为苏默歌准备早餐。

    她这时才睁开了双眼,伸手轻轻碰了下他吻过的额头,感觉到传来了热热的温度。

    她又何尝不是希望两个人好好在一起,只是那只能是过去,现在的她伤的是心,伤的太重了,到现在真的不知道怎样去接受那份感情。<g,走到了落地窗前,拉开了窗帘,打开了窗子,呼吸着清新的空气,望一眼别墅里优美的环境,这样心情才有些好转,也不必想的那么多。

    她不过是随意瞥了一眼别墅院子,忽然看到了一个高瘦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突然在院子里驻步,抬头间正好碰上了苏默歌望向他的双眼。

    她赶紧将窗帘拉上,不敢再去直视他的双眸。

    他怎么会来了?难道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苏默歌决定将屋门反锁,以免他到了这个房间来找她。

    她简单的洗漱一下,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思来想去,决定还是不要出去见他,躲在这里好了。

    当当当!

    “请问有人在吗?”

    是陌生的女人声音,她猜不出这个人是谁。

    她默不作声,想要看看对方到底是谁,这是为什么呢……她会来她的房间找她。

    “请问里面有人吗?我是来找你谈心……”

    苏默歌想到了,他一定是知道了她躲在屋中不吭声。

    她还是走到了屋门前,将屋门打开。

    长长的头发上,左耳边戴着一只白色蝴蝶撞的发卡,眼波如水一样流动,五官小巧,笑起来就像是一朵芙蓉花一样美。

    “你好,我叫沈青,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苏默歌……你找我有事么?”

    被叫做沈青的女人,笑容可掬道:“我找你是想和你聊一会儿天!我没有别的意思!”

    “请进吧!随便坐!”

    “多谢!”

    沈青见苏默歌坐在沙发上,她随后也坐在上面。问她一个很直白的问题。

    “你有喜欢过顾景斌吗?”

    “怎么好端端的,提这些做什么?”

    苏默歌的拒绝,让沈青更加猜测到这种可能性,她依然是一张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笑脸。

    “你告诉我,你有爱过顾景斌吗?”

    “我没有,从来都没有爱过他!”

    “是吗?可我有一次在他喝醉的时候,一直说很爱你——苏默歌?”

    苏默歌觉得沈青的的质问,让她一瞬间淡淡的笑容僵硬在面上。

    “那是他喝的多了,人在醉醺醺的时候,说话是最不能相信的!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好吧!我决定相信你,因为你看起来很温柔美丽,你说的话也一定是真话,我决定相信你。”

    “谢谢你的信任!”

    沈青这才伸出手,与苏默歌友好的握手。

    “我是顾景斌的未婚妻,听说准大嫂要来,还是一个很美丽的女人,今日一见果然很漂亮的……”

    苏默歌只是笑着回应她的话,连她都没有想到的一件事,顾景斌竟然要结婚了。

    这对于她来说,是件好事,因为她不用担心顾景斌的纠缠。

    “谢谢你夸奖!”

    脚步声渐近,一道男子磁魅的声音随之传来。

    “你们两个再说什么呢?让我也听听好吗?”

    一身咖色,穿着休闲西服,扎着紫色斑马条纹的领带,衣装打扮后的顾景斌,更是优雅不凡。

    苏默歌只是淡淡看着他走来,然后见他竟然坐在了她的身边。

    “大嫂,你终于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一直盼着今天你能回来,因为……我很快就要结婚了,可不能缺少你喝我和青青的喜酒!”

    “真是恭喜你们二位了,祝你们婚姻幸福!”

    苏默歌笑了笑站起身:“我去看下厨房,应该早餐快要好了!”

    她觉得被夹在了两个人中间做的,很是别扭。

    而顾景斌忽然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走。

    “在坐一会儿吧!难得我们能这样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见面!”

    他故意将沈青支走:“大哥好像说正在厨房里准备早餐,你下去看看他,是不是需要帮忙!”

    沈青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很单纯的女孩子,她笑着从沙发上起身,跑到顾景斌的身边,垫起脚在他白希的面颊上轻吻一口。

    “景斌,我去帮大哥的忙,很快就回来!”

    “真乖!我和大嫂很快就下去!”

    沈青乖巧的点头,对他没有任何疑心,无论苏默歌怎样看她,她都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跑下了楼梯。

    屋子里面只剩下苏默歌和顾景斌二人,周围的空气都弥漫着暧昧而又危险的气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