痴情如阳光的男人,不如回乡!

    走在长廊下,苏默歌看到一个消瘦的男人身影拐进了电梯,苏默歌快走了两步,在电梯门快要合上的时候,按了下打开键。

    电梯门打开了,站在电梯一角的男人认出了默歌,他将头要垂到了胸前,假装没有看到她。

    苏默歌走进了电梯,电梯里的人并不多,所以她很容易就走到了电梯的角落,靠近了这个男人。

    “刚才……是你在丽丽的病房外听我们说话吗?”

    “是默歌啊!真是好巧,我们在这里见面了……”

    王琦岔开了话题,也不回答苏默歌的话,像是在医大医院与她偶遇。

    苏默歌揭穿他:“我知道,你一定是不想告诉我你现在的打算,不过……我能猜到,你是想去找于珍和何武,报复他们对不对?”

    王琦没想到苏默歌能猜透他的心思,他低下头并不说话,可拳头紧紧握在一起,垂在了身侧。

    这样愤怒的举动被苏默歌尽收眼底。

    “王琦,你要知道,你现在身体不好!”

    “我知道!”他回到的声音很低沉。

    “既然知道,你不应该有这样大的怒气,你要是去找他们了,再被他们的人打伤了,那样丽丽也会为你担心!”

    “可他们伤害了丽丽,丽丽怀有身孕都六个月了,差一点连孩子保不住了。”

    王琦有些激动,唇角抽动着,说话的语调也大了起来,让站在电梯中的几个人听了都望了过来,然后避而远之。

    “丽丽的事我也很生气,可报复他们的方法千万种!你选择这一种是最不明智的,不但会伤害到自己,还会让丽丽跟你一起担心。”

    叮!

    电梯到达了一楼,王琦只是深深看了苏默歌一眼,没有听她的劝告,也没有听她的话,急匆匆走出了电梯。

    “王琦……你要听我说,你真的不能去……”

    苏默歌想要拦住王琦,可王琦左躲右闪,还是甩掉了她。

    她现在是一个孕妇,走起路来多有不便,紧赶慢赶还是没有追上王琦。

    她在他身后唤着:“王琦,你别去,那里一定很危险的……”

    哎呦!

    苏默歌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而是刚才跑的太急了所以肚子有些不舒服,痛叫了一声。

    王琦听到了她的痛叫声,停在了医院门口,很快转过身朝着双手捂着肚子的苏默歌走来。

    他扶住她,看她满脸苍白的面色。

    “是肚子不舒服吗?我带你去看看医生!”

    苏默歌摆了摆手,蹙起的眉头上都沁着薄薄的汗珠。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看你现在疼的,还能没事?走吧……别硬撑着了!”

    苏默歌抬起脸,看向王琦,勉强笑了笑:“王琦,你不去找他们了?”

    “其实……我刚才太冲动了!我……也想明白了!”

    王琦看到苏默歌会肚子痛,想到周丽要是他出去找何武他们算账,要是受了伤一定会很担心,想到她有可能像默歌一样身体不适,那样的话……他才是伤害周丽的罪魁祸首呢!

    苏默歌见到王琦能想明白,她轻轻扯动唇角笑了笑,双手轻按着肚子,被王琦送到了妇科做了检查。

    在妇科室里,医生又劝告了苏默歌不要过于操劳,也不要总是发怒,心情也是决定了胎儿在母体里成长的重要因素。

    苏默歌现在肚子不痛了,也向医生承诺自己会调节好心情。

    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最近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不是她不想有个好心情,而是这些事情主动找她。

    她让王琦保密,不让他告诉周丽和兰美芳,怕她们担心。

    所以她回到周丽病房的时候,周丽和兰美芳看到她后,都没有担心她的身体。

    “丽丽,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其实现在就能出院,可是芳芳和我哥都不让我出院,说让我在医院在住上一天,观察一天……”

    兰美芳插话道:“还不是你想王琦,怕他吃不好,在家中不会照顾好自己,才急着出院啊?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么?”

    周丽白了她一眼:“谁说我是担心他了?我现在只关心我的宝宝,还有默歌肚子里的宝宝,其他人我都不关心!”

    兰美芳张了张嘴巴:“呦!真是当孩子的妈妈了,连这些朋友都不打算交了?我和默歌可是你的患难之交,你哥是你的血缘之亲,你这样做,不觉得很没良心么?”

    “良心是什么?给钱么?我只相信骨感的现实,要不……你赶紧嫁人了,等有了宝宝,我在关心关心你的宝宝……”

    “你还真怕我嫁不出去啊?”

    “是啊,难道你能嫁出去么?还是有了意中人了?”周丽故意给兰美芳使眼色,让兰美芳接下去要说的话。

    可兰美芳一看到周逸望着她生冷的眼神,想到今天他把她看成了伤害周丽的罪魁祸首,不由得胆怯,话卡在嗓子眼里了。<g上,你还气我!你才是真的没良心呢!”

    “喂,丽丽……”

    “我困了要睡了!默歌……你陪我就好了!其他闲杂人等离开吧!”

    周丽和苏默歌使了一个眼色,苏默歌是个聪明人,她知道这是周丽再给兰美芳和周逸制造机会。

    她也咳嗽了两声,抬手向外推了推:“芳芳、周逸,丽丽现在心情不好,你们也知道,这样会影响胎儿的……你们要不先出去走走?然后在回来?”

    “丽丽,美丽的孕妇,你在这里消消气啊!我和周逸这就走……”

    兰美芳是真的没有看出来,周丽是故意赶走她和周逸,她竟然拉着周逸的衣袖,也不怕周逸冰冷的眼神,拉着他一起走出了病房。<bg上,她伸手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认真地看着苏默歌:“默歌,我问你……你对我哥,还有没有什么想法?”

    “没有!我们之间不可能有任何的结果!所以……我也不会去想太多……”

    “这样我就放心了!我还担心……我在撮合我哥和芳芳在一起,怕你会不开心!”

    周丽松了一口气,这才微微笑了出来。

    苏默歌埋怨的看了她一眼:“丽丽,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会不知道吗?芳芳喜欢周逸,我是知道的!而我自从结婚后,就没有想过会和周逸复合感情,所以……我也是希望芳芳和周逸会在一起的。”

    “我知道了,我相信你了!我就是怕你心情不好而已,想我们有什么心事,都当面说清楚就好!”

    周丽拉紧了苏默歌的双手,两个人终于把心里话说清了。

    当当!

    这时病房的门被轻轻敲了两下,苏默歌和周丽觉得有些奇怪,虽然这是g边起身,朝着病房门走去。

    她打开了门,看到一个邮递员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站在门外,礼貌的朝着她笑了笑。

    “请问哪位是苏默歌,苏女士?”

    “我是苏默歌!”

    苏默歌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他却是一直持着笑脸,并不像是心虚的样子。

    “你好,苏女士!我是时韵快递公司的快递员,你有一份包裹,请签收!”

    他将一只精致的小盒子捧在手心,递到了苏默歌的身前。

    苏默歌并没有接到手心中,而是不解的问:“我最近没有在上订购东西啊?是我的朋友帮我订购的吗?”

    “不是的!这份礼物是有人送到我们快递公司,让我们直接送到医大医院的502病房,送给苏女士你!”

    “你有看清他的面貌吗?”

    “他戴着大墨镜我也看不清楚!苏女士请签收下吧,我们只管送货上门,其他的事并不知道的。”

    苏默歌这才将精致的包装盒收在手中,接过了快递员递来的中性笔,将姓名写了上去。

    等快递员收好了他的那张单子,也就转身离开了。

    “默歌,是谁给你的礼物?”

    “我也不知道,快递员也没有说清楚是谁送的!”<g边的小桌上,周丽看了一眼那只盒子,总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苏默歌是礼物的主人,她要是不开这件礼物,周丽也不好开口让她拆开看看是什么。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苏默歌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了,她翻出了手机,刚接通电话,手机那端就挂掉了。

    她看了眼通讯记录,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号码归属地是安市,她将电话拨打回去,这个号码的手机已经关机。

    “默歌,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没有,只是不知道这个手机号码是谁打来的……我怕这个人找我有事……”

    “不要多想了默歌,如果他有事的话,还会打电话给你的。”

    “嗯,但愿吧!”

    兰美芳和周逸这时从外面回来了,两个人在外面这样一走,兰美芳倒是红光满面带着笑意,周逸却一直冰冷着一张脸,看向兰美芳时带着几分嫌弃和厌恶。

    周丽和苏默歌相视一眼,都感觉到了,芳芳要是和周逸在一起,还需要一定的时间,再就是等到周逸对她回心转意。

    “丽丽,我去看下小星星,然后就回家去了。今天就不要出院了,等确定了你和宝宝都健康了再出院……”

    “好!我今天不走,免得你又担心我!你也别忘了我说的话,王琦要是给你打电话,你就告诉他,我在你家里先住下了。”

    “知道了!王琦要是给我打电话,我一定向你告诉我说的那样,转告他……免得让他担心你……”

    周丽住院的事王琦已经知道了,但苏默歌也告诉王琦,让他今天就不要找她,因为周丽怕他担心,说会在她家休息。

    “默歌,我送你走吧……”<g边照看周丽。

    其实她心里明白,兰美芳其实很在乎周逸对他的感情,毕竟周逸还一直没有放弃她。

    她的心里一定不是滋味。

    “不用了,李俊杰还在小星星的病房里,我要是回家,就让他开车送我回家就好。”

    苏默歌委婉的拒绝了,她悄悄看了眼兰美芳的表情,好像是松了一口气,表面上装作不在乎,其实她心里很在乎周逸的。

    周逸循着苏默歌望去的方向,敏锐的察觉到了苏默歌的用意。

    他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径直走出了病房,这样莫名其妙的举动,让兰美芳和周丽都觉得奇怪。

    “我也走了,芳芳照顾好丽丽!”

    “我会的,你走吧!”

    苏默歌与她们告别后,刚走出周丽的病房没多远,就看到周逸背对着她站在墙边。

    她转身想走,这时候他已经转身唤着了她。

    “默歌,我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我还要去看小星星,我们改天再说……”

    苏默歌再一次委婉的拒绝了,这让周逸深皱眉头,上前一步拉住了她的手臂,不让她走。

    “今天我就想把这些话和你说清楚,默歌……你是知道的,我的心里面只有你一个人,我是不可能和兰美芳在一起。所以你不要总将我推向她那一边好么?”

    “周逸,我已经怀孕了,而且我现在已经不在那么喜欢你了,所以……我请你放手。芳芳是个不错的女孩子,你真的应该好好考虑下她……”

    周逸听到苏默歌再一次将他推给别的女人,毫无意识的加大了手劲,握痛了苏默歌的手臂。

    “周逸你松手,握痛我了!”

    “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希望你将我看成一件物品一样,说给谁就给谁……”

    苏默歌知道现在她怎样解释,周逸都不会听她的劝。

    她考虑了下才开口:“我现在怀有身孕,所以我没有心情考虑那么多的事。我想等我生完宝宝以后……在考虑我们感情之间的事……”

    周逸一听,紧皱的眉头松开,带有说不清的喜悦浮于他俊朗的面容之上:“你说的都是真的?”

    “都是真话!但若是有一天你我都发现彼此不适合,那么你就尽管放手,却接受别的女人的感情……我不会怪你的!”

    “我知道,只要你肯接受我,我是不会放弃你的……”

    她在内心苦笑,周逸还是听不明白她的话,或许一直都在为过去的事情耿耿于怀,但有一天他明白了,两个人到了最后强制的生活在一起,那样的生活只会有负担和劳累,根本就无法快乐的生活下去。

    “周逸,丽丽需要人照顾,你先留下来照顾她……我先去看小星星,我们以后再聊!”

    “好,那你自己多当心!”

    苏默歌点了点头,从周逸身边离去,而周逸一直目送着她进了电梯,才肯离开。

    苏默歌感觉到脑袋里装的东西太多了,一些事情总是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到了小星星的病房里,和小星星又多聊了几句,最后告诉小星星她要离开几天。

    小星星快要康复了,苏默歌自然是对他放心,这里还有兰美芳时常来照顾,所以她也能放心的回一趟a市。

    她回到家里,简单的收拾了出门要带走的衣物和东西,思来想去不知道谁可以送她回去。

    晚上不到十点钟,她已经困意很浓,最近总是嗜睡,不知道是不是怀有身孕的缘故。<g头小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到了来电提醒,是李晗打来的电话,她接通了。

    “喂,这么晚了打电话找我有事么?”

    “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还好,我还没有睡觉!”

    “是这样的,我听兰美芳说了,你要去a市?正巧这几天我申请了年假,想要出去走走散散心,不知道能否有幸,送你一程??”

    苏默歌有些惊讶,她反应了一会儿才开口:“你是说……你申请了年假,想要送我回a市吗?年假好不容易才给你的,你应该回家的,专程送我的话,我会觉得不好意思。”

    手机那端低低的笑了两声:“是你想多了!我的老家也在a市,所以我是回老家顺便送你一程。”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没那么有愧疚感了。”

    “明天一早我就去接你,你早点休息!”

    “好的,晚安李医生!”

    “晚安!”

    苏默歌挂断了手机,也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种春芽萌发的暖意,缓缓阖上了双眼睡着了。

    这一觉,是她这么久以来,睡的最踏实、最香甜的一次。

    她早上醒来后,下厨房做了早餐,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将行李箱拖到了门边,等着李晗来接她。

    李晗来的时候给她打了电话,她下楼亲自接了他,因为进出小区需要刷卡。

    “怎么起来的这么早?我还以为你现在还在睡觉呢!”

    “都已经早上七点了,我要是还睡的话,那也真是心太大了……”

    “你吃过早餐了没有?要不要我开车先送你去吃早餐?”

    “我吃过了,你吃了没有?”

    李晗摇了摇头:“早上去了医院,看了下一个旧患者,问了下他的病情,急急忙忙的也就忘记吃了。”

    “要是你不嫌弃的话,就吃我做的粥和小菜好了。”

    苏默歌这样一说,李晗笑着点了点头。

    两个人到了默歌家,默歌将粥和小菜又热了一下,还亲手做了鸡蛋炒柿子,拌了一道黄瓜凉菜,当放到餐桌上的时候,李晗对她伸出大拇指。

    “真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你又没有尝一尝,怎么知道我做的好不好?”

    李晗拿起碗筷,吃了几口,又对她竖起大拇指,然后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将她亲手做的菜都吃光了。

    “你好像很饿?”

    “我是不想铺张浪费!而你做的菜也太好吃了,我舍不得剩下……”

    苏默歌笑了笑:“要是你有时间,你来我家,我给你亲手做一桌子美味的饭菜。”

    李晗眼一亮,看向她:“真的吗?那我真的不客气了,等有时间来你家好好蹭一顿饭菜!”

    “我可没有骗你,你这次送我回去,当我的私人司机,我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好了!”

    李晗起身开始帮苏默歌收拾盘子和碗筷:“你不说我差一点忘了!我们还要快点出发,不然到了傍晚都不能赶回a市了。”

    苏默歌和李晗收拾好屋子,李晗拖着她的行李箱,两个人很快坐进了车中。

    李晗开车的速度不疾不徐,苏默歌坐在里面感觉到很舒适,她心里想着,要是她能雇佣到这样一个私人司机,那该多好。

    已经快要初秋了,盛夏里那些燥热和绚烂的景象,随着空气中的凉爽,一点一点的变得有些充实和繁忙。

    车子开到高速公路上的时候,苏默歌望见路边有几棵树已经有少许黄叶飘摇在树尖。

    想到她离开a市,一直忙碌着工作,就再也没有这种心情看沿路的风景,她不由得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听说a市有一个很大的游乐场,可惜你现在怀有身孕,就是去了a市,也没办法去玩了。”

    “那还真是可惜了……”

    “不过我听说a市里有一个很神秘而美丽的地方,这个地方四季都会有樱花树,樱花的品种也很多……”

    “樱花……”

    苏默歌喃喃自语,李晗看她像是有什么心事,也就没有问她太多。

    她犹记得那年他们匆匆离别,在她嫁给顾景辰的时候,他却要送她去美国。

    那时候,在樱花树下,他亲口对她说,他们是永远不会在一起的,永远不会,苏默歌也只会孤独一人。

    孤独一人?

    这句话算不算应验了?还好老天爷眷顾她,让她坏有了宝宝。

    她伸手揉了揉圆圆的肚子,心里酸中夹着甜,也说不清是怎样的感受。

    一路上,李晗怕气氛沉闷,放了几首轻音乐,还时不时与苏默歌聊天。

    苏默歌渐渐的心情有了好转,和他聊了起来,到了中午的时候,在一个小城中吃了午餐。

    吃过后,他们没有多做休息,继续赶路。

    本来路上一切都还顺利,可在下午二点多的时候,车胎被硬物刺坏了,还好李晗开车多年有了经验,没有让车子在车辆紧凑的高速公路上出状况,将车子靠在了路边停下。

    因为李晗这次出门着急,没想到会发生这种状况,所以没有带车备胎,赶路的时间上,就会拖延下去。

    “默歌,你还好么?”

    “我没事……只是车子坏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到a市。”

    “先不用着急,我想想办法……”

    李晗给了交通警察打了电话,说明了他在路上遇到的交通状况。过了一个多小时,警察来了,用大车将他们的车子拖走。

    他和苏默歌坐车小警察一起离开。

    苏默歌想知道他们会被拉到哪里去,就问了坐在前排座位上的警察。

    “警察先生,我想问下……我们这是去哪里?”

    “前面是云岭市。”

    “云岭市与a市远么?”

    “大概要两个小时多的路程……”

    李晗看到苏默歌有些着急,劝道:“默歌先不要着急,等到车子被拉到了云岭市,换好了车胎,我们就开往a市,两个小时也不远的。”

    “可你开车一天了,太辛苦了……要不我们在云岭市住上一晚,你休息好了,明天早上开车送我回a市。”

    李晗是有些视觉疲劳,但他更担心苏默歌的身体,毕竟她现在是一个孕妇,需要时刻注意。

    “好,那我们就在云岭市住一晚上,明天早上在出发!”

    “好!”

    他们的车被拉到了云岭市,换好了车胎,已经是傍晚。

    李晗去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宾馆订了两间房,将默歌的行李箱搬上去放好后,和默歌到云岭市的一家餐厅吃晚餐。

    这家餐厅并不大,但是收拾的很是干净,每一个餐桌上还放着一只白色的瓷瓶,在瓷瓶里放着一束鲜花,看起来别有一番情调。

    苏默歌点了几样清淡的菜,李晗也选了几种并不油腻的菜。

    两个人用过了晚餐,想要离开这家餐厅,在餐厅的门口看到一只钱包。

    她刚要弯腰去捡,李晗拦住了她,对她轻轻摇了摇头。

    他将视线递到了不远处的餐桌上,苏默歌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过来。

    她和李晗夸过钱包走了出去,身后有个顾客捡到了钱包,他们虽然没有回头去看,却能听见餐厅门口传来了男子的叫嚷声。

    “我的钱包是你偷的啊?钱呢……怎么都不见了?”

    苏默歌看到这里,想起一句话,真是人心叵测。

    当她走在马路边缘,一辆车子停在了他们的脚边。

    苏默歌这一看,不由得惊叹了一口气。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