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总裁被虐,爱的占有情深!

    白色欧式的建筑高耸在这片郊外之境 ,在这片别墅群群中,独特而又奢华的展现而出,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

    金色的大门缓缓打开,一辆限量版的迈巴赫轿车驶进,在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上行过,路过了这里的假山花园,在一个装饰很是奢华的车库中停下来。

    “老爷,您回来了!”

    “嗯!”

    车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身名贵手工西装的中年男人,他面色冰冷,严肃的回应了一声,朝着大宅走去。

    那位看似管家的人,穿的也是很得体,一声不吭地紧跟在他的身后。

    “老爷,你回来了!”

    “嗯!冰冰呢?”

    白启山开门见山的问着,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白夫人有些胆战心惊,毕竟这件事闹的也太大了,连她都不知道白冰冰会这样做,就算知道了,白冰冰也不会听她的劝的。

    她这个后妈,真是夹在中间,两下为难。

    “今天是周末,冰冰没有去上班,正在屋子里睡懒觉呢!”

    “睡懒觉?这都中午了,她睡哪门子懒觉?将她给我叫到大厅里,我有话问她……”

    “好的老爷!”

    白夫人转身朝着楼上跑去。

    到了白冰冰的房门前,她敲了敲门,可是里面没有回应。

    “冰冰,老爷回来了……让你到客厅,他有事找你说……”

    “冰冰?还在睡吗?”

    白夫人唤了好几次,终于忍不住抬手推开了门。

    门没有反锁,屋子里也是空荡荡的,根本就没有人。

    白夫人深深叹了一口气,这才转到了另一间客房,推门走进去。<g上的男人擦着额头和脸。

    “冰冰,你在这里啊!”

    “哦,阿姨来了!”

    白冰冰到现在都是唤她阿姨,他们的关系有所缓和,也是在她将这个男人搬回家中后,她没有反对她,她才和她多了些笑脸。

    “冰冰,老爷回来了,正在唤你去大厅里,说要见你!”

    “我爸他回来了?不可能的,他不是去了英国谈生意,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回来这么早,只是让你下去,找你有话说……”<g上依旧昏睡的男子,对候在他身边的医生和护士嘱咐:“你们一定要看护好他,若是他能早点醒来,我一定会给你们相应的报酬!”

    “是的白小姐!”

    白冰冰起身往外走,临走前有些狐疑地看了眼白夫人,白夫人并没有心虚,而是直视着她的双眸,这才让她稍稍相信了她并没有出卖她。

    “阿姨,我先下去了!”

    “去吧,老爷现在好像并不高兴,所以你一定要顺着他的心意来,可不要顶撞了他!”

    <g上英俊的男人擦着额头、俊脸、脖子还有手。

    “景辰,你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呢?阿姨来了……”

    她边说着,边鼻子有些发酸,为他擦着身子的手有些颤抖。

    “你爸妈去世的早!而我这个当姨妈的一点都没有帮上你的忙,也没有在你身边陪着你长得,让你一个人孤单的活着,你一定有很想念你爸妈的时候吧?”

    她说着说着,声音也跟着抖起来了,为他擦脸的毛巾最后捂住了嘴巴,眼泪也如雨过一般,从她保养的还算白希的皮肤上滑过。<g边的医生和护士都揪心着。

    “景辰啊!你妈妈是我姐姐,也是我唯一的亲人……她那么的爱你,可是却不得不离开你……是我没有做好当妹妹的义务,没有最好当姨妈的责任……我对不起你妈妈,也对不起你啊!”

    她深呼一口气,然后稳定住自己的情绪,换了一只干爽的毛巾,她为他擦着俊脸上不知是汗珠还是水珠。

    “医生说了……你伤的太重,流血过多,才会昏迷不醒……可是,若只是流血过多了,怎么会一直不醒来呢?”

    她忽然抬起头,质疑地看着守在顾景辰身边的医生和护士们。

    医生指导她这是不放心他的医学疗法,他解释道:“顾先生现在不单单是因为流血过多而导致昏迷不醒,很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头受过撞击后留下的后遗症……”

    “是这次受伤留下来的么?”

    “不是的,是之前受伤留下来的!再加上他之前腹部也受过伤,还做过阑尾炎手术,身子一直都很虚弱,这一次也是他伤了太多的精力和元气了……”

    “什么元气不元气的,我要的是结果!只要能让他早点好起来比什么都好!”

    白夫人气愤地瞪了这些医生和护士一眼,心想着真是一群庸医,也不知道白冰冰怎么想的,为什么要将他们花高价钱买过来看护顾景辰的。

    ……

    白冰冰下了楼梯,一直都是心虚不安,其实这一次她爸爸回来的目的,已经显而易见了。

    之前她有想过要是被她爸爸知道顾景辰留在她家中的后果,只是现在还是有那么点心虚而已。

    “爸……您回来啦!”

    白冰冰走到一张灰白色的皮质沙发边上坐下,伸手挽住了白启山的手臂 。

    “你还敢叫我爸?”

    白启山一把甩掉了白冰冰的手。

    白冰冰看见白启山的脸色铁青,就像是一只隐着怒意,随时都要冲着她发狂发怒的狮子。

    “我亲爱的老爸,是什么事把你气成了这个样子!”

    白冰冰又将整个身子贴了过去,一副小鸟依人的可爱模样,这形容父女之间是有点不恰当,但是白冰冰就是用这种撒娇方法,经常让白启山有气很快就消了。

    “哼!你啊……真是要把我气死了!我恨不得一巴掌打死你,免得在我的面前晃来晃去,气的我真的快要进棺材了!”

    “老爸,你怎么要说这样的气话呢?我可不要让你死,我要你活得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老爸……”

    她晃动着他的手臂,白启山的气在见到她撒娇后,渐渐的消了。

    “说吧,你为什么要将那个臭小子接到家里来了?你被毁了订婚,难道还不觉得羞耻吗?”

    “老爸,我和表哥订婚那不都是假的吗?都是为了商业合作才会这样子的!”

    白启山伸手戳了下她的脑门:“要找商业合作伙伴,我找谁不好?更何况……我有必要将我的女儿搭进去么?我还不是为了满足你的心思,才会想法设法撮合你们在一起的?”

    白冰冰将脸颊在他的肩膀上蹭了蹭:“我就知道老爸是为我好的!你先听女儿说啊,我这次接他回来呢……是因为我想用我的真情感动他,然后……我们两家如果能够联姻的话,你的那些项目有了顾家的支持,一定会水到渠成,得到更大的收益。”

    白启山没想到女儿变聪明了,严肃的嘴脸换做了一副笑意:“你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老爸,你应该相信女儿的话才是……而且,我有种预感,他一定会同意我们的婚事……”

    “你就这么肯定,他愿意娶你?”

    “嗯,一定愿意的!老爸,我们这叫双赢!一箭双雕!”

    白启山看到白冰冰眉飞色舞的样子,心想着她不愧是自己的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

    苏默歌这几天一直都吃了好多,可是因为妊娠反应比较强烈,吃多了也吐的差不多了,这就相当于营养根本就没有吸收,她身体有些虚弱,宝宝在母体里也需要营养,这就是一个很难的问题了。

    “默歌,你的脸色不大好?”

    兰美芳为苏默歌端来了山楂水,这几天她吃不下的时候,就是喝山楂水来稳住她的肠胃。

    “总喝这些酸的,胃能受得了么?”

    周丽着急的看着苏默歌,她是个有经验的孕妇了,按理说应该比自己还要懂得多。

    可是这次苏默歌无论做什么都是无效,连周丽这个孕妇把她懂得告诉苏默歌,也是止不住她吐,也没办法让她吃东西。

    “不行,在这样下去,你一定会受不了的!默歌……你到底是怎么了?”

    苏默歌看着窗外,阳光还是那样的明媚,天还是那样的湛蓝,可是她的心情却怎么也好不起来,说不清道不明原因。<g边的茶几上,拿出了手机,拨打给了李晗。

    “是李医生么?我是兰美芳,对……苏默歌的朋友,她现在在家,情况很不好……”

    “芳芳……不要在麻烦李医生了!”

    苏默歌想要抢到兰美芳的手机,兰美芳快步离开了屋子,跑到了客厅给李晗打电话。

    周丽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让她不要担心,也不要阻止兰美芳。

    “默歌,你现在这个样子,的确应该看医生了!”

    “我说了,我没事的……不过是妊娠反应有些重了,等过几天了也就好了,看你们……就好像是你们是孕妇,比我都担心。”

    “默歌,你这是安慰我才会这样笑的吧?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笑起来比哭还要难看的……”

    周丽半开玩笑,半嗔怪她:“你啊都是当妈妈的人了,怎么就不知道放宽心,爱惜自己呢?我知道,你一定是担心顾景辰……他说不定啊,在哪里潇洒快活,将你忘记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好了……我们也该当个陌生人一样,彼此互不相欠!”

    她伸手揉着肚子,周丽最懂她,知道她说这话一定不是心里话,他们之间多少有孩子羁绊和相连,所以她还是很担心顾景辰的。

    这些天,她都是背着她和芳芳,一直打听顾景辰额下落,可是顾景辰就像是人家蒸发了一样,不见了踪影。

    她也准备过去报警,可是警方那里,不接受这样的失踪案,也就是说,警方很肯定一件事,顾景辰根本就没有消失,只是不相见苏默歌而已。

    他不想见?默歌还不想见他这个负心汉呢!

    “默歌,你多少吃点东西,我给你冲点米粉,在米粉里给你加点酸梅,好不好?”

    “我不想吃!”

    “那你有没有想吃的?可以告诉我?”

    “我想吃热面条,然后加一个煎蛋!”

    “这……我去给你打包,我不会下厨房的!”

    周丽从小到大生活都很富裕,所以没有下厨房很正常的事情。

    “不用了,我就是开玩笑说的!”

    苏默歌想念的,也是他曾经为她亲手做过的热面和煎蛋,她想……这辈子怕是只有那么一次能尝过他做的东西了吧。

    兰美芳走进屋中,看到苏默歌又看着窗外发呆,她嚷嚷着:“外面空气不错,默歌……李医生还要过一会儿才来,不如我们到小区的花园里走走吧!”

    “外面阳光很毒,我怕中暑了,我不去!”

    “可你好几天了都不见阳光,这样真的可以么?”

    苏默歌沉默了,不想回答,说多了,她就会感觉身上的力气都用尽了,浑身无力,连呼吸都觉得费尽。

    兰美芳和周丽看见这样的苏默歌,心里实在是心疼的很。

    周丽怀有孩子快七个月了,苏默歌的身孕也快有四个月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也能坐稳胎了,可这个时候要是营养供给不上,还是对孩子在母体的长成有影响的。

    “默歌,小星星明天就要手术了,医生说……不能在拖下去了!”

    “芳芳,你说这个干什么,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在说了吗?”

    周丽没想到兰美芳会这样口快的说出来,她好气的瞪了兰美芳一眼。

    兰美芳觉得有些委屈:“可是小星星想要见默歌,他现在很想她!”

    “小星星……我这就去看看他!”

    苏默歌这几日都被心事困扰,差一点都忘记了小星星的事了。

    之前半个月的时候,小星星本来就应该手术的,可是因为她当时也生了病,而且没有精力照顾好小星星,也就没能让他手术成。

    她这次不会让小星星因为她,耽误了治疗的。

    “默歌……你需要休息的!”

    “丽丽,你不用劝我!我也该到外面见见阳光,透透空气的……”

    苏默歌太过固执,周丽是劝不好她了,她埋怨的看了眼周丽,因为她们之前都商量好了,不要将这件事告诉默歌,可兰美芳还是心疼小星星,还是说了出来。

    苏默歌的倔强,她们都是知道的。

    很快苏默歌收拾好了,准备出门。

    周丽和兰美芳也陪着她,一起去了医大医院。

    兰美芳在途中给李晗打了电话,让他先不用来了,他们这就赶过来。

    在医大医院的门口,她们下了车,遇到了一位熟人。

    应该说是苏默歌很熟悉。

    “程晨?”

    “默歌,这几天没见到你,你好像又瘦了……难道是身体不好么?”

    苏默歌笑了笑,摇了摇头:“没事的,可能是最近胃口不好的缘故,吃不下东西,才会瘦了许多。”

    “是这样啊!你可要多注意身体……毕竟现在你是两个人了!还有……”

    他从身侧的皮包里拿出一张红色的喜帖,递给了苏默歌。

    “这是?”

    “这是我的喜帖,再过半个月,我就要结婚了!”

    “那我真的要恭喜你了!”

    苏默歌只是由衷的感谢,可换来的却是程晨一脸的苦笑。

    “你怎么也不问问,我要娶的新娘子是谁?”

    “这个我倒是不关心的,新娘子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找到了一个想要结婚,和想要一辈子在一起的人!”

    程晨看着她,只是静默的看着她一会儿,两个人彼此都沉默了。

    苏默歌也能看得出,程晨其实和她之间,还是有着那种说不清的关系,在她的心里,他只是他的朋友。

    可在他的心里,她知道并不像是那么单纯,或许他还想要更近一步的发展。

    可她还能发展下去么?她已经怀有宝宝了,要当妈妈了,她不会对爱情,对宝宝那么不负责任。

    “默歌啊,你不是见小星星吗?”

    兰美芳拉了苏默歌一把,对程晨点头笑了笑:“程律师,我们还有事先走了!到时候我也回去喝喜酒的,你可不要吝啬,一口喜酒都不给我喝哦!”

    “怎么会呢!欢迎你们都来!既然有事就先走吧!”

    他却是看着苏默歌说,朝着她挥手告别。

    苏默歌也微微笑了笑,朝着他挥手后,被兰美芳和周丽拉着走远了。

    周丽看着苏默歌好像有心事,而兰美芳有些不客气的评价:“程律师虽然条件不错,无论家世和学历都是出挑的,但是呢……他的家庭背景,我不喜欢,我也不赞同默歌在卷入那种豪门,活得不自在……”

    “芳芳你乱说什么呢!默歌和程律师就是朋友的关系!”

    “丽丽,你不说实话,可是我不能不说的,是朋友总该说一些靠谱的话的。”

    兰美芳和周丽说了几句,可苏默歌都没有听进心里,她将红色的喜帖打卡,看到了里面贴着一张很是温馨画面的照片,女人穿着婚纱笑容温婉,男人穿着西服很是英俊。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女人并不是于巧歌,而是另一个她不曾见过的女人。

    无论是谁,苏默歌心里只有默默的祈祷,祈祷他们的爱情能够幸福甜蜜,长长久久。

    她来到小星星的病房时,小星星正趴在窗台上不知道看着什么。

    “小星星……”

    苏默歌在他身后轻轻的唤着他。

    他转过身来,看到是苏默歌来了,先是诧异着,然后惊喜地扑进了苏默歌的怀里。

    兰美芳一看小星星有点不知轻重,要是撞坏了苏默歌的肚子,那怎么好?

    她想要将小星星从苏默歌怀里拉开,却被周丽拦住了,对她摇了摇头,轻声说:“没事的,小孩子而已!你就让他多和默歌待一会儿!”

    兰美芳看着一大一小拥抱在一起的画面,忍不住鼻酸眼红,心想着什么时候她变得这样的女人心,像是水做的一样,一天到晚就知道垂泪啊!

    苏默歌陪着小星星说了会儿话,李晗来看了苏默歌,劝她去妇科做个全面检查。

    苏默歌不想那么麻烦,但是在李晗的劝说下,还是去了。

    检查的结果很好,只不过苏默歌因为长时间没有吃好东西,胃部有了炎症,以后需要养胃。

    两个人边说边笑着,来到了医院二楼的大厅时,被一个女人挡住了去路。

    苏默歌抬头看到是一张精致的面容,带有愤怒的颜色,看着她。

    “苏默歌,你把我大哥藏哪里去了?”

    “你是说谁呢?”

    “你前夫……你们既然都要离婚了,还来什么藕断丝连,还玩什么手段留住我大哥,不让他走?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毁了他,毁了整个顾家!”

    顾诗丹气急败坏地对着苏默歌大吼大叫,苏默歌只是像陌生人一样看着她,甚至很平静的回答了她的话。

    “顾诗丹,如果是顾景辰要你来演这出戏,想要不和我见面,那我就请你回去转告他一句,我们之间已然这样,就不必要有任何的瓜葛了。”

    “你……你真是……”

    “真是什么?离婚协议书上我早就签好字了,就差他签字了,如果他不想签字,那么我又有什么办法?所以……你要找的人不是我,是你大哥,让他把那些藕断丝连的事都处理好了,别来烦我!”

    苏默歌转身不想看到她,那副嘴脸让她看到,就想起顾景辰一副冷漠的表情。

    “苏默歌,我警告你,将我大哥交出来……不然,不然我不会算完的!”

    顾诗丹冲了过来,却被李晗拦住。

    “这位小姐,你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且不说她现在还是你的大嫂,就算不是你的大嫂,你也不能对一个孕妇,说出这样刺激人心的事?”

    顾诗丹一副毫不惧怕的样子,瞪着李晗,抬起下巴:“她也配当我的大嫂?我还真嫌她给我们顾家丢脸,抢了小姑子的未婚夫,勾搭了自己的小叔,还在外面到处卖弄风情,像个妓女一样,让人觉得恶心……”

    “你住口!你这是人格侮辱!”

    李晗气怒的抬起手,恨不得给她一巴掌,让她闭上那一张恶毒的嘴巴。

    顾诗丹瞧见苏默歌止住脚步,猜得出她已经听不下去了。

    “你又是她的第几个*?你也就是能被她玩几天新鲜的,过几天就抛到脑后的贱男人!苏默歌这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就像她妈妈一样,不要脸的像一只狗一样,为我奶奶挡住了车子死了,是自己找死,还要将自己的贱女儿嫁给我哥……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母女俩!”

    “你住口!”

    李晗已经忍不住要扇她,可是大手掌停在了她的脸上,却是迟迟没有落下。

    “你打啊,你这个医生,为了一个有妇之夫,一个小情人,当第三者,你丢脸不丢脸啊你!”

    已经有很多人围观了,无论是医生还是护士,都对李晗指指点点起来。

    顾诗丹正在得意,将下巴抬得更高。

    脸上忽然落下了几巴掌,啪啪啪,一连串巴掌声,打得她昏头转向,痛叫几声,咣当一声栽倒在地上。

    苏默歌蹲下来,一手揪住了她的衣领子,另一只手又是狠狠伦了她的脸蛋一巴掌。

    “你刚才说什么?你敢骂我的妈妈?嗯?是不是想死啊你!再骂一句试一试?”

    “杀人了……有人施暴,杀人了……”

    苏默歌朝着她的嘴唇上一巴掌,狠狠的扇打着,让她疼的连说话都支吾不清了。

    “你这张嘴巴,早该被打烂了!”

    “默歌,你怀有身孕呢……不要这样激动啊……”

    李晗将苏默歌拉起,苏默歌恨恨地踢了蜷缩在地上的顾诗丹一脚:“你不是还骂了李医生吗?你这样无理取闹,嚣张跋扈,也该得到点教训!”

    咔嚓!

    咔嚓!

    苏默歌没有想到,从围观的人群中,已经有人拿出了手机拍照,她能想到很快就传到了络上。

    可她有什么可担心的么?

    她又不是名人,再说了他已经触碰到了她的人格底线,就应该让她挨打受苦,她做之无愧。

    李晗见苏默歌的脸色不大好,扶着她穿过人群离开了。

    顾诗丹像是没事人一样,从地上坐起,朝着人群中一个方向,冷哼一声:“你们是死人么?帮我一把不知道吗?”

    从人群中冲出几个男人,他们脖颈上都挂着单反相机,将顾诗丹簇拥着,像是一个女王一样围在中间扶起。

    及时,这个女王刚才看起来,真是狼狈之极。

    “怎么样?能不能做到?”

    “绝对能的!你就放心好了……”

    “很好,我现在应该住院才对……”

    顾诗丹扶住了额头,忽然间倒进了一个男人的怀里。

    这个男人装作一副心慌的样子,大声的喊着:“来人啊,有人晕倒了……医生,医生……”

    这个男人将顾诗丹背在身后,找医生为她检查和治疗去了。

    ……

    络传播的速度果然够快,在这栋别墅中,很快就有人看到了这样几条爆炸式的新闻。

    ——顾夫人暴打小姑子,将小姑子重伤住院?

    ——sr女总裁性格分裂,将关心她的小姑子暴打。

    ——顾夫人纠缠前夫顾景辰,小姑子来说清被惨打……

    条新闻,一个个相同的视频却有着不同的备注,在络上已经传开了。

    正在泡澡的美女,将两条路从水浴的泡泡中伸出,随意的搭在了澡盆上,一副诱惑的姿势,很是撩人。

    她一只手端着高脚杯,高脚杯里有着红色的液体,她正在细细品尝着。

    而她另一只手把玩着手机,看到手机上的消息,不禁失笑一声:“看来,她得罪的人还真不少!不过想要这样将景辰引出去,这个人的脑子想的也太单纯了一些。”

    她将高脚杯放在了浴盆上,然后站起身来,身上的泡泡将她丰满的身子若隐若现的遮掩,别有一番撩人的味道。

    她走到花洒下冲了澡,然后围上了浴巾,坐到了梳妆台前,开始护养起皮肤来。

    “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才叫做最劲爆……等到所有的媒体和络上,都是这个消息,木已成舟了,那么就没有人敢跟我抢男人了。”

    她那些昂贵的化妆品,一层一层涂在脸上和身上,香气就像是馥郁的花朵一样,让整间屋子,瞬间充满了刺鼻的香气。

    她换上了最性感的黑色睡衣,这件睡衣是透明的纱料,黑色曾透明状,到了前胸和私密地方,都是用一块肉色透明的沙料布取代,穿在她的身上,就好像她没有在重点部位穿衣服一样,是多么的妖娆而性感。

    她从房间中走出,朝着客房的方向走去。

    这层阁楼静悄悄的,不仅仅是因为夜晚的关系,而是她已经吩咐过了,不容许任何人打扰她,打扰她今天的好事。

    涂着粉红指甲的手将房门推开,点亮了房间里橘色的灯,这种并不明亮的光线,有着一种撩人心弦的诱惑,在她一步步走进客房中时,更添了几分妖娆和神秘的色彩。<g边坐下,柔手为他解开了身上的衣扣,当上身的衣服都脱尽后,那麦色健康的肤色,六块结实炙热的腹肌,让她爱不释手,已经浑身燃火一般,再也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绪。

    她迫不及待将她身上唯一一件连体的黑色纱衣,坐到了他的身上,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双手拂过他昏睡中英俊的面庞、脖颈、胸膛、肌肉和人鱼线,最后要将他的身下唯一遮挡的地方脱下。

    “差一点忘记了……还有摄影机,手机没有带来……”

    她虽然有些饥不择食,但是重要的任务还没有完成呢。

    她套上了那件黑色的纱料睡衣,有些不舍从他的身上跳下去,又回到她的卧室里将她的摄影机和手机拿回了这间客房。

    她将门掩上,锁好,然后迈着猫步,自己给自己拨弄下情调。

    架好了摄影机并且打开录制,又打开了手机摄影录制,直接可以播放到上,成现场直播。<g上已经昏睡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过去,最后分开腿骑在了他的身上,手指轻轻拨动着,想要将他身上最后的那一道碍事的布料扯下……

    客房外,白夫人着急的推着门,可是却没有推开。

    她若是敲门了,或者动静太大了,一定会引起白冰冰的不满,她要是不高兴了,会告诉白启山,那么她的日子就不会好过了。

    她着急了,不知道该怎么做好了,忽然前几天她给他洗外套的时候,从衣兜里摸出的手机,当时没有电了,她怕他醒来后会有急用,就用充电宝给他手机充电了,只是顾景辰还没有醒,所以她就没有擅自打开他的手机。

    今天逼不得已,她也只好这样做了。

    白夫人匆匆跑回了卧室,因为白启山出差了,所以她才能毫无顾忌他是否休息,跑的动作有些大,已经震得地板咚咚直响。

    从她的梳妆台下的抽屉里找出了顾景辰的手机,将手机打开了,看到了手机密码。

    她试了几次,一直都没有将手机打开,已经锁屏了几次,她有些懊恼,想要冲回去,将客房的门撞开好了。

    一定不要让白冰冰这个丫头胡作非为,伤害到了她的外甥。

    她边拿着手机试着解开的密码,边往客房的方向跑去,忽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她就试着按出了这人名字的字母,屏幕果然打开了。

    叮咚!叮咚!

    ……

    已经有很多条手机信息和未接来电提醒撞了进来,白夫人有些手忙脚乱,但她翻开了通讯录,竟然发现很多条手机来电未接提醒,最多的就是这个‘老婆’名片的这个人。

    她想到了这个人是谁,于是拨通了电话。

    ——

    苏默歌正准备休息,今天和小星星聊了很久,虽然很开心,但也有些累了。

    想起程晨的结婚喜帖,她又起身从包包里翻出来,看了看上面的小照片,感觉到两个人拍照的时候很是甜蜜幸福。

    记忆的深处,还是有一些事,让她不想去想,却还是想了起来。

    记得那是在s市,是顾老爷子为了撮合她和顾景辰的感情,让他们俩去那里谈一笔生意,而那个谈生意的怪先生,还认了她当干女儿。

    想到她这个做干女儿的,到现在还没有去探望一次他,她真的有感觉到惭愧。

    不过去s市的记忆中,拍婚纱照的画面,犹在眼前,让她想了想不禁勾唇笑了。

    ——

    他们结婚的时候,因为种种原因没能照婚纱照,所以顾景辰决定给他们补一次婚纱照。

    他们选定了一处湖边作为拍摄地点。

    当时的他们,就像是一对冤家,谁也不肯给谁让步。

    “顾总裁你在靠近顾夫人一些,对……拥的她紧一点,甜蜜一点!”

    顾景辰露出了僵硬的笑容,伸出长臂将苏默歌拥进怀中,可是脸上的表情总是不对,所以总是拍照不能通过。

    苏默歌轻声提醒他:“你能不能笑的自然一点?”

    “不能!”他回的很干脆。

    她咬了咬牙:“那你想我们一直拍到后半夜吗?”

    “要是你想晚上拍,我也不介意!晚上能做的事,很多,你想拍那种?”

    她忍不住抬起脚踩了他一脚,她穿着高跟鞋,踩在了他的脚尖,痛的他立刻跳脚。

    “苏默歌……你……”

    他痛的咬牙切齿,最后俯下俊脸,竟然霸道的吻住了她的唇。

    摄影师忽然惊喜的尖叫道:“对,就要这种feel,ferfect很好,继续……”

    ————

    那个吻让她觉得很幸福,也甜到了心间。

    那次婚纱照,让她这一辈子也许都无法忘怀。

    苏默歌本来将这个相册都锁进柜子里了,刚才看到程晨的婚纱照片,情不自禁地打开了柜子,将相册取出来,翻看了他们拍照婚纱照的照片。

    苏默歌定格在最后一张照片上,这张照片就是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深情而又甜蜜的接吻。

    “宝宝,你一定看不到,我和你的爹地做什么吧?我是不会让你看到的,这样会教坏你的……”

    她伸手揉着肚子,同宝宝笑着讲话。

    在看到相册的时候,她的心也慢慢的沉了下去。

    既然他已经决定了不在想她和宝宝,那么她还有什么可留恋他的呢?

    她找来了剪子,想要将相册中的婚纱照都剪碎,这样记忆也就随着她的剪子下去,一并剪碎,再也不会困扰她。

    可是剪刀还没有落下,她放在枕头边的手机铃声响了。

    “喂!”

    “默歌!”

    苏默歌听到了这个声音,身子怔了怔,想要挂断电话,但还是没有那样做,听了下去。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呢?”

    “我想跟你多说会儿话!”

    “你喝多了,还是早点睡吧!再过不久,你就要当新郎官了,好好打起精神来,做一个幸福的男人!”

    “默歌……你这是在敷衍我对不对?”

    程晨真的喝了好多,连说话都打结了。

    她有些不放心,不知道他是不是在外面,喝多了是不能开车的,一旦酒驾很危险。

    “没有喝酒,就是小小的喝了几口而已……哈哈!”

    “你在哪里?我打电话给代驾,让他去接你回家!”

    手机那端沉默了一会儿,苏默歌以为挂断了,刚开口问:“程晨……你还在么?程晨?”

    “我在……我在!只不过我没有家……我从来都没有家,没有家的……”

    程晨在电话那里哭了,苏默歌听着也隐隐难受着,安慰道:“别难过,你以后会有一个家的!”

    “可我娶的女人,不是我爱的女人!我爱的女人,又不爱我!我还一直不肯放手,一直默默陪着她,看着她……我是不是很傻,是不是很傻啊?”

    苏默歌听到他在手机那端哭了,哭的很伤心。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那个伤害他最深的坏女人,将他的一颗心揉碎了,然后抛掉,好没人性。

    可是,她真的不敢在轻易爱另一个男人!

    或者说,她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男人挥之不去!除非将这份感情理清楚了,她才敢去接受另一份爱情。

    “程晨,你告诉我……你在哪里了?身边有没有朋友陪着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没事……我自己能回去,你不用管我,我关机!我……爱……”

    他把手机关掉了,他还是没有勇气将最后一个字当着苏默歌的面说清楚。

    可苏默歌已经心酸,已经难受,已经有种罪大恶极的感觉。

    她回打给他手机,可是已经关机了,他真的不想再接她的电话了?

    “程晨,你为什么会这样傻?明知道我们没有结果,可是你却一直在等着我……等着我!”<g上,捧着手机,蜷缩成了一团,时不时的盯着手机发呆,时不时的拨打程晨的手机号码,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疲倦的滋味,让她整个人双眼快要粘上,已经困意浓浓要睡去了。

    “我不像从前的自己,你也有点不像你,但在我你眼中的笑依然的美丽……我依然爱你……”

    苏默歌听着这首依然爱你,露出幸福而又苦涩的笑容要睡去,可是当这首歌曲又播放了第二遍时,她忽然醒了过来。

    她快速的接通了手机,对着话筒问道:“你在哪里了?快告诉我?现在怎么样了?”

    “你快点过来……我将地址告诉你,我这边出事了!”

    苏默歌顿心收成了一团,再一次看向了她接通的手机号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