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双渣人,默歌成殇谁痛心!

    周逸将菜单推到了苏默歌的面前:“你看看喜欢吃什,多点几样,今天我买单,机会难得哦!”

    “好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哎呦,还是让我来吧,反正我喜欢吃什么,你就吃什么,对不对默歌?”

    兰美芳一把将菜单抢了过去,对着候在一旁的服务生,还是点着菜单上的几样新式的菜样。

    “给我来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要来的,还有这个……”她一口气点了十几样菜,让周逸和苏默歌都有些惊呆了。

    “芳芳,你确定……你都能吃了吗?”

    “是周学长说的,机会难得啊!所以我就多点几样了。周学长不会介意吧?”

    兰美芳朝着周逸露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周逸实在看不下去了,别看了看她的眼神,只是点了点头。

    “看吧,周学长就是人帅财气粗,默歌你也来点几样吧?”

    她将菜单推到苏默歌面前,苏默歌将菜单从桌子上拾起,递给了服务生:“暂时就点这些菜了,麻烦你通知厨房快点上菜!”

    “好的女士!”

    服务生拿着菜单离开了,兰美芳一把将苏默歌从座位上拉起。

    “默歌,我要去趟洗手间,你要陪我一起去,我胆子小嘛,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要我陪你一起去?”

    苏默歌以为她听错了呢,要知道以前他们去过的几个餐厅,洗手间的灯坏了,整个洗手间那么黑,芳芳都是一个人去的,就是不用她和周丽陪着,胆子大的很,今天竟然说要她陪着去?

    “周先生,没想到你竟然请了我的老婆,来了这么高档的餐厅里用餐!”

    周逸没想到顾景辰像是神机妙算一样,竟然会猜到他约苏默歌来了这里用餐,顿时心里起了疑心。

    忽然间想起了一个人,他不由得冷冷一笑:“顾总作为商人习惯了攻于心计,经常算计人久了,没想到连现实当中,对待你身边的人你也会加以利用和精于算计啊!”

    “说得对,我就是这种耍诈之人!但是你有比我好上多少?还不是背着我,偷偷摸摸约我老婆出来吃饭?不知道还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周逸冷冷瞥了他一眼:“也只有你能想出这个卑鄙的事!且不说我曾经是她的前男友,我们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的事。就算是现在,我们依然是朋友,我们能做的不能做的事,都是很光明磊落的,你又能管得了我们什么事?”

    顾景辰恨得咬牙切齿,伸出拳头用力的砸了下桌子:“你烧在这里给我装蒜了!你那点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咳咳……”

    他的脸色不大好,几近于白纸的颜色了,周逸知道他阑尾炎手术刚好没几天,最近一直都没有休息好,难怪脸色会这样差。

    不过他死他活,跟他又有何关系?

    “你来这里要是想来吵架闹事,我自然不会怕你,但只会让苏默歌陷入两下为难的处境,甚至更会厌恶你!况且你手术刚完,还没有伤口恢复,是不是应该稍安勿躁?不但为了默歌好,也是为了你自己好。”

    “用不着你劝我,我的身体我最清楚!默歌的事情,也由我管,你就靠边站吧你,别让我有想打死你的冲动就好。”

    顾景辰最不喜欢周逸总是把苏默歌挂在嘴边,苏默歌是他的老婆,和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有何关系?

    他愤怒的一起身,不小心撞到了端着几杯果汁走来的服务员。

    服务员手中的几杯果汁都打翻了,其中一杯洒在了顾景辰的身上,让他白色的衬衫湿透了。

    “对不起先生,真是对不起……”

    “没事!起来吧!”

    顾景辰气匆匆的离开了,朝着洗手间的位置赶去。

    周逸冷哼了一声,没想到好好的一顿午餐,竟然被这些人给搅合了。

    而这边鹬蚌相争,那边有渔翁正在惬意的假装翻看着一本杂志,露出了一抹轻讽的笑容。

    兰美芳上完厕所,站在洗手盆前洗手,苏默歌也在洗手。

    她看着兰美芳一直奇奇怪怪的样子,终于忍不住问道:“芳芳,你今天真的好奇怪啊!你跟我说说,你今天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兰美芳敷衍道:“没什么啊!我和平时一样啊,有哪里不对了?还是你和周逸有歼情,怕别人知道了啊?”

    “对哦!难道要周学长陪我一起去吗?”

    周逸正在喝一口清水,听了兰美芳的话,刺激的他差一点将口里的清水全部喷出来。

    “我陪你去就是了,你今天怎么一点都没有矜持劲了……”她白了兰美芳几眼,然后对周逸略带歉意道:“我带芳芳去洗手间,你在这里稍等一会儿!”

    “好的!你们去吧!”

    兰美芳拉着苏默歌急急 地走开了,周逸正觉得什么地方奇奇怪怪的,尤其兰美芳刚才的动作和神态,简直就和平常掉了个,态度一百八十度大改变了。

    正当他觉得奇怪时,身前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遮住了他前面的光线。

    “你胡说八道什么?真是的,你不是很喜欢……”

    “没想到你喜欢的人还挺多的,乱七八糟的,始乱终弃,苏默歌……这句话说的应该就是你吧?”

    苏默歌的话还未说完,就有人走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伸手摆动着额前的齐眉留海,冷冷挑起了画着眼线的眼梢。

    苏默歌明明已经将水龙头关掉了,可是一双手还在空无水流的龙头下揉搓着,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让对着镜子照的女人更加气焰嚣张。

    “哎呦!怎么被我说中了心事,所以才会心惊胆却了,做什么都心不在焉了。“

    兰美芳本以为苏默歌会开口反驳她一句,或者抬手甩她一巴掌,可是她这样心不在焉的样子,让兰美芳都有些错愕了。

    她指着刚才讽笑苏默歌的女人,气急败坏道:“死妖精,你说谁呢你?也不瞧瞧你是什么货色,竟然敢说我家的默歌!”

    “你家默歌?难道她男女通吃,现在换口味喜欢你这种男人婆了吗?哎呦,我还真是小看她的魅力了,说我是妖精,还不如说你的默歌呢,她才是不择不扣,勾搭男人失魂落魄的死妖精!”

    “死三八,你这是找死!”

    兰美芳还没有甩她一巴掌,已经早有人抬手给了这个嚣张的女人一巴掌。

    因为这个女人穿着细高跟的高跟鞋,脸被用力的打了一巴掌,脚下一歪一斜,噗通一声坐在地上。

    “告诉你,我不是害怕你!而是想给你最后一点尊严!你的爸爸要知道他的女儿竟然做了这样不要脸的事,说不定他的面子早就被你丢尽了。”

    “我做了什么不要脸的事情了?苏默歌你给我说清楚了?哦……你是不是很在意我和景辰在一起了?我还坏了他的孩子啊?真是很抱歉了,我也没办法……谁叫你人老珠黄,脾气又不好的,难怪他根本看不上你。”

    兰美芳这才听出了点一二来,她瞪大了眼睛,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原来你是个不要脸的小三啊?还以为你是哪路货色,看来不要脸的人是你才对!”

    她坐在了她的身上,抬手就是给了她的脸几巴掌。

    而被她坐在身下的女人也不甘示弱,打了回来。

    “你这个男人婆,别以为你会凶,我就不会凶了!”

    “芳芳,先起来,不要跟她一样的!”

    苏默歌想拉起兰美芳,可兰美芳被挑起了怒火,和身下的女人打的不可开交,苏默歌怎么拉扯都不能将她从那个女人身上拉开。

    一时之间,洗手间里乱成了一团。

    女人的喊叫声,打骂声惹来了不少人围在门口却不敢进去看个究竟,只有几个胆子大好信的女人凑近了洗手间,看到了这里打成一片的场景。

    顾景辰刚要来到洗手间将身上脏了的白衬衫用水洗一洗,再用烘手器吹干,可是刚来到洗手间的门口,却发现女洗手间的门口围着不少人,像是在凑热闹看着、听着里面发生的事。

    这里不但女士居多,男士也不少,所以他才好信走过去。

    不等他问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听到了里面传来了几声熟悉的声音。

    “你给我起来,死男人婆,我跟你拼了!”

    “死丫头,当什么不好?非要跟人家抢老公当小三,你就是活该被打死,看我今天不把你的一张脸给打破了相都怪了。”

    “芳芳住手吧!在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顾景辰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紧张的穿过了人群,当来到了女洗手间时,正巧看到兰美芳身下的女人翻个身将兰美芳推开,然后拉了苏默歌的小腿一下,苏默歌没有站稳,整个人向身后摔倒。

    “默歌……”

    顾景辰冲了过去,还好他冲去的及时,将苏默歌已经抱在了怀中,才没让她摔倒在地上。

    苏默歌一副惊魂未定地模样,当看到是顾景辰救下了自己,她的心里带着恨意,也带着感激,还带着恼怒,复杂的情绪让她实在无法直视他,一把将他从身上推开。

    兰美芳见苏默歌差一点吃了亏,抓起刚要起身的女人头发,朝着她的脸上啪啪拍打着巴掌。

    “你敢害默歌?她怀有了身孕,你也敢对她动手?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那个女人开始还乱抓着,可后来发现头发被兰美芳抓紧,头皮痛的都像被割下肉的感觉,实在无力招架。

    “放开我……死泼妇!”

    她嘴巴上还是不肯服输,可是身子已经受了重重的打击,眼见就要虚弱的倒在地上。

    “芳芳,你快放开姚黎薇……”

    “姚黎薇?”

    苏默歌还未去拉开兰美芳,顾景辰已经冲过去,一把将兰美芳推开,兰美芳措手不及,又没有顾景辰有力气,手臂撞到了洗手台上,疼的跌坐到了地上。

    “芳芳……”

    苏默歌跑过去,要将兰美芳扶起,可兰美芳一直摇头:“先不要碰我,我的左手臂……好痛啊!好像骨头碰裂了一样!”

    苏默歌心疼她,眼里的泪模糊了视线:“芳芳……很痛吗?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黎薇……黎薇……”

    顾景辰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姚黎薇,他拨开了她脸上凌乱的头发,看到她一张小脸被打得满是血痕,一双眼睛含着泪光看着自己,委屈的扁了扁嘴巴,忽然哭了出来。

    “景辰大叔……景辰大叔……救救我!快点带我走!”

    苏默歌扶着兰美芳的左臂,只有这只手臂没有受伤,好不容易将她扶起来,就看到姚黎薇搂住了顾景辰的脖子,趴在他胸前委屈的哭了起来。

    看到兰美芳痛的用牙齿咬破了嘴唇,脸上和身上同样是被姚黎薇抓伤了,她恨不得将姚黎薇给撕碎。

    要不是因为她是姚万豪的女儿,她和姚万豪有公司合作的关系,她早就让这个死丫头知道她就是怀了孕了,也一样不会让她欺负到头上,欺负到她最好的朋友身上的。

    “默歌,顾景辰他真的背叛了你么?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兰美芳看到眼前这对男女贴在一起的亲密样子,恨得牙齿都要咬碎了。

    面对兰美芳的质问,苏默歌只是安慰道:“芳芳,不要多想了,我送你去医院看看伤势……”

    “顾景辰,你和你怀里的那个死妖精,到底是什么关系?你为什么又要背叛默歌?告诉我为什么?”

    兰美芳的性子一项是又急又爆,就算苏默歌可以容忍,可是作为她的好姐妹,她是不会坐视不管。

    “兰美芳,我们是很么关系,难道你没有看出来吗?”

    “看出来了,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妖精,而你也是一匹种马,连自己怀有身孕的老婆都不管不顾了……”

    兰美芳咬牙切齿地要冲过去给顾景辰一巴掌,却被顾景辰伸手推倒在地上。

    “芳芳!”

    苏默歌快步走过去,将她从地上扶起。

    兰美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在看向顾景辰的时候,双眸仍旧掩饰不住浓浓的恨意。

    “顾景辰……你欠默歌的人情债怕是一辈子也还不清了……你也别想再让我和丽丽帮你,这样只会害了默歌,我是不会在那么愚蠢了!”

    兰美芳浑身都在痛,看向苏默歌的时候,她的心却是一阵阵的酸痛。

    没想到默歌要经受这么多苦痛和折磨,明明对他还是有期待的,可他还是这样冷血无情,再次伤害了默歌的心。

    “默歌……我们走!”

    “芳芳……走!”

    苏默歌扶着兰美芳的右臂往前走,在苏默歌要经过他时,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臂。

    他着急,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样解释:“默歌……其实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是想为黎薇伸张正义?还是想为她打抱不平?是我先动手打得她,你又能怎样?替她打我?还回来吗?”

    “默歌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想问你,你们怎么会闹成这个样子?”

    苏默歌甩开了他的手,冷冷望着他:“我不想和你解释,也没有必要和你解释。”

    “我不是要你跟我解释,我只是想知道原因……”

    “默歌,不要管他,我们走……”

    “兰美芳,你别在这里乱搅合,这里没你的事!”

    顾景辰见兰美芳拉着苏默歌走,怒火像是在胸中燃烧一样,朝着她怒喝一声。

    苏默歌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顾景辰,你将芳芳推倒摔伤了,这笔帐我会记在你的头上……还有,芳芳才是我的朋友,我的亲人,我不容许你这样对她讲话……”

    依偎在顾景辰怀里的姚黎薇,满是委屈地哽咽起来:“景辰大叔,你看看她好凶啊!都快吓到我了!”

    “默歌,你们有什么误会,为什么不能对我说呢?”

    “误会?姚黎薇,别以为你装模作样的就能得到别人的同情,我告诉你……今天你出言不逊,我可以原谅你,但你差一点害的我摔倒动了胎气,还让芳芳受伤,这笔账我今天就找你算清!”

    姚黎薇不说还好,她这样一说,苏默歌本来想压制的火气上来了,揪住了顾景辰怀中女人的头发,一把将她拉出了他的怀抱。

    姚黎薇措手不及摔倒在地上,苏默歌蹲下身子,劈头盖脸就是给了姚黎薇几巴掌。

    顾景辰见苏默歌动怒了,怕她伤了胎气,想要将她拉起。

    “默歌,你现在怀有身孕,还不能做出这样动怒的……”

    兰美芳以为顾景辰要帮姚黎薇,她拦在了苏默歌的身前,却被顾景辰错手用力的一推,整个人侧摔在大理石地面上,左臂再一次摔痛了,疼的她痛叫几声。

    “芳芳……”

    苏默歌没想到顾景辰会对兰美芳下狠手,她抬起手就给了顾景辰一巴掌,眼眶中闪着泪光,一转身跑到了兰美芳的身边。

    “芳芳……你有没有事?”

    “我的左胳膊……好疼啊!默歌……我会不会残废了,会不会啊?”

    “胡说什么?芳芳……你不会有事的!我们走……我们这就去医院看看……”

    苏默歌废了好大的力气将兰美芳扶起,当路过顾景辰时,见他错愕的站在原地。

    她看他带着浓浓的恨意,恨不得扑过去在重重甩上他几巴掌。

    他为什么要伤害她的朋友?他不知道吗?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在她被全世界都遗弃和冷落的时候,是芳芳和丽丽两个人陪着她度过了难关,她们才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

    “默歌……”

    “景辰大叔,你痛不痛?她怎么可以打你呢?”

    姚黎薇伸手轻碰着顾景辰被打红的半边脸,他痛的微微皱眉,将她的手想要拿开,却反被她的手抓住。

    苏默歌扯动下唇角,是讥讽也是悲痛,她曾经还想着怎么去信任眼前这个男人,看来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慧眼被蒙蔽了,竟然敢去相信他会变得像一个有责任心,会疼爱她和宝宝的男人。

    “默歌……兰美芳?你这是怎么了?”

    一身深咖色休闲西装的男人从人群中穿过,当他站到了最前排时,才看到苏默歌扶着兰美芳狼狈的朝着人群走来。

    他上前一步,一只手扶着兰美芳的右臂,一只手扶着苏默歌。

    在这个时候,他的双臂就像是她们救命的稻草,在她们最狼狈、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及时的出现,并且伸出了援助之手帮她们一把。

    “默歌……”

    “景辰大叔,我的身上好痛啊!抱紧我!”

    身后传来了顾景辰的唤声,还有姚黎薇要命到令人酥软的撒娇声,苏默歌被顾景斌扶着从人群中穿梭而过,已经听不到他们又说了什么,也不想去看他们做了什么。

    她只听到了兰美芳在她的身边,不停的咒骂着顾景辰和姚黎薇两个人,到底骂了什么,她也听不清楚。

    愤恨就像充斥着她整个头脑,她脚步一歪一斜,也再也无力走稳步子,竟是双眼一闭,要仰倒在地上。

    而这时,她被拉入了一个人结实而又温暖的怀中。

    ……

    顾景辰从洗手间出来时,白色衬衣上的果汁污渍已经洗净了,也用烘手器烘干了。

    不过衬衫已经变得皱巴巴的,穿在身上的确有些不舒服,他找到了之前周逸预定的餐桌位置,却不见周逸坐在这里。

    “服务员,周先生和苏女士他们都去了哪里了?”

    “哦!他们发生了一些事,所以付款结算清后,就已经离开了。”

    顾景辰很是惊奇:“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这都是私事的!”

    服务员在回答他的话时,明显有些不耐烦。

    顾景辰也不想追究什么原因,但是他站起身走在餐厅时,很多坐在餐桌吃饭的宾客都用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他。

    而他能分辨得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

    这些人大多都是用一种厌恶、鄙夷和冷漠地眼光看着他。

    他哪里做错了么?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给了周丽打电话,周丽那边却是占线。

    等他走出了餐厅时,他听到了服务员竟然朝着他猛翻了几下白眼,将他视为唾弃之物一般。

    顾景辰就不大爱看他们的态度,可是他也不想让自己添堵,在打给周丽手机的时候,那边手机已经接通了。

    “顾景辰,我警告你……以后不要给我打电话,我也不会在接你的电话了!”

    “周丽……”

    手机那端挂断了电话,顾景辰在打去电话时,一直都是显示通话中,他知道一定是被周丽屏蔽掉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他都不知道?这些人为何要用那种厌恶的眼光看着他,这都是为了什么?

    他很是矛盾和彷徨,走进了一辆车子内坐着,却不知道应该去往何处,最后他决定了,还是去小星星的病房里等着默歌。

    车子开走后,躲在餐厅前的一颗大树后的两个人,鬼鬼祟祟探出了头。

    一身黑色西装,白色衬衫的男人将墨镜戴上,伸出手心递到姚黎薇的面前。

    “是不是该兑现承诺了?”

    姚黎薇不紧不慢从包包里取出一张支票:“这是三百万的支票,也是这次的酬劳,如果下次还需要你出现,会给你相应的酬劳,你一定要保证24小时手机开机,不然……一分钱都别想得到。”

    “姚小姐还真是不放心我,我做事……你就一百个放心好了!”

    他接过姚黎薇递来的支票,还趁机摸了下姚黎薇柔嫩的小手,对她挑高了眉头,转身哈哈一笑离开了。

    姚黎薇却是望着刚才车驶离的方向,咬了咬嘴唇,一双眼睛的光芒暗淡了下来:“为了得到一个人,哪怕她不折手段,她也要尽力而为。”

    姚黎薇握紧了拳头,忍着身上的伤痕和抓痕,还有脸颊上火辣辣被扇打的肿痛,朝着她的车走过去,紧跟着之前那辆车开去的方向追去。

    ……

    苏默歌醒来的时候,闻到了浓浓刺鼻的消毒水味。

    她睁开眼从病*上坐起,一张熟悉的面孔近在咫尺。

    “默歌,你醒了……”

    他的声音温柔的像是一层轻纱绕在她的身上,她说不出是不是被他的援助内心变得温暖。

    她没来及谢过他,忽然想起了兰美芳。

    “芳芳呢?芳芳去了哪里?”

    她着急的要跳下病*,顾景斌却拦住了她,轻声劝道:“默歌,你不要紧张,兰美芳正在做手术……”

    “做手术?什么手术?难道她的左臂骨头碎了吗?以后还能正常活动吗?我要去看她……”

    顾景斌双手按住了她的肩头,让她镇定:“这是一次小手术,她的左臂骨只是有些轻微的骨折,医生说了只要动小一场小手术就能够将她治愈的。”

    苏默歌听了顾景斌劝慰的话,暂且心里松了一口气,可是一想起兰美芳因为她受了伤,还是被顾景辰害的受伤。

    她的心很是难受,那种揪心的难受,恐怕没有人能懂。

    她将手背上扎着的输液针扯下来,顾景斌已经劝不住她了。

    她看了眼从窗外投来的夜色,想不到又到了夜晚。

    “芳芳是在手术么?”

    “应该手术完了,我在这里陪你,所以不知道那边的情况。”

    “可以把手机借我一下么?我给她打个电话问一问。”

    顾景斌将手机递给了她,见她已经拨打了手机,可是半响没有人接听。

    “周逸当时在,是他陪着兰美芳手术的,他应该现在还守着她。”

    “好,那我给周逸打去电话!”

    苏默歌拨通了周逸的手机号码,没多久手机接通了。

    “周逸,丽丽她怎么样了?”

    “是默歌吗?你醒来了?现在好点了没有?”

    周逸没有提到兰美芳,反倒是问了她很多话。

    “我没事了!芳芳怎么样了?”

    “她已经手术完了,现在已经好多了,你不用担心!”

    “她在哪里了?”

    “在5楼1708间。”

    “我这就过去!”

    不等周逸劝说她不要乱走,她已经挂断了手机,将手机递还给了顾景斌。

    顾景斌看得出来,她很着急,想要去见兰美芳,看看她现在的情况。

    可她现在的确很特殊,最好不已走动的。

    “默歌,你现在怀有了身孕,应该静养!”

    “我没事,你不必担心我!”

    她固执的下了地,拖着鞋子走出了病房。

    顾景斌不放心她,竟跟着她,走在她的身边护着她。

    就在苏默歌乘坐电梯的时候,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她看到一对男女从楼梯中走出。

    她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也听不到,走进了电梯中。

    “苏小姐……你脸色不大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