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上斗爱,大叔与小鲜肉,你更爱谁?

    即便机场上的人熙熙攘攘,她还是在人群中第一眼就望见了他。

    一身纯黑色的手工西装,笔挺的身姿,潇洒的脚步,身上散发出一种贵族般不可亵渎的高贵气质,走到哪里无疑不是一道最亮眼的焦点。

    他直接走到了售票窗口,从身上掏出了名片,售票小姐看到了他的名片,查到了预约的飞机票,动作快而熟练的将飞机票卖给了他。

    他又从苏默歌的身边经过,不知道是苏默歌低着头用长发遮住了脸,还是他根本就不想和她打招呼,带着一阵凉凉的步风从她的身边经过。

    苏默歌抬头望了一眼他离去的方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刚才真的是好险,差一点就被他看到了。

    爷爷那里还没有通过电话,等下找个时间告诉爷爷一声,免得他见不到她会着急。

    “这位女士,请问您要买哪里的机票?”

    苏默歌望见售票小姐,微微笑道:“你好!我要买去安市的机票,离现在的时间越近越好。”

    “真不凑巧,今天去安市航班的机票都已经卖完了……”

    “卖完了?今天一张也没有吗?”

    苏默歌着急了,她在想哪怕有一张机票,今天最晚的航班也好,只要今天能赶回去看小星星她就知足了。

    “没有了……实在抱歉!”

    苏默歌想了想,然后焦急地问道:“有没有人预约了去安市的机票?但是现在还没有来取走的,我可以出高价买下来,你也可以帮我联系他一下,我跟他沟通一下……我今天真的很急,有很重要的事要赶回安市。”

    售票小姐无奈的摇了摇头:“就连刚才最后两张去安市的机票,都被人预定走了……”

    苏默歌不敢置信的猜测道:“你说的最后两张去安市的机票,是刚才……顾景辰买走的吗?”

    “是的!难道你们认识?如果你们认识你可以去找他协商机票的事……如果没有别的事,请您让下一位旅客过来购买机票!”

    苏默歌谢了声售票小姐,她在人群中四处寻找顾景辰的身影,可是就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人山人海中已经找不到他了。

    苏默歌没办法只好去了候机室,在候机室中穿梭着寻找顾景辰的身影。

    候机室也没有,他到底会在哪里呢?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她前方经过,苏默歌忍不住喊了他一声:“顾景辰!”

    可能人来人往的候机室嘈杂声太大,顾景辰一直没有回头,准备去检票登机。

    苏默歌在人群中穿梭,眼见就要追上他了,他正在检票口检票。

    “顾景辰……”

    顾景辰刚检过一张票,当作没有听见,转身要走。

    苏默歌不但喊了他一声,而且还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正在检票处的保安用奇怪的眼神望着这两个人。

    苏默歌也来不及那么多解释,她直接了当的开口:“顾景辰,你不是一个人去安市吗?你买了两张票,把剩下一张票卖给我吧!”

    保安人员一听,顿时脸色严肃起来,询问道:“一个人只能用一个护照买一张机票,如果一个护照多张机票那可就有问题了。”

    苏默歌刚才太着急了,只想着从顾景辰手里卖来一张机票,却没想到被保安人员质问到了。

    顾景辰冷峻的面容上依旧镇定,他扫了一眼保安人员,然后甩开了苏默歌抓住他手臂的手。

    “我用我家人的护照预定两张票,难道我就不能取两张票了吗?”

    保安人员一听这样的解释很合理,知道自己的多疑给旅客带来了不高兴,他向身后退了两步,不想站在那里看起来很尴尬。

    顾景辰刚向前迈了一步,苏默歌又双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你给我一张机票好不好?我有急事,现在就要回安市!”

    顾景辰没有回头,笔直的后背就像是削了一块的冰山,整齐的立在苏默歌的面前,无形中给了她压力。

    “你不是说,我们要形同陌路吗?既然形同陌路,又何必跟我拉拉扯扯!”

    “我们是形同陌路啊,今天你买了两张去安市的机票,只用了一张,另一张我来买不就好了?我给你钱,你给我机票,这不是等价交换吗?”

    “等价交换?亏你也能想得出来!”

    旅客们都在排队等着检票,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他们之中已经有很多人不耐烦的开口喊道。

    “喂,我说你们有完没完啊?检完了机票,就别站在那里了……上飞机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你们两个人是夫妻吗?看得出来是在闹别扭吧?你们夫妻闹别扭回家闹去,别在检票站口缠*绵的,我们可是要赶时间的。”

    “保安人员,快将他们都带走吧,我们还要检票,他们影响了我们登陆飞机的时间。”

    顾景辰猛然一回头,一张英俊的面容上如万年不化的冰山一样寒冷,冷飕飕地扫了他们一眼。

    这些躁动的旅客可能是被他身上的霸气气场吓住了,竟然安静了下来,顾景辰将衣兜里未检过的机票塞进了苏默歌的手中。

    他只是淡淡看了苏默歌一眼,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对检票人员道:“现在就给你们机场老总打电话,就说名盛集团的总裁顾景辰将其中一张票送给了他的朋友,问他用不用检查护照和核对信息!”

    检票人员一听名盛集团的老总就站在他的面前,他顿时觉得压力好大,其实不必打电话,他也能知道结果,但是为了安抚在后面排队的旅客,怕他们因为他对眼前的顾总有特殊待遇引起不满,所以只得打了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机场老总要与顾景辰打声招呼,他们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你们可以进去了!”

    检票人员的笑容更加的柔和了,目送着顾景辰和苏默歌走了进去。

    苏默歌在顾景辰身后小跑跟着,因为顾景辰的腿长,走的又快,她实在是跟不上。

    “我会还给你钱的!”

    “给多少?”

    他堂堂名盛集团大总裁,竟然会跟她要钱?这还真是天大的笑话了。

    “你说吧,姐不差钱!”苏默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抬起了下巴。

    顾景辰脚步仍旧没有放慢,沉默了片刻,让苏默歌以为他还真的在计算着,这张机票的价值,跟她要钱。

    “就三十万吧!你觉得贵不贵?”

    三十万?这张票就算是头等舱三千都不到吧?顾景辰你也心太黑了吧?

    苏默歌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三万块钱,姐还是给得起的!”其实她的心还是在滴血的,三万块一张机票,这跟买血有什么区别?

    顾景辰默不作声,登上了飞机,坐到了座位上。

    苏默歌就站在他身边的通道上,她指了指里面的座位:“你让一下,我坐里面!”

    顾景辰就当作没听见阖上眼睛,进入睡眠状态。

    混蛋,竟然敢无视她,是看她拿他没办法吗?

    “小姐,麻烦你让一下,我要过去!”

    一个中年的胖子男人,伸手推了推苏默歌的手臂。

    苏默歌一把捏住了他的手腕,痛的这个中年胖子脸都要皱成一团,双腿都要跪在地上了。

    “你叫谁小姐嗯?对谁动手动脚的?信不信我现在就捏断你的手腕骨头!”

    “我错了,对不起……快松手啊,不然手腕骨真的要被你捏碎了!”

    苏默歌甩开了他的大手,冷冷瞥了他一眼,周围已经有不少的人开始对苏默歌指指点点,更多的是说她真像个悍妇。

    他们有胆量在她面前说说试试?小声嘀咕算什么能耐,这年头还真就缺少她这种悍妇了。

    “顾景辰,你给我让开!”

    苏默歌捏着顾景辰的耳朵,朝着他大吼一声,顾景辰吓得从座位上跳起。

    “神经病啊!”

    “我以为你聋了,听不见,所以就喊得很大声喽!别怪我!”

    苏默歌一把将顾景辰从座位上拉到过道上,走到她的座位前,舒舒服服地坐在上面。

    顾景辰恨得牙直痒痒,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彪悍了,怎么五年未见,她竟然会与他想象中的温柔形象,越来越偏离方向了。

    苏默歌躺在了座位上,找了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眼睛一闭,根本看不见顾景辰那张又冷又臭的黑脸。

    飞机起飞了,美丽的空姐都会为乘客准备一份精致的午餐,苏默歌匆匆忙忙的度过了还没有吃东西,看到午餐端上来了,她也没想那么多,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

    “啊!这个好辣啊!”

    一瓶拧开盖的水递到了她的面前,苏默歌想也没想,拿起来就喝了几大口,口中火辣的感觉才稍稍变淡。

    她将矿泉水又递了回去,很快就有人接过去。

    苏默歌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顾景辰刚才给她递水喝。

    她的脸色变得难堪,双手捂住了她的脖子。

    天哪,他该不会是在矿泉水里加了什么毒药吧?他那么恨她,还会好心的递给她水喝吗?她也太大意了。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顾景辰仰倒在座椅上,文绉绉的念着,却让苏默歌恼火的瞪了他一眼。

    “唯男人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顾景辰——这句话送给你最为恰当了。”

    顾景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不冷不热地对苏默歌笑了笑:“是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苏默歌你就是那个小人,因为你根本就不像个女人。”

    “你……”

    苏默歌一激动,竟然将桌前一盒饭菜泼了出去,顾景辰躲得快已经朝着飞机后身走去,而这一盒饭菜非常不巧的扣在了一个美国籍老***脸上,苏默歌很是忏悔,从座椅上冲了出去,来到了老奶奶面前,帮她擦脸上和身上的脏污,边说英文道着歉。

    这位美国老奶奶心里素质很好,而且说话的语气很幽默,她意思说……你泼都泼我一身了,我要是对你发火没必要的。大不了等那个男人回来了,我帮你泼她,也算给我消消气了……你舍得吗?

    苏默歌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美国老奶奶却是哈哈的笑了,其实她心里什么都明白。

    空姐过来和苏默歌一起帮老奶奶擦身上的污渍,最后老奶奶说要去洗手间换身衣服,她有个手拎包,里面装着换洗的衣物。

    苏默歌陪着老奶奶一起到了洗手间,并且在门口等着老奶奶换完衣服出来。

    顾景辰已经在这架飞机从头走到了尾,这回冰着一张俊脸在苏默歌身边转了转。

    “没被人打?都泼了人家一身?”

    苏默歌皮笑容不笑:“我和她说好了,等会一起报仇,泼你一身!”

    “既然你不打算放过我,那我也没办法了……”

    顾景辰附耳,神秘兮兮道:“刚才我和机上的几位空姐说好了,我身边坐着的是一位患有妄想症的严重患者,让她们在你身边时刻注意你,并且保证我的安全……特殊情况,特殊对待,要是为了我的自身安全把你给绑了,那么你也不要怪我!”

    苏默歌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将他那张得意的嘴脸打成大饼子脸。

    “顾景辰……你给我等着!”

    顾景辰摇头笑了笑,往他的座位走去了,留下了苏默歌瞪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他捏在手心,捏碎。

    老奶奶从洗手间出来了,苏默歌陪着她回去,却在飞机上碰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那个人瞧见苏默歌,黑亮的眼睛像是小狼的眼睛一样,亮亮的很有神,也很可爱,露出了整齐洁白的牙齿,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挽住苏默歌的手腕。

    “默歌,我们真是太巧啦,竟然在飞机上相遇!”

    老奶奶看到苏默歌遇见了熟人,她说她自己回去就可以,让他们这两个年轻人好好聊聊。

    苏默歌也有好久都没有看到他了,虽然两个人才见过几次面并不熟,但是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亲切感。

    陆晗拉着她坐在了他身边的空位,苏默歌问了句:“坐在这里的人呢?”

    “我本来买了两张票,是想和妈妈一起回安市的,可是她临时有事,又来不及退票,这个空位就空喽!默歌,你就坐在这里吧,正好我们可以聊天啦!”

    苏默歌被陆晗一口一口默歌长、默歌短的叫着有些不好意思,“你就叫我苏姐姐吧!”

    “我不习惯那样叫你啦,还是叫你默歌好听!”

    陆晗薄薄的红唇抿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苏默歌已经看到了坐在这个座位旁边的女乘客,都用陶醉的眼神望了过来,这个陆晗是师奶杀手和少女杀手的综合体吗?

    苏默歌知道这个孩子的性子也很倔,拗不过他,就只好让他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了。

    陆晗见到苏默歌很是兴奋,他将这几天来走过的城市,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事,都跟苏默歌说了一遍,两个人有说有笑着,惹来了不少人的白眼。

    空……空……空!

    高跟鞋优雅的踩在飞机通道上,她一身天蓝色的空姐短裙装,头顶带着蓝色的小帽,举止端庄,笑容亲切温暖,就像是夏季里的暖风一样,温柔的从通道上经过。

    忽然,她停在了一个男士的身边,礼貌的朝他一笑,问候一声。

    “顾总,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

    顾景辰刚开始听到脚步声渐近,还以为是苏默歌回来了,他假装着阖眼睡觉,看她怎么回座位上,却没想到听道的声音,嗲嗲的……绵绵的……有种让他反胃的感觉。

    他一睁开眼,就看到了她露出温柔的笑容,而且那笑容近在咫尺,眼见都要贴到了他的脸上。

    他身子向座椅靠背上压了压,尽量与她保持一定的距离。

    “没有什么别的需要,你可以走了!”

    于舒柔却不死心,帮着他收拾桌子上散乱的报纸,一副贤淑的模样。

    “顾总好像见到我很不开心?”

    “没有,我不过是有些累了……想补觉休息!”他不冷不热的回答,脑袋歪着看向了窗外旷达的景色。

    “顾总是自己一个人来的吗?”

    “不是,还有我的太太!”

    于舒柔像是等着他说这句话,她有些为难的叹了一口气,又像是隐忍不住了,将心里话抖了出来。

    “顾总,不是我想多管闲事……你怎的就很放心你的顾太太吗?她好像对你不太关心,或者……你对她来说,也许没有新鲜感了吧!”

    顾景辰转过头,似笑非笑望着她:“你说这句话,到底想告诉我什么事?”

    于舒柔抿了抿唇,下定了决心,告诉他:“你还没看到吧?顾太太在后面的座位上,和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子聊的正开心呢!”

    “那是她的自由,她的朋友……我劝你,还是好好做你应该做的事吧!”

    顾景辰不耐烦的向外推了推手,意思让她快点从他身边离开。

    于舒柔很不喜欢他这种目中无人的待人态度,可眼下她必须忍着,因为要想得到什么,就必须有牺牲的架势。

    只不过到现在,她还没有摸透……这个男人到底喜欢什么?刚才听到她说她的老婆和别的男人聊的开怀,他真的就不介意吗?

    于舒柔带着不甘和满心的怀疑离开了顾景辰,而她一离开,顾景辰就从座位上站起,朝着飞机的后座走去。

    “默歌,你那个恐怖老公他来了没有?”

    “没……没有!我们早就应该离婚了!”

    陆晗很同情地看着苏默歌,哀叹了一声:“男人吃醋可以,心眼狭小也可以,霸道也可以,但是男人绝不能将这三个特点都用在一个人身上,那么他一定向你老公那样,看着就让人不舒服呢!”

    苏默歌回味着陆晗说的话,他好像说的都对,顾景辰是喜欢吃醋,心胸狭窄的跟一根绣花针那么丁点细,而且霸道的也够可以了,曾经总是管她这个,管她那个,她简直都没有人身自由了。

    苏默歌掏出手机:“陆晗,你手机微信号多少,我加你!然后你把刚才的话发到朋友圈里,我第一个去给你点赞!”

    陆晗一把按住了苏默歌要打开的手机:“默歌,这是在坐飞机,是不允许开手机开络的!”

    苏默歌只想着他形容的顾景辰太过逼真了,想要点赞,竟然忘记了他们现在坐着飞机,不允许开络。

    “默歌,你怎么不和你那个恐怖老公离婚呢?”

    “他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我有什么办法?”

    陆晗一脸不怀好意地笑着,苏默歌看着就发怵。

    “你笑什么?”

    “我笑你很笨哦!~你不会找一个厉害的律师,为你打这场官司吗?”

    苏默歌还从未想过因为离婚的事,要闹到法庭上去审判。

    她摆了摆手:“算了,我还是等到他想明白了,签了离婚协议就好!”

    “我刚才忘记说了,我妈是a市有名气的律师,她接手的案子,还没有一个失败过。所以你如果因为离婚方面有麻烦,可以找我妈当你的律师,维护你的权利!”

    苏默歌觉得这个提议不错:“如果他不签,我也只好这样啦!”

    “乔慧……”

    一道男子低沉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这边心奋不已的话题。

    陆晗不悦的蹙起浓眉,边歪着脑袋看站在过道上的来人,边喊着:“你怎么认识我妈妈的名字?”

    苏默歌赶紧垂下头,糟糕了,他刚才不会都听到了吧?

    一身黑色西装的男人走到了苏默歌身边,对着陆晗示威:“乔慧是我公司名下签署的律师,她不仅管我们公司的一切法律之事,还管我身上的法律之事,小鬼……你觉得她会帮我老婆,跟我打官司吗?”

    陆晗冷哼一声,伸手推了推苏默歌:“默歌,你瞧瞧他,总是冷着一张恐怖的脸,像是要吃人一样!你天天睡觉看这张脸,你不觉得可怕吗?”

    天天睡觉看他这张脸?她好像好久都没有自己看他睡觉时的样子了吧?

    苏默歌抬起头,仔仔细细看了眼顾景辰的脸,还是那样轮廓英俊,气质高贵,没有什么不一样啊!

    顾景辰此刻的脸都要阴沉地垂到地上了,连周围的乘客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阴冷的寒气,只有苏默歌见惯不惯了,现在正理直气壮、好不胆怯地抬头望着他。

    “跟我回去!”

    顾景辰伸手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臂。

    “默歌,他太恐怖了,你别跟她走!”

    陆晗也伸出手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臂,与顾景辰制衡。

    “小鬼,你毛都没有长齐吧?这是来跟我抢老婆的吗?”他先下了挑战书。

    “恐怖大叔,拜托你想开点,默歌不喜欢你这种冷着脸的老男人了,你该放手就放手,别缠着她不放。”

    陆晗热血冲动,年轻嘛从不肯向别人低头。

    “你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

    “恐怖大叔是想玩暴力吗?我陪你,你以为我怕你啊!”

    两个男人,一大一小在苏默歌耳边吵着,让她实在忍受不住,怒喊了一声:“shut up!”

    两个人顿时鸦雀无声,却引来了不少乘客和空姐的关注。

    苏默歌觉得她今天真的成了别人眼里的疯女人了,反正她已经没有给他们留下什么好印象,做自己就可以了,活得那么累干吗?

    她甩掉了他们俩的手,然后做出了一件她认为最合理的决定。

    “你们两个坐一起!我今天累了,想要睡觉……”

    他一把将陆晗从座位上拉起,然后顺便踢了他屁股一脚,送他和顾景辰一程。

    抬着眼皮瞧见两个人不情不愿的走了,她顿时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变得轻松和自在了,不管他们两个人相处怎么样,只要她现在能安静的坐在这里,哪怕只有一会儿也好了。

    她坐在了靠近窗户的座位上,歪着头看着外面的蓝天,不知不觉睡着了。

    而在她熟睡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了她的身边,静静的看着她……陪着她,露出一抹浅浅的笑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