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那夜你做了什么

    “顾诗丹,你想对默歌做什么?”

    兰美芳看顾诗丹气势汹汹而来,已经拦在了苏默歌的身前,要挡住顾诗丹疯狂冲过来的行为。

    “你给我让开,不关你的事!”

    顾诗丹就像是疯子一样要抓住兰美芳的手臂,将她拉开。

    “你给我静一静!”

    顾诗丹的娇嫩的脸上多了一道五指印,瞬间肿了老高。

    她不敢置信看向了顾景辰,摇着头,眼中含着委屈的泪:“哥,你干吗要打我?”

    “干吗要打你,你昨天做了什么事,难道不知道吗?”

    顾诗丹心里咕咚咕咚跳着,难道他已经派人调查过了,这件事和她有关吗?

    不可能的,她可是做的很隐秘的,怎么会被查出来呢?

    她咬紧了牙,一口否定她做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我做什么了,我怎么听不懂呢?”

    “还在这里装糊涂?那些酒水都是你去吧台点的,你给默歌点了一杯红酒,她喝了酒后就变得神志不清了,你说……难道是吧台上的那位调酒师动了手脚吗?他们有没有什么个人怨恨,怎么会陷害默歌?”

    顾诗丹带着哭腔,委屈地摇头:“哥,我是你的亲妹妹,你怎么能怀疑和指责我呢?我是真的没有陷害苏默歌,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兰美芳终于听明白了,想了想也觉得顾诗丹的可能性最大。

    她气的恨不得跑过去掐住她的脖子,将她脖子拧断。

    “顾诗丹,你真是太可恶了!”

    顾诗丹吓得躲到了顾景辰的身后,兰美芳也不管眼前是谁,想绕过他抓住顾诗丹,却被他唤住。

    “兰美芳,这是我的家务事,麻烦你不要多管闲事。”

    “你的家务事?谁知道你会不会偏袒你这个恶毒心肠的坏妹妹。”

    苏默歌将兰美芳劝道:“芳芳,你过来下,先不要管好了。”

    兰美芳凶瞪了下这对兄妹一眼,走到了苏默歌的身边,坐在了*边。

    “你们兄妹有什么话就不要再这里说了,免得听了让人心烦!”

    顾景辰对顾诗丹面无表情说了句:“你跟我过来!”

    他进到了另一个房间,顾诗丹有些胆怯地跟了进去。

    兰美芳望着他们兄妹离去,这才对苏默歌说:“默歌,这件事一定与顾诗丹脱不了关系,她不会是嫉妒周逸是你的初恋男朋友,所以才会对你下手吧?”

    苏默歌想了想:“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她从小就是娇生惯养,她想做什么事也没有人能阻拦。周逸是我的初恋男朋友,她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这个死女人,看我不找机会揍她一顿!”

    “你可别因为又和人打架!芳芳,我总觉得这其中有些不大对劲,若是顾诗丹想要害我,也不会选择出游在外害我,早就有机会下手了。我猜……”

    她盯着挂在墙壁上的那袋输液:“一定是有人怂恿她,她才会这样做的,这个人到底会是谁呢?”

    兰美芳也陷入了沉思,她也在绞尽脑汁的想着,到底是谁想对苏默歌下毒手呢?

    顾诗丹跟着顾景辰进到了屋中,顾景辰一声厉吼:“说吧,到底是谁让你这样做的?”

    “哥,真的没有,我真的没有那样做?”

    顾景辰一双深邃的双眸幽暗不见底,三两步走到了顾诗丹的身前,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子。

    “你不说是不是?是想你这张脸都不要了吗,刚才给你了一巴掌,未免有些少了。”

    顾诗丹像是用看恶魔的眼神看着他,眼前这个浑身是戾气的男人,哪里是平日里*着她的好大哥,倒像是一只被惹怒的野兽。

    她吓的浑身发抖,脑中已经不受她控制,几乎是脱口而出。

    “是……晓蕊姐姐告诉我这样做的。”

    “是她让你这样做的?为什么?”

    “她说这样就可以让苏默歌从周逸的眼前消失。”

    顾景辰手一用力,将她推倒在地上。

    “你个蠢货,默歌是我的老婆,就算她真的遭遇了什么不测,我也不会离开她的。若是周逸无心,你又何必害怕?妹妹啊妹妹,你应该滚回美国了,瞧你脑袋真是笨的可以去死了。”

    “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顾诗丹哭的身子都在发抖。

    顾景辰一步一步走近她,朝着她冷冷喊道:“你若是还敢有下一次,我就让你从此离开顾家,你看我到底能不能做到。”

    顾诗丹想要求顾景辰,可是一看到他冰冷的态度,她吓得瑟瑟发抖,蜷缩成了一团,不知道该怎么做、怎么说好了。

    周逸从厨房端了一碗红枣汤过来,在瓷白的小碗中,红枣汤的清香弥散在空气中,让苏默歌闻到了,感觉到浑身都放松了下来。

    “给你熬了碗红枣汤,你趁热喝了,都好久没吃东西了。”

    苏默歌的心微微颤抖,想起她从前很容易感冒,每次感冒都会贪嘴想要吃好吃的,可是病的那么重又怎么会有胃口?

    可她每次感冒都想喝红枣汤,以前她生病时妈妈总会敖给她。

    她不过是在周逸面前提了一句,没想到周逸记住了,在她生病的时候总是熬红枣汤给她喝。

    兰美芳觉得现在的情况很是尴尬,自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也只好回避了,留下了苏默歌和周逸二人。

    苏默歌右手打着点滴,不方便喝那碗红枣汤。

    周逸先是将苏默歌扶起,让她枕着枕头靠在*头,然后要拿着汤勺喂她喝。

    “我还是自己来吧!”

    周逸也没有阻止她,而是将红枣汤碗递到了她的手上,一双褐色的双眸染着温柔和关怀的柔软之色。

    “红枣汤并不是很热,你可以慢慢喝!”

    “好,谢谢你!”

    苏默歌左手端着红枣汤碗,喝了一小口红枣汤,忽然觉得鼻子发酸,就将红枣汤饭放下,怎么也不能抬起手在喝上一口。

    时隔五年了,红枣汤的味道竟然一点都没有变。

    她虽然在渐渐忘记过去,可是周逸却不断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让她回忆起五年前她悔恨自己,不得已舍弃的幸福,她觉得很难过,心里像是用重重的锤子砸了一样,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难道是不好喝吗?”

    他暗自握紧了拳头:“还是这不是顾景辰给你熬的红枣汤,所以你喝不下去?”

    “红枣汤很好喝,但是我已经不是我五年前的我了,不在那么怀念这种味道。”

    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只想着周逸可以放下一切,他们也好各自过各自的生活。

    兰美芳终于忍不住了还是急步走了过来,她看了看挂在墙壁上的输液袋,低声抱怨一句:“给了那几个医生和护士那么多钱了,怎么到了换液的时间,他们竟然不上门伺候了,真是欺人太甚了吧?”

    她对着周逸带有祈求之色,笑了笑:“周学长,我刚才没有记住医生的手机号码,麻烦您帮我去医院里找他们来,让他们及时给默歌换输液。”

    周逸看了眼墙壁上挂着的输液袋里的确药液不够了,他‘嗯’了一声,临走前神色复杂从苏默歌有些苍白的面色上扫过,最后身影消失在了门外。

    兰美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有时候看到周逸在望向苏默歌时,那种怀念不舍和怨恨的眸光,她真的很心痛他,为了默歌那么痴情,可是换来的却是她无情的背叛。

    说实话,要是默歌不是她最好的闺蜜,她一定不会在和她说一句话,因为她这样做真的太令人伤心了。

    她若有所思看着苏默歌,却让苏默歌这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她轻轻叹了一口气,人生有的时候,由不得自己决定。

    打了两天点滴,苏默歌的身体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顾景辰接来了老爷子的电话,说***病又重了,想要见一见他们。

    苏默歌本不想离开s市这样早,与兰美芳依依不舍道了别,这才乘着顾

    家派来的专车回往她住的城市。

    当车子开回了顾家大宅,顾老爷子的管家于叔亲自接待了顾景辰他们四人。

    他边走边摇头叹息:“这次老夫人的身体状况很不好,你们等会见到了她,一定不要说气她的话。”

    顾诗丹挽着周逸的胳膊,眼底闪过一丝幽幽的眸光。

    苏默歌和顾景辰并肩而走,却在要走进大厅门时,看到了已经好几日都不见的那位男人的颀长身影。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