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0 不由自主的在乎,是不是说明还爱我?

    苏默歌感觉到了头顶上出现了一片阴影,她连抬头的时间都来不及,就已经感觉到了被危险笼罩在其中。

    “默歌!”

    顾景辰朝着苏默歌扑来,将她护在了怀中,在地上翻滚,扬起了一阵尘埃。

    大片的水泥土块砸在了他们的身边,震耳欲聋的落地声后,碎成了数十块,弹射到了四面八方。

    苏默歌惊魂未定,连呼吸都变得一滞,在他的怀中紧紧阖上双眸,不敢去想如果她刚才没有被顾景辰救走,被这一大块水泥土块击中,会不会被砸成了肉沫,成为了人们口中说的粉身碎骨。

    “默歌,你没事吧?”

    顾景辰将身子撑起坐在地上,将苏默歌也从地上拉起。

    她轻轻摇头,脑袋里却是空空的,想起刚才多么的危险,她就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默歌……”他不放心她,又唤了一声。

    苏默歌这才恢复了平静的心情,朝着顾景辰微微一笑:“我没事,刚才真是谢谢你了!”

    她的心还是动容了,至少在她的心里有件事可以确定,那就是顾景辰还是在乎她的。

    顾景辰从地上站起,边用手扑着身上沾染的尘土,边漫不经心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就算刚才站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是一个陌生人,也一定会扑过去将你救走的。”

    她很了解他,他从来都不喜欢将他的好告诉别人,甚至喜欢说一些生硬的话让人觉得他是个冷酷无情的男人,可是他的本性还是善良的,至少她认为他并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男人。

    苏默歌从地上站起,也用手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她想继续刚才的话题:“顾景辰我觉得,我们应该从林万强的家庭着手,兴源路这块地皮上荒废的娱乐园本来是林万强为他的妻子和女儿而建的,而他在失去了妻子和女儿之后就放弃了这个工程,所以兴源路这块地皮也可以说成为了他的遗憾,也是他心痛所在。”

    顾景辰双手插进裤兜里,望了眼一片荒废的建筑和场地,他边往外走,边叹息一声。

    “兴源路就算是建成了娱乐园,他的妻子和女儿也不会回来了!”

    他像是一眼就读懂了苏默歌的心思,知道了她这是想为林万强将这片荒废的工程继续下去。

    “再说了,s市已经有了迪斯乐园,也几乎成为了全国顶级的娱乐园,若是在建一个娱乐园,岂不是被迪斯乐园挤兑到毫无生意,等着关门大吉吗?”

    苏默歌却是不赞同的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按你的猜测,在兴源路建一个娱乐园会被迪斯乐园挤兑黄了,那么为何一项精明的林万强会在一年前、甚至比这还要早,就已经想好了要建一个娱乐园,我可不相信之前他要建娱乐园只是为了满足妻子和女儿想要在这里游玩的心愿。”

    顾景辰陷入了沉默,因为苏默歌质疑的这句话,恰恰是他刚才所想不到的问题。

    苏默歌猜测:“或许只有林万强本人才会知道这个商业机密,他若是不说,我们也没办法猜测出,他要建这个娱乐园的最初目的。”

    顾景辰和苏默歌都回到了车上,司机将车子开走,苏默歌想了想让司机将车开回宾馆。

    顾景辰也觉得他们不适合现在就去见林万强,应该有个完全的准备然后在去见他。

    回来的时候,苏默歌和顾景辰并肩走进了电梯,随着电梯浮动,看着上升的红色数字,苏默歌不知不觉就想起了曾经困在电梯时,顾景辰是那样的着急和在乎她。

    她仍旧还记得,他要背着她走,她静静地趴在他宽阔的背后,感受着他的体温带来的温暖,身上淡淡的清香,那时的自己还偷偷的流下了幸福的眼泪。

    他们之间,或许经历的太多太多了,以至于让她没走到一个地方,都会想起他们拥有过的回忆。

    叮!

    电梯打开了,苏默歌跟在了顾景辰的身后走出了电梯,拐了一个弯就是他们所住的宾馆房间。

    苏默歌快走了两步,走到了顾景辰的身前,先拿出了房门卡打开了房门。

    她用余光望了一眼身后的顾景辰,她很想知道他到底会选择去沈佳佳所住的房间,还是和她一起进同一个房间。

    “你到底进还是不进?”

    他走到了苏默歌的身后,浓眉微微皱起,抬手将她推进了屋中。

    苏默歌有一瞬间的迟疑,很快她的心里微微掀起了波澜,让她有种猜测沈佳佳其实在他的心里,也许并不重要。

    她将手中的公文包放在了沙发上,然后坐在了沙发上,想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

    “景辰,你回来了吗?”

    又是沈佳佳,她还真是阴魂不散,已经在门外敲着门,向着门内唤着。

    顾景辰刚将外套脱下,正要坐在沙发上,就听到沈佳佳在门外唤他,他眉头一直皱着没有松开,走到房门前将门打开。

    “景辰,你回来了,也不告诉我!”

    她朝着顾景辰扑了过去,双手像是绳子一样拴在了他的脖颈之上,缠上了就不打算松开。

    苏默歌轻轻咳嗽一声:“沈小姐,我们要谈公务,你是想进来一起听呢,还是回你的房间里等着呢?”

    沈佳佳就知道苏默歌不会像从前一样对于她和顾景辰在一起,不闻不问。

    她用鼻音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朝着顾景辰眨着含有泪雾的双眸,扮起了可怜。

    “景辰,你今天没有陪我去医院,你不知道,医生检查了我的左脚脚上,告诉我是……轻微的骨裂。”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苏默歌正好给自己倒了一杯纯净水,喝上了一小口,听到沈佳佳说这样夸大其词的话,她差一点没将口中的水呛进嗓子里。

    她将水杯重重地敲在了蓝色透明的茶几之上,也没有去看沈佳佳那一张泪眼楚楚的惺惺作态模样。

    “沈小姐,你要是真的骨裂了,我可以陪你一只脚趾头怎么样?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是有些内疚了,不如我们一起去医院在检查下如何?”

    沈佳佳看得出苏默歌并不是在和她开玩笑,她咧开了嘴巴,笑容有些僵硬。

    顾景辰越来越不喜欢沈佳佳说话的方式,虽然是很会撒娇和乖巧,可是这些话都不诚实,表情也很虚伪。

    他将她缠在他脖颈上的双手拿开,看了看她的左脚上穿着拖鞋,也没有打石膏包扎,倒像是没有什么差错。

    “你的左脚真的有事吗?”

    他盯着沈佳佳的左脚瞧着,沈佳佳就像做了亏心事,心虚的咧嘴笑了笑。

    “景辰,你还没有听我把话说完,后来我不相信医生的话,让他复查了下,最后确定了并无大碍,就是有些肿了。”

    苏默歌故装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还好你没事,要是有事这个昏庸的医生还不知道怎么给你医治,说不定会把你治成了瘫痪……”

    她伸出手捂住了口,然后放下:“瞧我说话就是这样口无遮拦,沈小姐你也不要和我置气……老公”

    她拿起了身旁的公文包,将里面的资料拿了出来。

    “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商讨下关于收买兴源路这块地皮的事情呢?”

    顾景辰‘嗯’了一声,然后对沈佳佳不冷不热道。

    “你先回去休息吧,这几天我可能都要很忙了,等办完了公事再找你。”

    沈佳佳不依不饶,又开始抖肩膀撒娇。

    “不要嘛景辰,我就站在你身边,不打扰你们谈公事好不好?你也知道,我习惯有你陪着我了,如果看不到你,我会难过的。”

    苏默歌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将资料又塞进了公文包里,起身要走出门。

    “沈小姐你多大了,还像个孩子一样粘人?我们这是在谈公务,你能不能放聪明点?再说了,就算顾总他不爱我,你也不要在别人的老婆面前,和她的老公腻腻歪歪的行不行,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她从沈佳佳身边经过,带来了一阵风,沈佳佳刚要反驳回去,手臂被苏默歌用力一撞,她向身后退了两步。

    “苏默歌,你太过分了!”

    沈佳佳咬着嘴唇,泪水滑过了她白希的面庞。

    顾景辰终是忍不住心疼她,伸出纤长的手指为她拭去面庞的泪水。

    “佳佳,不要哭了,这样很丑!”

    苏默歌停住了脚步,上牙齿紧紧咬住了下唇,这一刻她的心像是被人用尖尖的指甲抓伤,然后在伤口处用刀子割着,一刀一刀,割的很深。

    她没有转身,而是对他们,将内心的冰冷一并嘶喊出来。

    “要哭就回到你们该去的房间里哭!你的眼泪还真不值钱,说掉就掉,让人觉得可笑。”

    ——————

    21:30左右第二更送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