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 对不起,就算你结婚我也爱你!(痴情男人)

    苏默歌现在最不想听到的两个男人的名字,一个是顾景辰,一个就是周逸。

    对于顾景辰,她是爱与痛并存和纠缠着;而对于周逸,她只有悔恨和内疚。

    当他在她的身旁坐下后,她真的有种冲动,从他的身边溜走。

    可是,出于礼节和内心挣扎后的结果,她还是缓缓转身,看向了坐在身旁一身蓝色运动装的赵毅。

    “赵学长好久不见!请问你有事找我吗?”

    “嗯!”

    他将手中的篮球放在了脚边,然后深吸一口气对她说:“周逸是我最好的哥们,所以有些话我必须要对你说。”

    提到周逸,苏默歌已经猜出了他想对她说什么。

    她装作着急的样子,朝着被晒在一边,尴尬到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兰美芳唤道。

    “美芳,我忽然想到有件事很急,现在就要去办……”

    她朝着兰美芳眨了眨眼睛,兰美芳毕竟和她是多年的朋友,一看就知道她这是想找个借口溜走。

    她打着哈哈笑道:“是啊,我差一点忘记了,默歌你还有很重要的事情没有做呢……”

    苏默歌站起身,很抱歉地朝着赵毅点了点头:“对不起赵学长,我有事先行一步了,等改天我们在聊!”

    “默歌……我知道你现在很不想听到有人提起周逸,我也知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只是我不想看到你们到了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我真的觉得周逸真的很可怜。”

    默歌的心像是被人揪了出来,放进了冰水里沁泡着,那种如冰刺骨的滋味,让她也很是难受。

    “我……”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赵毅从脚边的地面上拾起篮球,从长椅上站起,对她无奈地笑了笑:“你等我十分钟,只要十分钟就好,我有东西要给你!”

    “好!”

    赵毅捧着篮球跑开了,兰美芳忙拉住苏默歌的手,准备和她一起开溜。

    “走啊,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就不怕他等会儿回来,又提周逸?”

    苏默歌就像是千斤重的铅球拴在了脚腕上,一动不动,虽是垂下了双眸,但是话语中充满了坚决。

    “不,我要等他!我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东西要转交到我的手中!”

    兰美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她真的很后悔,早知道赵毅会见到苏默歌提起周逸的事,她就算在暗恋和喜欢赵毅,也不会在默歌的伤口上撒盐,让她难过。

    她坐在了长椅上,耷拉着双肩,无奈地看着一直垂眸不语的默歌。

    十分钟的时间等待,此刻就像是过了十年,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一样,让苏默歌感觉这短短的十分钟,是多么的令人煎熬。

    哒哒!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苏默歌抬头望去,见他手中捧了一只咖啡色的方盒子。

    他跑的大汗淋漓,然而并未休息,将方盒子递到了苏默歌的手中。

    “你打开看看,我觉得这些东西还是交到你的手中比较好!”

    苏默歌接过方盒子,将方盒子放在了膝盖上,打开了盒盖,看到了里面是厚厚一摞的信。

    她迟疑了下,最后还是从中取出了一封信,打开了信封,抽出了里面的信纸。

    ——默歌,你让我找你找的很苦,能找到你已经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我知道你一个人在那里很孤独,所以我会经常给你寄去书信,你就当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这样就不会觉得孤独……

    苏默歌看过这封信后,眼睛里是细碎的光芒在烁动。她看到了最后一行写的日期2010年6月20日。

    正是这天,她一个人孤独地来到了英国,准备在英国住上一辈子,再也不要和任何人联络,哪怕孤独终老,她也愿意承受。

    赵毅深深望着她:“自从你离开了周逸,结了婚,婚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周逸到处找你,去过了你们曾去过的每一个地方,甚至日日夜夜都没有睡,不停的找着你……也跟着辍了学,堕落过他自己。全校属他的成绩最好,把所有的希望也都寄托在他的身上,可是他却选择了放弃……可见,他是多么的爱你。”

    苏默歌将这封信捧在怀里,轻轻阖上了双眸,心像是千万只虫蚁啃噬着,让她又痒又痛着。

    “请原谅我,当时我为了让他振作起来,所以擅自做主,模仿了你的字体,编出了一个假地址,与他通信……想鼓舞他,让他返回校园,重新面对生活。”

    “这不怪你,要怪就怪我,当时不辞而别!”

    苏默歌将方盒盖子盖好,将方盒好好收在手中,从长椅上站起,对他点头笑了笑。

    “谢谢你赵学长!”

    “你不必感谢我,只要不记恨我,当初用你的身份欺骗了他就好。”

    苏默歌与赵毅辞别,兰美芳看到苏默歌的心情很是低落,皱了皱眉头,很是懊悔。

    “这个赵毅虽然是为了哥们,做出了这样感人和够意思的事,可是默歌你有想过吗?他这样只会更加害了你,让周逸知道你在国外后来过的生活很好、很惬意,又与他断绝了联系,这不是想把他当个废弃的垃圾一样抛开了,让他更难受吗?”

    兰美芳自从在社会上工作了,走南闯北走了不少地方,已经变得越来越精明了。

    她很快就联想到了赵毅这样做的后果,只会解决燃眉之急,到了最后害的更深的人只会是苏默歌。

    苏默歌沉默地低头往前走,不想在说一句话,因为她怕她一开口,就会将她难过的哽咽声音败落在兰美芳的面前,让她也跟着担心和难过。

    兰美芳看到她沉默的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也静悄悄地跟在她身后走着,两个人漫无目的又安静无声的走,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忽然看到了前面有很多人正在有说有笑的排队。

    兰美芳指着前面排队的入口:“是s市最有名和有趣的迪斯乐园,我们也到里面散散心怎么样?”

    苏默歌这个时候,哪有心情去乐园里玩呢,她摇了摇头。

    “我不太喜欢那样热闹的地方!”

    “你啊就是心情太压抑了才会这样,等玩的开心了,什么也不想了,也就好了。”

    兰美芳硬拉着苏默歌排着队,买了进乐园的门票,随着人群挤进了乐园。

    苏默歌端着盒子到处走觉得很是麻烦,兰美芳让她将东西寄存在乐园门口,然后两个人才能无所顾忌的排队玩里面的游戏。

    苏默歌最不喜欢玩这种刺激的游戏,总觉得不安全。

    倒是兰美芳拉着她不依不饶,不肯松手,倒是让苏默歌陪着她玩了海盗船和过山车。

    玩过了过山车,苏默歌的脸色就不大好,已经吓得全白了,一点血色都没有。

    兰美芳瞧见苏默歌玩完过山车后状态很不好,有些不好意思,红着脸:“我没想到你竟然这样怕玩过山车,都是我的罪过,害得你脸色难堪。”

    苏默歌轻轻笑着摇头:“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不是还有好几个地方没有去吗?你去玩,我在旁边等着。”

    “我本来就是陪着你来散心的,到头来成了我一个人玩遍乐园,这成什么了?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你一定不会害怕,而且还会很喜欢的!”

    苏默歌又不是没有去过乐园,她将这个地方说的神神秘秘,她倒是有些好奇了。

    兰美芳拉着苏默歌的手臂来到了她说的地方,差点没让默歌哭出来,不就是摩天轮吗?有她说的那么神奇吗?

    兰美芳和苏默歌坐进了一个全是玻璃窗的密闭空间,在摩天轮旋转起来之后,兰美芳乐此不彼地为苏默歌指着外面的景色。

    “你从这里就能看到,这是s市最繁华的月光广场,还有那里……有个大型的5d影院,等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看……这里呢,就是我们来时的地方,你猜到没有……这是我住的高级公寓,从这里看起来,是不是小区很美很温馨呢?而且还有赵毅在那里,我真的觉得自己超幸福呢!……还有那里……”

    待苏默歌所坐的摩天轮空间升起在空中静止了旋转片刻,离她不远的后一个摩天轮玻璃窗内,坐着两个熟悉的身影。

    她暗自握紧了拳头,眼神中满是惊愕和冷然。

    “默歌,你在看什么呢?”

    兰美芳感觉到她的表情奇怪,扭过头循着她望去的方向看,不由得一种不详的感觉跳进了她眼底。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