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老婆听话,你乖乖躺着!

    他低沉磁魅的话萦绕在苏默歌的耳边,让她听了浑身发麻,想要将她的腰身从他的大手中挣脱,他反而拥的更紧了,都快要将她揉进了他的骨头里。

    “咳咳!”

    顾老爷子咳嗽了一声,顾景辰与苏默歌二人才意识到他们的失态,竟然忘记了顾家二老还在这里,他们刚才的举动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顾景辰和苏默歌二人就像是同极磁铁相斥,瞬间分开。

    顾景辰倒是显得很坦然,毕竟他脸皮够厚,还是个男人,倒也无所谓。

    可苏默歌却感觉羞死了,一想起刚才她给顾家二老许下的承诺,就有种想找个地缝也愿意钻进去躲一躲的冲动。

    “奶奶,你在家好好养身体,我和默歌回家造人去了!”

    他说这样的话,竟然面不改色,苏默歌更加佩服他厚颜无耻的程度。

    顾家老太太说话有些吃力,但是她的每一个眼色和动作,顾老爷子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

    顾老爷子冷着一张脸:“不许走,从今天起,你们就要住在这里。”

    顾景辰第一个抗议:“爷爷,顾家那么多的产业都等着我去管理,你难不成想要荒废了你一手经营和打拼下来的天下吗?”

    “混小子,我又没有说不让你去工作。我意思说,只要默歌觉得需要,你随时都要赶回家中配合她,等到你们结束了,你在回公司正常上班。直到她怀了身孕为止,你们才可以离开这里,回去过你们想要的生活。”

    顾老太太咳嗽了两声,顾老爷子会意了她的意思,又补加了一句。

    “不对,是等到默歌将孩子生出来了,让我们抱到了曾孙子了,你们才可以回你们的家。”

    顾景辰扯动了唇角,露出了一副苦相,他转身看了眼苏默歌,她也是蹙着眉头,一脸为难的样子。

    “爷爷,那么我先回公司一下,今天很多公务还未处理完,等我处理完之后在回来。”

    顾老爷子将手中的水晶拐杖用力的敲了下地面,对他吼道:“先不用去,等你们做了该做的事之后,你在回去!”

    他对身旁的于叔吩咐:“为他们布置一下,就在这里,让他们……”

    顾景辰和苏默歌同时忍不住制止:“爷爷……”

    顾老爷子看了眼躺在*上的顾老太太,见她也不赞同的摇头,他这才改变了主意:“你去给他们的新房备出来,然后看守在外面,没有我的吩咐,不让他们离开半步。”

    “是,老爷!”

    于叔带着严肃的表情,做出了请的手势。

    苏默歌和顾景辰只好硬着头皮,被于叔送上了楼上的新房。

    这间房里,布置的很是浪漫。

    粉红色的墙壁,粉红色的软*和被褥,上面洒上了玫瑰花瓣,到处都是浓郁的玫瑰花香。

    而离*不远的雪白色的长桌上,摆放着两只倒了三分之一高脚杯高度的红酒,彩色的蜡烛燃着彩色的光亮,将周围的气氛增添了温馨和浪漫。

    于叔恭敬的退出了房间,苏默歌以为他离开了,轻手轻脚走到了门前,打开屋门却发现于叔像是一名警卫,站在门边守着。

    他的脸色很严肃:“少夫人,有何吩咐?”

    “没有,我就是觉得饿了,想要找点吃的!”

    苏默歌也只好用这个理由来敷衍于叔。

    “别着急,等下会给你们送来吃的!”

    “我不急,我等着!”

    苏默歌将门掩上,耷拉着脑袋,有些无力的走到*边坐下。

    顾景辰已经仰倒在软*上,修长的双腿耷拉在*边,一双手交叉枕在了后脑勺,薄红的唇扬起,邪恶的笑出了声。

    “苏默歌,你也有紧张的时候?刚才是谁那么痛快的答应了,要和我造人啊?”

    苏默歌朝着他猛挖了两眼:“还不是你,你要是找到充分的理由拒绝了,我怎么会答应的那么快呢?”

    “你是害怕人工受孕对不对?”

    苏默歌不得不承认,顾景辰的脑袋瓜的确转的很快、很灵。

    她也不想隐瞒:“人工受孕你以为会是什么好事吗?我感觉那简直就是一个噩梦!还有……”

    她有些打趣,上下瞧了瞧他修长的身体:“你想让爷爷和奶奶以为,是你的xing功能不全,所以无法让我怀上孩子吗?如果是这样,我只好忍一忍,接受人工受孕好了!”

    一个男人最忌讳都就是两个字‘不行’,尤其在夫妻之间的xing生活中,要是他说不行了,那么连妻子都要鄙视他了。

    苏默歌竟然敢和他开这个玩笑,简直是找死。

    顾景辰一侧身,大手揽住了她的腰,将她压在了手臂下,躺在了他的身侧。

    “你怎么知道我不行呢?今天我要不把你伺候爽了,我就不是你老公!”

    苏默歌讨厌离她靠的太近,想要伸手推开他的胸口,却发现他用的更紧,到最后将她的头都按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大少爷,少夫人,老爷让我给你们送来吃的!”

    顾景辰和苏默歌二人弹开,两个人含笑坐在*边。

    顾景辰指了指*边的那张桌子:“于叔,将吃的放在上面就可以了!”

    苏默歌在整理被顾景辰弄出褶皱的裙子。

    于叔没打算离开,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有两个盖着盖子,看似很古老的小盅。

    “老爷吩咐了,只有你们吃完了这两盅东西,我才能离开。”

    顾景辰和苏默歌相视一眼,知道顾老爷子铁定了要他们今晚就要修成正果。

    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他们也有了主意,先应付了这个于叔再说。

    顾景辰端起了托盘中的那只小盅,打开盖子,将盅里黑乎乎的东西,一饮而尽。

    苏默歌观察着顾景辰喝下那盅黑乎乎东西后的表情,面带微笑,很是享受,有那么好吃吗?

    她也端起了托盘上的那盅东西,一饮而尽。

    “好苦啊!”

    她差一点将喝下的那盅东西吐出来,可是一看到于叔吓得瞪大了眼睛,她知道她要是吐出了喝下的东西,一定会被于叔告诉顾老爷子,说她不听从他的命令了。

    她忍着哭,闭着眼睛,狠下心将那盅东西吞进肚子里。

    顾景辰瞧见她吃苦的东西狼狈成这个样子,忍不住低声笑了出来。

    于叔看见那两只空了底的小盅,很是满意地笑着点头。

    “大少爷和少夫人表现不错,不过别心急,等一会儿还有很多吃的送来。”

    “啊……于叔,我不饿了,你不用送来吃的了!”

    苏默歌感觉到她的口中又苦又涩,眼泪都要被这苦味刺激的要流出来,她赶快阻止于叔,不让他继续端来这么难吃的食物。

    于叔又变了脸色,有些严肃:“这是老爷的吩咐,你们要是不想吃,我只好如实禀报给老爷了!”

    顾景辰一把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臂,朝着她眨眼睛,示意她不要再多说话了。

    他对于叔推了推手:“于叔辛苦你了,爷爷要你拿来的东西,你尽管拿来好了,吃完了我们还有正事做,可别耽误了这造人的正事。”

    于叔很愿意听这话,又眉开眼笑,恭敬的退出了房间。

    苏默歌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顾景辰啊顾景辰,你难道没有看到爷爷今天的架势吗?他是不达到目的不会罢休了。你要是一口答应了让于叔去拿吃的,我看你非得吃的肚皮涨破了,补得流鼻血身亡了,才知道后悔。”

    “那是你们女人多骄性,吃不了苦!我是男人就不同了,有什么苦都能吃得下。”

    苏默歌意味深长地朝着他笑了笑,她还真想见识一下,这个霸道傲娇的顾总裁,有多么的男人,会不怕顾老爷子命于叔送来吃的东西。

    “少爷,少夫人,这是六味鸡汤,你们一定要喝光了。”

    顾景辰与苏默歌都很痛快的喝下了于叔端来的第二碗鸡汤。

    “大少爷,少夫人,这是老爷让我送来的鹿鞭汤和鹿胎羹。”

    二人相视一眼,他仍旧是很潇洒的一饮而尽,苏默歌却盯着鹿胎羹发呆,最后还是眼睛一闭,端着那碗鹿胎羹吃进了嘴里。

    于叔刚端下去空碗没多久,又端着一托盘的食物过来了。

    “这些都是补血补气的滋补食物,少夫人一定要全吃光了,尤其这阿胶驴血掺了几十味名贵的药材熬成的药汤,你可不要浪费了。”

    苏默歌很是为难,喝了那么多碗的汤了,胃里已经没地方在装进去任何食物了,简直是要撑死她不成?

    她想了想,最后只端起于叔说的那碗阿胶驴血的药汤,捏着鼻子,表情很痛苦的喝了进去,到了最后,感觉胃里一阵翻滚,险些没吐了出来。

    “于叔,我只能喝这一碗药汤了,剩下的我喝不了,你端下去吧!”

    于叔摇了摇头,重重的叹了口气:“哎!少夫人在忍一忍,什么都会挺过去了。”

    顾景辰还在幸灾乐祸,以为于叔不会在回来了。

    “苏默歌,你也就这么点出息吧,才喝了几碗汤,你就喝不下、吃不下了?还想不想要孩子了?”

    “要孩子也不是吃药补出来的吧?要是每个女人都能吃药补出来,生了孩子,还要你们这些男人有何用了?”

    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要是于叔给你端一盘子滋补的东西吃,我就不信你都能吃光了。”

    “爷爷和奶奶都觉得你差劲,所以就给你多准备了滋补的药汤,我身体健康的很,不像你身子瘦弱发虚,一定不会……”

    他的话还未说完,于叔又端着盘子回来了。

    这下顾景辰的眼睛都要瞪得突出来掉进了于叔端着的托盘中,嘴巴长大了,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于叔,这又是些什么?”

    “当然都是壮阳补肾的滋补品了,海鲜粥、沙茶羊肉片、洋葱牛肉卷、鳗鱼山药饭、盐焗腰果、白果炒虾仁、芝麻酱拌腰片……”

    于叔还未说完,顾景辰已经受不了了,他做出了停止的手势。

    “于叔不要再说了,这些我一个也吃不下,你端下去吧!”

    于叔有些为难:“可是老爷有吩咐……”

    “爷爷要是问为什么我不吃,你就告诉他,要是他喝下两碗大补汤,还能吃下这么多补药,不怕壮阳补肾多了会死人的话,都给他吃好了!”

    于叔板着一张脸,重重叹了一口气,老爷还不是为大少爷好,听他说的话,还真是气死个人呢。

    于叔终于走了,而且在没有进门,不过苏默歌能肯定的一件事,就是他一定会守在门外,一定不会让他们钻空子逃开。

    “我先去洗澡了!”

    顾景辰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落,扔在了*上,最后只剩下一条黑色紧致包裹他腰下寸土之地的内裤。

    他转过身,将他完美的八块腹肌和已经有些傲挺、若隐若现的雄姿,展现在苏默歌的面前,扯动唇角笑了笑:“老婆,要不然我们两个人一起去洗澡怎么样?这叫鸳鸯戏水,你觉得如何?”

    苏默歌闭上眼,实在不想看他妖孽的身材,媚惑人心的面孔。

    “你要洗就自己去洗吧!我没有两个人共洗澡的习惯!”

    “那好,我先去洗了,你也准备下,我洗澡很快的!”

    他修长半罗的身体从她的面前摇摆着消失,浴室里很快传来了花洒淋下的水声。

    苏默歌坐在*边,有些紧张不安,一想到他出浴后,会按照爷爷的话,在她身上努力造人,她就有种想要逃离的感觉。

    她起身走到屋门边,一想到于叔就站在门外,她是逃不掉了,双肩耷拉下来,垂着脑袋又不得不坐回*边。

    她嫁给了顾景辰,早晚都是要为顾家开枝散叶的。

    既然早来是来,晚来也是来。

    不如就豁出去一把,该怎么做就怎做,不必扭扭捏捏的,到了最后还被顾景辰这个霸道自傲的家伙笑到了。

    对了,还有那句话,生米煮成熟饭。

    如果她把顾景辰给办了,怀上了他的骨肉,那么他是不是以后就不会贪恋那个女人,和她一起安心的过日子,过着快乐幸福的生活?

    “苏默歌,你还在等什么?”

    顾景辰已经从浴室出来,他腰间围着一条白色的浴巾,头上湿答答的,身上也沾着几滴晶莹的水珠,好一个出水芙蓉够让人销魂的。

    出水芙蓉?形容这个男人似乎有些不恰当了。

    她盯着他的身子看着,摇了摇脑袋,却被顾景辰一把从*上拉起。

    “还不去快去,别让我等着着急!”

    “你急什么,我早晚不都要和你睡一张*上,做夫妻之事吗?难道我还能跑了不成?”

    顾景辰仰倒在软*上,朝着她推了推手:“废话别太多了,行动才能证明一切!”

    “我又没说不洗!你最好别等的困了睡着了,到时候可别到爷爷、奶奶那里告状,说我不和你造人。”

    “你在不去,我可要真的睡了!”

    苏默歌在心底诅咒,他最好困得眼睛粘上了,这样她就能逃过和他在*上滚*单的机会,不必害怕他对她霸道粗鲁的行为。

    她走进了浴室,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的脱掉,光着身子走到了花洒下,拧开了热水浴的阀门,温热的水沿着她的头顶洒下。

    她用了洗发露,正揉搓着已经淋湿的长发,揉起了很多泡沫,脸上也沾了不少白色泡沫。

    她怕泡沫流进眼睛里会弄痛眼睛,紧紧闭着眼,揉搓着头皮,感觉到刚才的紧张感一点点没有了,浑身也轻松了许多。

    还是那句话,该来的终归要来,她苏默歌二十三的成年女人了怕什么?

    她开的花洒很大,淋水声也很大,又闭着眼睛看不到浴室里的情况,连浴室的门被拉开了,她都不知道。

    她闭着眼睛,哼着小曲,觉得又轻松、又惬意,尽管她哼的小曲跑调了,只要她觉得高兴,又有什么问题?

    “你快别唱了,太难听了,太有杀伤力了,都能毁灭地球、毁灭人类!”

    “顾景辰?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苏默歌边冲着头上的洗发露揉搓出的泡沫,边双手环胸朝着他怒吼一声。

    顾景辰依靠在浴室门边,像是在欣赏一道旖旎美丽的风景。

    “我的内裤落在里面了,要不你帮我洗了,拿出去晾着?”

    她头上的洗发露泡沫洗的也算干净了,也能睁开眼看清站在浴室门边的那个妖孽美男。

    她伸手拾起了放在手盆上的沐浴露朝着他砸了过去,却被他轻巧的抬手接住。

    他瞧了瞧是瓶塑料瓶的沐浴露,‘好心’的问道:“老婆,这是沐浴露,你确定用过了,不再用了吗?”

    苏默歌长大了嘴巴,差一点没被花洒淋下的水呛死,她气的一张小脸都要红了,背过身去,怒吼一声。

    “把沐浴露留下,人滚出去!”

    “哎,干吗发这么大的脾气,好的老婆大人,沐浴露我留下,内裤也留下了,记得要帮我洗干净了,一定要手洗的,这样我穿着舒服,如同你的手……”

    “你真是厚颜无耻,还不走?”

    她气的一扭身子要抄起洗手盆上最大瓶的护发素砸过去,可是一转身他的人影消失了,就好像刚才一切都是错觉?

    是错觉吗?

    她一看到放在门边的那瓶沐浴露才知道,原来那个厚颜无耻的男人,真的在浴室出现过,而且还在欣赏她洗澡,真是太可恶了。

    她气匆匆地走过去弯腰要将沐浴露拾起,门边忽然出现了一张俊脸,差一点贴在了她的脸上,吓得她一屁股坐在了瓷砖地上。

    “要记得,手洗啊,我不要洗衣机洗的内裤!”

    “不要脸……你滚开!”

    没等她骂完,他的身影已经从浴室门边消失。

    苏默歌决定将浴室门反锁,看他还敢不敢闯进浴室来吓她。

    她洗着洗着,又怕他又浴室门的钥匙,就用了扫把杆别在了把手的地方。

    还好这个拉门有把手、也有上锁的地方,不然这个顾渣渣在闯进来,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她这次也能洗的舒心了,她边洗着澡,边有了一个主意。

    今天死活也不和顾渣渣尽夫妻义务了,他的人真是太坏了,还不知道怎么折腾她了。

    既然不想和他在*上折腾,那就拖延时间,等到他躺在*上惬意的睡着了,她在出去,然后静悄悄躺在他的身边。

    等到他醒来了,在告诉他,他们已经该做的都做了,今天大功告成,而且一枪击中,这样以后他就不会在折腾她了。

    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岂不是很好?

    她边想着,边咯咯的偷笑两声,而且洗过澡后,又在浴缸里放了水,决定在浴缸里泡个热水澡,这才叫生活,才叫享受。

    等澡也泡好了,身上和头发都擦干了,她这才穿着浴袍走出了浴室。

    想起她的身上什么也没穿,要是穿着浴袍躺在他身侧,会不会被他怀疑了,猜想到他们之间根本什么也没有做呢?

    苏默歌蹑手蹑脚走到了更衣室,打开了更衣柜,拉开了下面的抽屉。

    第一层都是男士的小件衣物,其中摆放的最多的是男士内裤,格式色调、不同风格的,应有尽有。

    苏默歌一想到顾景辰刚才浴室里一直强调要她手洗内裤,就觉得脸发烫,赶紧将第一层抽屉推上。

    她拉开了第二层抽屉,里面摆放着女士的小件衣物,她找了几条女士的内裤和胸zhao,却发现都是一些比较性感的款式,应该是情趣*吧?

    哦都开!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什么时候这么前卫时尚了,简直在他们身上,下了这么大的血本,放下了他们高贵的脸面去做这种让人喷血的事了?

    苏默歌深吸一口气,稳定了下她有些克制不住激动的心,她找了条相对比较保守的,胸zhao是纯白色镂空有花纹的纯棉款式,内裤周围是白色蚕丝状织成的边,中间的隐私部位用了红色密,裁剪出来的形状好像是几朵玫瑰花瓣,看起来还真是鲜艳欲滴。

    她是闭着眼睛换上了胸zhao和这条内裤,实在连她都不忍直视了。

    她赶紧穿上了浴袍,轻手轻脚走回了卧室,看到顾景辰已经钻到了白色的薄被里,双眼紧阖着睡的香沉。

    她洗澡用了快两个小时了,就不信他喝饱了、等久了不犯困?不睡觉那才是奇怪了。

    她轻轻走到*边,将身上的浴袍脱下,手指捏着薄被,轻轻的掀起被子的一角,身子如泥鳅一样滑了进去。

    好了,大功告成了,就等着一觉醒来,就像是做一个美丽的梦一样,再也不用担心会被人催着要孩子了,以后她的生活还会那么自由惬意。

    她心里乐开了花,伸出手捂住了已经扯开一抹微笑弧度的唇角,两只眼睛笑的都弯了。

    “老婆,你怎么才回来,在笑什么?”

    耳边传来了低沉磁魅的声音,在苏默歌听来,却像是恶魔在她耳边咬耳邪恶的说着。

    她睁大了眼睛,转身就要跳下*,却被一只结实有力的手臂揽住腰身,将她紧紧锁在了他结实滚烫的胸膛中。

    “顾景辰,你放开我!”

    “怎么,你害怕了?害怕刚才还敢在爷爷、奶奶面前说的那么胸有成竹?还真的以为你是心甘情愿呢!”

    苏默歌咬了咬牙,心思一转,又下定了决心,既然逃都逃不掉了,那么不如试一试?

    她忽然在他的怀里不挣扎了,轻轻扭动着她柔软的身子,蹭在他的怀里。

    “我又没说要逃,就是我喜欢……你让我随意发挥!”

    她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随意发挥这个词,应该是她太紧张了吧?

    顾景辰的唇角一抽,她竟然这么浪,还要随意发挥?

    他真的松开了他的手臂,苏默歌从他的怀里跳下了*,心里又开始矛盾了,像是有两个声音同时在与她讲话。

    一个再说,你是逃不掉的,既然做了顾家的少夫人,就应该为顾家开枝散叶,与顾景辰发生夫妻关系,为爷爷奶奶生个顾家的曾孙子。

    另一个声音却不赞同,顾景辰、顾渣渣就是个大恶魔,你要是和他发生了关系,有了个小顾渣渣,你就等着以后被一大一小两个顾渣渣折磨死吧。

    苏默歌摇了摇脑袋,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了房事综合症了。

    顾景辰将被子掀开,等的有些不耐烦了。

    “老婆,我等这么久了,你一直摇脑袋做什么?是想反悔了吗?”

    “谁说我要反悔了?”

    苏默歌一转身,跳到了*上,双膝压在软*上,双手爬在了*面上,从顾景辰的双膝上爬过,边朝着他挑动眉毛,边舔了舔粉红的舌头,性感十足。

    “我这是在想,怎么才能让你更舒服了!”

    她都觉得自己说的话很羞人。

    他一边眉毛挑了挑,用一种不可思议地眼光看着她,见她快要爬过他的下身,忽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头发。

    “老……公,你干什么?”

    她还是慌张了,难道他不喜欢女人主动一些?还是她做的有些太过了?

    其实他是被她已经挑逗的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甚至都想省略了前戏,直接进入重点。

    “我们直接一点吧,我不喜欢前戏这么久!”

    苏默歌的心都要突突蹦出来了,什么叫做前戏这么久了,她不过是刚刚开始好不好?

    她蹙了蹙眉毛,撒娇的笑了笑:“老公,要是太直接了,会不会有些太快了,我想让你舒服点,怎么样?”

    “舒服点?你想怎么做?”

    她的鼻息温热的敷在他的小腹上,让他感觉到身上的某处正有了反应,连他自己都不要不受控制了。

    她将他的手从头发上拿开,朝着他舔了舔舌头,柔白的双手托了托她胸前的沉淀,让他忍不住要流鼻血。

    “你乖乖躺着,我给你来点刺激的……”

    苏默歌其实一直想稳定住他的情绪,因为她现在很矛盾,明明决定了想要和他发生夫妻间的关系,可是一想到将来要生下小顾渣渣,一大一小两个恶魔,一定会要了她的命啊!

    他见她没有了往后的动作,有些等不及了:“你是想让我主动点,是么?”

    她被他的邪恶的呼唤,吓得浑身一抖,双手在*上一滑,前胸趴在了他的腰身以下部位,让他忍不住爽叫了一声。

    “不错,继续!”

    苏默歌愣了,没想到她竟然成了主动献身的那位?让她继续,怎么继续啊?

    她瞧着那黑色的内裤中的男性特征正在发生变化,越来越隆起和凸显了,让她变得脸红耳赤,真想马上就跳下*,逃出屋子。

    “你不会不敢脱我的内裤吧?你要是想临阵脱逃,现在还给你机会。”

    她心里暗想,这个傲娇又自大的男人,她怎么会不了解他?

    这个时候就算她想临阵脱逃,他能给她机会吗?

    她一定要稳住了他的情绪,等想好了办法在说。

    “老公,别心急啊,我要来点刺激的了!”

    她硬着头皮,闭着眼睛,双手抓住了他的裤边,两手用力向下一拉。

    啊唔!

    “你就不能下手轻点?”

    他低吼了一声,刚才命根子差一点被内裤的弹性给弹掉了,她这是在谋杀亲夫吗?

    苏默歌以为她犯了什么大错,一睁开眼就看到眼前是一条兴奋到快要张开巨口的长龙,她赶紧闭上了眼睛,却被他一手按住了后脑勺,将她的脸压了下去。

    啊!

    她一紧张,想到将会发生的事,已经豁出去了,张开口用牙齿用力的咬下去。

    他像是遇见了恶魔,揪住了她的长发,一把将她丢到了*下。

    苏默歌摔得腰身和屁股都疼,这个该死的顾渣渣是想要了她的命吗?

    顾景辰从*上坐起,在灯光下仔细地检查了下他的命根子,发现里面已经有了青紫色的牙龈,这可是传宗接代的宝器,她竟然敢下狠口,是想要了他的命吗?

    他愤怒的看着她,几乎要将她撕裂。

    “你是想咬掉我的命根吗?”

    “老公,你不是想要刺激吗?我就给你刺激喽,只不过下口重了一些!”

    他的半边俊脸和唇角都变得抽搐,恨不得将她揉在手心中,在捏成碎片,这个狡猾的女人,刚开始还勾引她,后来竟然敢下口咬他的命根,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你还真是巧言善变,苏默歌,我怕你了!你给我滚出去……”

    她耸了耸肩膀:“是想让我告诉爷爷、奶奶我们完事了吗?你让我一个人去说,他们未必能相信!”

    她已经转身走向了更衣室,开始穿衣服。

    顾景辰从*上跳下,来到她身后,将她推到一边,拉开了更衣柜的第一层抽屉,找来了条内裤穿上。

    “你还真是好样的,竟然玩了我!”

    “我哪里玩你了,是你受不了我给你的刺激好不好?”

    他开始穿衬白色的衬衣,深邃的双眸幽暗,如恶魔一样要将她吞进口中。

    “你等着,要是还敢有下次,我非把你弄死!”

    她知道顾景辰这个人说一不二,他敢这样说,也一定能做到。

    这个傲娇又粗暴的顾总裁,看来是要暴脾气发作了。

    她很懂得看脸色,对付他最好的方式就是默不作声。

    果然很有用,顾景辰已经系上了腰间的裤腰带,穿上了外套,大步流星走出了房间,将屋门重重的摔上。

    苏默歌挑了件白色的长裙,她喜欢白色,并不是因为周逸,而是因为她和周逸有共同喜欢的颜色,也难怪她当初和周逸成为了男女朋友的关系。

    忽然想起他,苏默歌的心里还是有些丝丝的痛着,没想到那些美好的回忆,竟然成了一把无形的刀子,割着她的心,痛着她的心。

    “老婆,该走了!”

    顾景辰看到于叔候在门外,拦着他不让他离开,也只好搬苏默歌这个救兵了。

    苏默歌收起了那些伤心往事,穿好了衣裙,走到了顾景辰的身边。

    二人面上微笑,眼底却是谁也不屈服谁的冰冷和坚毅,他抬起他插进裤兜里的右手的臂腕,苏默歌将左手挽了进去。

    两个人如胶似漆,多么的甜蜜,让于叔这才满意的笑着点头。

    他心底想着,大少爷果然和曾经的老爷一样,龙虎精神,两个多小时啊,真是够男人啊!

    可就是折腾了他这把老骨头了,让他站了这么久,两条腿都累的发抖。

    于叔带着他们来到了顾老爷子和顾老太太这汇报,顾老太太睡着了,他来到他身边,附耳轻声地对顾老爷子说。

    “老爷,今天我按照您的话给大少爷和少夫人吃了补药,果然是有效,这一次大少爷和少夫人二人……用了两个多小时呢!您和太太一定会早日抱上曾孙子的!”

    顾老爷子推了推手,于叔这才退到一边。

    他怕声音太大吵醒了她夫人赵芳,对顾景辰和苏默歌眉开眼笑,轻声道:“今天表现不错,以后继续努力!”

    最后他决定继续施压,看来施压的效果管用:“若是你们在一个月内还无效果,我就让有权威的医生给你们做人工受孕,别想和我讲条件,我是不会同意的。听到了吗?”

    顾景辰和苏默歌都深吸一口气,最后无奈的笑着回答。

    “听到了爷爷!”

    “你们也够累的,于叔……准备一些补品给他们吃,给他们补补身子,然后让他们好好休息去吧!”

    “是,老爷!”

    顾老爷子毕竟是岁数大了,在顾老太太身边照顾了一天也累了,伸手揉了揉额头。

    “我累了,想休息了,你们也下去吧!”

    “爷爷,你要多保重!”

    “爷爷再见!”

    苏默歌和顾景辰向老爷子辞别,于叔正准备为他们备些补品吃,他们二人一想到刚才吃过的那么多难闻难吃的补品,胃里一阵翻滚,都阻止了于叔,不必麻烦,他们要出去吃。

    于叔也觉得总在家里吃,似乎情调不够,应该让他们出去多浪漫浪漫,毕竟是年轻人嘛,他就没有多说什么,而是亲送他们离开了顾家。

    “大嫂,你们怎么回来了?是来看爷爷、***吗?”

    顾诗丹和周逸刚从车子中走出,就看到顾景辰和苏默歌手挽着手来到车库要上车,她表面上很好奇,其实内心对她很反感。

    顾景辰挑眉看了眼她身边一身纯白亮眼的英朗男人周逸,无意间瞥见默歌也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两个人竟然穿的衣服颜色一样,让他心底燃起怒火。

    他似笑非笑,眼底有着浓浓的得意,故意对周逸说:“爷爷奶奶让我们以后住在这里监督我们,想早些抱上曾孙子。我们也在努力了,可是他们还是这样心急……刚才折腾了两个小时,他们才满意,放我们出去走走。”

    顾诗丹用手肘轻碰了下周逸的手臂:“你看大哥大嫂多么努力,我们结婚后也要努力才是!”

    周逸半眯着眼睛,勾出一抹笑容,可是看起来并不是很亲热,有些发冷。

    “是啊,我们也要努力!大哥,你可别被我比下去了,让大嫂怀孕比诗丹还要晚啊!”

    顾景辰眸底幽暗,周逸这是想嘲笑他吗?小看他不能让默歌怀上孩子是不是?

    他的拳头暗暗握紧,被苏默歌瞧见了,她一直担心这两个人起冲突,想不到他们还是有了这一天。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