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 蛮女也倾城

51.第51章

    陶夫人知道秦阳候夫人和秦阳候早得了消息便早早的在堂前等着他她们了,于是带着岚凤草草的看遍了她的院子之后就去见了秦阳候夫人和秦阳候。秦阳侯夫人原本是是圜阳公主,也是个颇有手段的一个人,本是一嫔所生的女儿,也不是皇家第一个女儿,母亲死得早,而她却凭着自己一身本事在厚厚的红墙之中站稳了脚跟,颇得太后喜欢。太后临死前还惦记着这个公主,硬是将她嫁了个好人家才肯死。

    一路上走哪,陶夫人就给介绍到哪,恨不得一口气将多年的爱一次都塞给她才好。而岚凤也是含笑的看着,时不时点头示意自己听进去了。岚凤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关怀,就好比冬日的阳关,徐徐的洒在身上一般温暖,一时间也是舍不得松开夫人拉着自己的手。

    “到了到了,等下就能见到你外祖母了。母亲跟我一样,巴巴的盼着你回来呢!”

    岚凤一愣,看着眼前红砖白墙的建筑物,恍然想起了明兰城中的那间屋子,不等她醒过神,便被拉着进了屋子拜见老夫人和秦阳候。入屋只见堂上端庄的坐着两位中年人,老夫人手交叉着放在腿上,头发梳理的一丝不苟,衣服也是端庄的无可挑剔。秦阳候则穿着常服,一身轻飘飘的紫衣,手里正在端着茶杯喝茶。见到来人后都忍不住的喜上眉梢。

    陶夫人还未说话,老夫人忍不住便开口道:“哟,这就是我宝贝外孙女吧?快来给我瞧瞧、”

    陶夫人眼里含笑的拉着岚凤走上前去,老夫人一把拉住岚凤的手,婆娑了起来,却不料入手的不是大家闺秀的滑嫩,反而手掌心有种槽手的感觉。老夫人翻开她的手掌心,只见上面排的好好的五个茧。一旁的陶夫人看到这个不禁红了眼眶,用帕子捂住了嘴巴便说不出话来,极力隐忍这才将眼泪逼了回去。

    而老夫人只说了一句话:“孩子,你受苦了!”

    岚凤看着老夫人一脸疼惜的样子,眼睛里莫名的闪着光。原来有家人是这般的好。

    秦阳候在一旁放下茶杯,一边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岚凤,一边说道:“夫人,慕晴啊,你们这是做什么?外孙女回来了应该高兴才是,你们怎么都红了眼睛,也不怕芯兰是觉得你们不欢迎她。”

    这句话倒是让岚凤有点过意不去,以为是因为自己来责怪夫人和老夫人,连忙摆手说道:“外,外祖父,芯兰绝对没有这样想的。真的!”

    秦阳候本来没有这个意思,不过是想缓和一下气氛,结果听岚凤这么回答,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一声怯生生的“外祖父”真是喊道人心坎儿里去了。倒是老夫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陶夫人也笑了。也不知岚凤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至少这气氛还是缓和了。岚凤窘迫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一时间倒也是安静了下来。

    末了,老夫人见自己剩下的两个儿子还没来的时候便拉下了脸来,训斥道:“老大老二干什么去了?怎么还不过来?”

    一旁服侍老夫人的红翠倒是个聪明的,立马回答道:“老夫人,他们俩离这里远些,估摸着马上也到了,这会肯定在挑礼物呢!”

    老夫人听后脸色稍微好了点,两个儿子都是秦阳候夫人所生,成家之后就搬离了府中,府里也只剩下秦阳候府人和秦阳候,再加上陶夫人了。

    正念叨着这两人,这两人就到了。一进门就说道:“哎呀,我家侄女终于找回来了,快来给叔叔瞧瞧。”正说话的是老二,正在刑部当值,虽说不上多英俊,可喜上眉梢的模样倒是让人一看就开心。老大则跟在身后也跨步进来,一脸严峻,可眉梢里的欢喜是怎么也藏不住的。自蒋家覆灭,女儿丢失之后,这小妹是多久没有这么开心的笑过了?家里自小就最疼小妹,小妹一皱眉,全家都不开心,这些年也是拖累了母亲一起愁容,身体也是差了许多。

    老大老二将礼物放下后,好生的打量着岚凤,倒是岚凤被俩大老爷们瞅的脸都红了。

    “哎,这长得可真像啊!”老大毫不客气的评估道,一本正经的模样让人听不出是在打趣。

    “可不是吗,和蒋国公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特别是这眼睛,闪着光,简直是像的逆天了都。”老二顺着接下笑嘻嘻的说道。

    “有那么夸张吗?瞧你们俩说的。”老夫人听到这个评价,虽然嘴里是责怪,可嘴角却怎么也止不住的上扬。连着陶慕晴和老爷也笑了,屋子里一片和气的样子。

    入夜了岚凤便回了院子,陶夫人像是哄小孩一样,看着岚凤睡着了才走开。待陶夫人走开后,岚凤就睁开了眼睛。怔怔的望着上头的房梁,第一次对自己身份有了犹豫。以前在王粮府,自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丫头,被拐最后入了二皇子眼下后硬是塞了一个蒋家三小姐的名头给自己。也许以前的岚凤还算是单纯,经历了这么多,心思也是有些复杂的。她可不认为二皇子这是好心,或者就为了皇帝的一时欢心而费尽心思找了自己来。指不定就是利用自己拉拢秦阳候。

    在二皇子府上的一个多月中,倒是对秦阳候府有一定的了解。秦阳候的大儿子现在在军中有着要职,算是手握兵权。二儿子在刑部当尚书,也管辖着一些人脉。这样一想,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每次看到二皇子的样子就觉得渗人。虽然时刻都是在笑,可眼里永远都是阴冷,孤傲的看着对方,笑从来达不到眼底。若这种人以后利用秦阳候作为自己达到目的的助力。只怕成事之后第一个打压的便是秦阳候府。毕竟狡兔死,走狗蒸。

    想着这热情的一家人,岚凤感受着良心的谴责,第一次犹豫了。虽然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小小私欲,可这样说不定就牵连了这一家人,真的好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