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168.第3166章 赶快带走

    第3166章 赶快带走

    白若竹本不想管雪娘的破事,但如今她说占星是妖怪,这事就不能简单算了。

    即便雪娘没说谎,也是说谎了,没办法,她护着自己人。

    “人人都以为李希时常打骂你,却不知都是你自编自导的一场戏。”她不客气的继续说道,“那日自己喊了李希去说话,又对他拉拉扯扯,结果他抬下胳膊,你就摔倒了,还好巧不巧被回来的小弩看到。”

    “小孩子耿直,又见你痛哭流涕,就觉得你被打了,甚至帮你出头。”白若竹冷笑,“你故意当着小弩一个孩子的面说自己苦,想和离,可是娘家不帮你,利用一个孩子来帮你求情说话。”

    白若竹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方新,“方新你是她娘家人,你来说说,她娘家能派你来接人,平日里不管她死活吗?”

    “这、这怎么可能……”方新一脸的惊诧,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这句或许是说雪娘娘家不管他的,又或许是说雪娘怎么可能这样做。

    “你利用个孩子,又想我帮你出头,清官都难断家务事,我方便管吗?”白若竹继续说,“前几日我丈夫去办其他差事,你半夜去打水看到了,如今傲松和占星说话,你又半夜打水看到了,怎么就这么巧?你莫不是别国派来的探子吧?”

    白若竹一句句铿锵有力,直接将雪娘的皮给扒了。

    “白大人,你不能冤枉我啊,我真的看到了。”雪娘哭的更凶了,不过这次是真的哭,可没平日里装模作样那种梨花带雨的好看。

    李希适时的开口,“谁冤枉你了?只有你冤枉别人的份!我是个粗人,没你那些弯弯肠子,我出门跑商拼命,你就天天不老实往外跑,所以这次我跑商才带上了你,不想你就这样污我名声。”

    “我好奇傲松是哪里得罪了你,你非得闹这么一出,好让她和她丈夫当众难堪?”白若竹又问道。

    “我知道。”傲松很机灵的接了话,“之前赵夫人胃痛,她就话里话外暗示不便找医官,不过是取点药,分什么男女?她只是想借机去见她表弟,顺带再卖赵夫人个人情。后来若竹姐让我拿药给赵夫人,雪娘就暗示我怎么早不拿药出来。”

    傲松看向赵夫人,“赵夫人,你当时被她挑拨了吧?刚刚说孩子玩耍的事,还不是对我们有了意见?”

    赵夫人脸涨的通红,原来那药不是傲松的,而是白大人叫傲松送来的,她就是那么轻易被人挑拨了。

    “你个败家娘们,你还敢对大人们无礼了?”赵夫人的丈夫一听就骂了起来,赵夫人脸涨的更红了,急忙道歉,说自己被人利用了。

    “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只要摘了他的帽子就知道了。”雪娘气的大叫起来,也没了平日里受气包的委屈样,再加上她说的事情太过匪夷所思了,此刻她这样大吼,就好像魔怔了一般。

    白若竹扭头看向方新,“你把人带走吧,这种到处翻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乱的妇人,我没让人打她板子就算客气了。但这队伍已经留不得她了,要么你带她走,要么我把人扔出去。”

    方新脸色尴尬,看向李希问:“表姐夫,你看这……”

    “你只管带走,这样的妇人我也不敢要,回去就写休书。”李希大手一挥,之前他说休了雪娘,大半是气话,甚至他想给雪娘些教训,只要她以后学乖点就行,但此刻他已经不想再和雪娘过下去了。

    都说娶妻娶贤,他娶了这种女人,天天演戏,处处挑拨,他迟早被这女人害死,就是将来的孩子跟着她,怕也说不到好。

    雪娘愤恨的盯着白若竹,“白大人,你这样拆人家庭,毁人名声,就不怕遭报应吗?”

    “呵呵,前几日不是你自己来求我,让我帮你与李希和离吗?怎么就是我拆人家庭了?”白若竹忍不住笑起来,但随即脸一板,“我没空跟你废话,如果你再不滚,我只能把你当奸细处理了。”

    雪娘还想说话,却被方新给拦住了,他低声说:“表姐你别再惹事了,你想连累姑丈吗?”

    “你也不信我?”雪娘气的大吼起来。

    方新见白若竹脸色越来越不悦,急忙吵手下使了个眼色,就有人上前一掌打晕了雪娘。

    “白大人,那我先带表姐回去交差了,给您添麻烦了。”方新恭敬的行礼,瞧着是个懂规矩的。

    “带回去让她娘家好好管家下,别总想着算计他人了。”白若竹又说道。

    “是,是。”方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让人把雪娘扶上了马背,随即离开了扎营地。

    事情告一段落,大家就当看了一场闹剧,随后都散开休息了。不过孙儒一句话没说,脸色阴沉的厉害,他一直帮着雪娘说话,如今不是打脸了吗?

    傲松跟着白若竹上了马车,还没坐下眼眶就红了起来。

    “若竹姐,谢谢你。”她声音有些哽咽的说。

    白若竹笑着去捏她的鼻子,“这点小事你就感动成这样了?不过你们也太不小心了。”

    “他说要离开一阵子,说妖气会影响我和小孩,我俩争执的时候,他摘下的帽子,不想那雪娘跑来偷看。”傲松说着叹了口气,“若竹姐,你说占星真的要离开吗?”

    “你爹怎么说?”白若竹倒没想到这个问题。

    “他和占星想的一样。”傲松撅了撅嘴,“但说不定是他们杞人忧天。”

    “就是因为他们在乎你,所以才不敢冒这个险。”白若竹摸了摸她的头,“当初阿淳中了千人血咒,也是得远离我,我能明白你现在的心情,但为了以后能更好,小心些总没错。”

    傲松半天没说话,就坐着发呆,白若竹也没打扰她。

    车厢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即是小蹬蹬欢快的声音,“娘,小弩哥哥找你。”

    白若竹跳下马车,就见小蹬蹬带了两个弟弟在和旁边的孩子玩老鹰捉小鸡,他自然是鸡妈妈,保护背后的小鸡们。

    “大人,我来向你道歉。”小弩上前郑重的行了礼。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