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163.第3161章 分别

    第3161章 分别

    3311章

    “我知道你的担心,也明白在你心里,我和孩子最重要。但这件事非同小可,没有人去,飞雁城可能会血流成河,即便没人怪咱们,咱们一辈子也内心难安。”

    白若竹继续说到:“你带几个人快马加鞭回去报信,带着来接应的队伍杀个回马枪,将那些突厥人全部围剿了。而这边如今有我还有钟叔,不会有事。就是突厥人都懒得袭击我们,这次算是逃亡,一个个都什么值钱的东西,突厥人捞不到好处。”

    “我已经给桑塔传了信,但你还是要多小心。”江奕淳抱住她亲了亲额头,“又不能陪在你身边了,我觉得我这个丈夫当的越发不称职了。”

    她眼睛有些发热,她也舍不得与他分开,而且他一直说的是担心她,却没提他此去的凶险。

    如今那突厥年轻人说的是实情,他过去就要面对大批的突厥骑兵,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人异士,才是真的要小心谨慎。

    可人世上,有许多事不能只想着自己,有大国才有小家,如果丹梁被突厥侵略,他们一家就算再有本事,在乱世中之中也过不安稳。

    “不,你是有责任心,如果你不管不问,我反倒要瞧不起你了。”白若竹强挤出一丝笑容,“我本想和你一起去,但又不放心孩子们,不能再扔下他们了。”

    江奕淳抱着她的胳膊收紧了些,仿佛要将她融进自己的身体里。

    “你就好好的照顾孩子们,等我的好消息。”

    “你也要注意安全,万事想想我和孩子们,爹娘年纪也大了。”白若竹说道。

    他拍了拍她的背,“好。”

    时间紧迫,两人依依不舍的分开,江奕淳带了几名得力的侍卫悄悄离开了村子。

    另一边房里,雪娘出来取茶水,回屋就拉着傲松说:“我刚刚好像看到江大人走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傲松还不知道情况,只是听雪娘提到江奕淳有些不悦,板着脸说:“我劝你别打听官家的事,有些事不是咱们可以多问的。”

    “是,是我多虑了。”雪娘急忙垂下了头,怕惹了傲松不悦。

    傲松没再说话,她越发觉得雪娘看着老实可怜,其实就是个有心机的。

    “话说你当初怎么嫁给你丈夫的?他看着五大三粗的,脾气也不好,你父亲能派人来接你,应该挺疼你的吧?不会把你随便嫁人吧?”傲松故意问道。

    雪娘吸了吸鼻子,一副又要哭出来的样子。

    “让钟姑娘笑话了,当初我父亲见他往西域生意做的不错,想着我以后生活能富裕些,大概没想到他脾气差成这样吧。而且我继母也帮他说了不少好话,父亲信任继母。”

    “敢情是你继母故意坑你,忽悠你父亲把你嫁给个打妻子的?”傲松故意气愤的说,“你继母太阴险了。”

    雪娘擦擦眼角,“为人子女不能妄议父母,是我多言了。”

    旁边一名妇人同情的说:“你总被他打也不是个办法啊,让你父亲出面警告他一下吧。”

    “他经常打你吗?”傲松问道。

    雪娘低垂着头,“也、也不是很经常,不是天天打。”

    那意思就是隔三差五咯?傲松心底冷笑,真打没打还不知道呢。

    但是屋里其他妇人都表示同情,直说作孽了。

    傲松总算明白白若竹为什么这两天都不把小弩和雪娘分在一间屋子了,成年人都被说的同情心泛滥了,何况是个孩子。

    第二天早起,白若竹叫了自己人开了个会,悄悄告诉了大家如今的情况,主要是想和大家通个气,好让大家都打起精神提高警惕,谁也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这件事千万不能走漏风声,免得造成恐慌,耽误后面的行程。”白若竹严肃的又强调了一遍。

    众人都知道轻重,纷纷说不会露出破绽。

    “若竹,昨晚雪娘出去取茶水,回来说看到江大人离开了,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傲松急忙把雪娘昨晚的话说了出来,她本厌烦雪娘盯着江奕淳,却不想涉及到了军务,就不能当小事一桩了。

    白若竹想了想说:“你继续盯着雪娘,有什么异常立即告诉我。如果雪娘再问起江奕淳的去向,你就说问过我了,说是得了之前袭击队伍的钟家人的信息,阿淳带队去围剿了。”

    “好,我知道了。”傲松应道。

    之后队伍又继续赶路,为了不引起怀疑,速度没变,反正这么多人,也快不到哪去。

    这样又过了三天,倒是没什么异常,终于在傍晚接到了江奕淳的飞鸽传书。

    “与军队汇合,一切安好。”

    字条写不了太多字,但这些就足以让白若竹安心不少了,可一想到阿淳如今正和西北军快马朝飞雁城赶去,心又提了起来。

    她将字条收进了空间,刚刚准备给孩子们拿些好东西补补身子,外面就传来了吵闹声。

    “别打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有人劝道。

    “是啊,都是亲戚这样打架不好看。”

    白若竹皱了皱眉头,心头有些烦乱,如今一堆子破事还没个结论,这些人真是不知道自身的处境,还打起架来了。

    她交待了小蹬蹬带两个弟弟在屋里玩,推门走了出去。

    在他们借住的小茅屋的不远处,一群人围了个圈,有人劝和,也有人纯粹是看热闹。

    这时有侍卫冲进去,拉开了打架的两人。

    剑七看到白若竹出来,走到她跟前说:“主子,是李希和那方新打起来了,后来孙儒也带人帮忙,李希的小厮也跟着动了手,乱成一团。”

    “为何动手?”白若竹问道。

    “雪娘去找方新讨药,说屋里有妇人胃痛的厉害,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被李希看到了,之后就打了起来。”剑七语气很冷,显然对这件事很不喜。

    白若竹没急着到跟前去,对剑七说:“算了,还是让宋备处置吧。”

    那边宋备已经得了消息赶到了,他十分气愤的说:“都在这里看什么热闹?没事的就去休息,别在这里添乱!”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