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163.第3161章 真是厉害

    第3161章 真是厉害

    不少人怕惹事就离开了,但也有人没走远,继续留着想看热闹。

    “说吧,怎么回事?”宋备看向李希和方新问道。

    这时旁边哭哭啼啼的雪娘抢着开了口,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宋备面前,哽咽的说:“大人,都是我的错,赵夫人胃痛的厉害,我想问表弟讨些药给她,不想……”

    她胆怯的看了李希一眼,后面的话不敢再讲了。

    “放屁!”李希脾气上来,直接骂了起来,“你这贱人就是找着机会红杏出墙,大晚上跑去找方新,谁不知道你那点心思?我不在家的时候你可没少出门。”

    “相公,我没有,我没有啊。”雪娘就是嘤嘤的哭,让人看着好不可怜。

    这时一名脸色发白的妇人被人扶了过来,艰难的说:“李夫人真是帮我找药,要怪就怪我吧。”

    这话一说,大家都对哭的梨花带雨的雪娘生出了几分同情之心,再看看暴脾气的李希,就觉得蛮不讲理了。

    宋备皱眉想了想,说:“身体不适大可报上来,队伍里有大夫,给你好好把脉看看,自然比随意吃药来的更有效。”

    白若竹嘴角微微挑起,这个宋备思路清晰,确实是个可用之才。

    “若竹姐,你怎么看?”傲松找到她问道。

    “该我问你吧,你不是目睹了全过程吗?”白若竹冲她笑起来。

    傲松挠了挠头,小声说:“我觉得这个雪娘还真是厉害,那个赵夫人不舒服,她就嘘寒问暖,又主动说帮她去找药,赵夫人说不必麻烦,她说万一加重了,恐要影响后面赶来,千万不能硬挺着。”

    “她们就没想到上报,让医官看看?”白若竹问。

    “有人提了,雪娘状似无意的嘀咕医官是男人,其他人也就没再说什么了。你看看现在事情闹起来了,赵夫人还觉得都是自己连累了雪娘,竟是没一个人发现她的用心。”傲松皱了皱鼻子,“要不是我知道她利用小弩,我肯定也被迷惑了,觉得她仗义之举。”

    果然,那边胃痛的赵夫人艰难的说:“回大人的话,医官是外男,恐有不便。”

    “出门在外哪有那么多规矩?难不成平日里生病都不能让大夫把脉了?”宋备不悦的说。

    这次雪娘没吭声,赵夫人只得低头认错,说自己多想了。

    这样一来,她成了这件事的核心,成了她身体不适却讲究破规矩,结果给他人惹来了麻烦。

    “还有你俩,我说了这里是丹梁使团的官队,一切要听从安排。你们私下斗殴,就不怕惩罚?”宋备厉声问道。

    李希梗着脖子说:“大人要罚我认了,但今天这口气却不能不出,我李家的脸面都被这贱|人丢尽了!”

    “表姐夫口口声声说自己夫人是贱|人,就是在乎脸面吗?”方新涨红脸说道。

    “好了,都闭嘴!”宋备喝住了还要争吵的李希,又看向方新说:“虽然你不受我等保护,但既是丹梁百姓,就归官府管制,而且你跟随使团队伍,却引来了事端,该与李希一同受罚。一人打十板子,以儆效尤!”

    十板子不多,这也是宋备考虑之后还要赶路,也算是给了他们教训,又是较温和的方式了。

    “宋大人,我只是给表姐些药,不想表姐夫误会了,我实在是冤枉……”方新委屈的说。

    宋备却打断了他后面的话,挥挥手说:“既然你知道有误会,就该多回避些。你之前看着也不是个糊涂的,今日大可让随从去问清楚,再让随从送药,何必夜里与李夫人相见?不懂避嫌也是错。”

    “我……”这下子方新被说的哑口无言,最后只能认了罚。

    倒是雪娘一直哭的很厉害,说自己也该受罚,是自己出事不当。

    生病的赵夫人也只能说自己有错,瞧那脸色疼痛又加重了。

    “你去把药给赵夫人吃了,这人生个病都能被利用了,也是可怜。”白若竹给了傲松一瓶药。

    傲松走过去交给赵夫人,“赶快把药吃了吧。”

    赵夫人有些吃惊,反应过来立即道谢接过了药。

    十板子很快就打完了,事情也算告一段落,宋备交待所有人各自休息,不得再生事端。

    他又对李希说:“收敛下你的性子,否则自己滚|蛋。”

    李希没说话,似乎对宋备有些敬畏。

    大家都散了,赵夫人吃了药胃痛也缓了下来,脸也没那么惨白了。

    雪娘回扶她回屋,松了口气说:“姐姐瞧着好多了,我就放心了,钟小姐的药可真管用。”

    “今天多亏你帮忙,就是给你惹麻烦了。”赵夫人愧疚的说。

    雪娘垂下了头,小声嘟囔道:“不打紧,就是没事也一样要打骂我的,习惯了。”

    赵夫人叹气,目光里写满了同情。

    “好了,都赶快休息吧,明早还要赶路。”傲松被雪娘恶心到了,有些不悦的说。

    雪娘朝她福了福,“钟小姐,多亏你肯拿药给赵姐姐,我代她谢谢你。”

    傲松没说话,微微点头就合衣睡下了。

    雪娘看向赵夫人,脸上露出些苦笑,那意思就是被瞧不起也无妨。

    “她有药怎么不早些拿出来?”赵夫人嘀咕了一句,还是雪娘那句“多亏你肯拿药给找姐姐”提醒了她。

    也就说傲松之前不肯拿药出来,看事情闹起来了,才拿了药出来。

    雪娘急忙拉了拉赵夫人,冲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能得罪了傲松。

    赵夫人不敢在说什么,心里却有些憋闷。

    她刚刚那句嘀咕已经进了傲松的耳朵,不过傲松懒得解释,她倒要看看雪娘还能怎么挑拨。

    第二天队伍继续前行,没多久剑七收到了派出去的暗卫送回的信息。

    那人跟踪突厥逃兵了三天,只见他一路往北,也没见什么人,更没留下什么记号,而且几乎是日夜兼程的赶路,想来他说的都是真的。

    剑七立即禀告给了白若竹,但这个消息算不得好,如此说来,突厥兵马怕是快到飞雁城了。

    “你熟悉飞雁城的情况吗?”白若竹问道。

    ---

    今天家里事情太多,明天恢复4000~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