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139.第3137章 奇怪的梦

    第3137章 奇怪的梦

    “你是说四处引了杀阵扫荡,然后咱们躲进空间看热闹?”白若竹笑了起来,她家男人腹黑的很。

    “对,消耗他们的精力,也好让咱们的人安全一些。”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点点头,大阵的消耗迟早会用光,这样说不定还能快一些,他们就好逃出王宫,去和孩子们汇合了。

    “信号弹不行,意图太明显了。”她琢磨起来。

    “那就杀人,或者打斗。”江奕淳说。

    两人合计了一下,但还觉得还是先去和众人汇合一下的好,而且水牢没食物,也不知道剑七他们寻到吃食没,等给他们送些水和干粮。

    等到红光完全消散,二人出了空间。

    被杀阵扫荡过的地方好像没什么变化,却让人感觉一片死寂。

    房屋还是房屋,草木还是草木,但附近的所有生命都被抹杀了,化为了粉末。

    两人怕路上遇到旭日他们,走的格外小心,倒是一点他们的踪迹都没发现。

    “他们都死了最好。”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皱皱鼻子,“祸害遗千年啊,估计死不了。”

    但旭日他们的兵马显然折损了不少了,之前看就比攻打内宫的时候少了一半还要多,再经历这么一下,怕是三分之一都不到了。

    等二人回了水牢,钟盔他们急忙拉住二人细细询问,到底信上写的太简单了。

    江奕淳不爱说话,只能由白若竹讲了经过,她怕大家担心,故意说的轻描淡写,但众人依旧听出了其中的凶险。

    随即她取了西域火蚕丝给钟盔看,钟盔伸手摸了摸,眼中流露朝向往之色。

    “钟叔,这东西要是对你有用,你就拿着吧。”白若竹说道。

    虽然她觉得是宝贝,但也不是没有就不行,钟盔帮了他们不少忙,他如果有需要,送他也无妨。

    钟盔急忙摇头,“我是琢磨这蚕丝如果加一点点到法器里,效果会不同凡响,可惜神殿的人不会用,暴殄天物啊。”

    “那你取一些将来制作法器啊。”白若竹急忙说道。

    这东西钟盔也确实有用,他点点头也没再客气,随即拔了细细的两根出来。

    “就这么点?”白若竹有些吃惊,这火蚕丝是由许多根细细的蚕丝组成的,拔出来两根就跟没变化一样,而且那么细两根能做什么啊。

    “足够了。”钟盔笑呵呵的将那两根蚕丝卷起来,小心翼翼的包好塞进了胸口。

    “这一根就能够做两件法器了,多了也是浪费,不过这炼制的法子是钟家传下来的,神殿也没有,所以他们只能这样用。”

    白若竹见他说的笃定,便把剩下的收了起来,她保管着也好,以后钟盔或者傲松有需要可以再来找她。

    她又检查了一下清秋和那个域外高人的情况,又给他们下了毒,免得这两人醒过来又作乱。

    楚寒那边说中途樱彤公主醒来了一次,但很快又昏迷不醒了,这一直不吃不喝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白若竹给樱彤公主把脉,她气息确实有些虚弱。

    “钟叔,你现在能确定下来公主的怨控术是谁下的吗?”白若竹看向钟盔问道。

    钟盔指了指域外高手,“是他没错了,但是……”

    他飞快的看了楚寒一眼,忍不住叹了口气。

    “钟叔你就说吧。”楚寒急忙说道,刚刚樱彤醒来,他就觉得钟盔发现了什么,但是瞒着他没讲。

    “公主不仅中了怨控术,还有蛊虫,我对蛊虫只懂皮毛,看不出是谁下的蛊。”钟盔只好讲了出来。

    楚寒脸色惨白,难道樱彤这次真的凶多吉少?

    他如今好恨自己,恨自己无能,跟恨自己不够谨慎。当初如果他小心一些,没有和樱彤去钟家,就不会发生被钟家抓了的事,更不会出现樱彤落入旭日他们手中的情况了。

    大概是如今日子安稳了一些,让他的警惕心都没了。

    江奕淳拍了拍楚寒的肩膀,“别太担心,蛊虫交给若竹。”

    白若竹也冲着楚寒点点头,别的她不敢说,蛊虫她或许真有办法。

    樱彤公主中的蛊虫不像大王子那种被下了许多年,白若竹有金身断指,就能将蛊虫逼出来,再让小毛球消灭了。

    但大王子中了多年蛊的,蛊虫和人都快融为一体了,强行逼出大王子怕也活不成,只能由下蛊的人来解蛊。

    “等逃出去后一并解决了。”

    现在小毛球没醒,就是将樱彤公主的蛊虫逼出体外也没用,弄不死它,它就还会钻回去。

    何况王宫里还有个什么齐道长,她不敢轻易拿金身断指出来。

    夜已经沉了,大家都催促白若竹和江奕淳赶快睡一会儿,他们都还好,原地等待就是休息了,可二人折腾了大半天,又都受了不轻的内伤。

    二人也不推脱,闭眼睡了过去。

    很快白若竹做了个梦,梦里她就在王宫里到处惹事,仿佛是真的一样。但是不久,她和杜仲书狭路相逢,她下意识的叫阿淳封听觉,但一扭头发现阿淳不见了。

    她不确定阿淳是突然不见的,还是一直都是她一个人。很快她和杜仲书打了起来,谁都恨不得把谁弄死,不想杀阵的红光到了,她甩开杜仲书就要进空间,杜仲书却反应极快的扑过来抓住了她。

    “想拖我一起死?做梦……”她话还没说完,却见杜仲书将她狠狠的一推,用尽了全身的内力将她送了出去。

    他的脸越来越远,嘴里却喃喃的说:“我不会让别人杀了你,只有我能杀你。”

    她身体倒飞出去,然后看着他被红光吞没,一点点的化为了粉末。

    她大喊了一声,突然觉得脸上湿湿冷冷的,她哭了吗?

    这怎么可能!她最讨厌的人死了,她该高兴才是。

    何况就是没他推她,她也能躲入空间之中,根本不会有事。

    她不过是觉得他为了救她而死,才会有一丢丢不忍,但她根本不需要他来救!

    不知道是难过还是生气,她一下子醒了过来,心里有些发堵,她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