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3118.第3116章 援兵到

    第3116章 援兵到

    钟家一些人蒙的十分严实,偶尔有露出来的皮肤,就能看到上面密布的黑色纹路。

    还是有些人中了妖气又被长老们控制,已经如同行尸走肉,战斗力却比正常的时候高了一些。

    就是这部分人最为难缠,他们不断围攻高璒,一个个根本不要命,也不知道疼痛,除非直接砍掉他们的头颅,否则很难让他们停下来。

    高璒内力损耗极大,一时不查被人击中了背后,口中一股腥甜的味道弥漫,他噗的吐了口血出来。

    他大口的喘着气,抓紧时间调整内息,心里却越来越焦急起来。

    突然,背后传来占星的决然的声音:“钟家人,既然你们想鱼死网破,那就一个都别想走!”

    高璒大惊,扭头喊道:“占星,别胡来!”

    傲松也冲了过去,一把按住了他的手:“你敢在动用禁术,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可是……”占星不舍得看着傲松,她头发凌乱,身上也挂了彩,难道他要看着他爱的人丧命于此吗?

    如果这是一场无法扭转的战斗,注定了会有许多人死亡,那为何不用他一人换其他人的生?

    他承认自己舍不得傲松,他们才成亲就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以为总算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钟家却阴魂不散的不愿放过他们。

    突然,被护送的商人中,有人喊道:“大人,别管我们了,带着我们也是累赘,只求……只求以后能送我们的骨灰回家。”

    有人害怕大哭起来,但也有人也下定了决心附和道:“我们没武功,已经逃不出去了,大人们你们走吧,帮我们带个信儿回家。”

    小弩娘紧紧的搂着小弩,她也想开了,丈夫死了,她怕也死在这里了,可她想孩子能活下来。

    “不用管我,但求你们救救我的孩子,他还这么小。”

    “反正都是死,大不了跟他们拼了,给大人们争取时间!”突然有人喊道。

    原本还缩在一起的人仿佛有了勇气,对啊,反正都是死,为什么不放手一搏?

    有人从路边捡了碎石,有人抓了泥土疙瘩,朝着钟家人扔了过去。

    他们没武功,至少能影响他们一二,令他们分分心。

    “一群蝼蚁,找死!”钟家一名杀手被砸了后脑勺,气愤的挥剑冲了过去。

    钟夫人拔剑拦住了他,不屑的说:“隐世家族,苦心修炼就为了虐杀寻常百姓?也不怕被人笑话。”

    “钟家已经成个笑话了,我们还怕什么?”那人怒吼一声,朝着钟夫人攻去。

    血一滴滴的流下来,有人受伤又重新爬起来,有人甚至再也爬不起来,包围圈越来越小……

    难道真的要止步于此?

    太多人不甘,生而为人已经够艰难了,终于逃出了兵荒马乱的高昌城,上天为何不给他们生的机会?

    突然,远处传来狼嗷声,紧接着是一阵兽吼,交战双方都不由顿了顿,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只见一阵烟尘飞快朝这边接近,为首的一只白狼王格外的高大,狼背上的男人脸上斜着一道狰狞的疤痕,可此刻他却像天神一般,灼热的阳光从头顶照下,让他仿佛沐浴在圣光之中。

    “是桑塔!”高璒惊喜的叫道。

    傲松眼眶红了,心中有感动,也有些惭愧。

    她到底是负了桑塔,可桑塔却还是来了。

    队伍里的平民并不知道桑塔是自己人,加上当初蛮族兽队抢劫商队的名声实在太响了,此刻他们再一次绝望了,甚至有人吓的捂着头惨叫起来。

    被野兽咬死,远比被刀剑砍死更加令人恐惧。

    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兽队咆哮着竟是朝着钟家人冲去了。

    小弩瞪大了眼睛,“娘,是来帮咱们的!咱们有救了!”

    小弩娘抱着他痛哭不止,“有救了,有救了!”

    有了桑塔他们的加入,战局立即发生了变化,初霜抱着孩子们,声音哽咽的说:“没事了,别怕。”

    “奶奶,我不怕,我要出去杀敌!”小蹬蹬捏着小拳头说道。

    可惜初霜不放手,说:“奶奶的家乡有规矩,小孩八岁之后才能参加战斗,等你八岁了,奶奶不拦着你。”

    “可是我已经是男子汉了。”小蹬蹬不满的说,但他从来就不是个轻易放弃的孩子,他眼珠子转转,突然扔了两个机关兽出去。

    就见机关兽咔咔的变形,一只变成了翅膀锋利的黄蜂,一只变成身形小巧的战犬,朝着敌人攻去。

    “嘻嘻,这样可以吧?”

    初霜忍不住点头,这孩子天赋极高,心性也坚韧,将来必成大器。

    “桑塔,这是我们钟家与丹梁国之间的仇恨,你确定要管这个闲事,得罪我们钟家吗?”五长老气愤的喊道。

    桑塔露出玩世不恭之色,“你吓唬谁啊?钟家都倒台了,得罪你们又如何?”

    “你……”五长老气的脸色铁青,“钟傲松已经嫁人了,你犯得着为了她让蛮族陷入危险吗?”

    “五老头你还要不要脸,打不过就说这种话,钟家就是有你们这些人才会没落!”钟夫人见他扯到自己女儿,气的大骂起来。

    白狼王一口咬断了钟家一人的脖子,狼背上的桑塔狂放不羁的大笑起来。

    “当日我桑塔落难,是若竹夫妻相救,也救了我们整个蛮族,他们的事就是我们蛮族的事!钟家如果不想彻底消失,就老老实实的修炼,别再出来惹事,否则你们将与整个蛮族为敌!”

    “疯子,疯子!”五长老气的大叫,一时分心,被高蹬一掌拍到了后背心,一口血吐了出来。

    他回头指着高蹬,“你竟这么卑鄙。”

    高蹬一脸的不屑,“对付你们这种人还要讲道义?何况我本就不是好人。”

    桑塔大笑起来,“前辈比江奕淳更对我脾气,待会打完了咱们喝两杯。”

    这一战打的天昏地暗,五长老说要杀蹬蹬他们三个孩子,这一点彻底激怒了高璒他们,所以谁都下了死手,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袭击者,最终虽然五长老还是利用秘术逃走了,但九成人死在了这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