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959.第2957章 还来得及吗?

    第2957章 还来得及吗?

    桑塔救过她,她感激桑塔,也拿桑塔当最好的朋友,也希望桑塔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

    可是之前桑塔不珍惜傲松,一直没有接受她,在傲松最危险的时候,是占星站在傲松身边的,甚至为了傲松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他桑塔有什么资格说占星?

    桑塔吃惊的看着白若竹,“我们认识多久了?你这是在帮那个扶桑人?”

    “他是我师兄的弟弟,也是我的朋友,我为什么不能帮他?何况他是为了就傲松才躺在这里的。”白若竹生气的说。

    桑塔眼睛微微泛红,他又看向傲松,“我已经明白自己的心意了,还来得及吗?”

    只一句话,就让傲松泪流满面,她咬着牙扭头躲开了桑塔热切的目光,“晚了,我要嫁给占星。”

    钟夫人一听就急了,“松儿,你这是意气用事,救人是要救,但强扭的瓜不甜,你心里的事娘知道,就按娘说的吧,就算占星醒着,他也会赞同娘的建议。”

    白若竹心里难受的厉害,她替占星觉得不平,也有些心疼傲松。

    她想傲松不会对占星一点感情都没有,但她还有些放不下桑塔吧?

    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闭上了,至于怎么选择,还是由傲松这个当事人来决定吧。如果她一点都不喜欢占星,只是因为报恩才勉强和占星成亲,那即便占星醒过来,两人一生都会很痛苦。

    “娘,人是会变的。”傲松笑的有些惨淡,她又看向桑塔,“我不是意气用事,也不是想着报恩,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你……”桑塔脸涨的通红,眼睛也一片血红,“你会后悔的!”

    他说完要甩袖子离开,却被高蹬给拦住了。

    “你不是来帮忙的?”高蹬问道。

    “我是来抢亲的!”桑塔吼了起来,“都没抢到,我不走还做什么?”

    傲松眼睛闭上,两行清泪流了下来,却没再看桑塔,也没拦着他。

    桑塔又看了她一眼,不由露出失望之色,他又看了白若竹一眼,失望之色更浓。白若竹知道,桑塔是怨上他了。

    他最初喜欢白若竹,更多是欣赏和佩服,而对傲松却是自己也不知道的动了情,只可惜他察觉的太晚了些。

    两个都是他喜欢过的女子,竟都拒绝了他,既然如此,一开始傲松为何要来招惹他?

    钟夫人还想说话,却被钟盔拦住了,冲她摇了摇头,连桑塔来表白,傲松都没改变心意,可见谁都无法劝动她了。

    傲松擦了把眼泪,强挤出一丝笑容,“爹,继续吧。”

    “好。”钟盔默默叹了口气,但他心中又有些欣慰,女儿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再也不是那个爬树玩泥巴的捣蛋丫头了。

    三族长宣布仪式开始,钟家的婚礼和凡俗的不同,除了拜天地亲师之外,还需要夫妻换血,签订血契。

    这就等于永恒的盖了章,男子不能休妻,女子也无法要求和离,永远绑定在一起了。

    白若竹有些感慨,如果现代有这样的婚契,是不是大家结婚会慎重许多,离婚率也没那么高了?

    不过如果实在过不到一起,死活绑在一起也太痛苦了。

    好在钟家的女人都不是附属品,她们也会接受钟家那个什么秘密,实力也都不俗。

    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着,钟夫人的眼睛哭的红肿,但也只能接受了这个事实,受了傲松的跪拜。

    因为占星无法跪拜磕头,傲松就代他磕了两次。

    到了最后一步,三族老接过了四族老呈来的一把漆黑的弯刀,分别在傲松和占星的手腕上割了一下,随即将两人的手腕贴在了一起。

    其他族老都凑了过来,钟盔也走到了跟前,所有人都念起了晦涩的咒语,整个喜堂变的神秘起来,仪式感油然而生。

    初霜露出郑重之色,低声说:“是很古老的仪式,没想到钟家还延续着这样的仪式。”

    钟家不简单,很可能已经传承上千年了。

    大概一刻钟的功夫,仪式结束了,两人的手腕被分开,上面竟是一丝血迹都没有了,连伤口也不见了!

    白若竹心中十分震惊,就会她最好的药膏,也没有瞬间让伤口愈合,连疤痕都不留的地步,这仪式果然不简单。

    “礼成,新人入洞房!”三族老高声宣布。

    仆人上前抬起了放着占星的软塌,将人抬出了喜堂,送回了房间。

    傲松向众人行礼,“多谢各位爷爷的帮忙,爹、娘你们也辛苦了,松儿先下去了。”

    “去吧。”钟盔心里泛酸,他不止一次想过女儿出嫁时,被新郎官用红绸拉走的画面,他想他一定会不舍。

    可真到了这一天,新郎官不能拉着女儿离开,女儿是自己回去新房的。

    傲松又给白若竹他们行礼,感谢他们参加她的婚礼,招呼他们坐下吃席。

    谁还有心情吃啊,等傲松离开,白若竹他们也和钟盔行礼告辞,各自回了房间。

    “你说桑塔真走了?”白若竹和江奕淳嘟囔道。

    “走了吧,谁知道。”江奕淳依旧对桑塔不怎么友好,不过今天稍微有点同情他,毕竟两次动情都没有结果。

    白若竹抿了抿嘴,“我觉得他还会回来,虽然他有怨气,但也不会不管这次的事,他这人还是很讲义气的。”

    江奕淳哼哼两声,“你对他的评价还挺高的。”

    “我说的是实话,你等着看就知道了,可惜他已经怨上我了。”白若竹叹了口气。

    “他是救过你,但你也救了他一次,算扯平了,你不欠他的。你刚刚是帮理不帮亲,也没什么不对,不用觉得内疚。”江奕淳冷着脸说道。

    白若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是安慰我吗?说的这么生硬,你是多不乐意啊。”

    “不是不乐意安慰你,是不爽他敢埋怨你,他以为自己是谁啊?”江奕淳不爽的说。

    ---

    明天要去长沙参加年会,事情格外的多,更新会少一些,21号开始恢复更新补偿大家~

    另外,年会请了胡歌、杨洋、潘粤明等等帅哥,好想都抱抱(花痴脸……),你们就说想抱谁吧?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