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927.第2925章 父亲的请求

    第2925章 父亲的请求

    国字脸冷笑,“我家公子走之前交待过,说如果你被抓到,就照实告诉他们,不用隐瞒什么,反正他们知道了也没用。”

    他神态傲慢起来,“听好了,我家公子是易门姬氏传人,没有他算不到的。”

    白若竹想起前世看过的资料,说易经分为连山、归藏、周易,前面两部在现代已经失传了,只有周易流传下来,被许多人奉为经典,毕生都在研究它。

    还听闻周易传人深不可测,有前算百年,后算百年的本事。

    另外,据说周易是周文王姬昌所作,所以才有易门姬氏这一说。

    “没有他算不到的,他帮的人也没见多能耐了。”高璒说道。

    “你……”国字脸很生气,想骂人却有些词穷,“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哪里明白公子的打算,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只不过他不想要罢了。”

    白若竹撇撇嘴,“你家公子最厉害的地方是洗脑,给你洗的最彻底。现在你们没抢到段氏传家宝,他也人跑了,这算什么本事?别说他只是想让给我们,那他之前做的那些事不累吗?”

    国字脸气的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人交给官府处置吧。”高璒说道。

    永王看向国字脸,“与其被砍头,不如跟着我了,我就欣赏内功好的人。”

    “我不会背叛我家公子,你死了这条心吧。”国字脸一副硬气的表情。

    白若竹笑起来,“干嘛交给官府啊,太便宜他了,封了他的功力带在身边,说不定还能引出秦开畅了。”

    “死心吧,公子说现在不是见你们的时候,他不受任何人的要挟。”国字脸说。

    江奕淳嗤笑一声,“什么时候不时候的,他不是我们的对手,只能不断的逃跑,却还要给自己找个理由。”

    “不许你侮辱我家公子!”国字脸气的想跟江奕淳拼命,可惜已经被白若竹点穴封了内力。

    白若竹看向薛老爷,说:“虽然没抓到他口中的公子,但他们暂时应该不会再来找你家的麻烦了,东西我们带走了,他以后找也是找我们。”

    薛老爷急忙行礼,“多谢诸位相救,多谢了。”

    他刚刚是绝望的,他以为白若竹他们真的不会救他,到后来他才看明白了,白若竹是在拖延时间做安排。

    他差一点就误会他们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自责,“明天就让犬子去给两位法师赔罪。”

    “好。”江奕淳应道,这要求是不会变的。

    “对了,你的人里没人会咒术吧?是谁给薛夫人和薛小姐下的诅咒?”白若竹又看向国字脸问道。

    国字脸嗤笑了一声,“问我?该问问你们自己人吧?”

    “什么自己人?你是说我们这边的人,还是薛府的?”白若竹追问道。

    国字脸大笑起来,“你不是自诩聪明吗?自己去查啊。”

    “看来是薛府的人了。”白若竹笑了一声,伸手牵了蹬蹬,“走,先回去了。”

    这折腾了一天,孩子都累了。

    等回到了客栈,蹬蹬拿着机关盒就研究了起来,白若竹则反复琢磨起谁更可疑。

    很快门外剑七的声音,“主子,薛府小姐悬梁自尽,薛老爷派人请你去救人,应该很快就到了。”

    “悬梁自尽?她又弄什么幺蛾子?”白若竹问道。

    “她也没说什么,没闹什么,突然就拿绳子去上吊了。”剑七答道。

    很快薛府的仆人到了客栈,再次邀请白若竹去救人。

    江奕淳一脸的不爽,“我夫人又不是你们薛家的私人大夫,我们还有自己的事。”

    仆人一脸的紧张,“求求大人,我家老爷不敢走开,要一直盯着小姐,否则他是要亲自来的。”

    “算了,我去看看吧,不然之前傲松都白做了。”白若竹说。

    “我在客栈等你,多待几个侍卫。”江奕淳这次主动不和她一起,就是怕再遇到之前的尴尬事。

    白若竹憋着笑,“嗯。”

    “你家小姐是怎么回事?”路上白若竹问薛家的仆从。

    “小的不清楚,就是老爷担心是诅咒没除干净。”仆人老老实实的答道。

    白若竹没再多问,想来下人也不可能知道全部。

    很快到了薛府,见到了在房间大哭大闹的薛芷。

    薛老爷急的额头冒汗,看到白若竹急忙说:“白大人,你快看看,她是不是又中诅咒了?”

    白若竹皱皱眉,她虽然不会解诅咒,但到底在占星塔看了那么多的书,岂会看不出薛芷根本不是诅咒,就只是情绪激动。

    她上前也不把脉,直接用了迷香,把薛芷给放到了。

    薛芷晕倒之前惊讶的瞪着她,那眼神有些奇怪。

    白若竹好像捕捉到了什么,但一闪而过,又抓不到了。

    “她情绪激动,先让她睡一觉冷静冷静吧。”白若竹看向薛老爷,“她为何情绪激动?难道因为她娘的传家宝、首饰匣子被我们拿走了?”

    “那倒不是,她不知道那件事。我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就闹起来,我才以为还中了诅咒。”薛老爷说道。

    白若竹转头去找薛芷的丫鬟,“你来说,你家小姐这是怎么了?”

    丫鬟战战兢兢的行礼,一开口眼眶就红了起来。

    “大概小姐觉得丢了家里的人,失了名节,所以才想不开。”

    白若竹一瞬间就明白了,哦,原来是为了掉衣服那件事,她早该想到的,不过她的现代人思维还没完全扭转,那事过去就根本没在意了。

    可是人家古代小姐不行。

    “这、这……”薛老爷急的说话都不利索了,一张脸涨的通红,半晌,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开了口。

    “白大人,既然事已至此,小女就给江大人做个妾吧,她承蒙你的救治,一定会感恩,以后定能好好伺候你的。”

    白若竹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薛老爷,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丈夫对她怎么了,你这意思是要我们负责?”

    “在下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请求,请求。”薛老爷红了眼眶,声音低了下去。

    “那我爹看的还更多呢,怎么不给我爹作妾?”白若竹问道。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