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860.第2858章 发簪做手脚

    第2858章 发簪做手脚

    “我这人脸皮厚啊,也没避讳,就一直盯着看,结果惹了他不高兴,还给我了一个大白眼。”白若竹说着自己都大笑起来。

    罗氏也是忍俊不禁,“后来呢?”

    “后来他对我死缠烂打啊,我不想理他,他就猜到我喜欢看他的脸,就企图利用色相打动我。”白若竹开起了玩笑。

    傲松也来了兴趣,“你上钩没?”

    “必须上钩啊,我是颜控,对他我没抵抗力啊。”白若竹说道。

    “颜控?”罗氏好奇的问。

    “就是喜欢看貌美的人,不仅仅包括男子,还有漂亮的女子,反正喜欢看脸,就叫颜控。”白若竹解释道。

    罗氏笑起来,“那我也是颜控。”

    傲松想了想,“我可能不是吧,桑塔都毁容了。”

    “除去刀疤,他的帅也别又一番味道好吧。”一提刀疤,白若竹就要替桑塔抱不平了。

    三个女人聊的兴趣,也没为结界烦恼了,很快占星赶到了,傲松立即迎上去向他说明了情况。

    罗氏悄悄问玉生烟,“这是她说的桑塔?没刀疤啊。”

    “不是,他叫占星,扶桑第一阴阳师。”白若竹笑意浓了些,看来不是她自己瞎起劲,连舅母也看出两人之间的小粉红了。

    “我倒觉得他们两人好般配。”罗氏小声说道。

    白若竹也点头,亲昵的挽了她的手说:“我和舅母的眼光一致。”

    罗氏今天话多起来,笑容也多了不少。

    占星和傲松商量怎么破除结界,过了一会儿,占星看向罗氏,说:“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结界是特别针对你的,关键之处就应该在你身上。”

    罗氏想了想,“没有吧。”

    她摸了摸发簪,“我身上除了衣物,也没什么首饰了,只有这只发簪是阿青亲手做给我。”

    她发间只用了一根银簪绾发,银簪样式古朴,却打磨的十分光滑,不知道是制作者当年做的格外精细,还是这些年被使用者摩挲了太多次造成的。

    “麻烦让我看看。”占星说道。

    罗氏取了发簪,头发散落下来,白若竹急忙从空间里取了只朱钗,“舅母,先用这个,我帮你绾发吧。”

    “我自己来就好。”罗氏结果朱钗,自己三两下就挽好了。

    她的样子没有衰老,看着和二十年前一样,头发也十分的浓密乌黑,随便绾个发髻就很好看了。

    “就是这个了。”占星看着发簪说道,“我想阵法不是你丈夫下的,是有人暗中在你发簪上做了手脚,因为他知道这发簪是不会离开你的。”

    傲松急忙说:“难道是那个千目怪?”

    “我只有晚间睡觉会取下发簪,第二天早上会重新戴上,这些年它一直在我身边,到底是什么人想困住我?”罗氏惊诧的问。

    白若竹冲二人使眼色,她不想跟罗氏说千目怪,不想吓到她。

    “我们也在追查此事,一定会水落石出的。”白若竹说道。

    罗氏点点头,“那我的发簪怎么弄掉被人做手脚的东西?”

    “不太容易,我知道这发簪对你来说很重要,就怕毁坏了它。”占星说着取出了个盒子,将发簪放入其中,“说着这样能不能拿出去。”

    他拿着装发簪的盒子,结果走到跟前就无法寸进了。

    “这是隔绝术法的储物盒,竟然都不行。”占星皱起了眉头。

    白若竹伸手接过盒子,“我用术法隔绝下试试吧。”

    她将盒子收入了袖口,暗暗送进了空间,试着朝前走去。

    这一次,她竟然顺利的出去了。

    罗氏大喜,急忙跟了出去,“若竹,谢谢了。”

    白若竹从作势从袖子里取出木盒,还给了罗氏。

    “总算出来了,咱们走吧。”白若竹挽了罗氏的胳膊朝前走去。

    罗氏朝前走着,背后突然传来惊呼声,众人立即回头,就看到身后的街道突然被白色的光笼罩,一个白色的漩涡出现,将一个个人吸了进去。

    不,或许不该说是人,应该说是一个个亡魂。

    “那是什么?”傲松惊呼道。

    “或者是传送亡魂去悬崖村的门,又或许是吸走亡魂的地狱之门。”占星说道。

    罗氏捂住了嘴,“我是不是害死了他们?”

    她声音已经在颤抖了,白若竹急忙抓住她的手说:“你先别乱想,他们每个月都会去悬崖村,也是一样的情况,同样是继续生活。”

    “即便他们真的去了地府,也有重新成人的机会,对他们也好。”傲松说道。

    罗氏依旧有些闷闷不乐,她太过善良,害怕别人因为她受到伤害。

    白若竹怕在生变,赶快带了罗氏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马车,向行馆驶去。

    山中某处,一名白衣男人突然凝眉,旁边的梦妖吓的一个激灵。

    “大人,怎么了?”梦妖小心翼翼的问道。

    男人眯起了眼睛,“罗氏那边破了,她竟出了结界。”

    “她那发簪不离身的,怎么会……”梦妖不解的问。

    “有意思,有人帮她把发簪都带出去了。”男人突然伸出舌头舔了舔嫣红的嘴唇,他舌头很长,隐隐有些分叉的样子,梦妖看的有些发痴。

    男人又呵呵笑了一声,“没想到还有这种东西,一定会很美味,本君运气还不错。”

    梦妖没听明白,“什么东西?”

    男人脸突然冷了下来,变脸速度快的令人怎么都想象不到。

    他朝梦妖瞪去,“滚,谁许你这样看本君了?”

    一声“滚”字,梦妖惨叫一声倒飞了出去,朝山下骨碌碌的滚去,她一边滚一边抱头喊道:“大人,大人,奴婢再也不敢了。”

    ……

    白若竹接了罗氏回去,初霜得了信了,几乎是跑着出来迎接的。

    结果一看到罗氏就哭了出来,罗氏看到她也哭的泣不成声。

    “你和阿青长的好像,我好像看到了阿青。”罗氏哽咽的说。

    “你身上有哥哥的血脉,我能感觉到。”初霜也说道,“当哥哥如果不是为了救我逃离鲛人岛,也不会受了重伤,后来死在中原了。”

    罗氏拉着她的手,“你哥哥死前最担心的就是你,你现在好好的,他知道一定会很高兴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