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840.第2838章 我不认识你

    第2838章 我不认识你

    傲松也笑起来,“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明明都是孙周的错嘛。”

    “我去商会查查孙周这个人,然后再做打算吧。”白若竹说道。

    “好,我陪你一起。”傲松说道。

    高德起身告退,“那小的先去当差了,白大人有事尽管吩咐。”

    “记得把符放在你家安全的位置,别被人拿走了。”傲松又交待了一遍。

    “好,好。”

    等高德走了,白若竹和傲松也出了门,坐了马车朝旬阳城商会行去。

    “你给他的是什么符?”白若竹问道。

    “保家宅平安的,他家位置不好,阴气有些重。”傲松说道。

    白若竹点点头,高德住的离罗氏不远,那边可是住了不少亡魂的。

    “你啊,就是心肠好。”白若竹笑着说。

    “他那句话说的很让我欣赏,说他媳妇好着呢,看人家的媳妇做什么?”傲松说道。

    白若竹也很欣赏高德的品性,自家媳妇是最好的,这才是好男人该有的想法。

    “那你呢?你对孙周下毒没?”傲松问道。

    白若竹挑眉,“你猜!”

    “不猜,不说生气了。”傲松撅起了小嘴。

    “当然下了啊,他送人爬我男人的床,还去皇上跟前告我的状,我不收拾他,我还是白若竹吗?”白若竹说道。

    傲松大笑起来,“收拾的好!”

    二人说说笑笑,很快到了旬阳城商会,白若竹取了身份令牌,很快就调出了商会里关于孙周的卷宗。

    这些卷宗可不是随便谁都能看的,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这些卷宗的存在,毕竟商会调查朝廷官员是违法的。

    但生意场上许多变故,商会不可能不为自己做一些打算。

    管事取了密封的木匣子给白若竹,他却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何物,虽然心中好奇,但还是按规矩退了出去。

    白若竹用商会长老才知道的法子慢慢打开了木匣子,露出了几张薄如蝉翼的纸。

    有一些颜色泛黄,有些年代了,是以前收进去的。

    还有一张看着很新,应该是最近记录的。

    这里不会记录琐碎的小事,只要记录下来的,都是和人物相关的关键大事,除非商会也没查到的才没记录。

    “文安十年,孙周为青楼歌姬如月赎身,安置于府外,后产下一子。孙夫人得知,安排人对如月母子下毒手,孙周窃取平民吴家孩童顶包,让孙夫人以为绝了后患。”

    “文安十五年,孙周负责给北关运送粮草,借此贪墨三成充为私库。后用陈粮烂谷充数,事发后利用职权诬陷供粮商李家,导致李家男丁流放关外。”

    “新武三年,如月之子孔二混入孙府打杂,与孙夫人有染……”

    看到最后一条,白若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报应,绝对是报应!”傲松看清楚后忍不住骂道,“这种无耻小人,被戴绿帽子也是活该,还是被自己儿子戴了绿帽子,哈哈。”

    白若竹发现一个问题,这里记录中没有关于孙家医馆的事情,可能孙家的医馆没什么可以重要把柄,又或者孙家的医馆不归孙周直接管理,还保留着家族祖上传下来的规矩。

    那他为何因为医馆生意不好找她的麻烦呢?

    或者是因为医馆即将到他手里了,他以为拿到块肥肉,却发现如今几乎不赚钱,才气急败坏起来。

    白若竹讲卷宗封存收好,这才离开了商会。

    “剑七,派暗卫去查一下孙周的外室如月,另外,看看孙周最近没有逛青楼,或者跟什么女人打的火热。”白若竹吩咐道。

    “是。”

    “直接弄死他得了,要是你们的皇帝废话,你就跟我去西域,肯定没那么多规矩。”傲松不耐烦的说。

    “我还有亲人、朋友都在丹梁,哪能随便违法杀人了?”白若竹不赞同的说。

    傲松无奈,“好吧,我不管了,反正你随便都能玩死他了。”

    她说完拉了白若竹去找酒楼,不想远处传来女子呼喊声:“救命啊,救救我!”

    女子被两名壮汉追着,眼看要追上了。

    “那不是倚翠楼的人吗?又一个想逃跑的。”路边有人认出了两名壮汉的身份,窃窃私语起来。

    “哪能逃的掉啊,抓回去肯定是一顿好打,过阵子也就乖乖的接客了。”旁边的人低笑起来,“瞧着是个雏儿,到时候咱们去看看热闹。”

    “看个屁,咱们买的起吗?”

    “所以说看热闹啊,谁让你买初夜了?”

    女子脸上瞒着眼泪鼻涕,眼中写满了绝望,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

    突然,她看到了白若竹,猛的朝白若竹和傲松扑了过去。

    白若竹拉了傲松一下,两人后退了两步,躲开了女子的身子,女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是你们,救救我,我是吕娴!”吕娴想到自己现在很狼狈,急忙伸手巴拉头发和擦脸,“咱们在山上遇到的,求求你们救救我,他们骗我进了青楼,还要我陪人睡觉。”

    她说着大哭起来,样子好不可怜。

    打水追到了跟前却停了下来,他们见白若竹和傲松衣着华贵,暗暗猜测两人的身份,琢磨着这名女子到底惹不惹的起。

    “我们认识吗?”白若竹低头看着吕娴问道。

    吕娴眼中写满了惊讶,很快她反应过来,哭着哀求道:“夫人,我知道错了,我不该推那个人,但我真的不想回去,求求你再救我一次吧,以后让我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白若竹叹了口气,“姑娘,你认错人了吧?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我真的不认识你。我家情况特殊,也不能收留来历不明的人,抱歉了。”

    她说完拉着傲松绕过了吕娴,大步朝前走去。

    “你怎么能这么狠心?都是女子,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他们抓走?我爷爷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吕娴气的大吼大叫起来,她还想扑过去打白若竹,但两名抓她的壮汉一把拉住了她,一左一右的将她架了起来。

    白若竹停了下来,慢慢的回头,“这年头好心救人也要看能力,从来没听说没办法救人就要被骂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