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794.第2792章 突厥王的报复

    第2792章 突厥王的报复

    朱宁脸色变了变,没了之前那股子自信,色厉内荏的说:“好啊,你们大可试试啊,谁怕谁!有白若竹给我陪葬,我也值了!”

    “涉及到若竹,朝我会做没把握的事吗?”江奕淳眼底带了讽刺之色,果然是这样,不说解除转移术了,就是想办法不让若竹受牵连的法子都有,不然朱宁慌什么?

    这一天朱宁消停了许多,表面看她一直在闭目养神,但显然是她不敢再去撩那些侍卫了,只是又不想被江奕淳发现她示弱,干脆用了这种法子。

    江奕淳回到屋里,把情况讲给了白若竹听,白若竹高兴起来,传了小纸条给他。

    “阿淳,你叫亦紫进屋布阵法,隔绝法术那种,我再试试。”纸条上写着。

    “好,我跟她说。”

    江奕淳快步出了屋子,很快叫了亦紫进去布起了阵法。

    ……

    留日城城门,一辆马车被叫停,守卫检查了车里的人,是名害了风寒的商人太太。

    “大人,这是我们的户碟。”商人将文书递了过去,还顺便塞了块碎银子过去,最近留日城依旧查的很严。

    “行了,走人。”守卫满意的收起了银子。

    马车慢慢驶进去,车轮发出吱呦吱呦的声音。

    另一名守卫微微皱眉,“不太对劲啊。”

    前头那人看了一眼马车,“旧了,行了,被疑神疑鬼的。”

    看着马车走远,守卫突然眼睛瞪大了一些,“快来些人跟我追,那马车下面有人。”

    “不会吧?”收了银子的守卫心里咯噔一声。

    “就怕是突厥人,赶快了。”

    “突厥人战败早该躲起来,难道还来送死吗?”收银子守卫不相信的说。

    机灵的守卫懒得跟他废话,带了四人追了出去。

    他们一路问人,又寻着痕迹,终于找到了一处巷子里。

    就见马车安安静静的停着,好像没什么动静。

    五人相互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一把掀开了车帘。

    之前那商人还有生病的商人太太都在车里,两人都瞪大了眼睛,脖子上却都有一道血痕,鲜血流出来染红了他们的衣襟。

    “快去禀告大人!”守卫喊道。

    有人去报信,守卫叫同伴不要动尸体,怕破坏了现场的痕迹。

    只是这对商人夫妇眼睛一直圆瞪着,让人看了难受,显然是死不瞑目的。

    这事可能跟突厥人有关,所以当地官员很快汇报到了江奕淳这边。

    江奕淳带了剑七赶到现场,仔细查看了一下。

    “姑爷,是突厥人的弯刀,你看刀口内侧中间深,边缘浅,如果是我们常用的刀剑、匕首,都不会是这样的伤口。还有这个鞋印,是鹿皮靴。”剑七说道。

    “应该是一个人吧?”江奕淳问道。

    剑七点头,“一个人,壮汉,从鞋印看比我高点,很可能是曾经跟我们交过手的突厥庆安王。”

    “难道是来找若竹寻仇的?”江奕淳倒不担心,若竹藏在那里,那庆安王找都找不到。

    突然他脸色大变,“快回去,朱宁!”

    本来一般人不会知道朱宁给白若竹下了转移术的事,但突厥人明显和马同方勾结,这消息传到庆安王耳朵里也是正常的。

    另外,马同方已经派人刺杀过朱宁一次了,也没成功,所以把消息透露给庆安王,让他代劳也不是不可能的。

    想到这里,江奕淳速度更快了几分。

    他有些后悔了,他们就暂时待在商会的院子里,一方面是地方大,另一方面他以为有他和那么多暗卫在,一定能保护好若竹。

    但是,那里太过明显了,对方根本不需要去找。

    此刻院子里,亦紫已经在屋里布置好了阵法,但空间里白若竹却惨叫起来。

    她的手臂上猛的痛了起来,是朱宁!

    她立即想到了,那疼痛很剧烈,但比上一次好了不少,只是她刚想给外面的亦紫写字条,下一处疼痛又出些了!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她身上已经有六处都在痛了,她根本缓不过气去拿笔。

    这到底怎么回事?有人在故意一刀刀划朱宁?

    看守朱宁的屋子外面,横躺了两名守卫,屋里朱宁被人堵了嘴,身上是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

    她心里恐惧起来,拼命的摇头。

    男人却露出草原上狼看猎物的眼神,阴笑着说:“一点点折磨你就是折磨白若竹,才能解我心头之恨,要怨就怨白若竹吧。”

    朱宁急的哭了起来,她后悔了,后悔用这该死的转移术,还以为是折磨白若竹,却不想真正受虐的是她自己!

    虽然她感觉不到疼,但血在一点点的流失,她能感觉到身体越来越冷,她这样迟早会死的!

    不,她恐怕不是流血而死,而是被眼前的男人杀了。

    “怎么?有话说?”庆安王拔掉了她口中的破布,“别叫,否则一刀割喉。”

    他说着晃了晃他手中的弯刀。

    “别杀我,我是将军的人。”朱宁急忙说道。

    庆安王低低的笑起来,“我知道,但你已经是弃子了,救不了他的儿子,他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

    朱宁心里发冷,如果不是被点了穴道,她一定会冷的打起哆嗦的。

    “我可以做你的人,你直接杀了我也太便宜白若竹了,她坏了你们的计划,难道你不想好好折磨她吗?”她急忙说道。

    “太麻烦了。”庆安王露出不屑之色,“难怪成了弃子,这样的贪生怕死。”

    他说着又一刀砍了上去,朱宁根本没反应过来,或者说根本一点痛都没有,她没有本该出现的反应。

    但她知道对方没耐心了,接下来会杀了她吗?

    她声音有些颤抖,“对中原女人最大的侮辱是什么?就是毁了她们的清白,你找不到白若竹的,但我可以,不,你和我,她会全程感觉到,而且根本无法躲避,她内心才会真正的痛苦。”

    “身体的疼痛算什么,她也是女中豪杰了,难道挺不过来吗?你要折磨她就要在内心里折磨她。”她继续说道。

    庆安王有些动心了,没再用弯刀砍她,眯起眼睛看着她,突然一把将人拎了起来,扔到了肩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