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605.第2603章 交待清楚

    第2603章 交待清楚

    “能让茹茹怀孕又流产,肯定有好一阵子了,也就是井上中这个失魂术至少有一两个月,不可能是神宗一死后,他的手下为了报仇才跟宋毅合作的,可能他们很早就在合作了。”白若竹分析道。

    “不对,时间有些不对。”江奕淳突然说道。

    白若竹瞬间明白他的意思了,“你是说我们抢了黑海盗船,那个阵法师逃走也只能逃到附近的岛上,然后等待救援船去接他,他再抵达扶桑要比我们慢不少,而我们到扶桑也才不到两个月,从时间上来看不是他。”

    江奕淳点头,“或许那人救潜伏在京都,我们一直没想到吧了,到底我们对扶桑局势的了解太少了。”

    “我们马上要出海找寻龙草了,扶桑的烂摊子就留给他们自己解决吧,我们帮的也够多了。”白若竹说道。

    至于给井上破解失魂术的事情,占星说会找其他阴阳师代劳,他自己最近精力不济,没办法再施法了。

    宁誉听了放心了不少,“你自己身体重要,别太累了。”

    “好,哥哥。”占星笑起来,显得十分愉悦。

    之后的两天里,一切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海。

    原本以为劝说律心的父亲苍鹤会很麻烦,却不想普如大师一出门,苍鹤就同意律心和他们一同出海了。

    律心收拾了行囊,跟着他们搬到了船上。

    “还是普如大师出面管用,但我很好奇你父亲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了。”白若竹问道。

    律心笑了笑,笑的很淡。

    “住持说如果我跟着出海,就是做使臣的翻译,回来后陛下会正式授予我官职,我父亲就同意了。”

    白若竹听的目瞪口呆,普如大师太懂得变通了,这律心的父亲不想他出家,想他继承家业,还不是想他能走上仕途?

    如今天皇要赐官了,苍鹤如何不动心?

    “那你会做官吗?”白若竹问道。

    “不过是安排个文官的称号,不用上朝议事,我并不排斥。”律心说道。

    “这样就好,也算是圆满解决了。”白若竹笑着说。

    这时,魏薇走过来说:“白大人,断念说最近船上人多,他先去海里了,等出发的时候发信号他就回来。”

    白若竹给宁誉和玉鬓介绍了一下魏薇,又讲了下断念的情况。

    宁誉从小看占星塔的书籍,听到长了鱼尾的人也不觉得多稀奇了,但玉鬓就吃了一惊,显得十分好奇。

    魏薇笑着说:“我小时候第一次在海边见到他,也十分的吃惊,还以他会吃了我。”

    当时她在海边哭,突然有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响起:“你哭完了没,太吵了。”

    她吓了一跳,半天才看清楚藏在礁石后面的他。

    “你大晚上泡在海里做什么?你是哪家的孩子?”魏薇有些生气的问。

    “关你屁事!”

    小时候的断念脾气很不好,就像一个欠揍的熊孩子。

    魏薇瞪起了眼睛骂道:“你怎么说话的,信不信我揍你啊?”

    “就凭你?鼻涕都没擦干净。”

    断念冷哼了一声,转身朝远处有去。魏薇出来的时候有想过寻短见,所以身上带了跟绳索,刚好她跟她爹学过用绳索套小羊,一生气就将绳索扔了出去,直接套在断念的身上。

    她使劲一拉,人直接跳到了孩子。岛上的孩子大多天生会水,魏薇游泳更是比同龄的男孩子都好,所以一眨眼的功夫,她已经游到了断念跟前,举着小拳头打了上去。

    “叫你不说人话,看我不揍你。”魏薇当时心情不好,大概是找到了发泄口,直接打了起来。

    断念不断的躲闪,只拿手去挡,“你住手,别以为我不想打女孩子就不还手,惹急了我打的你满地找牙。”

    断念虽然说的凶狠,但到底没有真的打魏薇,等魏薇发泄完了,又开始后悔起来。

    人家不过说了她几句,她就打了人家一顿,会不会太不讲理了?

    “你上去吧,我家有跌打酒,我帮你擦擦,我们也算扯平了。”魏薇说道。

    “无聊。”他说着挣脱了她的绳索,就要游走,魏薇却一把拉住了他。

    两人也不知道怎么的拉扯,魏薇不小心碰到了他的鱼尾,吓了一跳。

    断念当时起了坏心,故意一个转头将鱼尾拍出了水面,月光照耀下他那条巨大的鱼尾有些梦幻,可魏薇依旧看清楚了。

    “你、你不是人!”她下意识的说道,小脸被吓的惨白,可入眼却是断念眼底的痛色。

    对啊,他不是人,他的父母就是这样嫌弃他的。

    “对不起!”魏薇突然吐出了三个字,她觉得自己说错话了,说了很伤人的话。

    ……

    故事讲到这里,她就不给玉鬓继续讲下去了,只笑笑说:“后来我们就熟络了起来,他时常跑来找我,结果还被夫人给发现了。”

    她和玉鬓年纪相仿,加上玉鬓好奇鲛人的事情,两人在船上很快就混熟了,聊起了魏薇过去的事情。

    “玉鬓,我能不能问一下,你头发听说是这样吗?”魏薇小心翼翼的问道,她也见过雪子,还以为玉鬓和雪子的情况一样。

    玉鬓摇头,“不是,我是中了诅咒造成的,不过也不要紧,本来我是要突然老去的,脸上都长了老年斑,头发也白了。好在后来诅咒解开了,虽然头发变不回黑色了,但我已经满足了。”

    她说的很坦然,让魏薇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你性格真开朗,我觉得这样也很漂亮,有种特别纯洁的美。”魏薇笑嘻嘻的说。

    玉鬓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私下里宁誉也这样说过。

    白若竹见玉鬓交了新朋友,心里也为她高兴,亚希和她们聊到了一起,想来路上几个姑娘都不会无聊了。

    与此同时,占星家却发生了惊天大事件,几名长老正在一起审问占星。

    “你老实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大长老冷了脸,神情十分的严肃。

    二长老也说:“这次不是我误会你了吧,你好好跟大家解释解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