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239.第2237章 收了你这妖女

    第2237章 收了你这妖女

    白若竹说完大笑起来,笑声听起来十分的狂妄和邪异。

    被她拉住手腕的丘志大惊,想说不能用这样的法子救他师父,他师父不会同意的,可他发现自己不但不能挣扎,连话也无法说出来了!

    他惊恐的瞪着白若竹,这、这就是妖法,他不该相信这个女子会守信用救他师父的!

    白若竹对上他的目光忍不住嗤笑起来,她知道这小道士肯定想她用了妖法,但不过是一点毒而已,什么妖不妖的,他们大概是总想着降妖除魔,自己魔怔了吧。

    还有她一进来就看了丘正的情况,这丘正不是什么大病,但也不是小病,因为他得的是心病。

    大概是不能证明普灯大师是妖,又或者普灯大师在世,他就打不过人家,等人家死了,还被人家的几颗舍利子给欺负了,他才有了这个心病。

    心病必须心药医,这个说起来也简单,只要让他重新恢复生存的信念就是了。

    所以白若竹才用了这个激将法。

    果然没多久丘正挣扎着爬了起来,将嘴里的血吐了出来,指着白若竹说:“妖女,你别想用这种法子害我们师徒,我今天非得收了你这个妖不可!”

    “说什么斩妖除魔的高手,连人和妖都分不清楚,还收什么妖啊?”白若竹一巴掌打开他伸来的指头,随即不客气的说:“我没功夫陪你们浪费时间,不服气就来收我,没本事我就走了!”

    丘正气的抓起了床头的照妖镜,对着白若竹照去,“妖孽,我看你哪里逃!”

    照妖镜可以照出妖物的样子,如果是实力一般的妖物可能就被镜子给收了,但丘正这一镜子照过去,白若竹根本没任何的反应,继续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他急忙朝镜子看去,丘志这时候也能动弹了,也赶快挪过去看镜子,却清清楚楚看到一个女子,她是正儿八经的人啊!

    “这、这……”丘志一脸的懵逼,“刚刚她还对我使了妖法,怎么会……”

    丘正将照妖镜扔到了一边,有些忡愣的说:“是我看错了。”

    “师父,你好多了?你没中妖法吧?”丘志急忙检查起来,发现丘正道术还在,身上也没有邪气,才放松了下来。

    “这、这到底……”

    丘正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对丘志说:“吩咐下去,不要拦着她!”

    丘志愣了愣,随即明白了他师父口中的她是那个叫白若竹的女子。

    白若竹也不怕龙虎门的人阻拦,她躲进空间就好了,只是她现在最紧要的是跟阿淳他们联络上,免得他们心急如焚。

    好在很快龙虎门的人不敢拦她了,白若竹笑了笑,看来那牛鼻子老道想通了。

    她出了山门立即发了信号,表示自己平安无事,现在去和他们汇合。

    为了行进速度快一些,白若竹放了小黑出来驮了她前行,好在一路都是野外,路上的人烟稀少。

    第二天一早,白若竹就和江奕淳他们顺利汇合了。

    “箬竹,你没事吧?”江奕淳看到她就冲了过去,仔细看过之后一把将她拉进了怀中。

    本来要赶过去的高璒他们脚步都顿住了,单纯的亦紫还要上前,高璒轻咳了一声,朝剑七使了个眼色。

    剑七急忙拉住了亦紫,小声跟她说了几句话,亦紫红着脸不再乱走了。

    “我没事,那个丘志拼死用法术拉了我去龙虎门,就想用他的命换他师父一命,想我救救丘正。”白若竹被他搂的有些脸红,想挣开又十分的不舍。

    这时她听到旁边剑七对亦紫说的话了。

    “主子和姑爷夫妻重逢有悄悄话要说,你不要过去当电灯泡了。”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这还是那个高冷的剑七吗?电灯泡都学会了,他真的不是被暮雨那搁逗比附体了吗?

    她只好推了推江奕淳,示意其他人都偷看他俩呢。江奕淳只好松开了她,但大手悄悄在她腰间捏了一把,媳妇害羞了,但总该给他点补偿吧?

    白若竹的脸一烫,红着脸继续讲道:“我见那人也算有孝心,就帮了一把,不过他们竟把我当作了妖,还用照妖镜照了我。”

    她自己说着都笑了起来,“感觉龙虎山的道士挺逗比的。”

    众人忍不住都笑起来,人都能看作了妖,他们是捉妖捉傻了吧?

    “这世上能有什么妖啊,他们是找不到妖,觉得无所事事,才急成这样的吧?”冯澜影打趣的说。

    “反正他们不会再来找我们麻烦了,我们继续向京城行进吧!”白若竹又讲了些细节,完事就催着大家继续赶路了。

    ……

    另一边龙虎门里,丘正一脸惭愧的说:“志儿,是为师一把年纪还想不通透,反倒害了你,你这样强行用了法术,经脉损伤的太厉害了,恐怕以后道行再难存进了。”

    “师父说哪里的话,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如果我能好好跟白若竹说说,或许也不会这样了。现在想想我去请她时说的话,确实有些高高在上的姿态。”丘志惭愧的说,他如今气色好了不少。

    “为师是心中生了魔障,她怕是看出了,所以用了那法子故意激我,否则我现在大概已经断气了。”丘正惭愧的摇头,“我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让普灯现形,但现在想想,是我着相了,是我生了执念和心魔啊。”

    “师父想通就好,门派还需要师父坐镇,你不能有事。”丘志脸上带了些笑容,他很高兴他的师父又恢复了精气神。

    “不过徒弟想出外走走,我留在门里可能也无法提高道行,不如出去闯荡一番,或许有一番机遇改变这种状况。”丘志说着垂下了头,“我想去找白若竹,当曰说过我这条命赔给她,她不要我的命,我就为她效力十年,也不违背我之前的誓言。”

    丘正愣了愣,眼底露出不舍之色,但很快他点点头说:“那白若竹是个有大气运的人,你去为她效力也好,或许你也能另有一番机缘,但切记切记……”

    他顿了顿,“切记不可动情啊!”

    丘志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师父你想什么呢,那白若竹是有夫之妇啊,我是那种人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