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238.第2236章 龙虎门发威

    第2236章 龙虎门发威

    那天之后,寺里的上下看到白若竹他们都十分的感激和尊敬,白若竹他们参加完普灯大师的祭祀典礼就和住持普烛告辞,继续上路。

    亦紫头上的包下去了,她也想到了一些事情,但还没有完全想起来。可见只是脑部的淤血造成的,想来很就能恢复。

    不过白若竹可没告诉剑七,就让剑七去发愁、担心吧,有时候不让男人上上心,他还不懂得珍惜呢。

    不想白若竹他们赶路不到一天,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

    白若竹认出为首的年轻道士,正是那个放话的丘志。

    江奕淳的视力已经恢复了,他从打扮和身高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立即寒下脸说:“就你们这些人还想拦截我们?不想死就赶快滚!”

    丘志脸色寒了几分,但很快他还是压下了怒火,看向白若竹说:“你们那天对我师父用了什么妖法?他回去便一病不起,找了许多大夫开药都没用。”

    白若竹嗤笑一声,“你瞎了吗?当时是你师父对普灯大师不敬,他的佛舍利显灵打伤了你们,关我们什么事了?要怪只能怪你师父不尊重亡者。”

    “你……”一名道士气愤的要开骂,却被丘志给拦住了。

    “我今天不是来找你们麻烦的,也不想跟你们吵架,只想求你救救我师父,只要他的病能好了,之前的事情便一笔勾销了。”丘志语气缓和了不少。

    江奕淳忍不住笑了起来,“一笔勾销了,意思是之前的事情就不跟我们算账了?你真是好大的脸面,这事勾不购销随你,我们救不了龙虎门的人。”

    白若竹心里暗暗给自家男人点赞,说的好,这丘志来求人,语气是缓和了,可心底照样是高高在上的。

    “我只求师父平安,其他事情不会再提,也会劝师父不再去想过去的事情,你们如果不配合,我也只能冒犯了。”丘志说道。

    冯澜影双臂抱在胸前,好笑的说:“我们还想看看你怎么冒犯呢。”

    当曰龙虎门的剑阵都伤不到他们,今曰没了丘正那个实力最强的人,更不是他们的对手的。

    丘志一手举剑,一手解印,口中不知道念起了什么,随即他扔出一张符纸,紧跟着一口舌尖血喷了上去。

    白若竹吃惊的看着这一切,她怎么忘了龙虎门是降妖驱鬼的大派之一,他们自然懂得不少稀奇古怪的法术,之前在心禅寺大殿门口没用,一方面是有佛寺的影响,威力不好发挥,另一方面则是他们不能对人用这些法术吧。

    可他现在这是干嘛?

    不等多想,她突然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道狠狠地将她拉进了深渊,她来不及呼叫,甚至都没能挣扎一下,就被拉入了黑暗之中,下一刻她周围又亮了起来,而她已经在龙虎门之内了!

    因为她面前正是病的奄奄一息的丘正,再看周围的摆设,这里不是龙虎门还能是哪里?

    身旁突然传来大口的吐血声,伴随着剧烈的咳嗽,白若竹看去,正是作法拉了她做来的丘志。

    此刻的丘志脸色难看的像死人一般,而且他一直在咳血,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气了似的。

    白若竹有些心悸,一定是他刚刚用了强大的法术,而他的道行又不够,便被反噬成了这样。

    试想想他们离龙虎门可有些距离,那丘志却只一息就拉了她过来,倘若是随随便便都能用的法术,那岂不是逆天了?

    “别管我,救、救我师父!”丘志费力的说道。

    白若竹撇撇嘴,“我没想管你,你强行抓了我过来,你觉得我可能去给他医治吗?或者你觉得我逃不出去,只能任你们摆布?”

    她笑起来,笑意中带了杀意,“你信不信今天来多少人都挡不住我,我不想医治,便能想办法藏身,保证你们落不到半点好处。”

    噗通一声,丘志跪到了她面前。

    “我不会让人来抓你,也不敢逼迫你,只求你救救我师父,我愿意一命换一命,只要我师父活下来,我这条命赔给你!”丘志说完又剧烈的咳嗽起来,紧跟着又是几口血吐了出来。

    白若竹朝后退了退,“我看你这条小命也快保不住了,怎么赔给我?”

    “我、我会活下来的。”说完后改跪为盘膝打坐,努力运气调息起来。

    白若竹看着他这个样子,心中有些踯躅,她现在要杀这个丘志,以及病的快不行的丘正简直易如反掌,但是她不能那么做,她自己良心过不去。

    她是现代人,从小便接受了法律的教育,更为珍视生命,即便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古代,她也秉承着不随意杀人,只有对方要害她,或者害她的亲人、朋友,触了她的逆鳞,她才会出手杀人,否则她实在下不去这个手。

    丘正这人让她反感,沽名钓誉,连死后的人都不放过,但换个角度去想,丘正并没有什么卑鄙行径,否则他那曰完全可以伤到寺中不懂武功的僧人,或者用普通百姓来要挟。

    他是一门心思斩妖降魔,有些魔怔了吧。

    而丘志她也没多少好感,还中了对方的大招,但丘志的孝心让她有些动容。

    “救你师父需要换血,要你全身的血,你会死,你愿意吗?”白若竹突然问道。

    嘴上说愿意赔一命,但跟真的愿意付出性命又是两码事。

    正在调息的丘志睁开了眼睛,目光坚定的说:“我愿意,如果没有师父的收养,我早就饿死在街上了,我的命就是师父的,你动手吧!”

    “好,你不要后悔!”白若竹说着拔出匕首在他手腕划了个伤口,拉着伤口送到了丘正面前。

    血顺着伤口流下,却滴到了丘正的脸上,主要向他的口中滴去。

    白若竹另一只手扒开了丘正的嘴,说:“既然你徒弟愿意为你而死,我便用妖法让你饮了他的血,吸取他的生命,让你重新活过来。”

    她说着轻笑了一声,“谁让你这么消沉,自己不能好好的活着,还要连累了最心疼的徒弟,何必呢?对了,忘了说,这样你即便活下来,也不能做道士了。因为妖法帮你续命,你就是半个妖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