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2147.第2145章 诗作传递信息

    第2145章 诗作传递信息

    “你别追着我问了,我怎么知道他在想什么?他都不跟我这个爹打声招呼就跑了,我还想问他呢。”高璒故意气鼓鼓的说,“等你见了他好好问问吧,或者我找到他帮你好好教训他一顿。”

    白若竹知道他不肯说,恨不得给他用药逼供,但想想还是忍住了。

    “怎么教训他?”她觉得她迟早能把江奕淳给揪出来,然后好好的敲打他一顿,叫他敢这样瞒着她,还骗她伤心了许久。

    如今看惊雷、高璒的反应,她基本能确定江奕淳是故意瞒了她什么,如果他真的变心不管她了,为什么还要关注她这边的动态?

    如果不是他给高璒传信,高璒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高璒想了想说:“打断他的腿,这样你满意了吧?”

    白若竹斜着眼睛看他,“你舍得吗?”

    “呃……”高璒突然觉得无言以对,只好恩恩哈哈的蒙混了过去。

    白若竹知道高蹬心里藏了事,便多留心观察着他,并私下里交待剑七盯着他和惊雷,有情况要第一时间告诉她。

    “主子,你是怀疑他们的可靠性?”剑七有些担心的问。

    “不是,他们不会害我,只是和阿淳一起瞒了我一些事情,我们多留心些吧。”白若竹说道。

    剑七点头,暗暗松了一口气。

    随即白若竹安排了惊雷和暮雨外出办事,她悄悄叫了如花到跟前,小声说:“你悄悄安排媚颜、娇|喘潜伏在这附近,不要出面,一定不能让人知道他们的存在,如果发现有人悄悄进这宅子,一定要拦住他。”

    如花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有些担心的问:“院子里的人也不能知道吗?”

    “对,我身边的人都要瞒着。”她怕如花跟剑七一样误会,又说:“不是出了内奸,只是有人自以为为我好的暗中行事,我要抓住他一次。”

    如花明白过来,点头说:“白夫人放心,娇|喘最擅藏匿,一定会抓住那个人的。”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都娇|喘连连了,还怎么藏匿啊,好吧,她又忍不住朝邪恶的方向想了,这名字实在让人吃不消啊。

    随即如花出去找了媚颜、娇|喘说了白若竹的吩咐,两人齐齐答应了下来。

    “那人到底什么身份?抓的时候是不是不能伤到人?”媚颜问道。

    如花点头,“应该是这样,你们下手小心些,千万别惹了白夫人不高兴。”

    娇|喘低笑起来,“肯定是她丈夫江奕淳,没听主子之前说了嘛,说江奕淳抛下了白夫人,但肯定是表象。”

    媚颜不解的说:“什么表象不表象,绕的人头晕。”

    “这就是夫妻情调,你个木头当然不懂了。”娇|喘翻翻白眼,又笑了起来。

    如花又交待了两人几句,这才回去候在了白若竹跟前。只是他想到娇|喘说的“夫妻情调”,就忍不住打量白若竹,可他怎么看都不像是夫妻情调啊,白夫人不是担心就是恨的牙痒痒,他怎么觉得那个江奕淳要倒大霉了?

    转眼到了诗文大会当天,请柬不能带太多人,白若竹和众人商量了一下,打算只带剑七和高璒过去,其他人留在宅子里照顾小蹬蹬。

    接应的事情交给周珏手下的人就行了,他们对于这里的道路、藏匿点更为熟悉。

    白若竹易容成了厉老爷的样子,剑七和高蹬就易容成了管家和侍卫,到也不违和。

    三人坐了马车出发,没多久就到了举办地点昌宁会馆。

    白若竹取出请柬带人进入了会馆,发现这里比她原本想象的大多了。

    “昌宁会馆以前是接待国外使团的会馆,可以住宿,还有溪水穿过,风景如画,占地面积也很大。只是后来来访的使团渐少,就空置了。”高璒在旁边小声的解释道。

    白若竹微微点头,有高璒这个本国人在,确实方便了不少。

    随后他们找到了请柬上的位置,座位只有一个,只能白若竹坐,侍卫和管事都是只能站在一旁的。

    没多久有小倌上了茶水点心,服务倒安排的很好。

    很快周围的位置也渐渐满上了,白若竹看看手中的西洋怀表,差不多到时间了。

    又过了一会儿,唐枫在几名文人的簇拥下,走进了会场。

    白若竹远远的看着他,他气色不错,眼底也没有忧郁的气息,甚至还显得有些春风得意。

    但作为相识许久的朋友,以及知道彼此秘密的“老乡”,白若竹还是发现了他和从前不一样的地方。

    从前的唐枫不算张扬,但也不是内敛又沉稳的像个中年人,反倒有些年轻人的锐气,周身都散发着自信和热情。

    可如今他自信是有的,却少了那股子热情。

    唐枫向众人行礼,笑着说:“感谢今天各位的赏脸,唐某在这里先谢过了。”

    随即他又笑着说了些话,讲了这次大会设置的比赛规矩,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若竹听到他的那些规矩,竟是和现代一些比赛的方式结合,看来他还是那个他。

    而她也发现唐枫在小心翼翼的审视着四周,看着是要面面俱到的对顾忌在场各个方向的来宾,但白若竹知道他是在找人,或者说是在看看她到没到。

    白若竹心里暗暗做起了打算,她觉得即便跟唐枫联络上,唐枫也极难私下见她,只要让他知道自己来了,安心一些也好。

    这时,有小倌送来了纸笔,一开始的环节是请来的人都写出一首诗,作为对此次诗文大会的贺礼。

    白若竹细细想了想,写了一首不是太出彩,却是明清时的诗,只要唐枫看到这首诗,便知道她在这里了。

    很快,不少人都写好了诗,白若竹也写完,让剑七交了上去。

    唐枫和几名文人翻看了一下,挑了几首最好的念了出来,他脸上也多了些笑容。

    其他人以为是今天的诗作不错,让这位状元驸马爷心情极好,但白若竹知道唐枫是知道她来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站了起来,朗声说:“久闻唐状元的才名,一直崇敬的很,不知道唐状元今曰是否方便,为大家作诗一首,也让我们长长见识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