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931.第1929章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第1929章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季家女儿到新娘学堂学习倒不奇怪,如今新娘学堂风头很响亮,再加上季家不是真正的官宦人家,家里也没有专门的女子学堂和教养嬷嬷,倒新娘学堂倒更方便一些。

    只是白若竹很清楚那小姑娘脸上的问题不是学堂的脂粉造成的,只是不知道这事是巧合,马玲珑借题发挥呢?还是有人刻意为之。

    “万、万一弄错了呢?这样多不好啊。”季姌小心翼翼的说。

    马玲珑狠狠地瞪过去,“季姌,我是为了你好,你这懦弱的性子能不能改一改?”

    季姌身子一震,眼眶都红了,里面泪水直打转,但又不敢流出去,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白若竹已经弄清楚怎么回事了,牵着蹬蹬大步走了进去。

    “我们这边学员无数,从来没人学了化妆就过敏的,而且胭脂水粉的配料都是精挑细选的,又怎么会有问题?”白若竹大声说道。

    她之前为了学堂效果好一些,还在化妆品制作中加了空间鱼池里的水,只不过加的很少。她的空间温泉带出来就没用了,但池塘的淤泥可以敷脸,水配花水一类的东西十分好用。

    如果经常使用可以让皮肤白嫩一些,所以学员中有不少人上了课还要买些回家继续用呢。

    谁不知道白家是开美颜馆的,而学堂买的胭脂水粉或者护肤品,可都比美颜馆便宜不少。虽说效果肯定不能跟美颜馆的比,但比外面卖的可好多了。

    “你自己的店,自然不肯承认了,我小姑脸都这样了,难道还有假不成?”马玲珑说道。

    “季小姐明显这两天吃了或者沾染了不常用的东西,里面有成分让你过敏,我想你也不是才到学堂一两天吧?为何到这时候才过敏?”白若竹紧紧的盯着季姌,果然季姌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变了变。

    辛婆子适时的补充道:“主子,季小姐差不多上了十天课了。”

    白若竹笑起来,笑容中带了嘲讽的味道,“到底怎么回事,我想季夫人比我们更清楚吧。”

    马玲珑好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一下就炸毛了。

    “你什么意思?你打开门做生意,把人害成这样还不想认账?行,我今天一点要报官,让官府查封了你这狗|屁学堂!”马玲珑声音很大,一下子吵到了旁边上课的女子们,不少人都凑过来看热闹了。

    “请便,让官府出面安排位大夫给季小姐看看,查清楚也好。”白若竹无所谓的说,但下一秒,她看到马玲珑眼中闪过得逞之色,心里就明白马玲珑是留了后手的。

    她嗤笑一声,“就是季夫人这么爱四处生事,真的好吗?不该回家好好相夫教子吗?”

    相夫教子,最后的两个字咬的格外的重,马玲珑的眼睛蹭的一下瞪了起来,里面的眼珠子都是血红的。

    “你什么意思?别总话里带话,你有什么好得意的?大军出征谁也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变化,你男人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未知,说不定你明天就变寡……”

    她话音未落,就听到啪啪啪几个响亮的耳光响起,白若竹的身影不知道怎么冲到她跟前了,左右开弓连扇了几个耳光。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诅咒我男人了?你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白若竹咬着牙说道,“这次出征的人数众多,马玲珑你这话是要咒为国出力的将士们吗?”

    马玲珑已经被打懵了,回过神来就尖叫起来,“白若竹,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白若竹冷笑起来,“我堂堂四品官员,为何不能打你一个胡言乱语的刁妇,给我滚,否则我就不是打你这么简单了。”

    她话音刚落,小蹬蹬的身影就冲了过来,小拳头通通通的朝马玲珑身上打去,别看他人小个子低,小胳膊又挺短的,但能打到马玲珑的膝盖啊。再加上人家蹬蹬每天都练拳呢,几拳下去,马玲珑膝盖吃痛的跪倒在了地上。

    “坏女人,竟然敢骂我爹,我不会放过你的!”小蹬蹬红着眼睛吼道。

    白若竹藏在袖子里的手本来要放毒,但见蹬蹬冲那么近,又收了回去。到底孩子在场,她还是不想用那些特殊的手段。她不想给孩子创造一个天真无害的成长坏境,但太现实的东西,她还是想过几年再让蹬蹬接触。

    “你、你给我等着!”马玲珑骂了一句,扭头就走,竟然也没管季姌,之前也不知道是谁说帮小姑讨公道的,就好像她是好嫂子一般,结果这么快就不管小姑死活了。

    季姌涨红了脸,也不敢露出埋怨之色,胆怯的看了白若竹一眼,快步追了出去。

    白若竹拉了儿子的小手,问:“手没打疼吧?”

    小孩子骨头软,白若竹真的心疼儿子。

    小蹬蹬挥着着他的小馒头一样的拳头,说:“不疼,我又帮娘大坏人了,不过我太矮了,我想赶快长高。”

    他说着瘪起嘴,问:“娘,怎样能快点长高?”

    “多吃饭,好好睡觉,很快会长高的。”白若竹安慰儿子,他才三岁啊,那么急长高干什么。

    白若竹又安抚了辛婆子几句,让她不用太担心,这才带了小蹬蹬回家。

    不想正吃着午饭,辛去疾跑来报信,说马玲珑报官了,还带了官府的人来盘查。“

    白若竹眯起了眼睛,这个马玲珑真是不能留了。

    这次白若竹出门怎么都不肯带蹬蹬了,难道这么小的孩子要去听马玲珑神经病一样的嘶吼吗?

    等她赶到新娘学堂,门口已经围了不少人,一队官兵把两旁想看热闹的人拦开些距离。

    白若竹眯起眼睛,孟良升陪同皇上出征,如今北隅城府衙是另一位文官在处理,细细想想,那人好像是镇南大将军马同方的熟人,马玲珑是说服了这人帮忙?

    她没多想,先看看再说,最多不过是暂时关门,这北隅城可不是马玲珑能说了算的。

    旁边的官差要拦她,她一眼瞪过去,“我是这学堂的东家。”

    另一名官差急忙朝同伴使了眼色,低声说:“白大人,女官。”

    官差露出恍然大悟之色,急忙把路让开,“是小的有眼无珠,白大人里面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