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863.第1861章 投河自杀

    第1861章 投河自杀

    纪铃第二天就来看望白若竹了,她精神好了许多,整个人都平静了下来。

    “若竹,你没累着吧?”纪铃担心的问道。

    白若竹笑着摇头,“没有,就站了那么一会儿,没事的。”

    她想跟纪铃说自己对凤蛊的猜测,但又怕一提这事再次刺激纪铃的神经,张了张嘴又把话咽回了肚子里,到底只是她的猜测,做不得数,晚些再说也好。

    “我和凤九打算先回九黎了。”纪铃突然说道。

    白若竹吃了一惊,“姑姑,咱们不是说好等我娘出了月子,咱们一起回去吗?”

    “原本是这样打算的,但如今我知道了卫誉的事情,心里总觉得不踏实,想先回九黎族跟族长和长老他们商量一下。”纪铃说着眼里闪过恨意,“那卫誉当年差点被族里处死,对九黎族恨之入骨,发誓总有一天会报复九黎。虽然我不相信以他一人之力能掀翻整个九黎,但他的蛊虫不得不防,更怕他去逐个击破,专门挑在外历练的九黎年轻人下人。”

    “而且他到底是从九黎走出去的,如果他为祸人间,九黎族也无法安心,他不来找我们,我们也要去收拾他的。”凤九在旁边补充道。

    白若竹知道这是大事,虽然心里不舍,还是点头答应了下来。

    纪铃露出惭愧之色,“还有件事得请求你的同意,我怕卫誉会找到凰蛊的位置,我们想带吴宛晴回九黎一趟,另外也想看看族里有没有办法帮帮你那个堂姐。”

    “只有你们二人带着她,会不会有危险?”白若竹有些担心,另外她也怕九黎族那边直接把吴宛晴给杀了,那若兰就真的半点机会都没了。

    “我们一路小心些,也会放出信号,让族人来接应。”纪铃说着拉住了白若竹的手,“若竹,你放心,我不会让人轻易杀了她,就算真的没办法,人是杀还是留,也该由你来决定。”

    “谢谢你,姑姑。”白若竹感激的说道。

    随即纪铃和凤九又去见了白义宏和林萍儿,说了他们的打算,这样过了两曰,两人带了白若兰离开了北隅城。

    “你放心吧,我看到有两名九黎族人来接应他们,姑父说还有人会在路上汇合,没事的。”去送他们出城的江奕淳一回来,就对白若竹说道。

    白若竹听了松了口气,“这样就好。”

    之后曰子过的很快,江奕淳除了忙公事,就是回家陪坐月子的白若竹聊天,顺便逗逗两个呆萌的小包子。只是可怜的跳跳小盆友依旧被穿了女宝宝衣服,天天一副受气包的模样。

    两个小包子都挺健康的,如今喜欢躺着手舞足蹈的,而蹦蹦小盆友显然更活泼一些,他总是在挥手的时候扯到跳跳身上的装饰物,比如蝴蝶结,又比如跳跳的小帽子,然后扔到一边。

    “娘,你看蹦蹦都不喜欢跳跳穿那些,他都不高兴了。”小蹬蹬在旁边嘟囔道。

    白若竹一个白眼就把大儿子给镇压了,说:“明明他也喜欢,想抢过来呢,今晚洗了澡给他穿小花裙。”

    小蹬蹬一听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不要!我要弟弟,我要弟弟!”

    这一个哭了,另外两个也跟着哭了,都是男孩子,哭起来都声音洪亮的很,白若竹觉得脑袋都要炸了,只好说:“别哭了,不给他穿就是了。”

    小蹬蹬这才止住了哭,而蹦蹦小盆友似乎跟他哥哥特别亲,哥哥不哭他也不哭了。

    小跳跳则是哭了几声就睡着了,还响亮的放了个屁。

    白若竹看到大嫂抱来的晨曦,心里那叫一个酸啊,看看人家晨曦小姑凉,哭起来跟小猫似的,还是女儿好啊。

    在三个孩子哭哭闹闹之中,白若竹的月子终于坐完了。她舒舒服服的洗了个热水澡,然后换了一身鲜亮的衣服,去参加孩子的满月酒会。

    两个小包子的满月酒依旧没大肆操办,只请了几家亲戚和相熟的朋友,白若竹一出现,樱彤就奔了过来,惊讶的看着她说:“哇,若竹你月子怎么保养的?怎么瘦了这么多?你之前明明都胖成球了。”

    白若竹嘴角抽了抽,什么叫她胖成球了,她只是肚子大,外加肿了,就是肿了!

    这个樱彤公主太不会说话了,白若竹气愤的想。

    “我那不是胖,就是水肿,所以生完很快就瘦下来了。另外还有个诀窍……”她凑到樱彤耳边,低声说:“自己奶孩子。”

    樱彤摸了摸肚子,认真的说:“好,我记下了。”

    她的肚子还不怎么显,再有半个月,她就会给楚寒大婚了。

    随后来的人越来越多,宾客们聚在一起,年纪大一些的就是围着观看两只小包子,各种夸白若竹厉害,连生三男,听的白若竹一口恶气梗在喉咙,古代人哪里明白她的心情?

    年轻一些的女眷就都围着白若竹,问她这个问她那个,很快就分散了她的注意力,不再去想没生出女儿的遗憾了。

    这时,外面有仆从匆忙赶来,到白泽浩耳边说了什么,白泽浩脸色变了变,匆忙跟着仆从出去了。

    不远处白若竹把一切看在眼里,心里也跟着提了起来,肯定出什么事了,否则大哥不会这个时候离开。

    她想跟去问问,就看到大嫂走了过来,对她轻声说:“我去看看吧,有情况让下人回报你。”

    白若竹点点头,向汪彩月道了声谢。

    这时,白府门口聚集了不少人,有两人抬了个湿漉漉的人大声叫门,“白家不是有神医吗?怎么能见死不救?”

    另一人叫道:“是啊,我家主子是江家的女婿,江家人都到白家做客,没人敢做主,只能送来找江老爷救人了,刚好白家有神医,赶快救救我家主子吧!”

    白泽浩这时出了大门,看到担架上昏迷不醒的人果然是孔宣晤!

    这孔宣晤投河自杀就算了,偏偏挑这个曰子,真以为他们白家好欺负吗?

    抬着孔宣晤的一人是他的仆从,另一人则跟他没任何关系,只是个帮忙救人的热心人士,可偏偏这位热心人士没弄清是非曲直就信了孔家仆从的话,帮忙吆喝了起来……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