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812.第1810章 我都听到了

    第1810章 我都听到了

    “我跟古雅来没有夫妻之实,我出事的时候,她直接走人也可以理解,但她不该伙同他人陷害我跟我爹小妾苟且,这事我就是再无所谓,对阿淳的影响也太大了。”高璒露出厌恶之色,“当初我本觉得太委屈她了,几次提出愿意跟她和离,让她能找个真正对她好的人,她始终不肯,甚至在初霜快生产的时候谋害她,”

    “后来她想取代初霜的位置,但我说过这辈子就爱那一个女人了,大概也因为这样,她对我恨之入骨。”

    白若竹听后不解,“那当年的事情呢?你怎么被人陷害的?还有你既然活着,为什么不肯来找阿淳?你知道他这些年过的都什么样的曰子吗?”

    高璒露出惭愧之色,他痛苦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本来就不整齐的头发被抓的跟鸡窝似的,露出了不少灰白的银丝。

    白若竹看的心一软,他到底老了。

    “你也知道我是承水旭王之子,就应该能想到其中的是是非非吧?”高璒说着叹气,“老旭王贪杯好色,到丹梁访问的时候非礼了江老头的女人,也就是我娘,本来事情没传开倒罢了,可偏偏老旭王死了,又没子嗣继承香火,承水先帝就派人找到了我。”

    “其实江老头知道我不会动他的小妾,他也是被人威胁,为了江家一家能保命,只能那样演了下去。但我不想带阿淳去承水,他当时都十二岁了,再怎么也无法融入承水的宫廷,真相对他来说也太残忍了。如今他在丹梁为官,又是天子近臣,我实在不想他陷入进退两难的地步。”

    “所以你死遁,拜托我师父林正辉照顾阿淳,却不想被吴云峰收了他做徒弟。你近些年以医圣之名在丹梁走动,就是为了照看他吧?可是他已经能独当一面了,有什么不能告诉他的?”白若竹不解的问道。

    高璒捂住了额头,痛苦的说:“我是不敢和他相认,我害怕!”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怕他问我他亲娘的事情,更怕他想去找她亲娘,她的族人太强大了,他一旦开始,可能就再也逃不开了。还有承水国那边,我不想他搅入宫廷争斗之中。”

    “强大?比九黎族还强大吗?”白若竹又问道。

    高璒痛苦的点头,“来抓初霜的那些人中,就是实力最差的,也是我一辈子无法达到的高度。”

    白若竹吸了口冷气,“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修仙或者玄幻位面的?这里的人不理解,你该多知道一些吧?”

    高璒摇头,“都不是,就是武功、内力高的离谱,还有许多其他本事,其中有人似乎有异能,就好像读心术那样的。”

    白若竹许久没说话,高璒也许久没说话,两人都沉默着,阿淳的身世太复杂了。

    她忍不住苦笑,原本还觉得自己的身世复杂,可跟阿淳一比,也不觉得怎么样了,他俩能凑一起,还真是老天爷安排的。

    半晌,高璒才开口,叹着气说:“我想找回初霜,又怕她的族人突然出现,也会带走阿淳,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拼上我十条性命都挡不住。即便我当上承水的皇上,拼上承水整个国家,恐怕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细小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两人急忙回头看起,就见江奕淳站在不远处,身体削瘦的好像风一吹就会倒下。

    “我都听到了。”江奕淳缺少血色的嘴唇微动,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阿淳……”白若竹担心的叫了一声,早知道阿淳会过来偷听,她不该这么冲动的诈高璒了。

    “孩子,我……”高璒张了张嘴,却觉得嗓子眼儿发干,后面的话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白若竹想怎么劝劝他们父子,不想江奕淳突然快步朝高璒走去,她吓的捂住了嘴巴,这、这是要打架吗?

    下一秒江奕淳已经紧紧的搂住了高璒,声音哽咽的说:“爹,我太失败了,竟然一直没认出你,只是觉得背影有些像。你从小就对我那么好,所以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你都有自己的苦衷。”

    他说到最后声音哽咽,在他多年未见的父亲面前,他就像个听话的孩子。

    “以后有什么事情不要自己一个人扛了,我已经长大了。”他吸了几口气,声音坚定的说。

    白若竹在旁边也忍不住吸了吸鼻子,这父子相认的画面也太感人了。

    高璒拍了拍江奕淳的肩膀,慢慢从脸上撕下了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略显苍白的脸。

    白若竹惊讶的看着他,虽然光线有些暗,只有月光映照在他脸上,但也依旧能看到那张和阿淳有六七分相似的脸了。

    “爹!”江奕淳叫了一声,声音又有些哽咽。

    高璒笑着说:“若竹丫头一直想看我的脸,我可真不敢给她看啊。”

    白若竹撇撇嘴,“我说你怎么总帮我,敢情是为了帮你儿子,我被骗的好惨啊。”

    高璒和江奕淳都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没那么忧伤了。

    高璒又重新戴上了面具,说:“我现在的身份还是保密的好,免得横生枝节。”

    江奕淳点点头,“爹,你别到处跑了,以后就跟我们一起吧,你不想看看你的孙子吗?”

    高璒想起可爱的小蹬蹬,笑容更加柔和了,“好,但我时不时还得回承水,虽然先帝过世,没人再能限制我了,但我也不想承水大乱,毕竟老百姓都是无辜的。”

    父子俩说说笑笑,那边有人过来喊他们喝酒,这才重新回了位置。

    高璒和江奕淳坐在一起,就好像长辈对晚辈的照顾一样,但两人明显热络了不少。

    白若竹想想觉得无所谓,反正高璒救了阿淳,阿淳跟他亲近也是过的去的。加上高璒之前跟唐胤说阿淳的生父救过他的性命,他要照拂阿淳一二,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她嘴角微微扬起,不想这次蛮族之行竟然还有这样的收获,阿淳以后又多一个亲人关心他了。

    她正想的出神,一道曼妙的身影朝江奕淳靠近,就这么当着大家的面说:“江大人,你可以跟我一起跳舞吗?”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