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748.第1746章 死活要护凌雪

    第1746章 死活要护凌雪

    白若竹也有些自责起来,她如果经常来宫里,而不是跟乐嫔、皇上负气,或许乐嫔不会弄成这样?

    可事已至此,治好乐嫔才是最重要的。

    她上前给乐嫔把脉,乐嫔的脉象很微弱,人仿佛要没了一般。

    好半天她才收回了手,示意高璒继续。

    高璒也给乐嫔把了脉,脸色一样的凝重。

    “她的情况不太好啊,醒来的时候我没见过,但这气血不足,营养不良,想来之前就没胃口吃饭了,可见平曰里情绪有多不好了。”高璒叹了口气说道。

    “现在只能先给她补气血,就是心病难治啊。”白若竹附和道。

    两人商议了几句,然后一同走了出去。

    皇上有些焦急的问:“怎么样?”

    白若竹不做声,医圣比她有名气,还是前辈,肯定是医圣来说话的。

    “回皇上,乐嫔失血过多,得好好养养,但是她之前情绪不对,想来经常茶饭不思,导致营养失调,所以……”他拉长了声音,“心病还须心药医啊。”

    “心药?”唐胤叹气,“乐嫔是太过思念故去的太后,朕已经命人多多劝着她了。”

    “乐嫔娘娘这是抑郁症,导致她如此忧愁的事情不会只有一个,甚至她会因为一点小事就思虑过重,悲观消极。”高璒说道。

    唐胤看了白若竹一眼,之前白若竹也提过“抑郁症”的,是他大意了。

    如果今天发现的晚了,他的雯儿就不在世上了。一想到雯儿躺在血泊中的样子,他就觉得浑身发冷。

    明明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他们还有了孩子,她怎么舍得抛下他和孩子自杀呢?

    唐胤积蓄的怒火终于爆发,“来人,把乐嫔身边伺候的人都抓去受罚,每人打二十大板!”

    每人敢开口求情,说起来唐胤的惩罚已经算轻的了,他们没看出乐嫔割腕,确实要被治个照顾不尽心的罪名。

    不想内间传来声音,里面侍女惊呼到:“娘娘,你还不能起来!”

    是乐嫔醒了!

    唐胤急忙冲进了内室,白若竹犹豫了片刻,也跟了进去。

    “皇上,求你饶了我的近侍凌雪,是我故意支开她,叫她去给我取燕窝的,她不该受罚。”乐嫔声音很虚弱,却鼓着一口劲的向皇上求情。

    白若竹朝江奕淳看去,这凌雪真是好大的本事,这样就把乐嫔给洗脑了。

    唐胤朝旁边的侍女使眼色,侍女急忙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就叫熹皇子的乳娘抱了他过来。

    熹皇子大概被突然吵醒,很不高兴的大哭了起来。

    “雯儿,你看看咱们的儿子在哭呢,你要不要抱抱他?你舍得扔下这么小的孩子吗?”唐胤看着乐嫔问道。

    乐嫔看了儿子一眼,眼中有着不舍和心疼。

    “皇上,求你放过凌雪,否则妾不能心安啊。”乐嫔见护卫带了服侍她的人出去,她又看向唐胤哭了起来。

    唐胤皱眉,难道凌雪比熹皇子都重要了?他不理解乐嫔对凌雪的包庇,脑海中浮现白若竹当初说凌雪有问题的画面。

    这时凌雪被带了上来,她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奴婢该死,是奴婢没照顾好娘娘,奴婢甘愿受罚,请娘娘不要担心。”凌雪说着就要出去挨板子,不想乐嫔却疯了一样要从床上起来去拉凌雪。

    “不行,你不能受罚,我说了你不能受罚,我说话都没人听了吗?”她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

    这一挣扎她手腕上缠着的纱布也开了,伤口崩开,血汹涌而出。

    “乐嫔,你不要胡闹!”皇上一把抱住了她的两只胳膊,也不在乎那些血都蹭到了他的龙袍上,而他看向凌雪的目光更冷了几分。

    被皇上抱着的乐嫔还拼命挣扎,但很快因为没了力气而安静了下来。

    皇上放缓了语气,“雯儿听话,凌雪是习武之人,挨个二十板子算不了什么,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板子她必须挨,完后暂时关押起来吧。”

    “不要!”乐嫔尖叫起来,一双眼睛变的通红,整个人好像疯了一样,“为什么你不停我的?我都要死了,你就不能听我一次!”

    “胡闹!你不会死,你会好好的活着,陪着朕一起到老!”皇上也气愤的吼了起来。

    她是他唯一想相伴白头的人,以前他有太多的顾忌,不敢让人知道他有多在乎她。可如今顾忌少了,她却变成了这样。

    高璒见乐嫔手腕的血越流越多,快速的绕到后面,一下子点了乐嫔的昏睡穴。

    “皇上,娘娘不能再流血了,还是先让她睡一觉吧。”高璒指了指乐嫔的手腕。

    皇上大惊,“快点给她包扎好。”

    “是。”高璒没让白若竹上手,他怕白若竹有孕又反胃起来,他这边飞快的下针止血,又开始缝合伤口。

    白若竹看看乐嫔,又看看旁边跪着的凌雪,如果不是她知道乐嫔深爱着皇上,她都要以为乐嫔和凌雪是百合,乐嫔在拼死保护自己的爱人呢。

    可这事怎么看怎么古怪,一位娘娘需要这么不要命的保护一个侍女吗?如果是跟她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侍女,这可以接受,可凌雪是皇上后来安排给乐嫔的人,两人在一起能相处多久?能有多深的感情?

    熹皇子还在旁边,虽然人小什么都不懂,但旁边有人大喊大叫的依旧吓坏了他,他哭声不断,可乐嫔却不想着哄哄自己唯一的孩子,只想着救下凌雪,这事不是太奇怪了吗?

    唐胤把昏倒的乐嫔放回了床上,轻柔的帮她揶了揶被角,然后起身盯着跪在地上的凌雪,问:“凌雪,你做了什么?”

    凌雪垂着头,看着没多少惊慌,可眼泪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凌雪没能安慰好娘娘,罪该万死,但娘娘那么好的人,真的不能再这样痛苦了,奴婢只求白大人能救救熹皇子,只要熹皇子好了,就能解开乐嫔娘娘你的心结了。”凌雪的声音不娇弱,甚至带了些英气,显得十分坚强。

    白若竹眯起了眼睛,“凌暗卫这话的意思是我不肯救熹皇子,才害乐嫔娘娘成了这样?”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