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735.第1733章 她绑了若兰

    第1733章 她绑了若兰

    可惜……

    白若竹心里有些难受,她还是好好学机关术吧,有了机关手臂,或许他能重新拿笔拿剑了。

    “呦,发什么呆呢?”徐晖临注意到了她,把口中的毛笔吐到了旁边的笔筒里,冲着她打趣起来。

    “阿淳回来了,你不知道吗?”白若竹问道。

    “哦,知道,你们小夫妻好不容易相聚,我去打扰什么啊,我像那么没眼色的人吗?”徐晖临笑嘻嘻的说着,笑容却未达眼底。

    白若竹叹了口气,“你说你一直都那么乐观,怎么阿淳回来,你就蔫了?”

    徐晖临脸上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了,他板着脸半天没说话,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阿淳比我后入师门,所以他比我大也得叫我师兄,你知道他那个人,脾气臭的很,总是冷着张脸不愿意喊师兄,不过对大师兄倒十分的敬重。而我呢,大概是身世的缘故,表面装表现的很洒脱,其实内心里总卯了劲的想表现好。”

    徐晖临说着苦笑起来,“所以有几年,我跟阿淳表面不说,其实都在暗暗的较劲,谁也不想输给谁。结果呢,他是越来越强了,而我……”

    他笑容带了几分凄然,白若竹觉得有些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有时候击垮你的或许不是敌人,而是你在意的对手。

    白若竹不知道怎么安慰徐晖临,想了想说:“我昨天没敢跟阿淳提你的事情,他还不知道。”

    “罢了,今天我自己去见他吧。”徐晖临起身朝院子走去,也不管白若竹还在,自顾自的练起了腿法,踢的衣袖生风,倒十分的有力度。

    白若竹怕打扰到他,默默的离开了。

    到了晚上,江奕淳回府,徐晖临已经在等着他了。

    “你不会什么都没听说吧?”徐晖临笑嘻嘻的走过去,用自己才装的假肢推了江奕淳一下,“我觉得无聊就混在你媳妇家了,叫你媳妇赶快学了机关术好给我做机关手臂啊。”

    江奕淳在行宫听到皇上提了徐晖临,但皇上没说具体的事情,只说吴云峰叛变,是睿王的人,引了徐晖临去逼供。

    江奕淳对他那个师父已经没多少感情了,所以听闻此事并没多痛苦,只是有些担心徐晖临的心情。

    如今看来,他该担心的不是徐晖临被师父暗算的痛苦,而是徐晖临失去了手臂的痛苦。

    他抬手拍了拍徐晖临的肩膀,想说点什么,又觉得嗓子眼儿干的厉害,还是徐晖临笑嘻嘻的说:“傻愣着干嘛?走,吃饭去了!”

    在徐晖临背过去之后,江奕淳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他眼睛喷出了怒火,如果再见面,他跟吴云峰之间没有师徒情意,他一定会帮狐狸师兄报仇的!

    养了那么多年的徒弟,竟然说砍就砍,还砍掉了两条胳膊,就是养只狗,这么多年也有感情了,你舍得去砍杀吗?

    白若竹迎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脸戾气的江奕淳,她快步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紧握的拳头,轻声说:“别这样,他看到更难受。”

    江奕淳深吸了一口气,他是聪明人,知道白若竹的意思。

    “走,进去吃饭吧。”他脸上挤出了一个略显僵硬的笑容。

    到了第二天傍晚,闪电护送了古雅来和白若兰抵达了北隅城,车子直接开到了白家大门口。

    白若竹得了消息激动的去门口迎人,当然她要迎接的可不是古雅来,而是白若兰。

    白若兰最先从车上下来,可手却是绑着的,白若竹看的怒火一下子就窜了起来。

    闪电在旁边突然单膝跪下,“夫人,是属下安排绑上若兰小姐的,请夫人责罚。”

    林萍儿哭了起来,冲过去解白若兰手腕上的绳子,白泽浩怕她伤了手,急忙说:“娘,我来。”

    他说着拿了随身的匕首要去割断绳子,白若兰却尖叫起来。

    白泽浩急忙收起了匕首,白若兰的尖叫声这才停了下来。

    “为什么要这么做?”白若竹盯着闪电冷冷的问道。

    闪电垂着头,“若兰小姐又想逃跑,后来在马车里伤了古夫人,属下实在不敢冒险,只好出此下策。”

    “你说你们也有不少人吧,还能看不住个女子了?怎么她想跑就能跑了?”白若竹挑眉问道。

    如果之前阿淳带着若兰人手不够还能理解,毕竟他大部分手下先护送江家等人到北隅了。而闪电他们是先到了北隅城,再回头去和江奕淳汇合的,就不存在人手不够的问题了。

    白若竹盯着闪电,“是你们看她不顺眼,故意绑上?还是别人看她不顺眼,叫你绑上的?”

    闪电目光微闪,白若竹瞬间明白了,是古雅来要求闪电绑上白若兰的。

    火气一下子窜到了头顶,她冲闪电喝道:“还不去把绳子解开!”

    闪电知道这位夫人的厉害,吓的脸都白了,急忙上前去解开了白若兰的绳子。

    白若竹扑倒林萍儿怀里瑟瑟发抖,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我先带若兰进去休息,其他的我就不管了。”林萍儿有些赌气的说了一句,然后拉着若兰走了。

    她是听出来若兰为什么被绑了,她说“其他的”就是指还在马车上的古雅来。

    白若竹也没阻止,若兰也需要去安静的地方休息。

    这时候一阵马蹄声响起,江奕淳骑马赶回来了。

    他骑的有些快,额头还出些细密的汗珠,可白若竹看在眼里,心里立即不痛快起来。

    他在意他娘,她可以理解,可是偏偏他娘叫人绑了若兰,她心里会舒服才怪!

    “主子,人送了回来了。”闪电朝江奕淳行礼。

    马车里的古雅来听到闪电的话,立即哼哼唧唧的叫道:“淳哥儿,你来接我了?我怕是挺不下去了,你这么抛下我跑了,我真怕死都不能见你最后一面啊。”

    说到最后,她在马车里呜呜的哭了起来。

    白若竹不爽的朝江奕淳看去,果然他眼底闪着歉疚之色,他担心若竹而抛下了他娘,他心里是自责的。

    “娘,你别说丧气话,若竹医术好,一定能治好你。”江奕淳冲着车里说了一句,又看向白若竹说:“若竹,你帮我娘看看是什么问题吧。”

    ----

    这两天卡文,某咔得好好撸撸大纲,今天先更这么多,明天努力加更~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