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675.第1673章 敲打

    第1673章 敲打

    “那有提过白福吗?夸过白福养了个好儿子吗?我瞧着人家怕是知恩图报,但不是说白福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吗?”

    “这样说还真有可能,白福以前不是偏心眼儿的很吗?心里只有他那个童生大儿子,让老二一家做牛做马的伺候他们。”

    “可不是嘛,你忘了那白义博喝醉了酒乱写乱骂,说要杀了白义宏一家,要是搁我儿子这样,我非得打断他的腿不可,结果那会子白福还是向着白义博的,不也没处罚他吗?”

    “……”

    村里人的议论都被剑七整理后报给了白若竹听,白若竹抿嘴喝着茶,她不信白老爷子还能坐的住了。

    果不其然,到了下午白福就登门了,他一脸的努力,站在院子里大叫:“白义宏,你给老子出来,我养你一场,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话白若竹和林萍儿都觉得反胃,至于白义宏已经被她们给支开了,让他一大早去枫叶村找族长商量事情了。

    白若竹就是怕她爹在场难做,也怕她爹会心软。

    林萍儿和白若竹走了出来,两人礼数周全的朝白福行礼,然后林萍儿开口说:“公公这是什么意思?义宏今天不在家,也不知道他做什么惹你生气了。”

    白福气的呼吸都粗重了不少,突然瞪向白若竹说:“又是你的主意吧?义宏厚道,做不出这种事。”

    白若竹轻笑了一声,“是啊,我爹厚道,所以厚道人就得被人坑,还一坑就是多年,连证明身份的信物都被人拿出卖了。我可不是厚道人,可不会任人白白欺负了去。”

    “你、你想怎么样?”白福能找来,到底是有些怕了,如果白若竹把他的所作所为宣扬出去,他也不用在后山村待了。

    这时左右邻居都凑到墙根、门前贴着耳朵听起来,白福听到外面有动静,强压下怒火,说:“进屋说吧。”

    他走在前面,白若竹和林萍儿相视而笑,这老头子就是爱面子,所以这一招绝对能治他了。

    她家人本不想跟旁人多说什么,更不想说老爷子、老太太的是非,毕竟养育一场,过去也就算了,最多两边不算亲厚,到奉养钱可是一直给的,甚至白家条件好还给翻了倍。

    可老太太和周氏已经不止一次在外面跟人说三道四了,明里暗里都是白义宏一家不孝,如果白义宏一家只是普通庄户人家也就忍了,可二郎在做官,如果不是朝政动荡,这些话传出去,他很可能就被御史给弹劾了。

    难道白福不知道这些吗?或许他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不管,又或许他还在背后推波助澜了,不管是哪样,白若竹都得给他点教训尝尝,一个当家人管不好家里,就该做好被人教训的准备。

    到了厅里,白福又摆起了架子。

    “你们让人到处乱说,不怕影响了二郎的仕途?我到底养育了老二一场,不管怎样,你们这都是不孝!”

    “爹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怎么不孝了?我们是没给你奉养钱还是打骂你们老人了?就是对族里我们也尽心尽力,不管谁去查,我们都是问心无愧。”林萍儿说完冷哼了一声,“就是不知道别人能不能做到问心无愧了。”

    “你……”

    他刚要骂,就被白若竹打断了他的话,“我们可没让人去四处散布什么,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强,尤其是老太太和那个周氏天天跟人念叨我们,说的多了,大家注意力都在这事上了,总会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说到底还是我爹厚道,不想说你贪了他亲爹银子的事情,可我白若竹就不是厚道人了,保不齐一个不高兴就说出去了。”

    “你敢!你信不信我把你告到官府,还什么四品的女官,不孝你什么官都做不了!”白福吼了起来,样子十分的癫狂,完全没了平曰里装出的老秀才的气度。

    白若竹不急不缓的喝了口温水,笑着说:“不孝也要看对谁了,当年的事情也不是没有证据,你闹腾起来吃亏的是谁就不知道了。”

    白福瞪着白若竹,别看他喊的声音大,却是个色厉内荏的,毕竟他自己心虚理亏。

    好半天他终于收起了怒气,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看起来就像个无助而可怜的老人,如果白若竹不知道他那会演戏的性格,恐怕都要被骗了,还觉得自己成了恶人。

    “罢了罢了,我会管好她们的,你们也别乱说了,再怎么讲也是一家……”他说着顿了顿,“有些情分的,你们给我留些脸面吧。”

    “您说的对,如果你管好自己家里的人,谁也不想真撕破脸了不是?但如果再让我知道她们在外面说三道四,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白若竹说到最后声色俱厉,白福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心想回去一定要管好老婆子和周氏,可不能再惹这家人了。

    等白福离开,外面围观的人都围着他询问起来。

    “白老爷子,你怎么跑来找白义宏了?你们到底是不是亲父子?”

    “你到底做了啥对不起人家的事了?不会就是偏心大儿子吧?”

    “是不是白义宏一家造谣,对你不孝还给你抹黑啊?”

    白福一直没答话,听到这个问话脚下却顿住了。

    “没有的事,你们别瞎猜,老二一家奉养钱给我们翻了好多倍,等于一家子都是老二家在养着,哪里会不孝?可别听周氏那妇人作妖的乱讲。”

    他想到白若竹的话有些后怕,干脆把责任推到了周氏身上,反正他十分厌恶周氏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啊,原来又是那个不要脸的周氏在搞鬼。”村里人不喜欢周氏,一听这话立即认同起来。

    但等白福走远了,才有人嘟囔起来,“可是不对啊,他家老婆子也有说过,还比周氏说的更厉害呢,难不成是他家老婆子作妖?”

    有人听了说:“八成是这样,我记得以前白老太太就去白义宏家闹着要钱,这次八成又是想要钱了。这奉养钱都翻了几翻了,不愁吃不愁喝的还不知足啊?难道拿大把银子给她那大儿子、孙子霍霍去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