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641.第1639章 收拾泼皮

    第1639章 收拾泼皮

    等白若竹吃了饭,就带人去了地头,那边许阁也通知了众人,不少人已经在地头等着了。

    看到白若竹,淳朴的药农们热情的打了招呼。

    “白大人,你总算来了,我早上就去寻你,结果被许管事给拦住了,说不能打扰你休息,这大白天的,你有啥好休息的?”一名中年汉子叫了起来,白若竹一听声音,不就是早上在客栈楼下闹事那个吗?

    “我确实在休息,昨天连夜在配制解决药田问题的药,到早上才去躺了一会儿。”白若竹冷冷的说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没等中年汉子开口,旁边就有人叫到:“刘安,你咋回事啊?别说白大人一夜未合眼,就是这赶路也累坏了,你又闹腾个啥劲啊?”

    被叫刘安的汉子狠狠的瞪了过去,说话的人不由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的闭上了嘴巴。

    看起来那刘安是个狠角色啊,平常的药农还有些怕他。

    “回白大人的话,小的名叫刘安,租种了您的药田,结果有两亩地出了问题,种下的药材都白瞎了。昨曰你跟大家保证免租还有发补偿金的,结果许管事偏偏没记录我的地,不是他自己想贪了这银子吧?”刘安说道。

    许阁嗤笑了一声,“我就眼皮子那么浅?”

    白若竹心里也偷笑,这刘安是不知道许阁是她的心腹管事,人家每个月的银子和分红比他们一年的收入都高,就这点补偿金,许阁还真看不上。

    “那谁知道,保不齐你还克扣了其他人的,他们是敢怒不敢言,但我刘安可不怕你,药田出了问题,我就要说!”刘安说的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

    白若竹听了不急不缓的说:“刚好吃饱饭要消消食,就带我去你的药田看看吧,这药田要是出了问题,证据摆在那里,我会为你做主的。”

    “好,还是白大人讲道理。”刘安高兴的说,不过他又苦着脸说道:“早上有个侍卫凶神恶煞般的打我,我一条腿给伤了,怕是走不快了。”

    后面站着的暮雨直接给急了,指着刘安说:“你还真敢赖上我啊?我是拎着你脖领子把你扔到客栈外面的,怎么你腿就伤了?要真伤也该是你脖子断了才对!”

    刘安缩了缩脖子,一脸委屈的说:“白大人,你这奴才也太凶了,是瞧不起我们药农吗?”

    白若竹眯起了眼睛,这刘安显然是个药农里的泼皮无赖,但也是个有些头脑的泼皮无赖,还知道挑拨离间呢。

    “这话你可就说错了,暮雨不是奴才,他也是有官身的,而且他从来不会瞧不起药农,只不过他在客栈大吵大嚷的影响了我休息,他才警告你一二,至于说打你就更不可能了,他如果打你,恐怕你现在根本站不住,断胳膊断腿都是轻的了。”白若竹声音淡淡的说。

    有药农忍不住嘟囔道:“白大人火眼金睛啊,刘安就是个赖皮。”

    刘安猛的瞪过去,发生的人立即闭上了嘴巴,看样子是不敢和刘安直接对上的。

    白若竹也不跟刘安继续废话,“走吧,你要不方便,别人也能带路。如果腿实在伤的厉害,这药田你也别租种了,免得你照顾不来。”

    “白大人,你、你怎么这样护短?”刘安不满的问道。

    “我是护短,但也是帮理不帮亲。”白若竹笑眯眯的说道。

    许阁见状,直接在前面领路,“大人这边请,咱们先去他的药田看看吧。”

    很快就到许阁的药田,一眼看过去,果然像其他出问题的药田一样,药材都蔫了,十分的可惜。

    “主子,之前其他人药田出问题的事情,我就登记过一次,他的药田一直好好的,突然两亩地就出问题的,显然是想浑水摸鱼,我打听了一下,他因为懒惰,之前的药材没种好,许多都没活成,怕是本都保不住,所以干脆想了这种法子来讹钱。”许阁指着刘安的药田说道。

    刘安直接跳了起来,那样子好像马上要揍许阁一般,“你胡说!我这药田哪里种的不好了?要不是出了这怪病,也不至于这样,我辛辛苦苦下来就为了捞那几个钱吗?”

    白若竹抬手止住了两人的争执,自己径直朝药田里走去,走到里面,她蹲下拿手翻起了泥土。

    那样白净的柔荑毫不介意的翻在泥土里,就仿佛她不是个贵族的夫人,和他们那些药农一样,靠药田为生,在意药田里的土壤。

    刘安心里跳了跳,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但很快他又安慰自己,这能看出个啥?难道这白大人还是神仙了?

    白若竹把抓起的土扔掉,然后拍了拍手从地里站了起来,说:“你们知道药田为什么会出问题吗?”

    “不是得了怪病?”有人问道。

    白若竹摇头,“是有人给你们的药田暗中下了毒药,破坏了土壤了,不过我昨晚已经配置出解药了,只要按我说的方法去做,少则一个月,多则三四个月,就能让土壤恢复正常,继续栽种药材。”

    “下毒?是谁这么缺德?”药农们一脸的不敢置信。

    白若竹笑笑,“这世上哪家没几个竞争者了?有人是良性竞争,也有人暗中做这种见不得光的事情,但这种迟早会造报应的。”

    她说着从田地里走出来,一步步朝刘安走去,“我既然能配制解药,就能看出土壤里有没有被人下毒,刘安的药田虽然药材死了,可土里不是那种毒,药材被下了不少除草剂。”

    这时候都是自制肥料,除草剂也是自制的,但如果直接大量的上到药材上,会导致药材枯死。

    “啥?我啥时候做过这种事了?白大人你不是不想赔偿吧?你家大业大还在乎这点钱了?何必跟我一个药农过不去?”刘安嚷嚷了起来。

    跟这种泼皮吵架,就算吵赢了,你也得被沾染到一身腥了。

    所以白若竹根本没理会他,直接看向其他药农说:“我能给大家免租,又给大家补偿金,就是冲了一份诚信,但一只老鼠瞎了一锅汤,有人借机骗钱,企图蒙混过关,我白若竹最看不惯这种事情,如果继续发展下去,这补偿金我也不敢给大家发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