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565.第1563章 御前对质

    第1563章 御前对质

    等面见皇上,白若竹发现不仅蕙兰大长公主带着窦芸来了,连因为盗窃入狱的窦宁夫妇也来了,看两人的样子并没有多担心,八成又被蕙兰长公主从牢里捞出来了。

    另外还有范礼和当日巡城时拦下大长公主侍卫的官员。

    白若竹心里觉得好笑,之前大长公主为了给她找麻烦,没少给柳白霜服务,忙前忙后的都不顾公主的身份了。

    如今又为了给她添堵,为窦家全家忙前忙后的来回跑,都快称得上“爱民好公主”了。

    白若竹三人朝皇上行礼,大长公主冷哼了一声,嘟囔道:“架子可真大,让皇上和我们等着你们。”

    白若竹朝江知和二人使了个眼色,三人都没理会大长公主,就好像没听到她说的一样,反正她也没点名道姓。

    大长公主气的脸黑了几分,皇上不想变成没完没了的争吵,直接开口说:“既然人都到齐了,就说说那日的事情吧,白女医长来告御状,朕怎么也得为她主持公道的。”

    皇上这话说的不偏不倚,倒赢了白若竹几分好感,想来之前传旨太监应该不敢得罪大长公主,才不便多说。

    “皇上,她凭什么告御状,还找了御史弹劾我?怎么不说说她滥用职权,仗着权势对自己长辈都不敬呢?”大长公主抢先说道。

    白若竹不急不忙的朝皇上行礼,说:“长辈也要看是什么长辈了,窦宁夫妇虽然是我在夫家的表叔表婶,但他们可是分家出去又贪得无厌的回来闹事,还气的江阁老昏厥过去,这样的长辈让我如何尊敬?还有大长公主有一点说的不实,我是拦着他们闹事影响知和的喜事,让我的侍卫赶走他们,但绝没有滥用职权,我的职位是女医长,我有利用女医所的什么权力吗?”

    大长公主一下被说噎到了,但她哪里是这么容易认输的人,又说:“还有对本公主不敬呢?即便窦宁夫妻有过失,你大可可以向本公主解释,可我在问你话,你带了人就走,眼里还有我这个大长公主吗?”

    “本来窦宁就因为大闹了江家而去了府衙,江家管事也拿了分家的财物单子给去给范大人评判,不知道范大人看的如何?”白若竹话锋一转看向了范礼。

    范礼嘴角抽了抽,急忙说:“本宫已经对了,江家分家确实给窦宁分了东西,按江阁老说的分家法子也已经仁至义尽了,毕竟窦宁并非姓江。”

    白若竹满意的点点头,“这道理范大人都明白,可有人却还在贪心不足的闹腾,甚至为了私欲破坏自己表侄女的婚礼,这事当曰多少人都看到了,也在京中传遍了,难道大长公主一点都没听说过?”

    “本公主没工夫关心这些坊间的流言,只看到你叫侍卫对他们动手了,还有窦家的女儿被于成化抱了,于成化本该对她负责。”大长公主说着看向了于成化。

    皇上的目光也落到了于成化身上,他对于成化没太多印象,以为于成化官职在五品以下,是不用到殿上早朝的。所以唐胤只知道于成化是江奕淳的下属,品性不错,否则江奕淳也不会把堂妹嫁给他了。

    想想江阁老的嫡孙女不能高嫁,这江家也是败落了。

    于成化朝大长公主行礼,不慌不忙的说:“公主误会了,下官没有抱过窦家女。”

    本来安安静静的窦夫人一听就急了,说道:“怎么没抱了,我家芸儿一心寻死,你非要救她下来,情急之下抱了人,坏了她的清白,你还不认账了?”

    皇上微微皱眉,很不喜欢窦夫人的呱噪。

    于成化得了白若竹的提醒,这会就冷静多了,他不慌不忙的说:“窦夫人当时没在场,并没有目睹一些,这样的说法纯粹是信口开河。我是好心救窦芸的性命,是用剑割断她上吊的绳索的,却不想她得了救却朝我扑过来,我深知男女大防,急忙退开了。”

    “你敢说你没碰我?”窦芸急了,瞪着于成化问道,她声音凄厉,就好像个怨妇一般。

    “窦姑娘此言差矣,我可没碰你,是你碰了我一下,我还是立即躲开的。如果这样就要负责,那京中家世好些的公子出门都得小心些了。”于成化说着笑了笑。

    白若竹听了偷笑,于成化还有些幽默细胞嘛。

    “你胡说!我当时站不稳,是倒到你怀里的,你不敢认账还算男人吗?”窦芸大叫道。

    皇上皱眉,“安静,朕还在这呢,窦氏你既然说于成化抱了你,有谁能证明?”

    窦芸愣了愣,声音也降了下去,“我是大晚上在于府门口上吊自尽的,那时候没有旁人,就于府的老仆和江知和看到了。”

    江知和听了淡淡的说:“我夫君说的没错,他确实没碰你,而是你想借机碰她,窦芸,我是你的表妹,从来不与你结怨,可我成亲当晚你两次到于府门前上吊寻死,你就这么恨我吗?”

    “窦氏你没证人,又是在人家成亲当晚寻死,做法实在不堪,该回去看看读读《女戒》。”皇上开口说道。

    大长公主听了急忙说:“皇上,窦芸的做法虽然激烈了一些,但也因为她是孝女,她爹娘被江家送进了大狱,她也是为了救父母才不顾自己性命的。而名节对一名女子来说是最为重要的,这种事情她为何要说谎?难道故意害自己嫁不出去吗?不管是窦芸碰了于成化,还是于成化碰窦芸,于成化都该负责。”

    大长公主说着看了江知和一眼,“刚刚江知和也说了她和窦芸是表姐妹,那以后二人共侍一夫岂不能成就一段佳话?”

    白若竹忍不住撇嘴,你才成就一段佳话,你全家都是佳话。

    “皇上,臣没有娶他人的意愿,也不打算纳妾,更不想和窦家人有半点牵扯,实在不能随了大长公主的意!”于成化突然噗通一声跪下,抱拳对皇上说道。

    “大胆!你沾了窦芸的身子就该负责,男子三妻四妾岂不平常,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大长公主叫道。

    白若竹突然叹了口气,“当曰大长公主就是这样强逼,我和知和才只能回避的,却不想还被她的侍卫拔剑追杀,唉!”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