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530.第1528章 是许美人做的?

    第1528章 是许美人做的?

    之前白若竹在乐嫔这边并没有碰到凌,不知道是她有意回避,还是伤没有痊愈。

    乐嫔见白若竹看凌,介绍到:“这是凌雪,皇上赐给我的贴身侍女,武功很好。”

    她并不知道白若竹认得凌,还朝白若竹使了个眼色,意思眼前改名为凌雪的侍女是可以放心的。

    白若竹笑着点头,“有侍女贴身保护,这样最好。”

    凌抬头看了白若竹一眼,“给白大人请安。”

    “无需多礼。”白若竹语气淡淡的,她不相信凌不知道她当时拒绝救她这件事,反正也没什么好谈的,她干嘛要对凌客套。

    眼前的女子身份特殊,既是皇上身边的女影卫,又是江奕淳背后楼上楼的人,能隐藏这么深岂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白若竹不喜欢凌对江奕淳的惦记,更不想跟她多接触。

    “乐嫔身子安好,我就先退下了。”白若竹说着朝乐嫔福了福身子。

    乐嫔也算是个敏锐的人,心中觉得奇怪,却没好拦下白若竹。

    等白若竹出了乐嫔的屋子,身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是凌的声音响起。

    “白大人,请等一等。”凌轻唤了一声,然后大步追了上去。

    白若竹扭头看向她,淡淡的问:“有什么事吗?”

    “白大人对我可有什么误会?”凌一副委屈的样子。

    白若竹觉得有些好笑,大概凌自己说胡话不知道吧。当然,她也没必须要提前当时的情况,否则这事就真的纠缠不清了。

    “没有啊,我们又不认识,怎么会有误会?”白若竹笑了一下。

    凌愣了愣,随即垂下头,低声说:“是不是我做了什么让您误会了?当时情况紧急,我也是没办法,我承认我是喜欢……”

    “凌雪,你的职责是贴身保护乐嫔和熹皇子的安全,你这样不在他们身边真的好吗?”白若竹直接开口打断了她的话。

    这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江奕淳大步走了过来。

    “若竹,我在到处找你。”江奕淳说了一半,突然看到不远处的凌,神色一下子尴尬起来。

    “奴婢凌雪见过江大人。”凌朝江奕淳行了个侍女的礼,没了女影卫的飒爽英姿,却多了些娇柔的味道。

    江奕淳微微点头,看向白若竹问:“这是?”

    白若竹嗤笑,“没什么,凌雪说我误会她了,我都不认识她哪里来的误会,倒是她不贴身保护乐嫔和熹皇子,在这里浪费时间,万一皇上怪罪下来可不好。”

    江奕淳目光微寒,“还不赶快下去?”

    凌急忙行礼,红着眼眶返回了屋里,很快屋里传来乐嫔的关切的询问声:“凌雪,这是怎么了?”

    “奴婢没事。”凌雪低沉的答了一句。

    白若竹在外面冷哼一声,狠狠的斜了江奕淳一眼,瞧瞧,这就是你所谓的手下。

    江奕淳脸上露出尴尬之色,过去拉了白若竹的手说:“今晚你别待在宫里,我今晚还不能回去。”

    白若竹心中一紧,“今晚宫里有大事发生吗?”

    “别乱猜,你待着不如宁誉待着,你在这里也睡不好。”江奕淳说着拉了她的手到嘴跟前亲了亲,低声说:“忙完这几天我就好好陪你。”

    她脸一烧急忙收手,嘀咕道:“都让宫女、太监们看到了。”

    江奕淳每次见她这样都觉得有意思,笑着说:“看到就看到,要是赶乱说,直接拖下去打板子。”

    他是玩笑话,她心里却堵了一下,实在是昨晚宫里的气氛太过压抑了。

    她拉了他到一边,小声问:“许美人的事情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不可能是她。”

    “这事你别多管,许美人的屋里发现了施咒用的道具,身边的侍女也指认了她的所作所为,她父亲投靠了端王,端王那边安排内应给她吩咐的差事,说是做的好了,等端王登基封她父亲为宰相,封她做贵妃。她自己已经认了。”江奕淳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端王会捡皇上的女人吗?还封为贵妃,这话能信吗?她怎么会蠢到这种程度?她受刑了招认的?”白若竹不敢相信的问道。

    “没有,对嫔妃不能随意用刑,她是自己承认的。还抓到了几名端王余孽,也指认了此事,你给许美人治过病,大长公主那边已经在让御史弹劾你了。”江奕淳又说道。

    白若竹冷哼了一声,她一直不好对大长公主做什么,就是不想触了皇上的逆鳞,不想轻易去动皇族,可如今她对大长公主已经忍无可忍了!

    “皇上自然相信你我,你别多想,今晚不要待在宫里。”江奕淳说道。

    白若竹咬了咬嘴唇,“我想去看看许美人。”

    江奕淳皱眉,“你已经成怀疑对象了,实在不便见她。”

    “这……”白若竹心中不甘,她觉得事情不像表面看的那么简单,可是人证物证俱在,还有好几人都指认许美人,她自己也承认了,这件事实在难以翻案了。

    可是她为什么觉得心里格外的难受呢?

    随后江奕淳去办差事,白若竹转身要离开,却发现乐嫔那屋窗子边有道影子,她盯了一眼便走掉了。

    不用说,那影子自然是凌的。

    傍晚,白若竹听江奕淳的交待回了白府,只是心中一直无法安宁,睡到半夜,突然觉得脸上有些痒痒的,她伸手去挠了挠,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是小毛球!她的小毛球伤好了,再次活蹦乱跳的从空间出来了!

    她心情大好的捧着小毛球问:“你完全好了吗?还疼吗?”

    小毛球非常呆萌的晃了晃身子,示意它不疼了,然后在白若竹肩膀上跳了起来。

    “你说有什么在召唤你?在城外?”白若竹惊奇的问道,她养了小毛球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碰到小毛球和她这么说。

    小毛球又跳了跳,点点小脑袋表示赞同。

    “可是我们现在不能出城,最近太乱了,就算没危险,我轻易出城也会引来不必要的怀疑。”白若竹发愁的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毛球呆萌的晃了晃身子,表示它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有什么在呼唤它,很想去看看。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