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202.第1201章 消渴症

    第1201章 消渴症

    为了加快赶路的速度,一行人依旧是陆路转了水路,好在一路顺风顺水,很快就向西北进发。

    只是路上楚寒冷热交加,突然发热起来,情况十分危险。

    “他是习武之人,就是之前在天牢吃了些苦头,也不至于身体差成这样吧?”江奕淳有些无奈的说道,大概因为楚寒最开始缠着白若竹拜师,他到现在看楚寒还不怎么顺眼,但到底多亏他去给皇上请命,才带了楚寒一起去西域。

    不过楚寒因为担心玉瑶,一路上都愁眉不展的,情绪十分的低落。

    白若竹白了他一眼,说:“他之前中过轮回的毒,你以为是一般毒吗?而且每次解毒的古蒸法都能要了人半条命,否则为何要隔一段时间才能进行一次呢?他身子底子是不错,但也经不起这样的耗啊。”

    江奕淳摸了摸鼻子,“你给他开药调理吧,我安排个护卫来照顾他。”

    白若竹偷笑,他这是担心她要照顾楚寒的情况总跟楚寒相处吧?这孩子都那么大了,他还这么能吃醋啊。

    在船上一路调理,楚寒的身子才有所好转,不再那么容易染风寒发热,只是赶路太急,楚寒到底有些吃不消。

    白若竹本来有意放慢些速度,却被楚寒给制止了,他说:“我的身体不要紧,就怕耽误的久了,我娘出什么状况,从京里有人抓了玉瑶对玉鬓下手的时候,我就隐约觉得会有人也要找我娘的麻烦了。”

    白若竹听了也不敢坚持,如果完成不了差事,所有人都吃不了兜着走,这一行所有人都会获罪。

    水路结束,白若竹还是提议先去了趟北隅城,她实在放心不下于红袖。

    经过十几日马不停蹄的赶路,终于到了北隅城中。江奕淳先去见了孟良升和武烈,他跟白若竹商量过,如果在西域出状况,最快能支援他们的恐怕就是西北大营了。

    白若竹叫江奕淳跟孟良升说一声,她去见了于红袖就去孟府白家孟老夫人和孟大人。

    白若竹带着剑七等人干去了谢家,让下人通传的时候,于红袖还不敢相信,她差点以为是有人****行骗的,实在是白若竹回信的时候根本没提要到北隅城。直到看到白若竹了,她才相信这是真的。

    “若竹,我可想死你了!”于红袖叫了一声,就扑过去搂住了白若竹,“你怎么突然来北隅城了,你二哥不是马上要参加科考了吗?怎么也不提前写信告诉我?”

    白若竹被于红袖一连串的问题给逗笑了,拉着她往院子里面走,“咱们别站门口搂搂抱抱的,待会该被街坊围观了。”

    于红袖回过神来,红着脸跟着她朝正厅走去。

    “我跟阿淳是突然接了皇命来西北治理疫病的,所以也没来得及写信告诉你,我想着你说身子不好,就先过来给你看看,不过我们有皇命在身,也不能多待。”白若竹一点点的解释道。

    说话间她手扣了于红袖的腕子,细细给她把起了脉,只是这一把脉,她的脸色就难看了几分。

    “西北有瘟疫爆发?”于红袖还在吃惊,突然发现白若竹的神色变化,意识到白若竹在给她诊脉,急忙问:“若竹,我身体是不是出了大问题?”

    “我们进屋坐下,我再好好给你看看。”白若竹皱着眉头说道。

    于红袖叹了口气,“我这些日子总头晕、气短,还总是口渴,夜里出虚汗,得了几次风寒了,反反复复的不见好。”

    她确实气色不太好,原本红润的脸蛋都变的枯黄,鹅蛋脸也变成了尖尖的瓜子脸。

    白若竹拉着她到正厅坐下,又细细的给她把了脉,这次白若竹终于确定,她之前没有诊错。

    “红袖姐,你这是得了消渴症。”白若竹觉得嘴里有些发涩,古代的消渴症就是现代的糖尿病,就是现代糖尿病也很难根治,许多糖尿病患者要定期的注射胰岛素,甚至还经常有别的并发症,人也会越来越消瘦。

    白若竹的中医法子倒是能治消渴症,可是治疗时间很长,而且并不一定能痊愈,也只是以控制和调理为主。但如果于红袖饮食不注意,或者是身体疲劳,情绪受影响,都有可能复发。

    于红袖一听消渴症,脸就白了,“我、我家里以前有个亲戚就是得消渴症,怎么都治不好,后来人也没了,死的时候瘦的吓人。”她声音有些哽咽,“若竹,我会不会死?我的两个孩子怎么办?”

    白若竹一把抓住她的手,安慰到:“别瞎想,那是他没碰到名医,有我给你治疗怎么会治不好?”

    现在于红袖的情绪也很重要,白若竹必须给她希望,让她振作起来。

    “真的吗?若竹你不是在安慰我吧?”于红袖眼睛亮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希望。

    白若竹认真的点头,“是真的,但你必须听我的,饮食严格要求,不能再多吃你喜欢的那些甜点了。”

    “啊?是因为我吃甜食多才得消渴症的吗?”于红袖懊恼的问道。

    “不全是,你应该是产后吃的太过油腻,血糖才会一再升高,你是不是为了两个孩子的奶水,补的太过了?”白若竹想起来是她鼓励于红袖自己奶孩子的。

    于红袖脸微微泛红,“是啊,我生怕奶水不够,不过最近生病吃药就没喂了。”

    已经这样了,说什么都是白搭,白若竹急忙拍拍她的肩膀说:“没事没事,我们慢慢调理,你身子好些就去京里,等我回京了继续给你调理着,肯定能好。”

    好在于红袖更多是产后血糖变化,而且发现的及时,还不至于到特别严重的地步。

    白若竹说做就做,问于红袖要了纸笔,飞快的给她写了一道方子,让她派人去抓药煎服。随后她又写了一张食谱,清楚的写了于红袖适合多吃什么,不适合多吃什么,以及什么完全不能吃,等等。

    之后,她又写了两张方子,分别让于红袖半个月后换一副,再过半个月再换一副,不过她不在旁边,只能交待于红袖到时候去福寿堂请老大夫把脉,问问方子是否合适去换。

    ----

    上一章写小蹬蹬想哭又憋着不哭的样子完全是看我儿子得来的,他是个好面子的孩子,刚开始上幼儿的几天总舍不得我,想哭却又怕别人看到,每次瘪嘴又憋回去,害我走的时候心里都很酸,老师也说看得心疼,然后说他还躲起来偷偷的哭,无声的抹眼泪……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