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1102.第1101章 可怜还是可恨

    第1101章 可怜还是可恨

    早在二十多年前,华山派掌门门下最得意的弟子就是玄机子邓德了,他那时候年轻有为,意气风发,原本是接任掌门的最佳人选,甚至他自己也是为了这个目标不断在奋斗的。

    后来他顺利的娶了心仪的师妹林岚为妻,不久生了个儿子,起名邓炎彬,也算是成家立业,心性沉稳了不少。

    又过了两年,玄机子领师命下山办事,在外面结交了另一位江湖好友金涵,两人趣味相投,一路下来成了莫逆之交。

    却不想天有不测风云,两人在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对方有一名身份神秘的剑客,两人联手都不是剑客的对手,玄机子差点被剑客斩杀,关键时候是金涵替他挡了致命的一箭,并用暗器偷袭,最终杀了那名剑客。

    但金涵因为重伤不治死亡,死前恳求玄机子能照顾他的儿子长风。

    玄机子按金涵说的信息找到了长风,当年的长风已经六岁了,比玄机子的儿子邓炎彬还大四岁。长风的母亲体弱多病,听闻金涵亡故的消息,也旧疾发作不久撒手人寰,从此长风成了玄机子的徒弟。

    本来一切都好,长风虽然比同龄孩子早熟,也有些忧郁,却也更加刻苦练功,甚至成了华山派这一辈里最出色的弟子。

    转眼六年过去,玄机子的儿子邓炎彬也已经八岁,他和妻子林澜一个教长风,一个专门教儿子,还有些较劲的意思。但邓炎彬虽然天赋极高,却没有长风那般刻苦努力,加上又小了长风四岁,武艺是不如长风的。

    那年几个武林门派年轻弟子的比试就定在华山派,当时不少人赶到华山派,场面极为热闹,却不想有人借机混入了华山派,分别抓走了邓炎彬和长风。

    玄机子觉得愧对好友的嘱托,带人先去寻找长风,林澜哭喊着让他先救自己的孩子,他只能安排了另一批人马去寻找邓炎彬,他想儿子一向机灵,或许早就躲起来了,不像长风有些执拗,可能会跟人硬碰硬。

    林澜却说长风武功更好,可以自保,而邓炎彬才八岁啊,还是个孩子。她怪玄机子心里只有别人的儿子,不顾自己孩子的安慰,心里生了怨气。

    玄机子最后救回了长风,这才发现自己中了调虎离山之计,等他赶到的时候,儿子已经躺在血泊之中了。

    策划这一切的是当年死去那名剑客的弟弟,金涵死了,他就要杀了玄机子报仇,但他怕敌不过玄机子,就设计杀了他的儿子打击他。

    林澜丧子整个人发疯了一样,竟然用了秘法提高了内力,疯狂的朝凶手进攻,凶手漏算了林澜这个变数,最后被玄机子和林澜斩杀,死前却把鬼面毒洒到了林澜身上。

    儿子的死对林澜的打击太大了,即便报了仇,她也变的疯疯癫癫,甚至几次在半夜都要掐死玄机子。她也恨长风,觉得玄机子为了自己徒弟让亲儿子去送死,甚至她几次差点杀了长风。

    没多久林澜毒发,变成了如今的鬼样子,也应了毒的名字:鬼面,她精神更加癫狂,说这辈子跟玄机子势不两立,然后就离开了华山派。

    玄机子四处找了她几年都没有半点音讯,也因为经此大变,整个人都颓废了下来,再也不理华山派的庶务,放弃了成为掌门的机会。

    多年过去,玄机子一直没有林澜的音讯,甚至以为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因为年长,也因为寂寞吧,他碰到小四的时候,想到了当年的儿子,就收了小四为徒,却不想竟然引来了失踪多年的林澜……

    白若竹听完故事,不知道该可怜林澜,还是该恨她。她也是个可怜的女人,但不该这样病态的要杀小四这个无辜的孩子。

    小四听完故事眼眶都红了,他看着白若竹说:“姐,师娘就是心里有恨,但她并不想真的杀我,否则她有很多机会杀我的。你能不能帮帮她?”

    “解毒我能试试,但心病还需心药医,恕我无能为力。”白若竹说着看了玄机子一眼,作为一个母亲,她也是有些埋怨玄机子的。

    “当年的长风呢?”江奕淳突然开口问道。

    玄机子的神情变了变,“那孩子也受了不小的刺激,一直活在自责之中,后来早早下山历练,便再没回来过。”

    白若竹想起小四刚刚说的话,如果林澜真的是狠心下毒手的人,怕是她早就把长风杀了,她最恨的长风都没忍心下手,对小四也只是做做样子吧。

    或者她心里是想杀的,但心底的良知又让她下不去手。

    “当年的事情说到底是我疏忽大意了,我对不起林澜,不管怎样求若竹你帮她解毒吧。”玄机子说着噗通一声跪在了白若竹面前。

    白若竹吓了一跳,玄机子比她爹年纪都大,又是小四的师父,怎么能跪她呢?

    江奕淳急忙上前帮着扶起了玄机子,说:“若竹也不是不能给她解毒,但她的情况你得负责,万一她在白府伤了人,或者又想杀小四怎么办?”

    玄机子咬了咬牙,说:“我会封了她的穴道,让她不能动用内力,或许毒解了,她的魔障也能除了。”

    白若竹看小四眼中写满祈求的望着她,只好点头答应了下来。

    从那天起,白府多了一个神秘女人,白府的其他人没见过她的样子,她被安排到了老太太曾经住过的那个偏僻院子,时不时会疯了一样的吼叫,吓的白府的下人都不敢靠近,只有白若兰会傻乎乎的凑过去,但她也不敢凑近,只是隔着远远的偷看,好像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一样。

    那院子还住了一个纪冰琴,不过两人被隔开了,林澜根本没心思理会纪冰琴,而纪冰琴总是呆呆傻傻的呆在屋里,好像根本听不到林澜的吼叫一般。

    白府的下人都说西北角住了两个怪人,没事不敢轻易靠近,好在那里位置偏僻,倒也不影响其他人的生活。

    之后白禄父子离京,白若竹一家送至了城门外,薄群也亲自来送行,比对百福态度好了太多。

    白禄他们的马车走远后,白若竹转身打算返回城里,却被突然看到的东西吓了一跳……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