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976.第975章 见了鬼一样

    第975章 见了鬼一样

    “奴婢不知,是大老爷书房那边的小厮来传报的,说完人就走了。”丫鬟急忙答道。

    顾雪安冲白若竹歉意的笑笑,说:“看来要麻烦你跑一趟了,这椅子还没做热呢,又的出去了。”

    “没事,刚好吃了东西走一走能消食,不会发胖。”白若竹也觉得奇怪,但晚辈去见长辈也是说的过去的。

    两人出了顾雪安的院子,朝顾大人的书房走去。

    刚到了书房外面,就听到男人爽朗的笑声和谈话声,顾雪安微愣,随即反应过来,笑着对白若竹说:“是白爷爷的声音,他就是绮之的祖父,礼部的侍郎。”

    白若竹记得白绮之的爷爷叫白光河,之前在大殿上帮她说过话的,今日刚好能当面道谢了。

    这样一想她就明白过来了,怕是白光河和顾雪安的爹爹都想见见她,但白老爷子毕竟是外男,不好带去顾家待嫁的女儿院子,加上老年人腿脚也不便利,就叫她们过来了。

    小厮见她们到了急忙给书房的顾大人传报,顾雪安挽着白若竹的胳膊,走进了书房。

    白若竹就见里面坐了两人,中年人是顾大人顾源丰不必说,还有名头发花白的老者,自然就是白光河了。

    只是白若竹看过去,那白光河突然就瞪大了眼睛,一瞬间神情十分的扭曲,好像受了什么惊吓一般。

    没等两人行礼,白光河就捂着胸口倒了下去。

    “白大人!”好像顾源丰反应不慢,一把扶住了他,否则这一头栽下去没大事也要有大事了。

    顾雪安也吓了一跳,急忙上前,问:“白爷爷这是怎么了?我去叫人请大夫!”

    白若竹还处在震惊之中没回过神来,刚刚她分明看到白光河是见了她才突然变了神情,尤其是晕倒之前那种痛苦和惊讶之色,实在太过明显了,就、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她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脸,她有那么吓人吗?难道是长的像某个死去的人?

    “对了,若竹你不是会医术,你赶快救救白爷爷吧。”顾雪安想起了白若竹在场,急忙说道。

    白若竹被顾雪安的话拉回了思绪,急忙上前去检查,很快就确定白光河是年纪大了,心脏有些衰退,经不得过大的情绪波动。

    “我先给他下针护住心脉,然后给他开个药方,这个病只能好好养着,不能有大的情绪波动。”白若竹说道。

    “好,好,有劳江夫人了。”顾源丰朝白若竹作揖着说道。

    “顾大人客气了。”白若竹说了一句,就从头上的发簪里拿出了银针,开始帮白光河护住了心脉,这样不会对他的心脏造成严重的伤害,免得发生心肌梗塞等问题。

    一套针下完,虽然白光河没醒来,但气色却好多了,吸引也平稳了下来。

    顾源丰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嘴里嘟囔道:“幸好没事,否则我今后要无言见远山了。”

    其实白若竹有办法让白光河现在就醒来,但一想到之前他看她时的反应,决定还是不要让他醒来的好。老人家的心脏受不了再来的刺激了,现在还是别让他看到自己为妙。

    可是为什么白光河看到她会那般的激动和惊恐呢?

    “我本来可以让白大人现在醒来,但他年事已高,这样昏迷也是身体的一种自我休息,还是不要打断的好,等他自然醒来后,喝几副汤药,好好养着身子,切忌不能太激动了。”白若竹说着要了纸笔,给白光河写了药方子。

    顾源丰听了白若竹的话再次道谢,又喊了小厮将白光河小心翼翼的抬到了旁边的软榻上休息,顾雪安见状,拉了白若竹的手说:“爹爹,那我们先告退了,免得打扰白爷爷的休息。”

    顾源丰有些走神的点了点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没顾上跟白若竹说什么。

    出了顾源丰的书房,顾雪安歉意的对白若竹说:“我爹爹是太担心白爷爷的安危了,都有些神不守舍了,也没能跟你说多几句话。”

    “不要紧,以后我经常来你家玩,再拜会你爹也不迟。”白若竹想到顾源丰担忧的样子,心里不由有些歉疚之意,如果不是看到她,白光河也不会突然昏到了。

    顾雪安也叹了口气,说:“要是绮之知道白爷爷突然昏倒,不知道要多伤心了,她平日里最是尊敬白爷爷了。”

    “白老爷子是年纪大了,情绪不能有太大的波动,并不是什么大病,好好调养就没事了。”白若竹怕她太担心,又解释了一下。

    顾雪安露出不解状,“难道他今天情绪有大的波动?不会是绮之的二叔又气他了吧?”

    顾雪安愤愤然的说了白光河二儿子不上进,总是气老爷子的事情,白若竹却听的有些心不在焉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白光河晕倒前的那张脸。

    真是的,她还说跟白光河道谢呢,都没机会开口。

    午饭白若竹没有留下吃,而顾家还躺了个昏迷未醒的病号,大家也没了心情。

    于是顾雪安跟白若竹约好了日子,过两天去白府跟她学习算账后,白若竹就离开了顾府,回了白家。

    到家后,林萍儿还有些奇怪的问:“你不是说午饭不回来吃了吗?这是怎么了?”

    她见女儿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忍不住问了起来。

    “本来是要留在顾府吃饭的,但顾大人的一位客人突然晕倒了,我给他医治了一下,就觉得不便打扰,提前告辞了。”白若竹说道。

    林萍儿这才放心下来,“那刚好咱们一起吃更热闹了。”

    如今白家在一起吃饭的人没有以前多了,林萍儿总说人少太冷清了。尤其是中午,白泽沛在御书院读书无法回来吃饭,江奕淳去上早朝后也经常有事务不能回来,张立良也经常有生意在外面跑,所以白若竹要是不回来,午饭就只有白义宏、林萍儿,外加蓉儿娘俩了。

    白若竹冲她娘笑笑,“等年底大哥、大嫂就来了,还有个小丫头闹你,到时候肯定热闹。”

    林萍儿听了这话立即露出了笑脸,“是啊,很快就要热闹起来了,最近天转凉,我得提前给他们把冬衣准备起来。”

    白若竹的思绪不知道怎么又跑远了,突然就开口问:“娘,你说我长的像谁啊?”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