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961.第960章 内奸引发的线索

    第960章 内奸引发的线索

    江奕淳脸色冷的都快结冰了,下巴都卸了,他们是怎么服毒自尽的?

    姚玉轩看出了他的疑惑,开口说:“那毒药就藏在下巴和牙齿的缝隙里,卸掉下巴也会弄破毒囊。”

    惊雷露出惭愧之色,躬身说:“主子,是属下鲁莽了。”

    江奕淳挥了挥手,没有责怪惊雷的意思,“无妨,至少还留了一名活口。”

    这两人明显就是死士,两个跟了他七年却依旧愿意为他人卖命的死士,是不是有些讽刺?

    除非两人从一开始培养起来就用了特殊的法子,比如药物控制。

    “闪电,去检查下死掉那个。”江奕淳吩咐到。

    闪电在检查尸体方面最为擅长,很快,他很死了的那人身上找出了羊皮卷,递给了江奕淳。

    死的那名内奸身上没有特别的东西,仿佛没什么线索,直到闪电发现了他后腰有个印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打中过。

    “主子,你看这里。”闪电指了指那个印子,印子已经成了青黄色,看起来有几天功夫了,怕是再过两、三天就能完全消掉了。

    那印子很古怪,好像被什么东西印上的,可仔细看又不是完整的图案,江奕淳想了想觉得似乎没什么头绪。

    “拓下来,回去好好查!”江奕淳说道。

    因为还要找地图上标记的东西,江奕淳只能命人带上还在昏迷的那名内奸继续前行,如今还不是审问他的时候。

    很快,江奕淳发现那两人为何触动机关了,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石棺,他朝姚玉轩看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不太好的表情来。

    古代人下葬不会用石头做棺材,如果这石棺真的埋葬了人的话,就有些诡异了。

    “这开棺就等于是盗墓,有伤天和,我们还是另外寻寻吧。”姚玉轩皱着眉头说道。

    江奕淳点点头,命令手下小心搜寻,结果一个晚上过去,却没找到其他特别的东西了。

    他重新回到了石棺那里,眼睛盯着那个厚重的东西发愣,如果是以前,他不会有半点犹豫,反正他光棍一个,没什么顾忌。可如今有了妻儿,他打心里不愿意做这种有伤天和的事情,怕报应到家人身上。

    惊雷站在他身后,说:“主子,只有这里没查看了,让属下去打开?”

    姚玉轩也走了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明白江奕淳既然领了皇命,就不能不开棺的。

    “或许它只是做个样子,里面根本没尸体。”姚玉轩挤出了一抹笑容,想让江奕淳放轻松一些。

    江奕淳想了想,最终决定开棺,石棺非常的沉重,惊雷一个人肯定不好打开,其他人立即上去帮忙,半天终于将石棺推开了。

    这时,有一股气体从石棺内飘了出来,因为无色无味,众人都没能察觉,而姚玉轩的注意力也放在石棺内的东西上,竟然疏忽了这一点。

    其实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的,生怕看到一具腐烂或者干枯的尸体,又或者什么僵尸跑出来,别看在场的都是武者,但也是敬畏鬼神的。

    好在棺材里根本没什么尸体,果然那石棺是掩人耳目的存在,石棺中间就安静的躺着一只木匣子,也看不出是什么材质,只觉得黑沉沉毫无光泽的感觉。

    也不知道这石棺、这木匣存在多少年了,木匣没腐烂没被虫子咬穿,已经说明其特别了。

    闪电带了保护的手套去拿木匣,然后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木匣。

    原本料想的机关并没有出现,木匣子里竟然躺着一张羊皮卷。

    江奕淳见过霸天寨那块羊皮卷的,所以只看了一眼,就认出肯定是跟霸天寨得来那块是一体的!看来地图上标注的就是这个!

    就在他为能完成任务而高兴的时候,姚玉轩脸色大变,喊道:“石棺有毒,我们快退出去。”

    众人都大惊,江奕淳叫闪电合上木匣往外走,可是这一走,众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他们的呼吸越来越困难,脚下也越来越沉重……

    于是,进来寻宝的人一个个的倒了下去,江奕淳拿了白若竹给的解毒药服下,却还是昏倒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之前,江奕淳想起白若竹的话,说她这个解毒丹只能解普通一些的毒,如果厉害的毒只能延迟发作的时间,但更厉害的毒就没用了。如今看来,他碰到的是更厉害的毒了。

    就在所有人昏迷不醒的时候,有个人影出现在了这处洞室的外面,他眼睛看向众人,不由露出了凝重之色。

    他不敢太过靠近,最后从怀里拿出了根钩锁,朝闪电身旁的木匣子扔去。

    他的钩锁头是特制的,可是扔了几次都没能扎进那木匣子上面,他心里觉得奇怪,只能一点点的挂了木匣子朝他靠近,这样就耗费了不少时间。

    江奕淳觉得头昏昏沉沉的,等他恢复意识的时候,听到一个脚步声离开,他急忙爬起来快速扫了一圈,他的人都在,被抓的那名内奸也在,只有木匣子不见了!

    想起那阵脚步声,他身影如箭的冲了出去,没多久就追上了拿走木匣子的人,他几枚铜钱扔过去,那人腿上一痛倒在了地上,手中的木匣子也滚过到旁边。江奕淳飞身过去点了他的穴道,剑一下子抵住了他的咽喉。

    “果然是你,原来刚刚都是假象,你根本没死。”他声音冷的好像三九天的寒风,被抓的人跟了他七年,岂会不知道他的性子?如果不是被点了穴道,他一定会忍不住打起哆嗦来的。

    “说,谁派你来的?”江奕淳问道。

    那人紧闭了嘴巴死活不开口,江奕淳剑尖一移,直接挑断了他的手筋和脚筋,这种叛徒他不会半点手软。

    惨叫声在山洞里回荡,那人痛苦的叫着,却依旧不肯说半句话。

    江奕淳没再多问,只是从身上拿出了一点毒药,那是若竹给他的,他将毒药倒到了那人的手脚伤口上,冷冷的说:“你好好享受。”

    他突然想起了刚刚拓印的图案,他从身上摸出那张纸,扳过叛徒痛苦的脸,让他看到了那张纸上,果然那人的脸色大变,眼中写满了惊慌。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