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空间 > 弃妇种田忙

723.第722章 临死前下的蛊

    第722章 临死前下的蛊

    藏在黑色斗篷的的人脸色很冷,但因为脸藏在兜帽的阴影里,很难看清楚他的表情。

    他人看着不胖,可斗篷却十分的宽大,里面却好像塞满了东西一样,仔细去看,会发现斗篷下面隐隐有什么在蠕动。

    “你不知道晴儿去哪了?”那人的声音十分的沙哑,就好像被什么毒坏了嗓子一样。

    吴云峰心里一紧,“难道你也是来找晴儿的?我已经找了她许久了。”

    那人冷哼了一声,身上散发出了一股杀气,他斗篷下面的蠕动更加厉害了。

    “晴儿怕是出事了,她的命蛊死了!”黑斗篷说道。

    “什么?怎么会?什么时候的事情?”吴云峰双手都抖了起来,吴宛晴是他唯一的女儿啊。

    “上个月我出门炼蛊,回来就发现她的命蛊牌子碎了,只有她的命蛊死了。才会这样,如此看来,她怕是凶多吉少了,她或者你到底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她有命蛊护身,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害了?”黑斗篷说到最后直接吼了起来。

    吴云峰眼睛都红了,声音也哽咽了起来,“她之前对人放蛊,结果对方蛊虫更厉害,她受了内伤,后来……”

    吴云峰把当初的事情简单讲了一遍,黑斗篷的抬起头看向他,气愤的说:“你还真是窝囊,她不过是对个小娃娃下蛊,又没要他的性命,你竟然让她抓了她去流放,你这个爹真是白当了!”

    吴云峰也是悔不当初,如果知道吴宛晴会死,他是死活不会让步的。

    “她还有生的机会吗?命蛊死了人能活着吗?”吴云峰抱了一线期望的问道。

    “或许能活着,但蛊术被废,形同废人。”黑斗篷不屑的说道。

    吴云峰倒无所谓废不废人,只要能找回女儿就行。

    “你能找到晴儿不?或者知道谁害了她?我一定要将那人凌迟!”吴云峰咬着牙说道。

    “找到她也是废人了,我也没兴趣要她的身子了。不过敢动我蛊疯的徒弟,我绝对不会放他快活了!”黑斗篷说完也不理会吴云峰,一挥斗篷就离开了。就在他挥起斗篷的一瞬间,吴云峰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虫子,中间有一个眼睛还冒着红光,怕就是那群蛊虫的王了。

    即便吴云峰武功再高,也不由出了一身的冷汗,心里原本因为那句“没兴趣要她的身子”而升起的不满,也被吓散了。他扭头看向到底的护卫,早就已经没气了,有人要上前去扶,他急忙叫道:“不要碰他!”

    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另一名护卫就碰了一下,一个黑色的东西飞快钻到了他身上,然后那护卫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就倒在了地上,脸上也笼罩了一层黑气,人已经咽气了。

    其他护卫吓的不敢再上前,后来吴云峰叫人烧掉了两名侍卫的尸体,才算安全了下来。

    吴云峰不由回忆起了十几年前的事情,他心里有恨,也有后悔,如果当初没有让晴儿做了蛊疯的徒弟,她会不会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如今过着幸福的日子?

    他也不知道蛊疯是如何找上他的,那时候蛊疯还没有后来这么有名,也没有现在这么变态,还是个年轻人,而吴宛晴也才六岁。

    蛊疯说看中吴宛晴是四阴之女,天生适合练蛊术,假以时日一定可以称霸天下。但他觉得蛊术太阴毒了,不想女儿接触,甚至跟蛊疯还大打出手,可无奈于他根本不是蛊疯的对手,如果不让女儿拜他为师,就是他跟女儿被蛊疯杀死,最后他只能妥协了。

    没人知道吴宛晴是蛊疯的徒弟,她每隔几个月会消失一阵子,跟府里人说是回乡下祭奠她娘,但其实是被蛊疯接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吴宛晴也学了蛊术,有了自保的本领,甚至吴云峰还觉得这或许是个好事,直到有一年她从蛊疯那边回来,精神就有些不对劲,他隐约感到了女儿身上的变化。

    他试探着问了女儿,可吴宛晴却什么都不想讲,他只能暗中去查,才发现吴宛晴被人破了身子!

    他原本以为是哪个徒弟做的,少年人在一起难免会有些热血,做出太过冲动之事,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某个徒弟,而是吴宛晴的师父蛊疯!甚至后来他才知道蛊疯当初看上吴宛晴是四阴之女,并非只冲着她更适合习蛊术,而是他如果采了四阴之女的元红,能让他的蛊术有很大的精进。

    吴云峰恨不得立即杀了蛊疯,可蛊疯更加厉害了,他根本不是蛊疯的对手,他不肯能利用通政司的力量帮自己报仇,更不能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

    也是从那时开始,他就发现女儿不再像小时候那么单纯了,甚至有些偏激,他却没办法说她半句,如果他有本事阻止了蛊疯的行为,或许也不会有后来的吴宛晴了,说到底是他没有护好女儿。

    蛊疯需要的是会蛊术的四阴之女的第一次,后面对吴宛晴也就没了兴趣,甚至根本没要她几次,吴云峰一直自欺欺人的想吴宛晴还能好好嫁人,还能过上幸福的日子,甚至让吴宛晴在新婚之夜作假瞒过了大师兄,却不想……

    吴云峰想到这里,泪水已经打湿了整张脸,他眼中射出恨意,如果不是白若竹身上有更厉害的蛊虫,还吴宛晴受了内伤,他女儿怎么会出事?他发誓绝不会让白若竹好过!

    远在京城的白若竹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她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似乎跟蹬蹬如今的情况有关,又似乎跟她有关,但具体是什么她却猜不到。

    两日后,林正辉找来了懂蛊术的人,他给蹬蹬看过后,问:“你们家里有谁中过蛊吗?”

    “我相公和孩子都中过,但已经解了,有人对我下蛊却没成功被反噬了。”白若竹说道。

    来人是名老者,他捋了捋胡子,说:“这孩子身子无大碍,但好像是被其他人中蛊传过去的,怕是给他传蛊毒的人要不好了,这蛊看着像是本命蛊,搞不好是蛊虫的主人临死前下的。”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